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四百九十二章 机会(下)

第四百九十二章 机会(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锵——”

    一道赤光在殿上化成赤虹,横持呈上。

    冬妃接过一怔,盯住了剑脊:“赤霄?”

    “瞒天过海,好手段。”她明白过来,笑起来,算是点头认可,又欠了欠身,说着:“刚才这样捉弄你,这是我不对,不过还有些事要问。”

    冬妃笑着递回赤霄剑:“听女儿说了些情况,这是女娲送上来?她看中你天命之子的身份,还是说有别的想法?”

    “这个涉及暗约信诺,有所顾忌。”叶青拒绝,态度坚定,再无透露口风的意思,目光垂下,突目光一凝,盯在了赤霄剑的剑尖处,只见一丝土德黄气弱隐若现……怎么回事?

    “也好,谁都有点秘密,这不算什么。”冬妃直起身子不再刺探,好奇是一回事,但过犹不及,只怕让女儿在中间难做了,她本心只保证女儿安全结果可以了,且还是相对中意这个女婿,不愿意弄得不快。

    冬妃沉思过后,吐一口气说:“青儿既都已准备万全,下土的事我就不管,你们自己去开拓,好坏皆由你们自己了——但你要答应我,能保证她们在下土的安全。”

    说着一挥手,叶青恍惚下,就已立在殿外。

    看着大殿,感受到突然之间,一丝丝气运注入,并不算太多,但却质量很高,使得自己在地上的蛇,上下沉浮,就在水里巡游一样,渐渐变成了蟒,就离一步,可变成了蛟了。

    得此收获,叶青有些不快,良久透了一口气。

    这时,殿外的恨云打量了一下,又别过螓:“哼”

    “夫君,你手上都是汗……”惊雨握上叶青的手,明显觉察异样,蹙眉:“母妃为难你了?”

    “没事。”叶青苦笑,但心里久久不能完全释怀。

    冬妃这种女人再聪惠,也仅仅是女人,那懂得英雄豪杰的心怀?

    英雄豪杰什么都能原谅,但想操纵他们的意志心智,却是第一等的忌讳,掌握权力和力量者,每一个判断都左右着许多人的命运,甚至事关国家气数。

    这些英雄豪杰,也有着心理问题,但是历朝历代,总结的教训丨就是,必须这些人自己排遣调整,可以用外物,却不可借于神力和道法。

    大蔡朝廷都一样,有个例子,一百五十年前,思郡王得了心疾,时时暴躁,皇帝赐美女,美酒,乐班,灵药等等来调整。

    有人上书,曰:“或可以法调心。”

    皇帝大怒,批示:“丧心病狂以致如此”

    切齿愤恨之情跃然圣旨之上,结果此人被杀,以警世人,并且思郡王后来疯了,皇帝照样不许——宁可疯死,不可治疗

    而某些时代,心理医生也被严格禁止用催命暗示等手法来作用领导人。

    这是古今掌权者的忌讳。

    龙君就深知这点,从不这样,而这女人却有点不懂事。

    只是程度轻微,又有恨云和惊雨,只得谅解了,想到这里,他重重吐出一口气,彻底把不快消除。

    这时沉思转去而想,其实能自下土穿过界膜到地面的,其实还有一处,那就不是给“人”过的了……

    恨云推了下,才让他一下回过神来,却笑问调戏:“礼娉、婚宴、水路的事很多,我要多留些日子,今晚上安排我睡哪里?”

    “我与姐姐的房间啊,夫君你任选一个。”恨云掩口笑着。

    “……”叶青呆了呆,不由失笑,就故意说:“我两个都要,且不是一晚,还要朝朝暮暮,设法带你们入下土。”

    恨云稍有意动,又撇了撇嘴,完全不信:“瞎说,姐姐早就求过君父,地仙都办不到的事情,你怎……”

    “小妹”惊雨喊一声,又羞又气:“你真真乱说,我扯你的嘴……”

    当下两人都扯成一团,让叶青大笑,惊雨这时看了一眼,才暗暗松了口气,她知道,有时,不能留下刺在男人心中。

    南沧郡

    云愈压愈重,阴沉穹隆上烟霾滚动。

    一处院子里面有着灵棚,立着上百人,都是披麻带孝肃立,一片白幔白幢,俞帆亲自腰系麻带站定。

    见着有人还是站着呆,悄悄暗示,就一起跪了。

    俞帆怔了片刻,才到长明灯前,看下一看,只见着寇先生的**躺在了棺材里,颜色如生,似随时可以醒来,顿时泪水已滚落出来,浑身都剧烈颤抖,只是不出声。

    “快扶起公子到棚里,这样会伤着身子。”有人连忙说着。

    “…我没事。”有人忙上前搀,俞帆有些踉踉跄跄,却绕行棺材一转,想起寇先生呕心沥血辅助自己,顿时心如刀割一样。

    良久,哀乐大作,悠远弥漫在院内,使人愁思,俞帆拈了香亲手插下,吩咐着:“举哀”

    满院的人立时大放悲声,悲声中装殓入棺,引着车马出葬。

    俞帆擦了被泪水迷了的眼,却见只有片刻,大棚里就人声嘈杂,坐满了人,都喝茶说笑。

    恍然间俞帆已明白,真心哀悼的除了寇先生家人,怕是只有自己了,至于自家的兄弟,怕是幸灾乐祸都来不及,要不是自己在地上还是知县,气候已成,只怕这场面都办不到。

    当下涨红了脸,却不能作,恶狠狠盯着他们一眼,粗重透了一口气,唤来了管事,阴郁说着:“回来给寇家一千两银子,五百亩田。”

    见着管事迟疑,他冷笑一声:“自我的房里出”

    这管事才大声应了起来,俞帆更是厌恶,却不说话,一摆手,出了去。

    到了外面,就见两个亲将而入,都是脸色铁青,俞帆就问:“都点齐了?

    “都点齐了,总有二百骑”

    俞帆起身,说:“走,我们去”

    大院里大门紧封,进去就见着二百人一片齐整站立,一片寂静中,俞帆上前站定,众人一齐行礼:“给主公请安”

    俞帆一点头,向前一步,沙哑着嗓子喝命:“起兵”

    二百人都列队出,转眼马蹄声密集,出了门去,直向一处旧地战场。

    这古战场在南沧郡西,靠近了,就觉得阴气阵阵,整个地区隐含一层灰气,远处荒野墓冢上的草影时起时伏,黑沉沉死寂寂显得阴森。

    抵达后,俞帆面无表情,沉吟一会,说:“你们在此等候,我过会就出来

    说着就独自一人进入,黑气一卷,踪影消失不见,外面的人都是大惊,高喊:“主公”

    “无事……”声音在里面远远传来出。

    “公子到这里去于什么?”有人不安的说着,自己身家财产,一家三十口都寄托在俞帆身上,这俞帆的命贵重,就是这种关系形成。

    并非完全是强迫,许多人不理解这点,但是作当事人很理解。

    有个亲将于咳一声,说:“这公子的事,我们不能多问,近来公子身体也不十分安康,我说公子你面容有些憔悴,公子说睡不好,我就没有敢多问,公子心绪脾气不好,再问怕是惹得迁怒。”

    正说着,远远来个骑兵,翻滚下来,捧着一份书简,说着:“这是老大人处转来,吩咐要公子接了看,公子不在府里,就叫我送来了”

    亲将接过来,见已经拆开,才看了看,说:“这是关于叶青的事,等公子出来了,我再禀告就是了。”

    这一等就等了三个时辰,直太阳偏西时,俞帆才出来,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的脸色很难看。

    自失去寇先生后,似就一直如此,负责的亲将完全不敢招惹,这时看着脸色,小心翼翼禀报:“家中祭祠准备好了,老大人问您打算说什么?”

    听了这话,俞帆精神振作了些,目光淡漠:“我自有主意。”

    被硬是渗透了,作世家很清楚,如果畏惧惩罚,就会陷下去,不但自己肯定完了,就连家族也是。

    通过祖神将这一切禀报上去,自己虽会受到惩罚,但陷的不深,还有着正名机会,虽这卧底名声,在什么地方都不好听,没有卧底敌国还能被本国重用的例子,但至少不是叛徒了。

    而自己要的不过是借势一拼,在严慎元和叶青都忽视自己时,这是唯一扭转机会了。

    “对了,有叶青的消息么?”

    “这……”这亲将斟酌着言辞:“听闻在龙宫设婚宴,很多郡望世家都受了邀请,主家收到一封请贴,被老大人给撕了。”

    婚宴?

    俞帆一怔,眼前晃过龙殿中鹅黄倩影,当年文宴深深遗憾袭上心中,似失落了人生的宝贝,在这一刻终是明白……错过即是天涯,一切都不可能了。

    黑气在他面上闪过,眼中冒出怒火,他突暴怒:“这不过是土鳖,凭什么选他……还有那芊芊,我真悔当年未听寇先生之言,杀此人而失之……”

    众人跪在地上,脸色苍白:“主公息怒,息怒……”

    俞帆深吸了一口气,握剑手紧了又松开,平复了情绪,目光恢复淡漠,却带着点血丝,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控,这外域渗透的确是非常厉害,自己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

    当下就上马,狠狠抽了一鞭:“我们回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