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搬运族中体制

第四百八十七章 搬运族中体制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青第五天才回到了叶家庄。

    当夜,用完晚饭,请了叶子凡散步。

    离开一段时间,这里景致又是一变,本来密密麻麻倚着凸凹不平的地势修建连绵大小不一的房屋,现在大量贫穷些的族人和家生子都分了田,迁移了出去,整个叶家庄能留下的都是中产,鳞次栉比建起了宽居,植满了槐、榆、柳

    此时太阳西坠,晚霞殷红似血,房舍、牌坊、楼阁都镀上了一层红光,听着孩子追逐嬉闹,真有恍若隔世之感。

    叶子凡见这位年轻的家主一直沉吟不语,笑问:“青儿,是在想着去龙宫的事么?”

    “龙宫的事好说,大体上水到渠成了。”叶青回过神来,笑着:“我是在想,家族的事。”

    “家族,还有什么问题么?”叶子凡笑着:“没田的有田了,没钱的有钱了,大家都很开心,都是青儿的功绩。”

    叶青笑着:“此时一时蒸蒸日上,我不扫了大家的兴,但是以后呢?”

    叶子凡一怔,想不到叶青考虑的这样长远,收敛了笑,沉思会:“以我的见识,这长远来说,任何家族总有个沉浮,这是天意。”

    “至于个体,更别说是我家,就算是开国王侯,宗室子弟,有些荣华富贵,有些破落下去,卖米卖草鞋都有。”

    “你说的没有错,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我们不能单纯看天意,还要尽尽人事才行。”叶青说着。

    心里却记起了前世地球上一次报道。

    绝大多数家族财富源自他们拥有体制,而不是继承遗产,每一代成员间分割财富的家族往往会失去他们的财富。

    集中管理财富形成体制的家族,比分割财产的家族,保持富贵可能性高三倍。

    福布斯报道,八成的欧洲富豪家族,可以把富贵传承1oo年,三成以上传到15o年,这是一个惊人的结果。

    一句话:体制

    家族有许多人有家规家条,但把它真正建立的体制的,寥寥。

    正想着,叶子凡问着:“愿闻其详。”

    二人正说着话,突听得一声沉雷,接着一阵风而来,向西望去,只见乌云翻滚,晚霞变成了一层层,片刻,就把园林楼阁,笼罩在晦暗的暮色中。

    “雨来了。”叶青上了台阶,雨点就已铺天盖地砸落下来,天渐渐黑了,庭院廊下灯点了上去。

    叶青不急,徐徐散步,说着:“襄田厅一直由吕先生掌握,我有意把这位置让给族人。”

    这话雷破天惊,叶子凡不由侧目而看。

    这对族里是好事,但就算是叶子凡,对吕尚静办起事来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是十分佩服,现在叶青说到“让位”,他嗫嚅了一下,说着:“吕先生做事的确是勤勉,往往半夜才睡……”

    “你瞎想了,我不是这意思”叶青一笑:“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为福地将军,如果没有出大错,再进一步都不难。”

    “现在吕先生主薄内的事就很多,加上了襄田厅的事忙不过来,经常熬夜,我心里见此就着急,以后要是再进步了,事情还要多,这样下去不行。”

    “再加上私公宜分开,吕先生掌公家的事,而家事归于族人,所以我才有这个意思。”

    叶子凡听了,不由松了口气,沉吟想了想,说着:“这话有道理,现在你的事业越来越大,是宜分开了。”

    叶青颌:“所以我才想改改,当然襄田厅权利要改改,登记全族的田产,协调保证各房田产顺利继承,帮助族人购买田产,和官府打交道而获得某些豁免,不被外人欺负,都是它的责任”

    这话说的叶子凡连连点。

    “我还有意把奉礼房,升级到厅,专门掌管祠田,全族户籍,出生、婚姻、养老、葬礼,以及族学。”

    “族内孩子都可免费获得入学启蒙,我的意思是除了启蒙之学,还多学习些算术,这总归有用处。”

    “全族几千人,孩子不少,这开支不小。”叶子凡听了,觉得这是好事,又略皱起了眉。

    别的事还罢了,这上学却是负担重。

    “开支由祠田而出,我会拨田到祠田里去。”

    “而且完成启蒙后,并不是都继续入学,按照素质和学习成绩分三等,给予务农、商坊、求学的路子。”

    “少府房同样提升到厅,登记全族的商业产业,协调保证各房商产顺利继承,帮助族人购买和建立商产,和官府打交道,而获得某些豁免,要是族人抛售商产,在同样条件下优先收购。”

    “族学里走商坊路子的,可先在少府厅安排下实习。”

    叶子凡连连点,凝神想着这些机构,就见着雨水越来越大,又转脸问:“还有别的么?”

    “治宗厅,传达族长的命令,监督族产,家法判决,按族规收取族银——这也是必不可少。”

    “务农、商坊、求学三条路子,都也有赏罚,求学考不上童生,年纪到了自然要退下来,不再获得族内支持。”

    “关键是其中一点,以后族内分主事、执事、录事,稚丁四种。”

    “族内子弟,可选择自己愿意加入的一块,同时承担自己义务和交纳的族银,具体数目,由族内商议,我大体上认为,农一商三相对适宜。”

    “对族内毫无贡献,自身也无成就,加入就是稚丁,稚丁无晋升权。”

    “子弟能自己创业,在农得十亩田,在商能建一家小店,或者赚一百两银子,在学考取童生,都可成为录事,有晋升权,晋升到族内执事。”

    “录事和执事,都有专门养老银。”

    “主事可由族长任命,但各厅执事必须是本厅出身,这是免除日后家主随意安插人手,只会搜刮不会经营。”

    “唯治宗厅族长可随意安置。”

    这话一落,只见族里细小溪流,又起了变化,变成赤红,略带些黄,这赤红和以前不同,充满了生命力,叶青不由心里一动——这是族运来日方长的迹象

    叶青说这个,并非是虚妄,这在某个时空里,是经过考验的政策,完全照搬着成功的条款。

    某朝初,有个的小族,祖父是前朝儒生,祖籍在靠近山西太原到河北这段上,按照预测,这家族o年内很穷,族气灰白,朝夕不保,没有出过秀才。

    而有青色之神,奉命实验,把这几条体制点化给当时的族长,赐下“蓄田蓄产以固本,治学求仕以升格”十四字真言,并且给5o两银子启动资本

    这个族长很兴奋,拉着几个族老商议后5o两银子全买了地,为以后儿孙攒点家业,并且族里人凑钱,请了先生教小孩

    一晃三十年,族里出了不少童生,但没有秀才,族里也没有纠纷,还算和气,在周围十几里这族是出了名的团结

    各自出去营生,办了族学,有不少没考中的都出去经商了,也有不少死在外地。

    出去做生意,或得罪了人,被人整的破产,没能把消息传到族里就死在半路上,或者是被强盗抢了,流落在外。

    也有不少扎下跟来有了盈利,走上了经商的路子,这些盈利的,一部分钱送回族里,凑起来开了族学。

    而青色之神点化之后第54年,一个族中弟子考中了秀才,没能考中举人,全族里庆贺,远在外地经商的族人也回来

    这秀才经过十多年经营,依靠着族里的力量,当上了主薄,同时当上了族长,拉扯了不少族人当着小吏,给自己和族里捞了不少好处,因这层关系,族里经商的开始做大。

    这时的族运是淡白,有一点灰。

    以后族里一直坚守着蓄田蓄产,不如意的族人也有饭吃有地种,这在古代已是非常强的生活了,因此更加团结。

    往后到1oo年,家族开始具备了一些规模,族气是淡白到白,已影响县,被别的晋商试探打压,因团结,几次试探打压都撑了过来,晋商圈子里也承认这一族有资格参与——虽是老幺,最小那一批

    然后就保持着这个惯性渐渐壮大着。

    15o年时,族气已是淡红,这族在县里已是标准豪强,底蕴差,暴户,但非常团结,要不是这族里读书人多,有些文风,早被当地主流社会排斥了,而且这时,这族族长的话在县里很有分量,话说出来县令也要考虑考虑

    生活水平不错,哪怕再远的族人,都没有给外姓人去打长工,都有地种,老人也会有饭吃,儿女意外没了的,族里也管着(族里养老),因那时负担得起,很多人经商,成为土豪

    2oo年时,最浓烈时是接近纯红,全族有三千人,县里和周围几个县都有着族人担任官吏,郡内一呼,从者云集。

    资本生意跟着几家,南做到江南,北到内蒙一线,已经形成全国网络。

    然后上达天听,突然之间被朝廷抽打,自朝廷那里让整个环境开始破败,搞得经商全面破碎。

    经过族老和族长还有秀才上的族人一致决定,全族分散到全国各地,十几人一块,经商告破,但还保留着大量的资产

    分成很多小股分散到全国各地,他们拿着资产,靠着原来的关系和人脉保持着联络,每隔年来一次全族会面

    这时族运是浓白,没有红了,并且这时也接近朝廷的尾声,在历史上变革之时,这族还留下了一笔。

    这族里原本历史o年贫寒,并且5o年才出一个秀才,说明素质很差,但第一次证明,家族如果依靠体制,可以气数连绵,渐渐登高,若不是朝廷打压,还可以更上一步。

    这在那个时空,是轰动历史性报告,结合着某个时空地球的福布斯报道,真是相互印证,透出了道理之光。

    故力量第一,体制第二,所谓土地财富甚至人才都在第三。

    “这个规矩一下,怕是全族气数又是一变。”叶子凡仔细听着,不禁悚然动容,盘算良久,又说着:“要有人不愿加入呢?”

    “不愿加入,自是不受利益和机会,还可照常祭祖。”叶青一笑:“青蝇之飞不过数武,附之骥尾可达千里,他们会有着自己的选择”

    说到这里,两人都不言声,只见雨又转细,几处楼阁笼罩在烟雨中,给暮色添了几分怅惘。

    叶子凡看得出神,老脸上挂出一丝笑容,皱纹深深挂着。

    叶青叹了一声,叶子凡这几年老的很快,当年丑闻,实在伤透了他的心,当即切入正题:“叔父,我想就请你筹办这些族事改易,主事执事录事,一概由叔父来决断。”

    叶子凡回过神来,笑了一下,用平缓而隐带金石的声气说着:“你是我族百年不出的奇才,族里命数大半在你,就按照你的主张来,我老了,但是这几年给你安置安置,还是能行。”

    “你放心,没有谁能给你唱反调,有,就不是我们叶家的人”

    这话说得,带着丝丝杀气,叶青默默一会,站起身来,当下就一欠身表示谢意:“那族事,就交托叔父了。”

    在早期,叶青必须抓族里的权,但是现在,族内已经是家事范畴,再不能真正上得台面。

    可以说,叶青留下这体制,就是对族里最大贡献。

    这时,风雨欲来,而叶青负手而立,衣杉飘飘,沉郁的眼神望向了这烟雨弥漫的连绵田野。

    一时恍惚,似在画里,又似在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