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先民之女(上)

第七百二十九章 先民之女(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门之隔,殿内有着龙龟鼎炉,此刻丝丝燃香缭绕,但又不觉得迷雾,只觉得柔和的光洒了下来。

    满殿神光中,叶青立在坛阶下,一身大汉龙纹冕服,透过垂帘仰而望,女娲玉像立在圣坛上,雕成先秦圣王冕服,蒙着面纱垂目下视。

    隔着袅袅的燃烟,两道目光在虚空中交触,都是认真。

    “……或是合作加深,有些事情终到了摊牌的时刻?但总觉得这个女娲有点不对味……”

    叶青思索着,出于对女娲一向认识,以她素来性子,不会出尔反尔,明明都放过了,又还来质疑。

    但现在没有办法,只能先应付着。

    这种早已熟稔话题,叶青并没有问题,而一点点深究对方问题的本意,当下缓缓的说:“说起来,我算不缺与地仙合作经验,龙君是对我私人投资,兼有两个女儿的联姻。”

    “大司命是私欠了我人情,兼是为了本脉培养种子说实话,它们都不太关心我的个人私事。”

    “但我所料未差,娲皇您本来也不关心我的私事,否则下来时,就不会纵容我蒙过去,现在却……”

    叶青皱起眉,身穿冕服,把玩着手中折扇,越显得倜傥端庄,沉吟良久,说:“你我盟约已足够牢固,您还在担心什么呢?”

    女娲的玉像冰冷不动,空气中,只有一个女声不置可否说着:“以前是以前,但现值多事之秋,你又是天命所归的皇帝,何来小事?”

    帝阙九重无小事……果是什么都一起水涨船高。

    叶青点头表示理解,刚要说话,一道灵光闪过心中,顿时收了折扇,神情变得异常庄重,仰面静静看着神像,问着:“冀州那面,出事了?”

    “轰——”

    玉像似雪一样融化,五彩霞光闪过,一身古老冕服少女在供奉祭品的几案后出现,带着质朴纯粹的气息。

    她望了一眼叶青,平静说着:“巨鹿方圆百里,脱离了暗面天道的掌控,本体和通天圣人已去冀州查看,事情还不是很清晰,就我所知仅仅是天道本源的一丝警讯,我毕竟只是个祭祀分身,你追问我也是无用。”

    叶青“哦”了一声,虽还挂念外域而来的变故,就当前这事却心下大定,挥展袍袖:“祭祀分身…这样说,原来刚才的问题,你是私自问我?”

    女娲分身敛目不语,算是默认了对方的判断。

    她没有本尊的补天之能,而是母系氏族时期娲皇和先民永约的神格分身,自早期部落联盟到商、周、秦、汉,享族祭万年,司职是福佑社稷、照顾族裔,按圣约不能对族裔说谎,也不能伤害……哪怕面前这个皇帝的来历很可疑。

    “我说放关时给那样多封口费,娲皇大人提都没有提旧事,这意味已经非常明显,现在怎突然改口……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叶青不禁一怔,抚掌想着,踱步在这女娲分身面前,隔着供桌俯身打量她隐隐修长的双腿,目光里的兴味更浓。

    “天地之间,位格森严,你私自探询真龙,不怕被本体问责?”

    “不过看起来,你这个分身权限很高,以上古贤王的形态具现,想必有些来由,又叫什么名号?”

    俨然一副不满意服务,要向她顶头上司投诉的样子。

    不得不说,以皇帝之尊使用这招的威胁力很大。

    “名号帝女……算是娲皇别名,我只按与族裔的圣约行事,所行绝非相害,这点别有担心……”

    帝女认真解释着,把一方古朴的神镜展现给叶青看:“你看……”

    叶青看去,只见这镜三寸左右,镜面本身是金色,其质非金非玉,背有古篆,却出淡淡五色光华。

    身穿冕服的天子映照在镜子上,呈出了金色,却又有两道光芒在镜面显现、纠缠、融合,身体隐隐呈现重叠人影,眸子就已分外不同,呈现奇异的重瞳现象,一丝青,浓郁青紫。

    “你的重瞳……”

    她的目光凝住,声音低了下去:“理论上,虽你已贵是皇帝,但汉裔魂光应该只有刘备一道……”

    叶青皱眉盯着镜子上重影看了会,突反应过来,自己早就调动了川林空间收敛所有地球时痕迹,却不改镜像上的两道金光重影。

    “这不可能”

    一想到这个,叶青就失声喊出来,曾在郡西之战扛过天仙的天眼关注,连女娲本尊也糊弄过去,却栽在这小小神格分身手上……这是多荒谬的事情

    问题出在哪里?

    让叶青一瞬的难以置信后,目光落在这面古镜,面显惊怒,劈手夺向这个古镜:“你这是什么探测?”

    “哎”

    帝女惊的疾退半步,她反应快,实力不逊色叶青,小心收起本命神镜,认真说:“这是圣约共鸣,你身上还有一道圣约痕迹,虽这不可思议,但你必定也是……”

    “住口”叶青面孔阴沉,呵斥着,止住她下面的话。

    此时,雍容平和一扫而去,露出了里面的强横与杀伐之气,这变色之间,帝女不由倒退一步,怔住了,却又完全不理解叶青的表现……

    作为汉裔,这很丢脸么?

    神殿里,一时间寂寂无声,叶青踱了几步静思,心中一片迷惘,继而升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良久,才抬起,黑得深不见测的瞳仁闪着幽光,说:“帝女是吧?这个事……除了娲皇本尊,你不要和别人说。”

    “就算你是帝女,也当知道,生死事大,当敬天畏命小心惴惴,才可安保无虞。”过了一会,叶青终于开口说着,他弹了弹手指,目光杀意一闪就敛,又沉重吐了口气。

    “蝉儿被我收服,失去了盟约的联系纽带,娲皇对我地上人的身份很是不安啊……现在看来,或是你家本尊,同样感应到些,所以才由你来试探我,是这样么?”

    “我真不是要害你……”

    帝女皱眉,对叶青的反应很是不高兴,但既确定是族裔,她还是说着:“本尊未就此事知会过我。”

    “但我肯定娲皇有过这想法,否则不会在娲皇庙和我联系,她是本界圣人,圣人的算计是你这神职分身能脱出?”

    叶青言辞犀利,直说得帝女哑口无言,又把话风一转。

    “确保盟约可以,但要利用这点制肘我,想都不要想,本域地理广大,百万历史又不知埋藏多少隐秘,崛起的诸般天才里,谁没有点特殊际遇?”

    “我叶青也不例外,只不过巧合的是与这里有些关联……”叶青在殿内踱着步,平定了气息,把自己的处境分析。

    “其实这很好解释,我是作者,自以我血为源,而且我夫人自大司命那里新得一些信息,青脉正被四脉孤立,最缺王朝资源之际,在我这种有理由的申述下,绝不会舍弃最优秀的一个种子……”

    “而这泄露既增加了我的风险,增加了下土晋升的风险,更损害娲皇与我联盟的稳定,给她冲击地仙平添变数,所以她本尊绝不会泄露此事,这就是生存的事实。”

    “无论人道,还是仙道,群体性最需要的是利益,最不需要的就是所谓真相……你懂我的意思?”

    叶青逼视着帝女,要她回答。

    面对这样的叶青,帝女沉默许久,才算理解,点:“我答应你,不泄露此内情,只是,你……何以变得如此模样?”

    叶青一怔,摇头说:“自是为了生存,凡人生存的艰难,是你这圣约分身不会懂。”

    “你……会因为暴露身份,而遭遇危险?”

    帝女皱眉听着,没有抗辩,实际圣约的神职分身,在这个世界里,受到着国家祭祀,能自族运和国祭中,就维持着生存,甚至还能随着民族和国家展,确实不比一般神灵要担忧陨落风险。

    因此,她的神性才这样凝粹简洁,所以才能保有人身时与先民永约的心气,纯真和当年一样。

    但这时面对叶青的冷峻,这个少女恍然觉,当自己还在守护着约定,族人却越走越远……远到已有一个族人脱离了自己的视线。

    甚至再重逢时,都不能相互理解,不能相认,她心中就有一种悲怆。

    真有不变的永约么?

    恍惚觉,所谓永约终依附在华夏族运的寿限上,当整个华夏世界面临灾难时,就真的脆弱不堪……

    这一身古老冕服的少女,沉默一会后,终聪明地说出了对方想听的话:“之前的事情,可能是我判断错了……但你放心,既答应了你,无论怎么我都不会将此事泄露给别人。”

    这于她来说,话有些违心,不过终归就是誓言,只是不自在仰,避开了叶青视线。

    见她这样说,叶青就基本上放下心来,又见她这种十分傲娇,其实不会掩饰情绪的难过样子……

    叶青看的又有些无语,心中更匪夷所思。

    “这货真是娲皇当年样子?这样单纯,是怎么统治先民……难道只是当年大家都很淳朴,所以就推举一个力量强又心地好的小姑娘做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