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十四章 阴阳(下)

第八百十四章 阴阳(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霎间,整个大厅静了下来,沁凉入骨的雨水是下得越紧了。

    总督明白是中了叶青算计,骂不绝口,但在一阵响动后,声音旋变成恐惧:“不,不要吞噬我……我什么都给你,叶青,不要让这土著吞噬我”

    “土著?说的好啊……”

    曹操低沉的笑声贯穿始终,带着十年占身夺妻大仇终报恨意:“老匹夫,你压我十年,岂料也有今日”

    阴阳气旋,化风呼啸,满堂烛火熄灭。

    内堂隐约传来一阵脚步,急促声音透过了单向屏蔽法阵:“夫君?怎么…

    动静太大了……叶青皱了皱眉,正待说话,满堂光华一散,只显出总督一人身形,或是灯光较暗的缘故,容貌显年轻些,中年模样,一阵模糊调整恢复了老相。

    “是我。”熟悉的曹操声音。

    叶青并不应声,分辨了下身上气息,点确认,心中松了口气。

    下土汉室真龙,对这点本族感应的能力还是有着。

    强弱本是相对,此际恰是在总督连受秦烈、俞帆和叶青三人冲击而失势,两面力量倒转就是被曹操反吞噬的后果……谁能料到,堂堂一州封疆大吏,就这样死得无声无息?

    当灯火重新点亮时,秦婉儿自后堂转出屏风,先盯着自家夫君看了看,又看了叶青一眼。

    “见过嫂夫人。”叶青平静说,以与总督平辈的身份来称呼:“刚才一阵风大,吹熄了灯。”

    “风大?”

    秦婉儿看一眼外面院子,又看了下自己丈夫,见着青色云气略有些波动,其还在,就微蹙眉,倾身福了一福:“是妾身大惊小怪了。”

    朝廷册封,不仅仅有护体之效,更是非常敏锐,要是有道术慑其心神,龙气立刻脱离此身。

    现在无事,虽有些异常,也属正常。

    等她告退,堂中两个男人相视一眼,眸子都有些笑意。

    “要让我痛悔自责么?”严慎元……或曹操似笑非笑说。

    “太夸张了……”

    叶青摇:“你的这重身份还是保留着好,这是一招暗棋,找些时日表示自己收回下土分身,成就灵池真人,就可恢复些年轻容貌……往后总有人会联系你,设法来对付我,呵……届时就有好戏看了。”

    曹操啧啧两声,表示佩服,眼睛眯起来:“无事,我就回后院安慰一下夫人和女儿。”

    他说着挥袖大步而去,哈哈直笑。

    叶青望着一阵无语,记起总督寒门出身而素怀大志,却到四十岁中同进士才被老岳山榜下捉婿,原配夫人现年不过三十岁,正是娇软熟透时,几个小妾也算年轻丽色,不愧是曹人妻的报复口味……但尚值萝莉的女儿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等家事无所谓,严慎元死掉,而总督还活着,自己目的就完成了,余下的事情,相信曹操自有分寸。

    帝都·誉王府

    阳光灿烂,院树斑驳青黄,主厅外十步一岗,金色光辉笼罩,里面在密议

    誉王手捧茶盏,观看标示着‘应州,二字的地形图,手指落在州城位置:“眼下朝廷已决心使皇子就藩,信郡王基本就在这应州了,周面各大仙门已经受命支援,只需三天就可抵达启阳就藩……谅叶青此时,还不敢违抗带着钦命的皇子。”

    “恭喜主公,诸王就藩,只余主公在帝都,太子之位已经入手了。”楚高就笑的说着,只是话没有说完,一个急报打破了这声音。

    “报……应州广元门急报,昨夜启阳城陷落,叶青大军入了城”

    “昨夜?”

    誉王重复着这个时间,手上茶盏一定,脸色变得有些奇妙。

    “细报拿上来我看。”

    “是,王爷。”

    周围几人眼看着气氛不好,都低不语,背上冷汗,等待着主公的怒火。

    许久,上传来低沉的笑声:“不愧是叶青……时机把握的不错,楚高,你来看看。”

    楚高翻阅着,皱眉道:“俞帆献城背叛,此人实该死……仙门真人还要加派么?”

    “你说呢?”

    誉王瞥了他一眼,捧起茶盏抿了口,觉得有些了无滋味,就放下:“树已生根,风雨难折,眼下是鞭长莫及,过些时日就藩再说吧……你先别管应州的事,给信郡王寻找一块新的落脚地。”

    楚高应声出去,一众亲信很快也被打走,等到寂寂无人时,誉王才突大怒,砸了茶盏:“叶青……”

    “王弟又在唠叨着谁?”门外清脆柔婉的笑声。

    誉王脸色顿时阳光起来,笑了笑:“念着一个故友,阿姊怎么想着过来了,道门有事?”

    “有点。”

    一身素黄道服的少女迈步进来,扫一眼地上碎瓷片,也不追问,只说:“我在道门总院听到一些风声,说要整合各大仙门力量,最晚到年底就要用到。

    “年底?这么快?”誉王一怔,脸色阴晴不定:“岂不是说,皇子下去就藩,也是朝廷和天庭的默契?”

    明玉县主抿了抿嘴,她对此无法回应,却瞥了眼桌上的情报,那个熟悉的名字跳入眼帘……

    “如果这样,恐怕又没工夫对付……阿姊,你先回姑姑那里,留意着再做打探吧。”誉王留意到她的目光,手就按在情报上,收在了袖子里。

    “嗯?哦……”

    望她有些魂不守舍离开的样子,誉王皱了皱眉,知道她心里想法,却不好对她说什么硬话。

    姐弟亲情是一面,还有就是自胞姐誓不嫁,拜入长公主门下以来,越来越起到与道门联系密切的作用……

    难怪父皇昔年会脱颖而出,除自身强力脱颖而出,恐怕与姑姑牺牲自身婚姻加入道门也离不了于系,自古天家无私情,或这才是父皇一直对姑姑宠溺纵容的原因。

    但女人不懂男人们的世界,这天下争雄之路一启,彼此便无丝毫余地,自己身负一家子性命安危,又岂敢留手?

    “叶青,叶青……这回合算你赢,以后路还长着,我们早晚见得分晓。”誉王吐一口气,知道自己得丢下短期解决强敌的奢望,却并不气馁失意。

    自己背倚壮年期的大统一皇朝,就算被封侯令削弱,所能调动资源也不是叶青这般一州诸侯能比,相对而言魏王那样的强藩雄主,才是自己将来真正的宿命之敌。

    时光如水而逝去,转眼秋去冬来。

    在应州,启阳城市面从零落到恢复繁华,甚至未用一个月,就越见兴旺,没有几人怀念曾经的统治者严慎元——

    据闻这位总督专心修道,最近成就灵池真人之后变得青春,连模样有些改观,就在家里夜夜笙歌,很少露面。

    而那位流星一样滑过陨落的秦军督,更无人还记得。

    这更换统治的半年里,随着俞帆将大部分反叛家族都带走,剩下就很难再组织成一股成形的政治力量,叶青得以从容控制各郡的政务,加快铁路铺展的内政建设。

    在新州府的举动,主要是成立了州一级“铁路联合行会”,势力仅次应州原本的“铁业行会”、“纺织行会”、“米行”、“渔行”、“山货行会”这几大传统巨头。

    行会挂牌那天,叶青亲自到场祝贺、剪彩,谁都只以为是军工的背景因素,以及叶家占股较多的红利因素——是某种意义上的“皇庄”,不知叶青对此寄予的希望。

    新生事物刚诞生时,总没有几个人理解其意义。

    不过希望归希望,叶青并没有拔苗助长,新州府只管宏观调控,具体进度上由铁路联合行会负责,沿途纵算有一两个家族或村落反对,这种新事物磨合的必然阻力,也是由新组的铁路联合行会强压,叶青宁愿分出部分银钱利润给别家,不会自己出面招惹黑气缠身。

    中间的联盟各家在喝汤捞好处同时,也起到一个上下缓冲器的作用,让新州府有余地进行调控。

    不得不说随着灵石矿区、铁矿区、工业中心之间连结成网,“灵石——铁”的正向循环就不住扩大,现在的利益集团中已不只世家盟友,还有少部分地方仙门也被席卷进来,资本的洪水初步呈现,这是新兴阶层的雏形,弱小而蕴藏生机。

    叶青知道这股力量还很脆弱,暂时指望不上它本身的反哺,必须有很长一段时间守护,或扩张来促进其展……

    但总体来说这半年间,新的大都督府在民间总体趋向是好评,因往年冬季农民们是无事可做,兴修水利对个人的直接短期利益又很少,大户出钱也吝啬,现在铺设铁路需要大量人工,整个行会直接工资,就有了做工补贴家计的好处,老百姓并不计较头顶是州府还是大都督府……

    其实新州府年报统计中,付出的工资总数不多,抵不上一百里铁路的造价,但在民间这就有着润滑油的作用,应州的人心和民气随之逐渐平定下来。

    “老天爷,这就要过年了,可不要再出岔子。”

    许多百姓都暗自祈祷着,灰扑扑的天空始终沉寂,没有丝毫回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