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七百八十六章 血色黎明(下)

第七百八十六章 血色黎明(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直道

    整个直道数十里处,满是血河,以及陈横交错的尸身,战斗到最后一刻。

    “杀”一个千夫长,血红着眼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将任何敢于阻挡他的人砍倒,战阵上,简单凶狠的砍杀更实在。

    这千夫长崛起,一路不知道砍杀了多少人,男人女人,胡人汉人,虽无正规师承,实刀法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杀汉人”他呐喊着。

    千夫长小时,就是右贤王的族人,也是家养子,成年后,由于勇猛,一路提拔到亲兵,亲兵队长,百夫长,千夫长。

    对他来说,高高在上南匈奴单于都是虚无,只有从小给他吃饱穿好,教授武艺,又带着他四处征战和抢掠右贤王,才是最真实的主人。

    有一天,郁郁寡欢的右贤王告诉他们,我们的生活结束了,汉人天子要夺去我们仅有的一切,我们必须逃亡

    但是路上,汉人天子出现了,拦截在眼前。

    “杀”这千夫长呐喊着,只要杀得汉人天子,什么都值了,这时跟随他的亲兵已经寥寥无几,但眼前的确靠近着汉人天子了。

    尸体密密麻麻堆成斜坡,他已可以看见土台上汉人天子的影子。

    “杀”越是靠近,越是惨烈,不断有着血肉模糊的熟悉面孔倒下,这千夫长已麻木了,只有杀上去。

    “万岁,万岁,万万岁”汉兵突士气大振海水一半分成两半,这汉人天子踏步上前,突开口说话,只见着全身钢铁甲胄的亲兵,应声出了声音:“叶火雷”

    “轰轰轰”

    密集的火光爆炸开去,这千夫长还没有来得及想法,身体就四分五裂,意识就沉入了黑暗中。

    “嘿嘿,是匈奴,或者说胡人最后的反攻么?”北地已经入冬,叶青这时穿着厚厚大氅,看着黎明的光,冷笑一声,南匈奴降汉很久,绕路走秦直道,叶青的度更快,在河套出口拦截住,才有此大战。

    当下不管继续的战斗,只是摆手吩咐:“卿继续汇报军情。”

    这汇报术师是土著人,皇帝在秦直道上拦截住了南匈奴右贤王部,南匈奴右贤王部决死进攻,战斗爆。

    黄昏一直战斗到黑夜,现在又接近着黎明,黎明之光下,可见尸体密密麻麻铺陈在直到附近,煞是触目心惊,有几次甚至逼近着天子所在。

    但是战到现在,明眼人都能明白,这右贤王部完了,当下这术师平静了下心情,继续说着。

    “陛下,根据道法军情报告,所谓大单于率七万兵逃回鲜卑山,撞上赵云将军四万骑,大败,贼军退入鲜卑山,要举族迁移,效仿北匈奴传说向西方草原遁去。”

    “赵将军追击途中,被西方圣人阻住,据说盘坐在一颗突然长大的大树下,显出数丈金身,寂灭清静,使得全军喧哗。”

    “赵将军大怒,拔刀要斩,却靠近不了,女娲出面指责,两位圣人决裂。

    “赵将军得以出击,再次击溃鲜卑部,但是受到这耽搁,其残部损失大半,继续突围。”

    “赵将军谨记陛下的旨意,没有继续冒险追击,目前在继续清扫草原,吞并部落的妇孺,就近迁移到靠南面草原上。”

    叶青听了这话,只是轻慢一笑。

    有着帝女通风报信,他得到的消息比这还多,对这圣人内杠,通天表示支持,太上不出声,原始和着稀泥。

    “传朕旨意,那些不服从大局,叫嚣仁义的儒家古文学派,都过去教化……教牧民以圣贤之仁,他们不是这个宗旨么?”

    “现在朕给他们机会。”叶青此举,并不是压儒,更不是传道、墨、法等各家,只是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用德教,用周政乎?

    当然叶青对制度已登堂入室,根本不是这些古家能局限,所以更加从容,也更加不在乎。

    自有道,何需求得别道。

    这道不是口上嘴炮,而是真正对政治和制度的深入理解,所以自在。

    说完这些,突一声呐喊:“匈奴降了,匈奴降了。”

    众人望了过去,只见一根大纛轰的倒了下去,南匈奴最后一股龙气,也随之崩溃,见此,各人各有心思。

    片刻,一群匈奴贵人在甲兵监督下,云集而来,这些贵人充满着不安气氛,紧张的满头汗水。

    “左贤王要算个人才了。”叶青望着缓缓到来的人群,说着:“听闻他当日反对匈奴降鲜卑,这是一。”

    “见着五胡大败,又果断想出河套,求得生路,这是二。”

    “见着拦截,又果断决死冲锋,这是三”

    说到这里,叶青已敛了笑容,叹息一声,目光幽幽说着:“只是我之英雄,彼之敌寇,换之也一样,就容不得了。”

    说到这里,叶青闭上眼,陷入了深思,许久瞿然开目:“传朕旨意,侍卫亲军,准备灭族。”

    “是”术师听着,吓出一身汗,应着。

    “西方圣人反应十分怪异……虽是拦截,基本还是坐视慕容正的败亡,这只老狐狸又在算计什么,还是说,所谓的因果,不得不拦?”叶青不再理会这事,只是暗想着。

    看此前对方都不出手,恐怕也放弃了扶持慕容正做华夏之主的打算,但谁都会维护自己的利益……不知它的红线是哪里?

    正沉思着,只听几声异响,一人已经跪在自己前面。

    “你是南匈奴右贤王?”

    “是是是,小王无状冒犯天威,恳请陛下宽恕”下面一人伏。

    叶青注视他一会,看上去是个英武青年,想必是南匈奴的英雄了,此时此景,有些感触地叹息:“右贤王,知道这里是何处么?”

    “这里……”右贤王目光闪一阵,本能要隐瞒,但又解释不了自己跑这面来,只能咬牙说:“秦直道。”

    “你们果很了解,不愧是近千年的邻居。”

    五胡乱华是一个渐进过程,在别的胡族还没敢动弹时,南匈奴因放家门口驯丨养,对汉朝情况了解最深,其实没等晋朝,在东汉末年时,南匈奴就已几度深入中原为寇,有时还当诸侯的雇佣兵,来加汉人的内耗。

    蔡文姬就是在战乱中为南匈奴所俘,流落到草原上做了南匈奴右贤王的阏氏,她离开时走的就是秦直道,其间十二年给右贤王生下二子,直到曹操统一北方后问匈奴索要文姬,匈奴畏惧不得不放归,才有文姬归汉,留曲《胡笳十八拍》,通过文学留下了民族的伤痛记忆。

    往事使人唏嘘,至少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改变了,而且要杜绝此类农夫与蛇的故事再度生。

    “杀了他。”

    叶青这样说,神色平静,就说杀一条狗。

    “不,陛下,不要杀我”这个右贤王在汉卒挟制下脸色惨白,拖出去几步,见着无法幸免,又激烈挣扎起来:“你这狗皇帝我们只是要生存下去,这有什么错……”

    “噗”头颅飞了起来,血撒在秦直道上。

    “右贤王部,男丁全部屠尽。”

    “是”

    血光连绵,各种怒吼反抗,如困兽犹斗,但是对叶青来说,都已没有半点波动了,只是在山岗上,坐在墩子上静静看着。

    在深邃微白天空中,还散布着几颗星星,四处笼罩在黎明中,贾诩行礼,欠着身子坐在木镦上,抬头看了看远处,这时霞光渐渐显出了紫蓝青绿诸色,片刻,就着下面屠杀,贾诩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这鲜红如此之红,也从未见过这鲜红如此之鲜。

    霞光中,皇帝的神色看的很清楚,既不是残酷,也不是不忍,贾诩号称三国毒士,杀几万人算什么,但是这种神色,使他都不由一阵寒意。

    叶青并不理会贾诩感受,只是沉吟。

    生存自是没错,万类霜天竞自由,任何生命族群都有自己劫难,度过去就是海阔天空,反之就是悲哀沉沦,汉人同情过南匈奴而收留之,南匈奴可同情过汉人?

    本来就是驯化喂养的家狗,不顺服逆篡反咬,甚至骑到了女主人身上……狼性已展露出来,难道主人家还能留着?

    这是大争之世,不进则退,不生则死。

    想必当年文姬归汉,曹孟德的心痛也是相同,文姬不是一个女人,而是许多与她同样命运的女人。

    民族转折趋于衰弱时的符号,魏武能迎回文姬一人,却迎不回更多流落的女子,在这点上就无法和汉武帝相比,这不是个人能力差距,而是龙气、国力的差距。

    力有不逮时,纵英雄之志,亦不能遂心。

    匈奴男丁的屠杀无一遗漏,鲜血染红了先秦以来这条古老的道路,埋葬着汉人和匈奴千年的恩仇,原本同出古汉羌系一源的两大族群,与前世一样最后只存活下一个。

    草木苍茫,秋风吹过去,莽莽山原在漆黑夜色下蹲伏,仿佛巨兽沉睡,又似向真龙俯。

    叶青站起身,淡淡说着:“传朕旨意,献俘献表,祭告太庙。”

    “胡人设十夫,百夫,每三百一小部,五小部为一大部,五大部为一旗,朕心至仁,给予自治。”

    “草原划分各旗,无朝廷旨意,不得有千人以上战斗,违抗者灭族。”

    贾诩对此非常理解,给予自治并不是别的意思,只是由胡人权贵来统治,比直接统治更适宜。

    中原可丝毫不承担负担,只管倾销就是。

    胡人生活怎么样,与汉廷没有责任。

    只到压榨于净,汉化已深,再给予施恩,收入国家之内。

    “天下渐渐平定,令朝廷议得功勋,厘定功臣等阶,略减畿道民负,寇略诸边免今岁租,战死的一于军民,抚恤,甚至追封官爵。”

    “臣尊旨。”贾诩应着,见着彤红朝阳升起,他知道,乱世的一切,到这里,完全结束了。

    胡道尽,汉道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