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五十二章 船票(下)

第七百五十二章 船票(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嘶”金色舰门闭合上,严丝合缝,再不见外界。

    “这是……”甄宓似明白过来,声音很低:“不再出去了么?”

    “对,实验已完成,接下来随时都有可能脱离回归。”玲珑真人解说着,她对小女徒儿的留恋反应有些不悦,此时门口附近人流复杂不好教训丨

    里面似有一片天地,阳光照耀下来,不仅有灵田,山水明秀而迥异于汉土,更有一层若有若无仙灵之气。

    直到人流各自散开,师徒两人进入分配的单独房间内,玲珑真人紧张探查一遍环境,才松一口气,教训丨说:“别怨为师,这是你的资质福运,九香门曾是一个小世界出身,被本域征服,这百年来还不得附身于黑莲宗,融入其中?

    甄宓微微诧异,抬盯着她,迟疑问出:“若是,输了呢?”

    “这不可能,本域战无不胜,攻无不取…”玲珑真人说着滞声,算明白过来,瞪了这徒儿一眼:“别想那么多,上次应武帝突袭只是意外,你以为他还敢再来?”

    甄宓沉默低头。

    “实话和你说,这下土阳化在即,一切都会摧毁重改,沧海桑田……就算你以后在本域修炼有成,再来这里也是一片陌生……”

    “师父回去过?”

    “几十年前回去过……”玲珑真人目光有些阴郁,良久一叹,说:“看那一片废墟,还真不如不回去,至少记忆里保留个美好印象……”

    这样对话中,渐渐引起共鸣,难言的气氛点滴凝聚,这中年道姑一叹,手抚小姑娘,叹息说:“为师是过来人,知道你现在的感觉,但是没用……别胡思乱想了,以后慢慢习惯就好。”

    一阵霞光在舰体表面镀上,逐渐变淡,连着星君舰一起隐入下土的界膜。

    只余一座残雪空城,还有外域核心在地下搏动。

    这时,界膜的黑暗虚空中,零落散布着一些黯淡无光暗面碎片,三四点青莹莹星光游弋而过,有一点星光突折向这边,落在整体金红色的庞大界膜上,宛客星冲月。

    界膜一面藏匿的星君舰里,易道人骤睁开眼睛,立起身察看控制室的主屏幕。

    两个真仙和张角都一怔,不由问:“是敌情?”

    易道人不言语,只在屏幕上一点。

    星君舰外面一阵细微波动过后,屏幕上这枚星光迅放大,显出青衣少女身影,容貌清丽绝俗,手捏着一根桑条探入界膜,片刻后又脱离开去。

    “又是那个青脉的女地仙,她怎总来这面?”张角皱眉望着那点星光远离,一个模糊感觉在脑海里滑过,却不得其解,这是失去仙格推演能力大幅下降的表现。

    易道人也有些不放心,遂借助掌控冀州一地便利,掐指推算半个时辰:“是在日常维护洛阳的仙桃。”

    “确实,这个试验田很受天庭看重……”张角松了口气,心中期望着尽早脱离,回归本域仙格,下次再来轻松就能报复。

    草原,入夜。

    河套北方的大草原上,这个时节已刮起了白毛风,寒冷能渗透到人的骨子里,冬将军战胜一切人类名将,所有部落冲突的军事行动都蛰伏下来。

    阴山下有山脉阻挡着寒风,雪已是三尺厚,风却还不寒到冻骨,这片是春秋两季的优质草原,又紧邻汉人的河套耕地,冬日里能换取些物资,这样优秀的地带一向是归化汉朝的南匈奴占据。

    奚赤就是南匈奴里的一个中等部落头领,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最近的心情不太好,连在宠爱的太守之女身上驰骋过,都无法畅快起来。

    而女人今晚畏缩惊惧的模样,更惹得奚赤一阵厌烦:“滚”

    帐内随之安静,只有空荡荡的一副地图,地图上有些粗糙,明显是河套附近的地形,一望就让人联想到肥沃、富裕、金钱。

    奚赤目光里野心与恐惧交替不息,在帐中徘徊不定,烛火将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着,明暗不定。

    中原于旱、战乱十几年,九原边关汉朝士卒不出军饷都散掉不少,而能打的飞将军吕布被调到了南方,奚赤部乘机南寇,从开始一两次小股试探,到后来的大股进攻,虽说被当地太守击退过几次,总体上收获子女银帛可观,这稳固了他在狼群中的位置。

    尤其是乘太守更迭时,半途假扮马匪袭杀卸任的九原太守,让奚赤至今想来犹自畅快——那古板的老头压了自己十几年,自己忍气吞声了十几年,终于一朝报复,杀此强敌,占其妻女,掳掠人口,让奚赤部在南匈奴里的实力和地位都一下跃涨不少。

    当时洛阳中枢混乱争权,根本没人理会一个边境太守的失踪,但南匈奴单于还是震恐,派亲信跑来呵斥处罚奚赤部,私下里却允诺将小女儿许配——只要奚赤手段谨慎些,别惹来报复。

    “那可是敕勒川的鲜花……”奚赤曾亲见过小公主,一下子就心动了。

    部落长老警告当心汉人的中央军队,奚赤不以为意:“我听来往的商人说过,汉人自己在洛阳都打起来了,哪里顾得上这些。”

    他很年轻,不像这些老人们那么胆小,又很聪明,很清楚南匈奴里面对汉朝态度分成两派,一个是卑躬屈膝,一个是试图雪恨。

    就连南匈奴单于明面上对朝廷使者像孙子侍奉爷爷一样,那是需要借助汉朝的影响力来维护自身统治,实际内部也在这两股派系间摇晃不定,时不时看情况扶植一派,打压一派。

    但总的来说,人心不服,自北匈奴灭国,王庭和礼器都失踪在大漠西方,而南匈奴归化汉朝以来,已百多年了,族人被压制太久太久。

    “曾整个草原都是我们匈奴,现在为了这小片草场,还要相互打破头,又对着汉人的这点小恩惠感恩戴德?”

    赤溪对着空气冷笑一声,和他一样,各家领们对南面那个庞然巨物既恐惧又憎恨,这种感觉和毒蛇一样撕咬着人心,直到死亡都不能消除,而当汉朝出现内乱衰落时,奚赤就知道机会来了,他想起先祖的荣光,他要当本族的英雄。

    “来人,让慕容氏的那个使者过来,并召集长老议事”

    沉思良久,他终于命令,因最近商队带来的消息十分不妙——汉朝今年又统一了,新皇帝是名震北地的刘家子,压得草原部落抬不起头来的吕布都死在这人剑下,而三万中央军在秋季又已北上……或意在草原。

    “鲜卑人?”赶来的长老奇怪看一眼帐中陌生人,认出是东面邻居,暗自猜测来意。

    随即族长介绍了南面的动静,这些情况很快在中激起轩然大波。

    “不会是来报复我们吧?”最年长老人恐惧的说着,老人经历过汉朝最强大的时期,只遣一将和数万兵就能北逐匈奴,勒石燕然。

    又有长老埋怨:“我早就劝说族长,别惹汉朝,现在怎么收拾?”

    慕容氏的使者是个精悍的武士,眸子灵动的很,暗含一丝嘲弄……这些怯懦土著。

    赤溪不是个苛刻的统治者,却感觉自己族长的威信受到挑战,当着外人的面更觉丢脸,怒喝一声:“怕什么”

    帐中一时肃然,众长老无论是否心服,都低下头去。

    赤溪放缓口气说:“最近并州不闻调兵,说明根本没往我们这面过来……而且事情都做过了,你们哪家没有分润抢来的财物和汉女,夜里玩得快活了,白天还指望着没事?”

    众长老沉默无以应,相互交流了下眼神,最后齐看向他:“那族长的意思是?”

    赤溪手指敲打着刀柄,终于说出了用意:“我听说草原上,鲜卑慕容氏提议要召开各族大会……”

    话音一出,全场哗然,刚才质疑长老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各族大会……有人想做整个草原的大单于?”

    “鲜卑人哪里来的胆子”

    “狂妄,我们匈奴人都没说话呢,就算向汉朝输诚,哪里轮到这些旧奴爬到头上来”

    “别说汉朝不会答应,我们都不会答应”

    “战争杀掉鲜卑人”

    赤溪听的甚有同感,目光一闪,瞥了眼鲜卑氏使者,没有现任何动容的表情,就不由心下一凛。

    “此人身手不凡,又有胆识,这样的人才只是做个使者…难道鲜卑氏已如此人才辈出?”

    南匈奴最了解草原上的情形和变化。

    地域上整个草原广袤万里,自东北密林到西域,散布着大大小小的胡人部族,却并非都是匈奴人,而是乌桓、鲜卑、匈奴、羯、氐、羌各个不同的种族部落分支,自东往西分布而成。

    往西一点的那些部族甚至有金碧眼的人种,听说穿过寒冷冰原有一片温暖草原,但谁也没真的见过。

    势力上单于就是领的意思,每个种族各有各的领,只是以前名义上都服从匈奴大单于,对于赤溪的理解能力来说,这就是小狼群和大狼群……一个大草原,可以有许多小的头狼,但只能有一个狼王

    要是在叶青来看,这就是一种原始部落酋长民主制,和后来西欧摧毁罗马帝国的蛮族是同类体制,整个东欧就是草原,西欧也延续如此,就法兰西最擅长农耕,自建了文官体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