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十章 魏王

第七百十章 魏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北地草原茫茫,刚入秋,白天时阳光还算好,现在夜时就已刮起了冰原寒风,昼夜温差明显起来,牛马都已要收到盖顶棚栏里,严寒生存环境锤炼着整个生态体系,人在其中的活动就分外突显。

    苍莽的秋山沉寂在深寒的夜色中,因山脉遮蔽了寒风而气温相对恒定,南面的大片草原依旧翠绿,熊鹿时在山林中出没,牛羊成群吃草,时有野马群狂奔而过,更多是一队队游骑,越向山脚去越是密集,有许多衣着华贵的长老、武臣、文官车驾往来,火炬通明,人喧马嘶,气象非凡。

    外圈二十里光亮不多,分布散落大小部落的毛毡帐篷,内圈连绵的大片金色灵气辉光,是特殊的寒铁灵木围成连绵近十里的寨墙,硬寨为宫,是魏王行宫的标志性建筑——金帐行营。

    此是因为形制浩大,建成后在寨墙上搭着金色小毡,用以给卫士遮雪,远望起来就一座金色的巨大帐篷一样,是以有着金帐之名。

    金帐每年四季迁移,号称“四时捺钵”,捺钵就是草原语的行宫意思,这样大的行宫带着数十万的核心部族,这几乎就是一座移动的大型城市。

    遵循着游牧式的迁移,在四时捺钵驻留的时间长短不等,每处长则两月左右,短则不满一月。

    春捺钵放鹰于混同江,夏捺钵避暑于白冰原,秋捺钵猎熊鹿于秋山,冬捺钵坐帐于北邙山……

    本质上寒铁灵木的寨墙是移动式防护大阵,而对灵脉要求很高,无论北地何姓为王,这万年来都固定在四个地方转换,直到将来灵脉迁移。

    很多南人听闻魏王金帐之名,甚至边塞诗中少不了以它做背景,却不知它还是一件巨大的战争机器,这一点上和蔡朝固定不动的白玉京截然不同,而且这法阵防护外,还有整套固定沿袭的形制,里面硬寨为宫,外面毡车为营,亲帐为近侍,贵戚为外侍,亲军为宫卫,武臣为宿卫,诸妃公主相随,百官轮番为宿直,整套内外军政体系都是跟着转运,这同时也给周边大小部落以强大的政治军事影响力,每年都会帮助清扫着外围不服。

    里面就是巨大的法阵笼罩,这金帐本身就是一件巨大的战争机器,或在舒适性上不如帝都的白玉京法阵,更适合杀戮,是魏谱上最后一个被天庭承认的皇帝魏世宗,突围至草原后倾力打造,既是南朝法术体系的巅峰,又是北方草原上的实用化体现,千年以降,舒适性上没有多少提高,战争性能上优化重改了十七次,每一次新的优化都拿不服王化的土族来血祭。

    今年是第十八次优化,今晚就将是尾声,魏王召集文武至此,是因他要做出一个重要的选择,影响六千万国民未来的一个重要选择。

    此时夜色中一墙之隔,寨墙里面明显气温宜人,广场上遍燃篝火,照的通明,徐徐清凉的晚风中也是搭着一个个小帐篷,这些不是牧民简陋的毛毡,而是夏秋季节使用的半透明丝绸凉蓬,稍挡阳光而又不隔凉风。

    各凉蓬内里布设奢华,萧鼓悦耳,佳丽起舞,衣着华丽的勋贵们是一小拨一小拨聚拢,气氛火热,各自议论着此前对南朝战事、下土战事、以及最近驱逐阴兵和渗透南方的事——这不是什么遥远战事,而是各家都投了股份进去。

    如果说魏王是狼王,那大小部族都是狼群,狼群就是要吃肉。

    同样讨论军情,越靠近里面的凉蓬,越少吹嘘过往,而聚焦于时事。

    最里面是一顶纯紫色的大帐篷中,更是如此。

    这时就有文臣在禀报:“宫卫军十万,三千术师团,上百位真人,逐一清扫过去,随处都可建立据点……”

    这其实类似股东大会,许多大部族勋贵和重臣听了,都是满意点头,这力量投放已经可观,而这仅仅是开始。

    宫卫军是魏王帐下亲军,由同姓与母族中选拔构成,一个个都分有草场,算是嫡系武力,纪律性远比中小部族的私军要好,经历南北漠下土的历练后更是普遍跨入道兵,实力上虽不及金帐宿卫、内侍军、外侍军、宫卫术师团、武臣联合术师团,但同属正式道兵编制,除了蔡朝以外没有谁不畏惧这样的精锐……或者更准确说,除了蔡朝和北魏,根本没别人养的起。

    “明天八月初一的晚上就到了进入下土的时间段,南北两漠的四块下土已经稳定,是向外面伸手,获取第五块甚至第六块下土的时候了,借协力抗击外域之名,在南朝各边州的有些暗子必须布下……这只是开始,远不是结束……新获得的下土,照例以先天神位封之,这点你们可以期望。”

    “这只是中段,最后目标是整个九州,曾经属于大魏的土地,终究要在我这一代拿回来……这不是终点,千年黑暗的积蓄,一代代先王的牺牲、夙愿,都应于我身,当此大劫天变之机,我将征服九州,殖民八荒,推举仙朝而起……或许在最高的天顶,也有我一个位置?”

    魏王一笑说,疑问句,语气却透露出一点上天授意的笃定。

    “牛蝇之飞不过数步,即托良骏骥尾,得以…¨臣等愿附大王骥尾,以王仙班”

    帐下一众文武齐声拜服,主公应逢大运,将来是会成为一方天仙的人物,正需要数量众多的地仙、真仙为羽翼,自己岂能不抓住机会?

    此际众人心头火热,都不由注视南朝北境十九边州的下土沙盘,这都是根据各州明面、暗面情报搜集而来,别看摆出全部染指的架势,席卷鲸吞暂时是不可能,必然分出主攻、佯攻,合理的分配主次以谋取几个下土,尽量多掌控一些未来的洞天。

    真正要升入仙界开辟一方势力,并不能仅仅一个天仙,还要有足够量的地仙支撑,而洞天就是虚格真君,就是地仙之位,掌握量很是关键……

    这是最后一轮,错过就是错过,只有自己和那个皇帝才有余力做这个,最终的决战必在魏国和蔡朝之间生……但自己优势在于年富力强,而南朝皇帝已年老,最终的胜利必将属于魏国。

    金帐外,两漠草原上数以千万计的臣民,都在等待着他们大王的选择。

    为这个选择,势必就有数量惊人的信息在中枢流转、参考,讨论度极快,几乎一眼就过,这是一场猛烈的头脑风暴,若非与会的高层都是修为精深灵池真人以上,甚至根本没有这个生理条件参加到如此重大国是会议……弱的狼,在草原上只有被淘汰,谁也不会生出任何怜悯。

    而最强大的狼王,那个紫衣的雄壮男子此时正高踞在虎座上,三十一岁的黄金年纪让他显得英姿勃、气势如龙,手指摩挲权杖,凝神盯着一座又一座沙盘,无数信息在他眸子里闪动,部下的议论不停改变着形势推演,以判断出那些边州将会成为最有力敌人。

    这种潜力判断不仅仅依照各州往年人口、物力、修士、民气,还有最重要的近况,以分析那些崛起的英雄人物。

    群臣讨论中一条新的信息,因带有‘四十万阴兵,的关键字眼,而吸引了他的关注。

    “……再有之前四十万阴兵崩溃的事情,已调查出来是一个少都督所为,期间有仙人出手痕迹,应州地方传闻此子受木脉重视扶持……”

    “木脉?”

    魏王扬了扬眉,听到这种类型的诸侯稍有点稀罕,更多是因仙人出手而感兴趣些,随口问:“哦,此人叫什么?”

    “叶青。”

    这就是魏国核心场合,第一次出现叶青的名字,此时在说的人和听的人而言,却没什么异样,只是纷杂情报中的一个,一晃就淹没在流转的信息洪流中

    “不过是个木脉诸侯罢了,木脉是金脉最轻视一个,金克木,直接相克比金生于土还更有效。”这是许多人潜意识中流过的信息,这样鲜明的天地至理在历朝演变中证明了一次又一次,甚至过于直接快的反应,都没在脑海里明确过一遍,就得出了结论。

    回到了后宫,魏王又意外第二次听到叶青的名字,更意外的是,自最小的女儿魏莺儿口中听到……

    一身白色仕女骑装的少女香汗淋漓,显刚骑马回来,北地民俗坦率,不比南朝拘束,女子婚后虽辛苦,婚前却很自由,不过北魏皇室出身南朝,宫廷礼仪体系完整,历代公主大多受南朝文化影响,还不至于太过开放到野合,这保证皇族公主联姻时的价值,却免不了产生钦慕南朝文化的倾向——大漠容不下太多文化土壤,北魏历代再是英烈相继,却无法在文化产出和南朝相提并论。

    此时小小公主正翻阅着一本书,上个月刚满十四岁的少女,已显出些身姿,明眸澄澈,肌肤如雪,很有黄莺一样的娇嫩,声音更好听:“《三国封神演义》,这是榜眼叶青的新作,南朝报纸上连载最火热的那部么?”

    “回禀公主殿下,是半年前所作,因非军事内容不得通过讯盘直递,通过贸易商队传到这里耗了些时间……对了,这书只有半本。”汇报的小部族长老是公主的母族分支,自是处处为小主人考虑。

    “半本”小小公主吓了一跳,果断抛下这本不看,有些遗憾,皱着眉:“岂有此理,不写完,最讨厌看到一半下面就没有了……就不能好好写完么

    长老虽通文墨,不太理解公主这样爱书者的心态,绞尽脑汁说:“呃,听闻此书连载中断已久,要不出些钱请人补完……”

    “那还有什么味道……不如,把作者抓来强迫写完?”有侍女贴心建议着

    小小公主摸了摸下巴:“这主意不错,不写就阉了这家伙做太监……”

    魏王哈哈一笑,进去:“谁敢惹我家黄莺儿不开心?不过是个有点文辞的进士罢了,父王答应你,以后大军一到,捉来给你养着专门写书就是。”

    “父王最好了”小小公主雀跃起来,蓝色的眸子笑成了弯弯月牙。

    王后闻声迎出来,有些不满:“您太纵容女儿了,岂有为一点小事于涉国政的道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