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十二章 末路(下)

第八百十二章 末路(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时,雨点“啪”又扫了下来,隐隐带着雷声。

    “主公,我看还没有到这步”卫少阳声音于枯:“胜负只是微妙之间,主公还不必失了心志,只要坚持些时日,待得郡王就藩……”

    秦烈擦了擦泪,望着天空,一字一顿的说着:“晚了,你看这天,这叫天助于敌。”

    “这样大的雨夜,这样大的城,我们现在这点兵,看不过来,这夜里,你想有多少家族在密谈,多少家族在准备反戈,拿我人头来换取平安甚至富贵?

    一道闪电划过长空,接着是石破天惊一声炸雷,大雨倾盆而下,秦烈这时反平静下来,又说着:“其实就算没有这雨夜,我也断无生路。”

    “俞帆部有兵三千,和我现在旗鼓相当,我拿不下总督,控制不了他,就已经注定了,这就别说了。”

    两人一时沉默,无以相对,就在这时,外面有人过来报告:“将军,按照你的吩咐,已在城门处,觉了俞家军。”

    秦烈转过来,淡淡吩咐:“亲兵营,随我出去,我就要见见这俞帆,怎么卖城求荣”

    说话之间,已恢复了从容和威严。

    “是”片刻之间,骑兵冲出,打破了夜间寂静。

    城门口,举目看去,不但有着防护大阵,垛墙上还有着一根根矛刺,这是防止敌军袭击,再结合城上的守夜人员,一般而言,想要攻城,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但是万事都怕内奸。

    在俞帆传令后,顿时一片片闷声和惨叫声,到处都是血光闪动,厉喝声过后兵刃交击,血腥气很快就蔓延开来。

    就在这时,马蹄声滚滚,俞帆大惊,这时看了上去,片刻却松了口气:“才百骑,杀上去,杀了他们”

    “俞帆”

    幽蓝光芒闪动,秦烈横挥长戟击向俞帆的偷袭,策赤龙马,质问:“叶青大敌在前,你破坏应州平衡,暗算我对你有何好处?”

    这其实是心里有数,只是有许多事,还得问个明白。

    俞帆稍稍惊讶对方符兵长戟的巨力,缓了缓手,嗤笑:“你出身白身还罢了,却常以世家为敌,不肯给我们世家当奴才,无论朝廷还是州郡,我等自联手除之后快”

    秦烈冷冷盯着俞帆,若有所悟。

    “且谁说大敌只有叶青一个?”俞帆笑意转冷,带着神秘:“我就要是天庭的人了,郡王就藩应州,精兵猛将,真人云聚,朝廷压制下来,叶青定是独木难支,我心里暗喜……”

    “但叶青一倒,岂不连我都遭池鱼之灾?”

    “我先人是太祖从龙功臣,家学渊源,以我不知道朝廷对付地方的一贯套路么?”

    “反之叶青获取应州,郡王带着大批精锐下来,只能另选别州,于是两方对峙均衡……这才是我要的平衡均势”

    “实话说来,一方独大岂是北地之福?只有对峙均衡之下,我等处在周边才有卷土重来机会,此英雄之志也,岂是你能够理解?”

    “原来你俞帆才是真正的……叛徒”

    秦烈大怒,竭力克制住厮杀冲动的,冷静说:“你和叶青联手算计我,当真以为旧仇可以不计,就不怕他清算?”

    “谁说是联手?我脱离应州就一时消去了利益冲突,叶家集团仇恨自是集中在你和总督身上正叶青来信所说,你秦烈和严慎元本都是低贱出身,又是蔡朝空降下来的浮萍飘絮,怎如我等地方世家根基扎实?我们能败得起,你们却败不起……哈哈”

    秦烈脸色沉黑,冷笑道:“世家?”

    “根据我们密探,叶青变革社会,清算一于守旧世家,只怕你未必能和他联盟长久”

    俞帆一笑:“叶青取州城的对策从来没变过,大势下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和你出身不一致,前途利益不一致,道不同不相为谋,一切都是迟了,认清现状吧,秦烈,你已经要败亡了”

    说着,冷笑一声:“多说无益……戚良,我们开城,看谁能阻挡?”

    秦烈忍不住怒骂:“俞帆,你屡次脱逃,堂堂同进士,难道就这点出息

    骑军调转,烟尘滚滚,俞帆毫不回:“大丈夫能屈能伸,总比你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要好”

    “哈哈,你以为跑就有用了么?总有一天,你也是跑不掉。”

    秦烈声音幽幽,长街已是空落落一片,“轰”的一声,远处大门敞开,而在这时,天空的黑色云气裂开,显出一轮皎月,银白光亮照落,马蹄声自街角传来,伴随着陌生喝令:“弃械投降投降者不死乱民者杀”

    “将军,杀吧”三百亲兵喊着。

    “呵呵,心愿已了,战又何益”秦烈突喝令:“回去”

    奔驰到营中,见营中已经自警惕,三千甲兵已重整,就等待着命令,秦烈深深吐了一口气,并不理会,直接入帐。

    片刻,卫少阳进来,带着点惶惑:“主公,敌军已入城,请主公令。”

    秦烈笑了笑,起身走了几步,眼睛放着灰色的光,良久,才对着卫少阳说着:“人之将死,其心也明,我现在担心的是别的事”

    说着,回到了帐内一处,无言取出一个木盒递给卫少阳。

    卫少阳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万两一张的银票,一数,有三十张,不禁大吃一惊,连忙说:“主公,我怎么能拿这钱?”

    “有这钱,我护着你单身脱离,也可东山再起”

    秦烈摆了摆手,指着外面校场,叹息一声,说:“刚才,这些人你看见没有?我跟错了人了,弄得这下场,我不能让跟了我十几年的兄弟没了下场。”

    “事情已无可挽回,我就算誓死一拼,也就是使这些好兄弟陪葬而已,我哪能这样忍心?”

    “忠臣无悔,我成了阶下囚,的确多了心思,不算忠臣,死后任凭处置就是了,但有些事,我要安排。”

    “这些银子,是我累年存下,实不相瞒,有些不于净——我总有预感,或有这一天。”

    “俞帆开城,事就无可挽回,你率军向叶青投诚,就说是我的命令,我这些子弟兵都是精锐,谅叶青会欣然接受。”

    “不肯的兄弟,你事后可以⊥他们解甲归田,还有战死的兄弟,入葬抚恤,这钱就是为了这个准备。”

    “我估计还能余下几万两,我早防着这一天,一百七十里处我有个女人,已有了身孕。”

    说到这里,秦烈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你事后可去寻她,我别的不求,给她弄个平安的居所,顺利生下孩子,要是天怜悯我,是个男孩,就算为我秦家,留下了香烟。”

    “呵呵,你看我秦烈,死前还挂念着小家,这私心果是太重,臣罪当诛么,死的不冤”秦烈带着恳求神色,淡淡看了看卫少阳,说:“这是我的血书手令,你凭此号令余部,谅是无人敢违。”

    这样说着,秦烈很是平静,卫少阳不由泪水滚下,当下平了平心气,擦着泪,说着:“主公,我明白了……您放心……”

    这时,外面杀声已近,三百名亲兵和外围的三千精锐,虽没有军令,却半点不松懈,提着刀站在营前,预备着最后一搏。

    叫喊声,传令声清晰传进大帐,秦烈充耳不闻,平静摘下长剑,抽出半尺、寒光闪闪的剑光,仍旧是这样锋利。

    这剑还是他晋升营正时,将军褒扬战功所赐,多少年来刻不离身,阵前杀过不知多少敌兵敌将,帐内诛戮过败将逃将,现在轮到自己了。

    秦烈突一笑,抽出来,仰天大笑:“我秦烈杀人无数,何憾之有?”

    说着,手中的剑闪过一道亮光,就向项上抹去,只见血光飞溅,这人沉重尸体扑在地上,就此毙命。

    “主公”卫少阳泪如雨下,就在这时,外面亲兵大声禀着:“将军,敌军已靠了大营,请将军出去主持”

    “主公走好,我这就率军而降,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我一件不落,都会给你办完——俞帆,我家主公实是受你逼死,你等着瞧,我一辈子都和你不死不休”

    卫少阳突一阵笑,咬牙切齿,说罢,就出了帐。

    “轰”

    一道滚雷而过,城内阵阵杀声,而在这时,才入城门的一支精锐中,叶青突止了步。

    只见雷雨下,昏暗下,到处黑影幢幢,叱呼、喊杀、惨叫、兵器相激声此起彼伏,许褚和典韦还以为主公觉不对,顿时虎视耽耽扫向左右,又问着:“主公,是不是哪里不对?”

    “不是,与我是喜事。”叶青似笑非笑,有些感慨:“秦烈死了。”

    就算是刚才,在启阳城中,一道龙气滚滚,在气运长河上,一条四爪蛟龙在气运上面盘旋,努力抗拒着自己。

    但是刚才,这四爪蛟龙突哀鸣,迅消散,这蛟龙虚幻透明起来,身形缩小,落在气运上,不过并没有完全消失。

    而几乎同时,俯瞰天地,在大地上,应州各郡县气运流淌,有白红,有红色,有一些呈现淡黄,本受到一种隔膜而无法汇集。

    就在刚才,明显感觉城中一股军气折断,随着这折断,原本在城里仇视的龙气“轰”的一声崩坏,而应州多处支流这时打破了这屏障,迅汇集而成。

    一股股气运不断汇集,应州气运河流,瞬间一分而二,一道气运冲天而起,化为天柱,连通天地,而自己青蛟一飞而上,在气运中游动。

    要是普通蛟龙,必须缓慢吸收大运来成长,或要十年时间才能够化成真蛟,但由于本来就是下土真龙,受到这位格,只是片刻,就有着威严尊贵的气息散而出。

    “瞬间成就真蛟了啊”这时,不知道有多少身影伫立,若有所思看向应州的方向,而在叶青顶上,混淆的红黄青三色气运,先是红色褪去,再是黄色渐渐减少,向着纯粹淡青而转化。

    王侯之格,已经形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