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零四章 会战(上)

第七百零四章 会战(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主公说这话,貂蝉蹙眉,有些不认同:“此人固是枭雄,眼睛却只盯州侯,没有大义之愿,岂能与应王……呃,我是说……”

    “哦?蝉儿知我什么大愿?”叶青知道夜色中是她,随口问着。

    “不知,但能看出来主公的行事……和别的诸侯很不一样,胆魄是志向大愿支撑起来。”貂蝉很认真说,心里补充一句私人的判断——因您不是小郡诸侯,是逆天改命、席卷天下、注定要三兴大汉的应王

    众将没有她那种来自下土的视角,但自平日军中相处的点滴,都是点头认同:“放眼整个应州,没有哪家和主公一样,俞帆秦烈都没主公这种胆气。”

    叶青知道军中佩服胆气,失笑:“不必说这样委婉,不就是顺应大势么,只是许多人看不见,抓不住。”

    这和英雄无关,只在于前世证明了路线和底线罢了。

    某乱世争夺天下,在乎列强,没有列强支持的诸侯,甚至没有参与资格。

    而在天庭统治的世界,这比列强强何止百倍?

    说穿了,不就是既要乱世英豪辈出,又要服从抵抗外域的统一战线么?

    这统一战线,就是大蔡的名分

    不懂这点都灰灰了。

    “我们行事,有着连锁反应,不知有多少未来诸侯正注目此战,我让这些同僚提提气……男人的心可都是助长出来,我能催化北地大势演进,加快北地势力崛起,助成抗击邪魔,这就是响应天庭的大局,说不定还会有些天功……前提是要胜利,战败下场就不用说了。”

    “报——北面现两千骑军,正在接通传讯……”

    “敌人?”

    “…是郡西一些家君,以班安县郡望李云镇为,说是尽起家中马队,响应盟约。”

    随军参赞纪才竹听了皱眉,他不相信大义,只相信利益,迟疑了片刻,骑马转回身来,对着叶青说着:“主公,这批人出现的时间很是诡异,就在节骨眼上,怕是有些不可靠。”

    “确实不牢靠,但以骑兵快,这样短时间能聚集到此也是有些准备,见见无妨……我给他们选择的机会。”

    “是”

    只见停了,就有人片刻禀告:“李云镇求见主公。”

    叶青看了一眼,说着:“叫他进来”

    亲兵答应着出去,片刻之间,就见一个青年,李云镇一进来,就于脆利落的行礼:“见过都督”

    “哦,是你来了”李云镇行过礼,叶青起身扶一把,笑谓左右:“有些人认识,有些人还不熟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李云镇,是班安县郡望”

    李云镇忙一一见礼,笑着:“我在下土时,就与都督联盟,听到都督奉天庭之命来驱逐邪魔,就连忙来听令,有失远迎,还请都督鉴谅”

    叶青笑着:“能来,就是自己人嘛”

    这话说得众人都笑了,气氛就松弛了下来,叶青又说着:“不过,你既来了,就必须听从军令丑话说前头,要是有阵前倒戈背叛,我立亲手杀之,战后必夷其族……”

    李云镇并不意外,听了一欠身,说:“这个自然,还请都督吩咐”

    叶青看着李云镇,缓缓说:“那你们且听我的部署。”

    说着扫视一眼众人,不言声拔出剑来,指点着说:“现在是雨夜,看不清楚,这是糊涂仗,但是糊涂仗打完了,打胜了,比聪明仗还有效。”

    说着,赤霄剑一剑横挥,剑光一闪,划破雨幕,击在不远处山石上,直接削进了山石。

    一时间没有反应,众人面面相觑,讪笑着,突听到簌簌响动,山石裂开,土石滚滚而落。

    一剑削石,可怖可惧。

    众人见了这情况,都是面如土色,骤回想起黎明之战……这少都督的实力越来越高深莫测了。

    叶青满意点点头,说出了真正的命令:“无论遇到谁,凡持械在前,都是敌人,统统将其打败,若能遇到俞帆秦烈,直接可斩杀之。”

    “要是逃跑,就让他逃,我要的就是这一战的胜利……这是一个象征。”

    原来如此……参与的家君都是应声,心中的顾虑散去,这是个简单明确任务,里面隐含的政治含义也非常明确。

    雨水中,大军继续前进,片刻行了三十里,芊芊回,看向那块山石。

    “……夫君新晋真人,手段越来越多了……”这少女真人眨了眨眼,对着叶青说:“山石根本不是剑光所毁,是成长撑裂……这有点金脉、土脉、木脉的合成感觉,是什么新法术?”

    “我自创的,没想好什么名字……可惜终是取巧,不是真正实力,否则一剑横扫,还管总督不总督,直接杀上州城做应侯去……”

    “噗……我相信夫君,会有这么一天……”声音落在雨水中,随着南风开去。

    向北六十里,已在班安县境内,同样雨幕中有一支骑队正北行着,这些骑士披着南朝军衣,坐骑都是草原良驹,一个个面目风霜,更带着草原寒风侵染气质,行军看似散漫而内含规矩,有一种狼群的味道。

    此时已近子时,阴着天,俞帆只觉冷雨浸透骨髓,半晌才定过神来,对着左右说着:“班安县频临草原,可守可退,整个草原南境被我们清扫的顺服,这就是我们大后方,立于不败。”

    “我和叶青是死敌,这是众所周知,是现在是总督立的榜样和旗帜,州府出于战略和脸面上都不得不救,已得到秦烈率五万州军水路赶来的消息,傍晚时已在烟洲郡上岸,距离班安县又比较近,很快就会赶到。”

    “而我撤到这里,先是地利上不败,其次引州军参与,胜机就有二种,具体视战局而定。”

    “说实话,叶青获胜的赢面更大。”

    “但是此战,根本不在于胜负,甚至败了都更佳,我们就借机向总督要南沧郡外的新地盘,谅总督也不能不给。”

    “叶青辛苦才得一郡,而我借机就能拿到一郡。”

    “否则的话,我们就举族撤出应州,到西面的明州……当那是最后退路选择,但有没有这选择,意义截然不同。”

    “而秦烈军队大半不是自己,仅有一点千人的核心私兵,又没有郡望产业的经济支撑,到哪里都没的选择,只能给总督当先锋,战后无论胜负,都不可能有一郡给他,或有一二个县当屏障就是极限了。”

    这对情况分析的透彻,众人听得都是沉默,暗暗叹服——这才是俞家,需要的家主

    俞帆又一笑:“当然有我们扶弱制强,秦烈还有可能获胜,但这样就是和叶青鱼死网破,损失必非常惨重,这又何必呢?”

    “总督丧失精锐,短期内没有精力组织第二次镇压,有着叶青开了个好头,我们下面就可借机不服从州城的调令……”

    “主公英明”

    俞帆摆摆手:“说这话还早,我来的匆忙,算计能否成功关键在于时间掌控,能否让他们两方面撞击起来……”

    “报——秦将军已至青林县,两个时辰内就会赶到班安县”

    “南方县境传讯现敌踪,是五千骑兵……有两千赤甲气息”

    两千,又扩建了么…俞帆目光一闪,有些忌惮:“追击度比预想的快许多,他的术师团必带来加持了,多久会追上?”

    “预计……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就差这么点时间么?

    俞帆仰看了看,雨幕中黑暗一片,雷电纵横,透露着曙光。

    “也好,许久没见,我想看看新封的青谨真人,又是何等风采……传令,全军备战。”

    随着这一声令下,此行殿后的一万五千骑兵,都变阵,广元门新增派的五十个术师,及草原上吸纳的近百术师也一点点扩散开去,成狼群的节点。

    “当然不能忘记退路,我们尽量赶到县城脚下,会会青谨真人的新骑军…

    雨噼啪而下,没有过多久,雨中三枝火箭射上了天空。

    众人都是脸色一变,一齐看去,很快,就看到巡骑急急奔回,来到俞帆的面前禀报道:“叶青来了,人数有五千以上。”

    俞帆脸一沉,命令:“军队停止行军,列出大阵”

    很快号角声起,又竖起了大旗,骑兵纷纷集合,阵前排列,准备作战,人人都是神情严肃。

    俞帆站在车台上,就着雨远远看去,只见地平线上,一队军队而来,一色都是骑兵,军容严整。

    俞帆估算了下,人数的确有五千左右。

    在大军前,是一队哨探,呼啸而来,和俞帆军哨探相互纠缠,各有损失,又各看见了虚实,退了下去。

    很快,大部滚滚而来,旌旗一片,慢慢集中在二里处,两军只相隔了千米左右。

    俞帆神情平静,仔细看去,见着前面二千骑兵肃然列阵,都穿着赤甲,军纪森严,整个军阵没有一丝的喧哗

    俞帆心中热血沸腾,心下狠狠说着:“来吧,叶青,我早就等着你”

    大军当前,俞帆大笑了一阵,身带了数十个骑兵,赶到了两军中间的距离,就远远停了下来。

    俞帆又奔了几步,对着大叫:“叶青,我按约撤出郡城,你还率军追来,欺人太甚”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叶青回应:“你要是只率人离开,我岂会拦截,你却运走粮食,劫去郡库,实是可恶。限你即刻退出交出粮草和工匠,就可饶你不死”

    这战场风格,果还是没变过……

    俞帆仰大笑:“荒谬,就算你以天庭的军管权节制南沧郡,但是这粮草工匠,还是大蔡朝所有,我押解前去州府名正言顺,怎么就算你叶家?州军即将赶至,少都督适可而止,就此退去,都不难堪。”

    纪才竹回,打量后面家君的脸色,暗中对叶青说着:“主公,万不能退

    叶青点,再不理论,直接大笑:“天庭授权,难道州府就可违抗,既是这样,那就一战见风晓”

    “战就战”俞帆看了看时间,知道拖延战术只能到此了,有点遗憾,但却并不迟疑,回到阵中。

    “轰轰轰”两面战鼓敲响,杀气弥漫而出。

    两支骑兵杀出,蹄声密集,泥水飞溅,大地都在铁蹄的击打下震动,只是一分钟上下,就猛的对撞。

    “道术”几乎瞬间,二支先锋都笼罩一层道术的光辉。

    “杀”瞬间而撞,一将披着重甲,持着方天画戟,率先而入,数个胡骑,呐喊着一声,向着冲刺

    寒光一闪。

    下一刻,残肢碎肉四散,五个胡骑跌了出去。

    这一幕,顿时使众人变色,叶青大是得意,笑看左右:“怎么,这樊容的武艺,可值我派军三千,取回旧主许定玉尸骨?

    连着江晨看到这一幕,都有着震慑:“主公,这使我想起了下土的吕布,有着三四成相似了。”

    说话之间,樊容人马合一,方天画戟挥舞,杀气膨胀,以他自身中心方圆五尺的范围里,又有数个头颅飞出,尸身还在马匹,脖子喷泉一样射出血泉,染在了他的身上。

    “杀啊”有此猛将,赤骑士气大震,跟随冲阵,所到之处,胡骑纷纷跌地,甚至这次并不杀人,只伤着,敌骑就甩了出去,又被身后的马匹践踏而下

    “休得猖狂”这时,一个敌将大喝,急奔而来,只见寒光一闪,这将手疾眼快,闪电一让,交叉而过。

    这将又奔了几步,才惊觉右侧空空,却是瞬间将右臂切断,痛苦涌上心,向右翻滚入地,出了非人的惨叫,接着又被自己马匹践踏上去。

    风扫过树叶一样,俞帆看到一个个己方骑兵惨叫着掉下马来,或当场被斩杀,不由脸色大变。

    “此将如此勇武,怎又落到叶青手中?”

    正寻着,突听“轰轰轰”战鼓,长长的鼓声余音尚未消失,雨中出现了大批军队,这军队迅赶来,呐喊着:“讨伐叛逆”

    “报,二万州军赶到,冲击我军后阵”有亲兵报告,这却是秦烈对叶青恨之已久,根本就不喊话,直接主力绕后攻击。

    又见着有着术师高喊:“叶青谋反,朝廷必将围剿,汝等世家立刻脱离,既往不咎,否则以谋逆处之”

    听了这话,阵内一阵骚乱,在场的家君,都是核心,都不敢脱离,知道既往不咎都是笑话,绑在叶家战车上那么久,迟早会被总督清算。

    但还真有两家熬不住,只见战阵一乱,就有数百骑临阵反戈,顿时混乱成一团,见此俞帆大笑:“击破此贼,就在此时”

    要能杀得叶青,以前的一切谋算,都可以推翻了重来。

    只是话才落下,突见一道剑光自阵中闪过,靠着最近的十几骑,连惨呼都来不及,已拦腰两段

    叶青策马而出,大笑不止,剑光再闪,杀入乱军中,只见着雷霆一闪,倒映着满满的杀意:“天子之剑”

    两个家君才策着自己队伍反戈,雨水打下,闪电划过,就着这一丝亮光,看见一点金黄扫过。

    “不”没有来得及反应,也没有来得及反抗,剑光所至,两个家君连着三十个骑兵,都应声斩杀。

    “万胜”见着主公这样神威,以叶家骑为主体骑兵,顿时呐喊,稳住了局面,向着余下的叛徒杀了上去。

    雨水打下,李云镇只觉得汗水和着雨水而下,心里一阵阵寒意,就在这时,才清晰明了,伟力归于个人的恐怖。

    几乎同时,又有战鼓响起,雨水中,一支持着“叶”的大旗的军队,又踏入了战场——却是叶家主力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