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十四章 大剑修

第七百十四章 大剑修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等等”血狼军百夫长见着千人队就要撤退,收起了幸灾乐祸,喊住这支颓丧的军队。

    千夫长时庆闻声皱眉:“你又有什么事?”

    “慕容将军建议你率部向西前往烟洲郡,与我部二万人汇合继续参与应州下土战事——只要在应州内任何郡县,具备练气层都能受地方封土感召进入应州的下土世界,此建议已得你们姬北晴将军赞同……你要是怕了叶青,可以离开应州去支援别州,此事允许你自决。”

    “二万人……你们全军都过来了?”时庆怔了下,明白过来,刚才被天威骇到的颓丧瞬时消去,眼睛里露出一丝兴奋。

    “好家伙,佯攻升级成了强攻,王上要对应州动手了么?”

    “这样的话,我自然要参与此役,没有我们在,你们血狼军这帮小崽子,能于掉叶青?”

    血狼军百夫长听了撇嘴:“别瞎扯,与其担心下土的问题,不如担心能否进去的问题,我是半道赶过来了,慕容将军主力多半已到了烟洲郡,三天后的晚上就是下土应召时间,我们得在第三天傍晚前,就赶到烟洲郡……”

    “这不惜马力就可以了,我担心的问题是,你们只有五年之寿,此去怕是……”时庆口气放缓了些,终是同属魏王嫡系的袍泽,感觉有些难以措辞。

    “准确来说是四年半,只是我身为大魏勇士,本就应该马革裹尸,为国牺牲”血狼军百夫长仰天大笑:“岂能老死在了帐床之上?”

    “而且枉你是个宫卫军的勇士,岂不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用我们慕容将军的话说,既地面上杀不了叶青,就去下土,此亦是王上的战略安排”

    “有一点,叶青此人于我大魏来说不过蝼蚁,却很够聪明,这天庭休战令一布,应州下土反是我们血狼军意义所在。”

    “原本南北漠的四处下土都基本归服王化,我们血狼军没有用武之地,但这应州下土,就是我们奔驰的沙场”

    时庆听了点头:“确实,下土没有天庭休战令,只要保持对邪魔作战底线,胜者能夺取整个应州下土,最低限度都可击杀叶青……这就是此行目标,余下事情由你们随意。”

    “注定有去无回,但在里面也是能快活一世,当要肆意妄为了”百夫长眼睛里闪着红光:“我们可以夺舍起下土草原人,虽本体是寄托在天道界膜中,暂时处于保护状态。”

    “但寿命五年不到,十年二十年战事连绵一晃而过,一回归撤开保护就是个死字,在下土多活一日都是赚着”

    “哈哈,说的好……人生百年纵横,以神州草场,以南人羔羊,屠尽彼之英雄,享尽彼之妻女,不亦快哉”

    每个魏人骨髓里都藏着征服的渴望,这样迎着秋风,在异国的土地大声喧嚷,众人只觉心中快意,两支队伍飞快脱离了班安县,直接穿过青林县,径向烟洲郡而去。

    胡骑已远,只有些喧嚣余音零落在清晨寒风中。

    而在他们背后三花镇上,差不多已一片狼藉,镇民相互搀扶,收拾着破碎的家园,片刻,有一个五色讯焰冲天而起,以后南方天际,又有第二道五色讯焰

    郡城·日照当空

    郡府气氛火热,不仅仅换了一块都督府的新牌匾,还有大批将士在长街上列阵而过,步伐算不上整齐,难得都是身带杀气。

    叶青带着官员立在郡府前,与列席的家君一起,检阅即将要带入下土的军队——女娲仙宝空间既能偷渡上来,自能偷渡下去,但必须得到女娲允许,这涉及到偷渡的成功率,在成功前自是不对家君明说此事。

    “说起来,封土体系受暗面天道限制,只能带入道兵和术师,有点不上不下,既浪费巨大的凡兵基数,又浪费了高端真人战力,真正十分可惜……”

    叶青这时观看着下面军队,心中一动,随口和身侧的中年剑道真人说着话:“您是铃铃亲族长辈,我就随她叫你一声云叔……”

    “不敢,南廉都督名列天籍,身晋青谨,权掌一郡,这话折杀在下了。”这人一身麻布长袍,和周风周铃相似的瘦削脸孔,气质锋锐,语气带着尊敬。

    叶青观察入微,注意到此人一双眼睛警惕着周围,又对着甲兵带着一丝震撼。

    分散可以被剑道真人个个击破,布下大阵的话,单是这些甲兵,杀剑道真人就不算难事。

    只见此人掐诀布了法阵,才出口说:“都督唤我名字就可,在下谦行云。

    “谦行云……您不姓周?这么说来,铃铃真姓也是谦姓?周风也是叫谦风?”叶青皱起眉,很不喜欢对方这种神神秘秘作风,神识已在川林空间中查看起来:“这个姓可是少见的很……我能问问,为何将他们兄妹隐姓挂在周神捕姓下?”

    谦行云神色如常:“对,这是吾族真姓,在中原不多见,兄长十年前留侄儿侄女此地,却因要逃避仇家。”

    仇家?

    叶青目光扫过他手掌上厚茧,分明练剑年资很久,分辨他身上锋锐实质的圆满剑种气息,心中不由冷笑……

    圆满的大剑修,一剑挥出力量上几不逊色我的诸侯之剑,就算十年前起码已晋入剑道,剑种破万法,还逃避仇家?

    什么仇家这么强?

    “我记得谦这个姓,名人不多,历史上仅有一朝”川林笔记当年获得的整个大蔡朝的记录,种种隐秘古老信息一搜索就得,这让叶青暗里一惊,外表却不动声色。

    “你们是谦朝帝脉的后裔。”

    这语气平淡,但听到耳朵里,谦行云猛是一惊,隔了这样久,却被一语道破,这叶青顿时高深莫测起来。

    但此人性格刚毅,只在眸子有少许波澜,还是平静说:“六位先祖逆行获罪于天,不仅仅帝格,连天籍都已被削去,此举承担所有罪责,再没有大谦帝脉,余下仅仅是求得生存的后辈庶民。”

    叶青盯着这个剑修锐利的眼睛,对视良久,一笑收回了目光,望着外面晴天,深深吐了一口气:“或许吧,远古事到现在没有多少意义,每朝一姓,每帝一元,这改姓的事都有三千,何况改元……”

    谦行云心一沉,叶青随便说这话,其实就是顺着他的话说,大谦已经事过境迁了,果然下面,叶青又说着:“凡朝自有兴衰,任凭滔天辉煌,只要没有凡,终是渐渐衰退……否则置天意何地?”

    谦行云闻言沉默,不过不得不承认叶青的说法,谦氏一脉确实衰弱的很,比寻常跨州门阀强不了多少。

    叶青收回目光,进一步说:“但看得出来你们还有些根基,这在失势帝王脉族中很常见,天下经历过两千朝,不是哪家都有幸能遗留藩国祭祀……现下透露真姓给我,你们是看好我,想要投资么?”

    “感情就别说了,别以为我不清楚你们这种帝脉作风。”

    “让我猜猜,你兄长的子女应是很多,说不定几十都有,散布在九州各地,能亲自养个三四年就算不错了,当真有多深感情?”

    “给予一点资源培养,寄到别人家的门下改姓,这既保证血脉延续,又择优而等待时机……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是么?”

    谦行云颊上肌肉不易察觉地跳了一下,这种帝脉家的手段,这叶青怎么懂

    这就不是普通进士能接触到的知识了,真的他上面有人?

    “没有几十个,仅有十七个,真正成长起来不过三四个,本家资源并不多,余者都是庸碌。”

    谦行云回应了叶青的话,点说:“榜眼公自是博学,瞒不过您,但风儿和铃儿终归是我谦家血脉……”

    “别急,这事,你得问问当事人愿意不愿意。”叶青平淡说,招一招手,铃铃见着,知机拉着哥哥一起过来。

    谦行云上下打量这两个许久不见的侄儿侄女,脸色带着少许笑容和期待,这一双儿女本来并不在核心名单内,能都成长到剑道真人不容易呐

    “见过……云叔。”这时两人行了礼,就听叶青完整转述了之前对话,又听着问:“你们自己选择,愿意改姓归宗,还是不愿?”

    潜台词就是愿不愿跟着云叔离开应州,兄妹俩相视一眼,都是摇头。

    谦行云脸色一黑,书信中虽已感觉此行不能如愿,此时当面被否定,还是挂不住脸:“当真不考虑下?”

    平素不擅言辞的少女剑修,此刻最先开口:“身受义父恩养,此生不改姓,又受主公培养,此身不擅离。”

    不愧是我的小童养媳……叶青笑的很愉快,这番说辞完全是自己教给她的,铃铃是军中仅次江晨的战力不用说,周风即将开辟灵池,傻瓜才把两个真人放手,别说只来个族叔,就是铃铃老爹亲来,也休想带走人。

    “都督不放人,也可。”谦行云目光一闪,明白了他们的决心,也明白关键还在叶青这里,而且此行总不能毫无斩获:“我会回禀让兄长再选传承,但血浓于水,两家之后还是该有些往来……”

    叶青笑容益盛,知道这才是对方目的,手指虚点一下:“帝脉对地方投资,以求借势获得资源,这算是一种共赢,但现在我展不错,是你们有求于我,而不是我有求于你们。”

    “都督请说条件。”谦行云对此早有预料,若非出于对这应侯最有力候选人的重视,自己堂堂大剑修岂会跑来这里亲自交涉?

    真正有历史底蕴的帝脉,越不敢小看掌握州郡的实力派,并且深深羡慕对方可调用的资源,思忖起自己权限内有哪些对方需要的资源可以交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