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零九章 满面桃花

第七百零九章 满面桃花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重炼后的金玉阁依旧暖玉铺地,陈设典雅,内部空间比过去宽敞两倍,这实是人造福地灵质充裕的体现。

    底层是灵池,上到一层是大厅,二层是法阵枢纽,三层就是诸女闺房,在五个角落分布,叶青在回廊上转了一圈,自选了黑色门推开。

    若有若无的星点波光穿过身体,让叶青心中一动,暗自警觉,进去见是熟悉的梅园正房,红帐、红毯、红烛,金黄的字贴在床帏上,洋溢一片喜气。

    旧时叶家庄的真实梅园早被火羽道人摧毁,这里却是……虚拟过去的洞房布置。

    “是在山河社稷图里面?”

    叶青体会一下,分辨着微妙的空间差异感,掀开床帏,丽人果在其中。

    曹白静一身月衫,向里侧卧在床榻上,面朝壁板不看他。

    叶青细细打量她修长窈窕的身姿,不由笑起来:“复制昔日婚夜的场景,这定又是蝉儿出的主意,怎么不做全套?凤冠、嫁衣、红盖头、交杯酒……”

    初秋天气晴热,夜间温度未退,曹白静穿得很是单薄,月白色绸衫根本遮掩不住什么,隐见里面黄桃色肚兜,朦朦胧胧之下的鲜明色泽,给人很是鲜嫩可口的感觉。

    “瞎说什么呢,嫁衣这辈子只穿一回,别不吉利啊……凤冠也是,我又不是皇后,哪有天天戴着”

    少女真人转身瞪了叶青一眼,她试图板起脸表示生气,自己忍不住嘴角笑意,于脆起身,去给他倒茶:“没有交杯酒,只有醒酒茶,你刚外面喝了一通回来,还喝什么酒……”

    叶青晃神一下,少女高挑的背影,熟悉的日常碎语,勾起了尘封已久的回忆。

    这个表姐自小受术师培养,不愿受潜规则跑出来,是有主见的女子,但一开始的穿越者,未必会喜欢这种女子。

    前世的南廉山被云水宗取得,最后作幽水分门所辖福地,自己现者只能为了叶家分取得一小块,作幽水门的半附庸而存在。

    彼时曹白静仅是幽水门的寻常女弟子,在第一波阴兵攻势摧毁曹家之后,她曾托庇于叶家,就在这段时期内与自己熟识……视自己这个表弟为唯一亲人

    叶家很快也破灭,自己带着剩余族人反击坚持到幽水门援兵,又收拢周围曹、墨等家族残余的稀少族人建立起藏叶山庄。

    曹白静尽自己能力联系了一些师姐,努力为藏叶山庄说话,而使得幽水门放宽了对新立藏叶山庄的限制——此事,她暗地里对叶青解释,天庭不许仙门实际掌握地方军政,云水宗都不敢碰线,更别说幽水门,这所谓的半附庸就是没有明约,因此留下了展空间。

    这个事情后来是确定了,但当时并不相信这种解释,甚至曾一度怀疑曹白静受师门命令控制自己,确保自己作为标准傀儡,穿越者的心态本来就是一层疏离,对这种控制嫌疑忌惮,远远压过了所谓血脉亲情。

    伐天受到反噬,云水宗逐渐衰落,藏叶山庄渐渐强大,逐渐拥有了扭转半附庸地位的实力……

    这个过程中并没有对曹白静投资多少,缺乏资源让她的道路变得更加坎坷,只有向战场上寻求冒险。

    但她就是拥有战斗天赋,在战场上屡屡击败强敌绝处逢生,受天庭褒赏下晋升极快,修到阴神真人只比芊芊慢五年……

    正当席的芊真人遇刺身殒,叶家缺乏高端战力,自己看出这位表姐无处可去,趁机求娶,却被拒绝,只答应了继任作为席客卿。

    穿越者至此心态虽扭曲不改,视天下人都为可利用之物,但在芊芊身陨的触动下,开始稍许反思当初所作所为,因此对曹白静改变了态度。

    又五年过去,叶家庄被围攻摧毁,背叛者很多,逃跑的更多,留在自己身边的只有曹白静一人。

    时光证明了一切。

    叶青看到她死在了自己面前,在一切破灭之际升起难以言述的荒谬感觉……这个毫无名分的女人,甚至和自己都没生过关系,是怎么陪自己走到最后

    “酒的后劲上来了?”正沉思着,曹白静试了试叶青的额,塞给他一杯醒酒茶:“平时随你体会似熏非熏的感觉,晚上可不许醉啊。”

    “没醉酒,醉美人。”

    叶青一口饮尽茶,压下心上的火热,认真问:“我有哪点好,才叫美人生死与共呢?”

    曹白静神色自若的收起酒杯:“说这个于什么……”

    “说不说?”叶青伸手揽在她腰间,挠着痒痒,掌心却触感温润细腻,一丝火热又泛起来。

    “不说……”

    曹白静在他怀里扭了两下,似乎感觉到什么硬物,身子颤一下,脸色红起来,转过脸去不看他:“……熄灯就寝吧。”

    叶青并不急着应声,只是在红烛的光辉下欣赏丽色。

    曹白静身材不似芊芊和貂蝉那么娇小,站他身边只差半个头,是个典型的北地姑娘,此时一身月白绸衫,黄桃色肚兜,冰纨宽腰带,薄纱亵裤,就完全遮不住里面的身材。

    自下往上,明显可见少女的腿很长,这点很难得,几乎齐到了自己腰部——她高挑的身量一多半是这双长腿贡献,叫人见了心里痒痒。

    冰纨宽腰带端正系在她腰中间,腰身有着少女特有的纤细,几乎只有一尺六七,在手中盈盈仅堪一握,却又柔韧不骨感,握着就有种满足感。

    在红烛的辉映下,少女胸脯丰满,肌肤如白玉质地,全身上下无不精致细腻,这是土脉真人的体态,在下土时甘夫人分身上就有了这种兆头,回到地上也是明显,夜间看去,越来越似白玉雕塑成的美人。

    但脸上的红晕更渲染了一分人气,让她变得更加诱人,眸子里比前世水脉真人时期少了分阴柔倔强,却多了分土德的沉静包容,叶青体会这稍稍新鲜感觉,就恍然觉——自己过去专心应对大劫,连年征战忙碌,真是忽视许多风情了……不过醒悟过来就好,还不晚。

    “好啦……熄灯了,都老夫老妻,有什么好看”曹白静红着脸,一挥手,黄光在掌心闪过,化作旋风扫灭了两支红烛的焰火。

    房间里立刻黑乎乎一片,只听到彼此近在咫尺的呼吸声,以及悉悉索索的脱衣之声。

    “掩耳盗铃么?”叶青嘿笑着,眸子中气流凝聚,自然而然再度看清少女宽衣解带的模样。

    曹白静只是转过身去,解下腰带,除去了月白外裳、薄纱亵裤,最后仅剩下黄桃色肚兜,停了动作,偏了偏……

    确实是生活日久的默契,叶青知趣站到少女身后,帮她解开背后的细带,手掌不停下,在她背后自然下滑,移到腰间、臀后、腿上,最后于脆拦腰抱起来。

    “哎,别……”

    叶青哈哈一笑,大步迈向床榻,不理会她的一点挣扎抗拒……如果这点也能算抗拒的话。

    少女的骨架并不大,这时在怀里抱结实了,只觉她身子丰润而弹性,自手腕到腰肢、腿脚,都无一处硌手感,恰到好处,让叶青心中畅快。

    感觉夫君火热的吐息吹着自己耳廓,曹白静脸颊越晕红,象征性挣扎渐渐缓下来,最后平静靠在他肩膀上,星眸渐渐闭合,嘴角勾起弯弯弧度。

    迷迷糊糊不知道什么心情,只觉得很开心,又一丝焦躁、火热,好像是被放到了床榻上,纱帐飘摇的气流涌动,身上被清凉的空气一激,起了鸡皮疙瘩,却又有灼烫的热吻自脖颈,到锁骨、胸脯、腰肢……

    飘渺云端之际,忽然有沉重的什么压上来,她才骤醒了些,喊一声:“等一下,纱巾……”

    叶青吓一跳,停下要冲刺的动作。

    却看她哆嗦着伸出手,自衾被下抽出一方白丝巾,叶青顿时笑岔了气:“我说表姐,你上面又没婆婆检查,别这么死板啊,把夫君吓萎掉怎么办……”

    “不是死板,是纪念……”少女真人不满嘟囔着,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捶了叶青一下:“什么吓……都是你乱说,现在弄得气氛也没有了”

    笑闹了阵子,黑暗中交头接耳说着闲话,耳鬓厮磨间终归情热,逐渐又缠绵到一起。

    最后猛力进入的一瞬,曹白静娇躯绷紧,手抓在他背后,深掐进去。

    “呃……感觉……不太对……”

    “那轻点?”叶青笑嘻嘻地,反加快了频率。

    强烈的气息在体内共鸣着,灵魂都似要飞升上天,四周都是软软的棉花团,剧痛中带着颤栗的愉悦,这性子倔强的少女咬着牙没吭声,只有眸子颤动着泪光。

    “哭了?”

    “我很好……再没有这么好过……”她绽开笑颜,泪水晶莹,狠狠咬在了叶青肩膀上:“灵池共鸣……说你在骗我”

    “没骗你不信再试试……”叶青坏笑着动了动。

    “……呜,不要……”

    少女初时鸣声哀泣,到后来转为欢悦,最后难承受的告饶,一次又一次征伐,身上的男子似要将几年间压抑的火热,一夜间在她身体里释放。

    貂蝉立在门外,听得晕红了脸,轻啐一口,转身要离开,但被人自后面一把抓住袖子:“听墙角呢”

    她一惊,回认出了人:“云姐姐怎么来了?我只是维护一下仙宝空间,没有听墙角……”

    “嘻,不用解释,一起一起。”恨云拉着她,一边听着,眼睛里闪动着奇异的光:“果就知道有点问题,待会和静儿打探打探,就清楚了。”

    貂蝉摇头:“主公不开口,静姐姐不会说。”

    恨云若有所思,点头:“那没办法,只能亲自试试了……”

    貂蝉:“……”

    到了夜深人定,抚慰表姐睡下,叶青估摸着快到子时了,就稍事洗漱,换了身衣裳出来。

    漫步阶梯到楼顶去,袍袖飘飘,眉毛扬起,很有些神清气爽

    “这饱暖思淫欲,果是人心至理,一定下来,就忍不住吃了表姐……估计还只是个开始,下一个是谁呢,这要好生思量才是……”

    “啪——”

    推开四楼的门,这里是在阁楼顶层阳台,叶青一向很喜欢到这里来。

    此间视线远高于郡府院子里的花树,夜景一览无余开阔,见郡城街巷都在漆黑之中,仅有些路口的街灯在亮着——这也是南廉山新出品的油气街灯。

    叶青目光扫过地上陌生的景物,望向天上熟悉的星空,就是一怔。

    东面的地平线上方,一个星光在视野里无限放大,转眼就到面前,这是…

    仙乐阵阵缥缈,仙衣青影翩然没入窗口,似曾闻过的清香拂过鼻端,让叶青回醒过来,连忙避退两步行礼:“叶青见过大司命”

    “春风拂面,气色不错。”

    大司命立在阳台上,打量了下周围环境,看出叶青精气状态,打趣了一句,就伸出手:“天碟还我。”

    她虽是少女,但漫长岁月早抹去了平常少女的羞涩,笑的说着。

    叶青嘿嘿一笑,看出她伤势尽复,老实交予青色玉碟,却没有立时松手,不死心地问:“就不能再借一次?”

    “不能。”大司命拽下玉碟,收了回去,平淡说:“学会知足吧……天地自有律信,偶然就是偶然,一再破例对你并无好处。”

    “是是……”

    叶青刚要表示受教,窗外的院子里,就是急促脚步声,纪才竹匆匆踏步进后院,止步阁楼下:“主公,班安县急报”

    叶青一惊,手按在栏杆上,俯身道:“说”

    “一部北魏军侵入了班安县,在金阳湖旁的三花镇建立了据点”纪才竹额头显出汗水,举起一封讯文:“北魏宫分军的一名千夫长,行文至郡府,自言草原阴兵患已清除,故要协助我郡防御阴兵再度侵袭”

    “……好一个协防”叶青仰,只觉一晚上的好心情,被这一下打断了,万分恼火:“让他滚不然我带兵送他滚”

    大司命静静听着,眸子光亮一闪,笑而不言。

    叶青一怔,回想起什么事,转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