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十二章 一个人情

第七百十二章 一个人情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青知道地仙的观察力敏锐到可怕,不敢露出分毫异样,只好奇问:“可否知道是找什么样的女子,我或能出一份力。”

    大司命摇头:“此事于系很大,泄露多了会带来不确定性,增加寻获难度,非你所能打听……”

    泄露多了会不确定性,芊芊身负着什么任务,牵涉这么深?

    不过……增加寻获芊芊的不确定性?

    叶青沉思起来,刚才那个方案的许多支线,再度浮现心头。

    大司命没觉察到叶青的心思,却想起些:“对了,我的玉车和两匹银马呢

    “呃,有这事?我没怎么留意,回头让人找找看。”叶青故意很无耻说,心中已经在飞快思量着方案的风险怎么样减免,而习惯性的,在说这句话时,第一圈套就已经开始……

    “算了,就送你,算我这分身给你礼物,欠你的两个人情,自有本体去还。”大司命轻甩纱袖,身子一跃下阁楼,独自漫步在院中花树间。

    叶青抿了抿嘴,摘下门口的一盏灯笼,翻身下楼,紧跟上去。

    夜色中仅有灯笼的光辉映照两人,叶青注视身边这个少女,仙灵之气蕴在她身上,带着自然而然的疏离,眉目间又有一种书卷的文秀,比大司命的本体更多一分人气。

    “看我做什么?”

    “没事,就是问问……您此身寿已尽?”

    “对,我此番归去后,就不再下来。”少女目光并不落在叶青身上,更多是打量身周的花草树木,这居住了三百年的人间。

    叶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思索着问:“天界何景?不好么?”

    “景色虽好,但冷清了些,气象不如人间热闹,我喜欢研究,喜欢地上层出不穷的东西当然我有这天性不奇怪,本就是为这司职而诞生……有诞生,就有死亡,这是分身的宿命。”

    少女的语气中并无反感,仅仅稍有些遗憾,就算分身的生命也是一段崭新生活,现在一切就要落幕了。

    “我听龙君说您有个妹妹,叫少司命?”叶青好奇问,心中为自己此举就捏了把汗。

    大司命目光骤冷,转盯着他:“你问这个做什么?”

    她没怀疑

    叶青顶着压力,冷静而清楚判断出来大司命的心情……她只是被唐突冒犯的应激,就似上两次不小心袭胸,完全是同一个反应。

    “我在下土听说过一段玄奇的楚辞,巧合的是,分别就讲两位女神,一就叫《大司命》,其辞曰——”

    叶青声音放缓,调节着气氛回到宽松,用正统的汉韵吟咏:“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令飘风兮先驱,使淖雨兮洒尘;君回翔兮以下,逾空桑兮从女;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高飞兮安翔,乘清气兮御阴阳;吾与君兮齐,导帝之兮九冈……乘龙兮辚辚,高驰兮冲天;结桂枝兮延伫,羌愈思兮愁人;愁人兮奈何,愿若今兮无亏;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何为?”

    “…什么意思?”大司命脸色和缓了些,她的本体进入过一次下土,上次降临后留有印象,刺激搜索记忆里专门为出任务而学习储备过的汉文,却不熟悉叶青这种异域腔调,听得半懂不懂。

    “大开天宫之门,我乘着盛多的黑云,命令旋风在前开路,唤使暴雨泼洗尘路,你回旋飞翔降临,我越过空桑山跟随,广大众多的九州,寿之长短都在手中,高飞长空,乘清气驭阴阳,我与你共引导帝君驾临九冈……”

    叶青说到这里,心中一动,这里是以少司命的视角介绍,很是奇特契合此世界的一些……

    “……你乘龙车高飞而去,我编结桂枝久立,思念而忧愁,忧愁又能如何,愿如今日之无憾,人之命运有定数,又能拿离合怎么样呢?”

    直到叶青解说完这最后一句,大司命听得眉皱起,始终一语不。

    她有些异样的感觉,被这异域风情的神秘诗歌给吸引,完全忘记了叶青刚才的唐突冒犯。

    叶青看在眼中,拿捏这气氛变化,思索着说:“还有一《少司命》,这两楚辞分讲大司命在执掌九州生死,少司命在人间执掌新生成长,这就是下土神话中少司命和大司命的故事……”

    “恰在地上也有两位同名的女仙,我算亲见了大司命的美丽威严,很好奇另外一位少司命的风采。”

    “不错的文采,仅仅司职巧合罢了。”大司命神色不变,心情平静下来,明确说:“和你家龙女讲过一次了,我没有什么妹妹,别多打听少司命的事情……律政园是帝君青约信风体系的中枢,内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难道司职搭配,不是亲的,不是亲的就不讲情面么……

    叶青根据有限的信息胡乱猜测着,却也不敢再试探……最重要的是,谈起此事,仅仅是个引子,自己的目的,还深藏在后面。

    就是一阵沉默,夜色寂寂无声,仅鞋履在草丛上沙沙的响动。

    到了一处池畔,叶青注视池中两人的倒影,突然一笑,说出筹谋已久的话:“我要是邀请您入下土,如何?”

    “我回归在即,此举不合适……”

    “两个人情。”叶青晃着手指,好整以暇说。

    “就本体利益而言,确实可以答应你,但分身来说……”

    大司命沉默一下,皱眉解释着:“离元月只有半年不到,而下土阳化越来越显,与地面时间线接近起来,但我不确定你在下土需要几年……你知道我此身寿命只有半年,这一进入就再不能回归……甚至下土阴面界膜隔离,情报都无法和本体交流。”

    要的就是你回不了本体,又无法交流……叶青心中冷冷,脸上微笑:“您可以现在交流,不影响您的司职。”

    这少女怔怔,心中升起荒谬的感觉,紧盯着叶青:“现在地上,信息是可以和本体交流……但是情感、灵魂,都只会随风而逝……我此身会真正死去。

    果然……叶青精神一震,惊雨恨云她们说过地仙分身的特性,此女回归本体,并不全然死亡,成为大司命的一部分,甚至大司命三千年间就是许多这样的分身融合而成——树木分化枝芽、成长绿叶、落叶归根。

    “看来您还是害怕死亡的。”叶青紧盯着大司命分身,吐出语句:“但我记得您刚才说,就本体利益而言,确实可以答应……所以我想问问,我迫切需要为下土增加战力,不惜以此事作为一个人情抵消,您答应么?”

    “我……”这个分身少女深吸一口气,面临这种屈辱,她身子在夜风中微微颤栗,但挺直着腰杆:“答应你”

    叶青笑起来,这个方案,他赌赢了。

    到了下土,从这个即将陨落的分身身上,她和芊芊之间的关系,都将安全展现出来,而且降低芊芊以后暴露的风险,这不枉自己耗费一次地仙人情,做一次恶人……

    获取信息之际,除这个仙灵分身,不会有任何的天庭视角在场,而且她的死亡根本不用自己亲自动手……这就是一场完美的谋杀。

    可恶

    大司命眸子泛一丝郁怒,冰冷说:“我提前警告你,别打本命仙衣的主意,此宝价值不是一两个人情能抵消”

    “如您所愿。”叶青恭谨低,礼节上一丝不苟,心底清楚,自己以信息不对等、利益交换,在算计和资本上都碾压了这只分身哪怕她是地仙的分身,阳神巅峰的存在。

    “念你有偷藏我两匹银马的前科,我不会把本命仙衣带下去……免得你推说在下土找不到了,待我本体来取,你知趣点交上去……否则有你好看。”

    这少女最后仁至义尽地说了句,转身离开,根本不想再和叶青多说一句话

    “果和这大司命犯冲,就连分身也关系也恶化了……”

    叶青有些许自嘲,依旧心肠如铁,当自己道业和体制增长,天庭关注过来的目光会越来越多,要保护好芊芊,就必须必搜寻芊芊的人更清楚她身上奥秘

    否则这次的意外情况度过,以后再有人好奇要见见芊真人,又要怎么办?

    “不过,现在还是渡过一劫,先正式通合了南沧郡再说。”这时,已经过了子时,离黎明不远了。

    郡太守府

    6明早早就过来了,这太守府规制自比县衙门要壮观宏伟,一道墙高丈四,就看见独立起遮挡作用的墙壁,上是一个怪兽,这是守卫衙门的神兽,有着驱邪的作用,并且表示至此即应肃静庄重。

    沿正道而入,穿过重重墙壁,明显具有防御的功能,一旦城墙被突破,主官还可以此顽抗,以尽为朝廷守土之责,同时具有防止内部机密外泄的功能,保证官府内外有别,内部的机密不至于轻易泄漏。

    这种深不可测的重重封闭性建筑格局,造成一种威严,使得人到了衙门就感到畏惧,自觉渺小。

    6明当然不在意,徐步向二门而去,穿过石坊,就见一侧设着小厅,6明是过来人,知道这就是外人休息处,因见厅前都悬着灯,窗纸光明,想是已经有人到了,就过了去。

    6明过去,就见七个县令都来了,不言声进入,只和大家一拱手。

    “时间差不多了,大家请”沉默片刻后,一行人就继续向内,来过几次了,但是这次一进,就觉和往日感受大异。

    自大门沿甬道到大堂,每隔三步就是一个亲兵,穿着簇新的武服,钉子一样站着岗位。

    高大大堂前,铜鼎焚了香,袅袅香气散淡而开,平添了几分庄严。

    几个县令一路走,心里就慨叹,虽县和郡只差一级,但是这气派,已经显出了一方诸侯气度。

    待到大堂门,就有人上前说着:“请各位大人入内”

    先站着,就看着余下不少官员在人带领下,按着秩序进入。又瞧见上座屏风前左右都排着小椅,想必是给县令和郡丞留的座位,都有些暗自熨贴。

    此时大堂中官员越进越多,但闻呼吸和衣裳荸,脚步声,话语一概不闻

    人到齐了,门大开,堂下鼓磬瑟筝,黄钟大吕,乐声大作。

    在深沉的歌声中,叶青跨步出来,身上已经穿上了新的官服,向设在中央的上座而去,此时带着一丝笑容,到座前站住。

    “诸位”叶青收敛笑意,声音不大,却显得铿锵:“临晨,我已获得天庭授命,封南廉都督,节制全郡,这就是印信”

    话一落,一个亲兵端着银盘而上,向众人展示,众人目光就扫了上去。

    按制,藩王和皇帝之印都称玉玺,余下大体统一,一到三品是金印,正一品长三寸四分,以下依官品递减,三到五品是银印,余下均铜印。

    都督印本质是将军印,由于将军要奔驰在军队中,故是佩印,挂印在身,此印在众人眼里,是银质,卧虎纽,上有“南廉都督印”五个字

    在场或多或少都修有道法,只是一看,就知道是真,当下依次跪了下去,高喊:“下官拜见都督”

    见此,叶青才坐下,在座上瞰着大堂,前世根本没有机会,今世为争夺这个位置,多少算尽,呕心沥血,岂是容易

    但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才是男人的浪漫,叶青示意免礼,含笑对县令们说着:“各位县令请座”

    待八个县令坐下,叶青又说:“请吕先生上坐。”

    众人四顾间,就看见一个中年人,带着哽咽,高声说着:“臣谢主公大恩

    接着越过前面跪着的人,在最后的位置坐下,顿时觉得心血沸腾,几个县令是朝廷的官,现在自己虽列在最后,却可以同坐,这自是一等一的荣耀。

    叶青早有定计,侃侃而言,讲得平静:“我已经以都督府的名义,向朝廷上折,请求委平寿县的县令6明,为郡丞。”

    “空出的三个县令,目前申请了权县令,名额都已出。”

    当下说了三个名字,其中就有着叶子凡,叶子凡这时面目苍老,有这个机会,虽早就知道,还是起身感激向叶青行礼。

    叶青接下来,就是当着众人的面,一一任命都督府的差职。

    吕尚静继续担任都督府主薄,居文官之。

    参赞纪才竹。

    少府李怀绩。

    术师团分成左右二团,左团长是曹白静,右团长是芊芊。

    押衙亲兵虞侯是周铃,率领甲士巡查,叶青的警戒巡查安全都由虞候负责

    周风、张方彪、洪舟、江鹏四人都是指挥使,兵权都增到15oo人,而樊容虽勇猛,建立大功,时日尚浅,只担任营正,掌5o

    以上总计5ouu人,又一一赐予核心家族的家君,或者其代表营正,掌5o累计正规军达到1万1千人

    喊到名字,个个大声应诺,不少家君都是目不邪视,面露欢喜之色,叶青一眼瞧见他们顶上丝丝气运转变,不禁掠过一丝笑容,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欢喜

    理论上5o对各家家君增加的兵力不多,还要自己出私兵,但是这是正规的体制,从此,这十几个核心家君,就获得了官身

    官身何其难也,这一切的投资,都有了回报,众人见得就封完毕,就一齐跪下,说着:“臣拜见都督”

    只见众人一行礼,所有气运汇集整合了。

    叶家、都督府、南沧郡的都合流了,其溪流红色,还带着点白,青蛟这时出喜悦的鸣叫,盘旋在气运溪流上,却不被人看见,现在它已经有了龙气禁法的初步效果了。

    “终于成了真正的诸侯了”

    “只需修治一段时间,就可真正变成赤流。”

    叶青受礼毕,示意他们起身,微笑说:“县令要赶快回去,县城受到残破的,要立刻修缮,有流民失了家园,可以以工代酬,一些仓库粮已屯得霉了,正好施粥下去。”

    “郡内不少家族破灭,许多田地荒芜,现在拨乱反正,必须进行授田,而使流民有田耕,有地种,这是第一等的要事。”

    说着,瞥一眼下面的一些家君,平静继续说:“田地授给流民,这是国法,这个事重大,你们都清楚,不要存了幸心,更不要觉得法不加众”

    说到这里,叶青吐了一口气,目光凝视着全场,说不清怒喜,许久,才淡淡说了一句:“不要觉得我过河拆桥,你们须扪心自问,是不是已经获得许多,拿应该拿的份,才能长久。”

    “不要忘记,我们这个世界,终是道法显圣的世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