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五百十五章 胆小如鼠

第五百十五章 胆小如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鸿门宴一样的布置听起来恶俗,但仙门有些混蛋更恶俗,**裸的蝗虫,对付这些吃硬不吃软的家伙,正需要摆出威仪来……这可不就是仙门中强者为王的法则么

    叶青略等片刻,就继续往前行,只听“咚咚咚”三声炮响,只是几分钟时间,七千大营就迅出帐,排列出数个大阵。

    军队的编制是步骑混成,步兵四千,骑兵二千,辎重兵六百,还有若于必要的编制在内。

    将官见叶青出来,“啪”一声半跪,除了微微甲衣声,真是鸦雀无声,就在这环境下,叶青泰然自若迎出大门,见着前面有几个道人在,离着五六步站住了,将手一揖,说:“宗主前来辛苦了,请入帐说话。”

    云水子看上去是个中年人,听了这话,清癯的面上毫无表情,而陪同的玉海子心里大怒,盯视叶青,脸颊抽动一下,说:“这是我云水宗的宗主”

    话才落下,曹白静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周围都竖起耳朵,听叶青怎么样回答,只见叶青笑了笑:“这我自是清楚,只是我是天庭少都督,按照品级,放炮升帐迎接,还算适宜——宗主,您说呢?”

    云水子听了,突仰天大笑,摆手阻止了玉海子,说着:“你说的不错——玉海子,不得无礼”

    进了大帐,主宾坐下,云水子闲聊几句,并不多话,只又随意说着:“下土阴兵袭上地面,百姓苦了。”

    叶青喝了口茶,片刻才说着:“是啊,不过这事由郡州节制,上次郡里行文给我,我说我不是朝廷衙门,再说大军一动,都是银两钱米,郡里州里一分不批,我也没有办法——皇帝不差饿兵么”

    “你这话是属有理。”云水子瞥了叶青一眼,沉吟良久才说着:“只是我今天上去看了看,单是附近就有二万受到兵灾的难民,心里很难过,所以非得尽快平定才可”

    云水子说到这里,又一笑:“当然,钱粮兵械都要给足才是——”

    他说到这里,就不语,吃茶。

    叶青听得在心,笑一声:“这样甚好。”

    也不多话,当下两人和凡人一样说了些闲话,云水子就率人告辞了出去。

    玉海子出来时怅然若失,刚才话题没有多想,心中只想:“自己先前只看到芊芊一女,忽视了明珠侧处的美玉。”

    现在回想,此女出身卑微却受叶青进士蒙荫,岂会不情相笃益?

    以她这种资质既被叶青觉,叶家的资源肯定多半倾斜在她身上,确实是难以挖掘了……

    “但曹白静、周铃、江子楠三女当初都修为平平,现在突飞猛进,灵光内涵,不可能突醒觉,只会是天生资质上佳。”

    “当初要是下重资挖墙角怎会不到手?曹白静这样出身本门的女术师,直接强抢回门中又如何?调教自己徒孙,外人说不出什么,自己被叶青这小子当面给蒙蔽过去……”

    玉海子深悔不已,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知道已获得不了她们,只是对叶青的憎恶又加了一层。

    先前看中芊芊、曹白静都已成为真人,一个早成青脉,未入门墙就罢了,连本门培养出来的曹白静也转了脉,不由使他更怒气勃:“宗门在郡内搜索新生代英才全无所获,这大是违背天地气运原理,阳气聚集叶俞二子就罢了,原来阴气都被叶青给搜刮走了……损失全拜此子所赐。”

    这愤怒实际很是失衡,因后来调查清楚的很,周铃是自州城获取,芊芊作小丫鬟被叶家自人贩子手里买到,据说是购自南方潇湘一带,而太平湖龙女更不用说……

    甚至不为人所知的一点,江子楠的灵池成就实际是出于貂蝉,作秉承族人祈愿而化生的汉嗣骄女,与南沧郡有一文钱于系?

    随队的弟子们还想不到这样深入,但也看出长老遭受刺激心态失衡,都面面相觑不敢言,而长老分成两派,幽水门长老脸色黑着,云心宗的长老乐于看笑话。

    车队出了平寿县,进入受灾区,这里一望无际的田野,沿途村庄荒落不堪,里面多半是满脸菜色的老弱妇孺。

    太阳落下去,天穹一层层晚霞,又渐渐暗下来。

    宗主吩咐扎营,道人虽诧异却立刻执行了,许久,谁也没有出声,只是忙碌着,临时篝火噼啪作响,火焰照着众人。

    云水子端坐车上,一动不动,看不清是什么神情。

    许久,云水子才说着:“兵灾后,民气大减呐”

    众道面面相觑,这民众和道人,又有多少关系,见此,云水子面色平静,对下面神色视若不觉,却对玉海子说着:“先前我亲自过去探查南廉山福地,现有仙陨残留气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怎么可能……”玉海子脸色顿时雪白,这才明白宗主这样礼遇的原因,这是背后有真正强大的力量。

    云水子见着玉海子变色,突有一个词:“畏威而不怀德”

    先前对天人资格,对民气等等都毫无反应,听见仙陨立刻变色,这其心不问可知了。

    “虽我是宗主,下面人这样,我也很无奈。”

    “仙门各脉名义上是五帝嫡系余脉,但在赤帝革命后终沦成旁门,不比朝廷的扎根万民,不比道门央托天庭监察天下,这不上不下的处境最为尴尬,无论在资源、人才、武力上都有缺陷。”

    “平时吓唬些不知情土鳖可以,但对现已崛起的少都督来说,示好是必须,可惜他们妄自尊大,还必须用仙陨点醒。”

    云水子笑了笑,沉思良久,才吁一口气,对玉海子说着:“此子或是本州天命之子,潜龙深藏时,你受人挑拨与他起了冲突,不明真相也是难怪,但是

    云水子说着这里,扫了这玉海子一眼:“现在情况明了,俞帆只是为真主开道的假龙,否则怎么解释屡屡败在叶青之手?我知你和俞家有旧,但为宗门大局利益,你必须放下私人恩怨了。”

    “我只觉这云水子对我们仙门有敌意……”

    云水子皱眉:“你是门中老人了,不要因着旧事而一叶障目,此番加封福地少都督,这是天庭着重培养的兆头,宗里已经准备和此子和解合作——难道你就要破坏?”

    玉海子脸色挣扎,在云水子逼视目光中,只能应着:“我不敢,自当奉着宗门法旨行事。”

    云水子听了淡淡一笑:“你有这话就好,我这人胆量很小,比不上许多人

    宗主说自己胆子小,众人面面相觑——宗主年少时惊才绝艳,屡建功勋,怎么就胆子小了?

    云水子看着众人表情,回望军营,红黄军气中,一条蛟龙沉浮不定,仔细观看,又模模糊糊,当下一笑,说着:“我讲个故事吧。”

    “许多年前,有个仙门,人才辈出,道门修行,讲究的是道心,有人说勇往直前才是正道,一退缩就失了道心。”

    听了这话,年轻道人还不觉得,几个长老却对视一眼没有出声。

    云水子就继续说:“你们知道,既是仙门弟子,讲究的是精益求精,披荆斩棘,所以当时仙门,就叫杰出的一批弟子出去巡查,斩妖除魔。”

    “有个掌门弟子抵达淮城,当时仙门极盛,下面有人来趋奉,这掌门弟子惊才绝艳,举一反三,道法到他手里,不但滚熟,还能创新,所以当这掌门弟子,无人敢不服。”

    “一路积累功德,事情也顺手,活民无数,还有百姓立功德牌,这掌门弟子修行日益精进,师门很是高兴。”

    “不想那年淮河了大水,水涨三丈,当时天上的云厚极了,又下着大雨,满城难保,百姓哭喊。”

    “这掌门大弟子心地仁慈,见此就大怒,呵斥当地龙君。”云水子说到这里,脸色有些苍白:“他愿免除灾难,设坛祈祷上天,请免去这一场大劫。

    “龙君派人说着,说上游大水,水府已经调剂,有些调剂不了,只是崩小处而救大局。”

    “这掌门弟子大怒,说天心至仁,哪会这样,这必是龙君肆虐百姓,眼见水冲上了大堤,排山倒海涌来,这人挥剑入水……”

    “一时间,雷声、雨声、河涛声混成一片,天色黑暗和夜一样,过了一天,这掌门弟子竟斩了此龙,挽救了此城。”

    “这是善德,想必是大功德了?”就有道人忍不住问着。

    几个长老却脸色铁青,也不说话。

    云水子咬着牙笑了笑,不再言声,良久才说着:“救人十万,当是大功德

    “那后面怎么样了?”见着云水子似喜似悲,场面沉重,有人为了打破这死寂,勉强问着。

    “这故事后来也没有太多的话说,几句就可说完”云水子语气平静的叫人心里瘆:“当天,天雷击下,这个掌门弟子连抗九道雷霆,终神形都灭,死在了他拯救的百姓面前……”

    众道人顿时睁大了眼,不认识一样看着脸色苍白的云水子。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才说着:“他犯了什么错呢?”

    云水子先没有答话,又说着:“接下来,不仅仅这样,雷云转移,对着这仙门落下雷霆,三天三夜,三百人最后只剩了十七人。”

    “其间法宝尽出,大阵尽展,可这天雷不急不徐,一道道落下,直到全门都油尽灯枯。”

    听了这话,众道人都是聪明人,顿时一下子明白了,全都惊呆了,心中一阵寒意,浑身颤抖。

    云水子说到这里,眼中突涌满了泪水,压抑着悲愤,平静说:“这是我师傅入灭前告诉我的,我当年还是小孩,哭着问他,这是为什么?”

    “他摸了摸我的头说——天意天规在此,哪由得人破坏?”

    “要想行侠,由得活泼泼一颗无暇道心在,自是尽数诛灭,还累得全门全族一起形神都灭。”

    “从此后,我就时时敬畏,胆小如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