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零三章 事变(上)

第八百零三章 事变(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总督副手按察使范善,这时扫视一眼众人,向某人使了一个眼色,一个官员无奈,只得出来:“帝都太远……南廉山太近,此间利害,不可不察。”

    众官员面面相觑,都不作声,有的就点头附和……与诸侯鼎立不同,州府不是总督一人的州府,谁身家性命不值钱?

    范善过去因曾点选叶青举人这一层关系,这几年里很受到连累排斥,最近一下炙手可热起来,原因自是不必多说。

    严慎元看得心冷,举起茶杯喝了口,扫一眼秦烈。

    秦烈按了按剑柄,话说这世界由于道法显圣,对一般兵器并不在意,故将军才可配剑议事,这时铁青着脸扫视一眼众人

    自己成功,是在张存世辞职后顶替了军督之位,成军中第二人,但他心中清楚这位置是靠谁才能坐稳,此际不敢对恩主稍有迟疑,两眼一盯众人,凛凛说着:“各位,你们可是大蔡的臣子,此时南廉伯未封应侯,妄自入州,就有作乱嫌疑,诸位这副,是想事贼?”

    这话一落,殿中寂无人声,风卷着寒气扑进,人人都心里一颤,连严慎元心里一惊,他要的是支持,而不是走向反面,秦烈这话一出,连总督自己都无法扭转了,心里暗想:“这个匹夫”

    众人静默,武将和上司交换目光,却跟着纷纷喝嚷起来:“打了再说,不能丢了朝廷的脸面”

    “不就是退了宫卫军么?一箭未就吓退,谁知道里面多少猫腻……我等在草原上和魏王都于过,对四十万阴兵都能顶,就算稍逊半筹也是兵力和灵石不济,难道重兵还守不住启阳这座坚城”

    说什么鬼话呢……

    俞帆心中嗤笑了声,扫一眼几个亲附俞家的本地出身的官员,暗里示意他们不要参合。

    更多文臣和家君不似俞帆这样征战多年,不通军事,听得又迟疑起来。

    “诸位将军的话过于夸张不实了……”

    “意思却不无道理……我们是大蔡的臣子,自不能由得有人乱法。”

    “再说,朝廷已有决意,郡王会下派州府……”

    众说纷纭之际,严慎元在上沉思,四平八稳。

    秦烈观察总督风波不动的脸色,心中迟疑起来,一咬牙说:“大人,叶青虽受封洞天真君,但朝廷的封侯可还没到位,这急着伸手,以后各州人人效仿先例,朝廷的脸面和权威何在?”

    “这个恶例,不能开至少不能在我们应州最先开”

    严慎元微微颔,依旧不说话。

    秦烈却心中觉得明白了,得到鼓舞,转视众人:“且就算封侯,据闻也是与州府并行双规,朝廷并无把治权交给一人的意思……大敌当前,还是以稳为大局,不能生出乱相。”

    这话说的很是堂皇,也有些道理,不少闻到了天庭和朝廷气息,知道些内情的重臣,都在细想。

    “轰”一道惊雷响动,电光映照下,众人脸色都是雪白…为身家族运长远考虑,不可不察。

    “呵呵”

    却见上的总督大人开口了,语气缓和:“都是服从抗击外域大局,这叶青真的封侯,并且朝廷有旨意,由侯领州,我等暂居其下服从调遣又如何?”

    一句冠冕堂皇的场面话过后,严慎元神色转成肃穆:“但现在,此人名分未定,裹挟名义,就能无视我州城?如此悖逆,朝廷规矩又何在”

    大事成矣……

    秦烈心中大定,紧接着跟上说着:“大人所言正是朝廷号令天下州郡,而诸侯亦不得不俯,这正是鼎器之重,不可不肃,这叶青视此儿戏,岂是应州之福?”

    语气越激昂,口水都喷到了对面人的脸上。

    众人面面相觑,知道戏肉来了,这番话里恐怕有玄机……要看秦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要是诸位退让,以此人刻薄寡恩,对付郡望豪族的手段,诸位家业,甚至性命,还能保全乎?”

    “为应州生民计,为诸位身家财产计,为制衡未来应侯计”秦烈大声疾呼,一手锤在几案,的响动中目光霍霍:“这次,就算此人得了应侯之位,也要让他知道我们的风骨。”

    风骨?

    俞帆脸色变得诡异,什么滋味都有,这其实是说到了诸人心里,就算是最后不得不迎接叶青,也要让叶青明白这批人是“民心所在”。

    但是这口气,这作派,这锤在几案的作风,以及其军人的出身,又使不少人厌恶,这从各人微妙的表情可以看出。

    而且,叶青可不是“善体民心”的人,这家伙杀伐决断,怕是结果要血风腥雨才行。

    正寻思着,只见秦烈话音刚落,场上就一片嗡嗡之声,果不其然,有人附和说:“确实,不显出州府之力,叶青只会视我等为砧板上的鱼腩……”

    “得保持制衡……”

    “稍而抑之,谅此人不敢公而击州。”

    俞帆皱眉,见众人听得秦烈这话,都显出些兴趣。

    “不是吧?”

    俞帆再瞅一眼上面总督意动的神色,顿时心中凉,自下土洛阳那次,再度体会到了无奈的感觉。

    “要打不敢大打,要合又不于脆迎接,这种鼠尾二端,怎不让人看轻?”

    少顷,就借着众人意向,总督立起身踱了两步,抬眼望望窗外,叹息一声,说:“我等忠于朝廷,为朝廷效死,是理所当然之事,岂有放弃职守之理?

    “所谓名正才能言顺,叶青用心险恶,真入了州府,应侯下来,别说官爵分开,怕是两府并轨都不可得……届时,诸位在侯府里面,有几个能取得现在这身家地位?”

    这话,真正击中了在场所有人的靶心,气氛沉寂下来。

    俞帆心忖若非自家一年前就准备了后路,现在得被这老吏裹挟进去……投入这场漩涡,成土脉和青脉两方角力的祭品。

    散会之际,严慎元留下秦烈,盯着这个大将看了片刻,缓缓说着:“你刚才的主意很好,不过,怎在侧厅时没有说。”

    秦烈心中砰然直跳,背上渗出丝冷汗,面色思索状:“下官也是刚刚想着,却换叶青的立场,觉他其实忌惮着一点——怕和朝廷直接冲突。”

    “一旦冲突爆,不论有理没理,都难逃篡权名声,就算青脉保着他,但封侯的事情也可一拖再拖……未提前想着,禀告大人,实是末将之过,还请大人恕罪。”

    不管是不是真,至少此将现在表态了,严慎元缓和些神色,上下打量着这个带剑的将军。

    其实现在关键,就是朝廷和叶青力量的对撞,州城本身力量上已弱势,唯有利用这种当成筹码,才能获取些利益。

    当然威慑只有在未真正释放时才有效,真逼迫太过一拍两散,叶青没有好处,自己也没有好处……朝廷说不定还会斥责擅自挑衅

    虽道理不错,但由此人口中说出,就让人惊诧了,这时一阵冷风从缝隙中袭进来,严慎元不禁打了个寒颤,思量下,就颔说着:“你能想到这点,我就放心了。”

    “是”秦烈恭谨低,眼中闪动冰冷寒芒。

    “这次出战抵抗,精锐尽数带上,不要折损太多,做做样子就可……”严慎元叮嘱,言下之意谁都听得出来,北魏四万宫卫军都不敌撤退了,谁也不信几万州军会是叶青对手。

    “但术师团要留些,我会下令俞帆留做预备队,不许出城——提防此人逃去或是通敌。”

    说最后一句时,严慎元目光在秦烈头顶停留一会,似在判断他的可信,少顷才交给他盖印的军令手书,挥手说:“你去吧。”

    “末将遵命。”

    秦烈捧着军事授命一步一步后退,就要到门口时,听到总督声音在里面幽幽传出:“记住,以后别随便换以敌人的角度,这很危险。”

    “……是,大人,谨受教。”

    踏出总督府,秦烈在一众亲信部将的扶持下翻身上马,回望了总督府一眼,不知何故就感觉到暮气沉沉,倾楼在浓黑的雨幕下宛若倾颓之势。

    “呵立场?”他目光闪烁了下,一鞭就策在赤龙马上:“我们走,去军营集兵”

    城中最近战备严格,大营里鼓声响起后,很快人喧马嘶,数万队伍自各营房涌出,按秩序排入出城的对列,投入莫测的风雨黑幕之中。

    一道雪白的讯光在中军亮起

    启阳城的一处府邸,俞帆刚踏步入内,几个有点眼生偏将迎接上来,他霍停住脚步,手握在剑柄上,盯着前面带路的戚良:“他们是谁?”

    戚良脸色也不太好看,暗中传音说:“总督派来的人,估计是监视。”

    这几将虽未真人,也是练气四层实力,寸步不离跟着俞帆,只说:“叶真君和俞郡守有旧怨,故此总督大人要我们保证俞郡守的安全。”

    “我堂堂真人修为,要你们几个炼气层保护?老匹夫表面要立贞洁牌坊,实际是怕死到谁都不信任,连表面功夫都不要做了么?”

    俞帆暗自冷笑,也不理会,只心中思量着城中诡异局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