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六百八十八章 追尾

第六百八十八章 追尾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子时

    前面的种种变故,无论是百位道人陨落,还是竖立的瞳孔的粉碎,在黑红色伞盖形成后,并不影响阴兵,三十万阴兵隐隐有了自己的意志。

    古道山口十里方圆,红黑色的伞盖灵雾循环往复,产生着周边的潮汐效应,雷雨磅礴,遮蔽了夜空。

    “五行大阵要破了……”有人惊呼起来。

    雨水冲刷间,五色霞光已很薄,随阴域浓厚红黑光的又一下冲击,核心的透明元胎当空破灭。

    曹白静闷哼一声,捂着嘴,鲜血在指缝间流出。

    她有些含混说:“撤出去”

    “撤——”随着术师神识网络的讯令,声音在暗中飞快传递。

    趁着大阵五气霞光尚未完全消散的掩护,郡联军撤下一线,州军迟缓了瞬

    秦烈盯着面前突然疯涌阴骑,脸色难看起来:“该死……我们也撤”

    雨幕中,最后一丝霞光幻灭之际,北邙山南麓闪动着一支支火把,红光点点聚拢着南下,不时有熄灭在后面追袭的黑暗中,各种嘈杂的异响,伴随着数十上百的雷火光耀,奏响这深夜中撤退序曲。

    人喊马嘶,大军转向南面的空旷地带逃去,混乱在四下蔓延。

    红黑的阴潮奔涌直出山口,无数半透明的幽灵战马出畅快的嘶吼,阴骑立刻分成两队,向人族联军的两翼包抄开去——这是一片适合骑兵冲击的坦荡高原,绝没有什么能逃过绝对数量的阴骑追击。

    甚至先行攀岩而出的三万阴兵,已在南面一线列阵狙击,一张张阴暗的长弓拉起,搭上了长箭……

    前狼后虎

    所有人背上冒出冷汗,整支联军主力被包夹的危险已迫在眉睫。

    郡联军已向江晨帅旗方向靠拢过去,准备冲破前面阻隔,回归郡西古战场,而州军过于抢功,结果撤的最晚,好多队伍都被冲散了阵型,不知多少将校在愤怒大骂:“竟抛弃友军,无耻”

    “什么友军说撤就撤,还都不提前招呼一声”

    “早就知道这友军不是好鸟,幸大帅让我们提防了一手,咦……大帅呢?

    元山真人率领术师团出来,见部将苏金正带着一批校尉在乱军中整顿着州军士卒,松了口气,回望见一团黑虎气运,被一支突前的阴骑咬住,不由惊急截过去:“主公”

    “我没事。”

    赤龙马气势如虹,狂暴地冲出阴阵,秦烈持枪综合,杀透重围,回看去,见部分散开的阴骑呼一下合围,淹没了卫少阳等人身影。

    地面的震荡愈剧烈,那是古道中数量过十万的阴骑都开始加,死亡的红黑背景撼人心神,让许多缀在最后面的州军士卒都脸色白,卫少阳等陷在里面的部将更是喊着:“主公你走”

    秦烈迟疑了瞬,深吸一口气,调转战马带这支生力军反杀进去。

    苏金不由追上去,急声喊:“大帅你先撤,我过去救”

    “你武功还差一线未破道禁,救不了。”

    说是这样说,但秦烈带队再度投入杀阵时,心中怒火万丈……终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这次能走脱出去,老子和你叶青不死不休

    “整队”乘着这一点时间,江晨在帅旗下喊着,他满意看到自己部队渐渐恢复秩序,基本建制完整。

    “嗡”大片黑色羽矢,自南面三万阴兵步弓手投射过来,每一枚箭镞闪动点点阴气幽光,如雨瀑覆盖向毫无法阵防护的人族联军。

    轰——

    银色的光柱冲天而起,阴云破开一个大洞,月华照落下来,凝聚在貂蝉身上,她额前的凤翼蛇纹闪动丽彩,活物一样微微游动了瞬,银色的眸子睁开来,整个月华秘仪圆缺就此启动。

    银色的薄膜扩张开来,透过数量成千上万的箭矢,一下过滤了阴气伤害加持,以灵物迟滞效应减缓一半度,杀伤一下减半,基本连皮甲都难以穿透,这让士卒都欢呼起来。

    “太阴法阵……以阴制阴。”

    远远阴阵中,望见这少女的额头符文,几个道人眼角抽搐一下:“又是女娲?”

    “不是”张角神情这时没有半点表情,只是命令着:“主阵放缓,别堆积在山口,防备落石……”

    就在这时,火雷营已撤退到预定位置,投石车正对山口两面崖壁,一片黑点撕裂空气,高高的抛物曲线顶点与崖壁重叠在一起,漆黑山谷间就是光耀如昼,‘轰隆隆,的一声声连绵震响,落石如雨,将山口彻底堵的严严实实。

    古道内汹涌澎湃的阴骑激流就似撞上水坝,被暂时阻滞在里面,让已冲出山口的五千阴骑变成孤军。

    张角冰冷说:“主域转杀阵轰击,清理落石障碍”

    “持续投射,别让他们轻松清理”洪舟大声喊着,快意非常,外面开阔地形适合投石车展开矩阵,正好洗一洗在山谷里面憋屈的鸟气。

    “步弓手向南冲击敌人狙击线,骑兵随我冲锋”

    江晨指挥若定,策马而上,不仅仅是武道真人的杀伤力,作主帅的亲自下场更是引动三军士气,战意再度恢复。

    秦烈引着州军残骑再度杀透重围,几乎浑身浴血,人马疲惫。

    此时却刚好隔着不远与江晨交错而过,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撞击,眸子都是森冷杀意。

    秦烈淡然传音:“替我问候你家主公,感谢他热情招待。”

    夜风吹荡山原,以赤甲骑为的郡联军骑兵和追击阴骑撞击在一起,江晨持破军星符枪,所向披靡,这时淡淡一句:“秦将军,只是还礼罢了,你想想你想作些什么呢?”

    “此子算是虎将。”

    “我计怎么罅漏了,莫非有奸细?”

    这时否认没有意义,秦烈眯起眼睛,略有一丝忌惮,再不说狠话,引一千五百骑脱离阴骑追击,赶上了附近整队的四千步弓主力。

    州军到现在仅剩五千五百,还人人疲惫带伤,望着就让人心中就一阵悲催,对比着南沧郡地方联军数量还几乎足额三万,众将相视之间更是无言。

    “主公,这是机会。”卫少阳也是灰头土脸,还记得提醒地说:“而且之前撤开的两千伤员,都往郡城方向去了,现在路上危险不能没有保护。”

    秦烈颔,知道这是个脱战理由,带着州军队伍立刻脱离开去:“战到这里还不撤,真当自己是天命不败?我们杀伤阴兵数近七万,已无可厚非,让叶青自己玩去吧……最好玩死他自己,尝尝惨败的苦头。”

    见着州军挥了几下信号旗,径自离开,郡联军中不少家君都有些议论:“这就是参加过南漠大战的州军?还不如我们地方兵呢……”

    “别笑话人家,州军顶了快一个时辰,损失近半,挺不容易……”虽伤兵有着道术,恢复归队的比例非常大,但一万州军,至少折了三千,可所谓元气大伤。

    李云镇叹息说,本指望这秦烈能平衡叶青势力,现在看来已不成,此战过后南沧郡恐怕要变天了。

    州军的离开并没有影响到江晨布署,趁火雷破坏山崖和阴兵清理山道的短暂僵持期,率三千骑兵与孤立在古道外的五千阴骑正面对冲,杀散后,又率主力冲破三万阴兵的阻截,至此终再无阻碍,全军撒开向南面奔去。

    轰隆隆的声音在后面山道中响着,犹如敌人的愤怒宣泄。

    没了叶火雷对山口两崖的持续轰击于扰,山道堆积岩石一阵阵滚下山口,很快被阴域主阵狂轰出一道豁口,阴骑主力铁流一样奔驰而出。

    一辆辆战车出现在山口外平原,被杀散在四周的阴兵阴骑都聚集回来,在红黑色的伞盖下自动整编。

    现在阴兵阴骑虽听从指挥,但隐隐有着自己意志。

    见此,张角脸上肌肉一抽,又平静说:“点兵。”

    “……重整计算,尚有二十八万六千兵,其中骑兵折损最大,十万不到,精锐阴将基本保存还有一万六千。”道术扫过,负责的道人说着。

    听着这样的结果,其余道人相视一眼,知道还可一战,都看向张角:“敌人撤向郡西古战场,我们追不追?”

    “……追,怎么不追?”张角阴沉的说着。

    阴气席卷山原,夜色中南下。

    同样被阴气牵引南下的还有天空中的黑云,在空旷山原上空的运动间,黑云水汽稍许散一些,不再下雨,但那只雷电组成的天眼依然静默注视。

    深夜,三更,月斜西天。

    郡西古战场北十里,撤退中郡联军再度被阴兵主力追上——士兵个体力量上比阴兵强两分,但连续行军作战,体力终是要下滑,比不得阴兵的持续力。

    “灵石告竭”有术师急声提醒。

    江晨却笑起来:“兜兜转转,还是杀回这里了。”

    自己已到了极限,无论是灵石、叶火雷还是将士们的体力都已几乎耗尽,但愿主公那面已准备好。

    “轰——”

    接到了命令,红黑色的伞盖毫不吝惜力量,再次出了轰击。

    近乎真仙之力的碾压下,继五行混沌元胎大阵后,月华秘仪圆缺阵摇摇欲坠,银色的余晖在夜空中透露着不祥,许多士兵都是脸色一白。

    “杀”张角冰冷命令着。

    设主阵盘的大车上,银色月华一闪而熄,貂蝉踉跄了半步,还要支撑一下,曹白静扶住她:“专心休息,不要透支了。”

    貂蝉点点头坐下来,心下忧虑,作太阴一脉的真人对阴气再了解不过,没有了太阴法阵克制,又缺乏叶火雷的瞬杀威力,普通刀枪杀伤力大减,而敌人少阴之气就源源不断修复,恐怕再难以匹敌。

    但是古战场已在望,她转看向了古战场,生死就在主公之处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