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三十章 九国买粮(下)

第八百三十章 九国买粮(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且赌错了也没有关系,就算敌人主攻不是湘州,战争日久粮食总是要涨价,我屯粮又不吃亏。”

    “我的家臣诸葛亮已经手握重金,会在市场收获极多,这都是以后的军需保障,钱会贬值,粮食只会增殖……”

    其实谁都不是白痴,这时市面上就已开始本能在屯粮,只是粮价升高后,敢入场的就逐渐减少,这不是愚蠢,是有着现实因素。

    在这个仙道世界,是有水府体系的世界,而水府承担着对农业的调节责任

    很多人都习惯了水府体系的年复一年稳定调节雨水气候,对粮食涨落规律的认识保持在过去几十万年内惯性。

    这也是本世界农民基本上能抵达温饱的原因。

    许多人可能已意识到接下来几年粮价会高涨,但是未必知道会高涨到什么程度——这可是大批饿死人的程度。

    叶青不敢保证抵达前世天价粮价的节奏,但细节无关紧要,只抓大势就可——大势就是水府体制的崩解。

    在他初步的总结认识中,黑脉有两点不利,一个是暗面封土受到外域侵染,一个是水府体系暴露在地表而最易受到攻击,且看起来敌人明显认识到这些弱点,前世主掌天下水事的黑帝陨落,可见黑脉力量上的失衡剧烈。

    黑帝陨落事件的意外生让天庭都震惊,猝不及防,人修与龙族平衡失控而内斗,各大水脉天仙争位激烈,谁还指望水府能顾忌凡人?

    可以说,预见的粮食天价,已不可避免,这就是民生多艰的真正含义。

    龙君举起茶杯喝了口,其实这点于它只是小事,但女婿此举透露出来的扩张意味才让它感兴趣。

    “雨儿云儿在下土已修炼五十年,蛟珠二转离着真龙不远,你意图使她们四年后以真龙阳化?只怕难寻配得上的水域。”

    实际上阳化会变成小龙,也许只有尺长,但还是真龙,只是力量需要填补空缺才是,这点两人都心里有准备,不过这样的话,水域是关键。

    只有强大的水域,才能提供足够的能量。

    “四年后,我觉得东海不错。”叶青神色自若说着,黑帝陨落在前世是大事件,导致一系列的水府变动,许多水族得了便宜,一步登天掌握了空白水府,这机会必须抓住。

    龙君喷出茶,皱眉:“你要让她们开拓黑水洋?这可不是下土东海南海,你可知道深洋开有多困难?”

    海洋深水开……

    叶青目光沉稳,回忆起地球时的某些大计划,现在自己无此基业和实力,可却有预知。

    黑水洋开,在黑帝统治和限制下,是步步荆棘,甚至就算办成了,都会有着摘桃,以免龙族的势力继续扩大。

    但现在如果有着一定名义,就可乘势扩大,甚至完成占领黑水洋的伟力,都不是不可能。

    这是天机,没有办法具体说,只说:“这也是您走过的路……六千年来,您对当年的失败,就不遗憾么?”

    龙君嘴角抽搐一下,没有言语。

    “她们是龙,前途在大海,大劫下,强似岳父您,能自信保护她们一辈子?”叶青笑了笑,若有所指:“且她们与您当年孤军作战不同,我是她们的夫君,是她们的后盾……当前提是我的基业能冲破东面灵州,直抵东海,这或不是几年能办到,但却是我的战略目标。”

    “您知道,青脉势力最集中都在东方沿海的州国,乃至于青洲、东洲等海上列岛。”

    “一展到那边,我的吞并崛起度就会十倍增加,列朝哪个开国太祖不是冲破重围,将本脉核心州连接成一块势力才崛起的呢?”

    这话一落,龙殿中,一时寂寂无声。

    龙君目光深邃,打量着他,心中一时觉得自己的投资,也许真是造就了异脉的大敌。

    幸龙族不关心人道争霸,利益冲突不多。

    “好,便由你。”龙君凝视叶青良久,见着叶青气度雍容,远非旧日小子,不由有些叹息,突笑了:“我们龙族不关心这事,真亏你未雨绸缪,算的想的这样远。”

    “也罢,要是变成小龙,去黑水洋磨砺下,也是正途,谅我这点面子还有,至于最后正式水域去哪里,到时再说,今天不说这事,且吃酒——来,快上宴,我们喝杯酒”

    叶青随举了茶杯,笑着:“上宴就算了,我以茶代酒,敬岳父一杯,算是礼到就是了。”

    说着,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龙君一笑,也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就送他出去:“外域投影黑星在天空清晰可见,时间已很紧迫,你要抢粮就抓紧,龙宫会均出一部分资源来维持主于和各支线水脉,水路会对你的运粮队全面开放。”

    这一送就送到了湖畔,再度彰显重视和尊重。

    叶青躬身一拜,投桃报李:“龙宫水族临河治水时,岳父大人此际不是地仙真身,要当心湘州水师对太平湖的防备反应……您知道,清郡王刚到湘州,和原本既定的湘侯张维村必会冲突,湘州水师提督立场不明,两千战舰很可能会避祸出港。”

    “哦,还有人敢拦着我?”龙君扬了扬眉,很是意外。

    “也不是拦,人间与水府分隔已久,保不住有些人见识低微,不识大局,见不到岳父您的威严。”叶青平静地说着,说完就告辞离开。

    这不是什么情报,只是前世印象中的一件事端,后来不知怎压平下去,不过可以肯定,蔡朝是吃了一个闷亏。

    叶青此刻心中觉得挺有意思,集团利益和小团体利益不可能完全统一,自己抢先买粮的行为也是暗手,肯定也会被竞争者指责不识大局,但自己从来不会明面上给人拆台,甚至关键时刻搭把手……自己这种顾全大局的忠臣,嗯,至少是天庭忠臣,真是快灭绝了的物种。

    “蔡朝……”

    龙君这下听出些意思来,这个女婿从不信口开河,肯定自朝廷哪里得了消

    仰望天,风云在万里长河上空激荡。

    天庭明确军管下,连皇帝都认了命分权,还有些小角色跳动?

    果真是不识天命,那就尽可碾压之,几千年不动手,或有些人已经忘记了龙有逆鳞了,想到这里,龙君带出一丝冷笑。

    这且不说,抵达了三水郡的这两日里,叶青就巡视了堤防,见荀攸已经将堤防重建大半,此时术师团加入后迅完成关键的合坝收拢,一下消除了本郡灾情来源。

    “无异常后续于扰,这处是不会再溃堤了,但其余堤段还要巡防,这需要术师全面检测。”荀攸如此说,他其实不担心自然溃坝,只担心大战波及。

    “我拨给你三十个术师。”叶青随口说,现在集合应州仙门资源,术师简直不要太多。

    就真人比较少,刚凑齐一百二十人,老臣基本都是阴神,少数几人已是阳神,七十几名新臣因阳化时间短尚未恢复,实力还有差距。

    “要是再拖延些时日,恢复就更好些……”叶青稍有些遗憾的说,因下土社会晋升到了井喷爆炸阶段,时间其实在自己这面。

    拖的越久自己就越接近真仙,且不用说各臣僚都有下土祭祀,又有地上的官职,实力恢复进步很快。

    事情总不尽如人意,根据龙君的消息来看,虚空中还在交战纠缠,恐怕一月内黑星大盛际,就会见到敌舰踪影……

    真不知道最后会有多少仙舰突入,在见过黑莲教那支庞大舰队后,叶青对此不由提心吊胆。

    “主公,6明6郡守自金沙郡连夜赶来,要亲自见你。”纪才竹禀报说着,心中有些佩服。

    6家势力雄霸金沙郡,正常来说不会任命6姓郡守,可出于对6家实力、借渠道染指灵州等一些考虑,主公直接卖了这个好,实际郡守不过三年任期,刚好是政治稳定效果,过了三年还不照样收回。

    “哦?快快请他过来……不,我亲自下去接。”叶青快步下堤回营,以表示自己的重视,片刻,果望见6明在营外等候。

    随行在后的还有一支车队,数百护卫骑士都批着蓑衣,纵在风雨中犹挺立纹丝不动,身上明显的杀伐之气。

    “倒是一支精锐。”

    叶青目光稍关注一下,见得精兵多了也就尔尔,以自身实力也不担心是暗藏刺客,且以两人近乎通家之好,6明不会出这纰漏,多半是6家的家兵,跨州豪门实力就不一般,远比郡望雄厚。

    “6兄亲自跑来,莫非是船队归程出了问题?”

    叶青握着6明地手,不顾外面这样大的风雨,就先关切问……实际上,他现在更关心送到灵州那封信的答复。

    应州6氏和灵州云氏,总是在并列提起时更使人肃然起敬。

    某种意义上,这类似于草原上的王族和后族。

    两家关系渊源和6氏起家的方式有关,金沙郡是以河畔矿床流露金沙而改名,采光金沙后大部分郡望就地种田,唯6氏先代目光长远,改走船队河运,结果和灵州的云家在航运上相争几百年,正常展开应是仇怨到底。

    结果喜剧性地转变,蔡朝构筑天门峡稳定长河航运以来,6氏又一代中兴家君看出航运利润渐薄的趋势,在维持船队同时,逐渐向上兼并中小规模的造船厂,转为造船业,两家一下功能契合,从冤家变成了累世亲家。

    云家就是有求于人的弱势了,但本质上并不逊色,因为两家合则两利,分则两害。

    叶青寻求的就是一个进入灵州的触角,当能好运点,招揽到那个人就更好了……其崛起的相对晚,有那么一点点可能。

    “不是,幸主公提醒过,船队从灵州提前启程,仓促是仓促了点,但关键的事情都……”6明还是谨守君臣之分,对车队后面使了个眼色,暗中传音道:“臣不辱使命,说得那位妻舅来投。”

    “他看过信,答应投效?”叶青诧异了,纵是此人的小舅子,但英雄心气怎会被这点扰动,自己原本就是有试试看的心思。

    6明似乎早料到叶青会如此说,一丝得意笑容,低声说:“人都已经来了,就在后面。”

    叶青神色变得很奇怪,跟着他的目光向后面看去。

    一直在雨中沉默的骑士分开队伍,一骑出来,翻身下马,摘下斗笠,是个青年,打量着叶青,突一笑说:“久闻大都督之名了,大都督远在应州,曾闻我云罢学之名,何以请人说客?”

    这话说的从容,自有着一种英雄气,冲开雨幕。

    灵州的云罢学,虽说罢学,实是读书用功刻苦勤奋,以“日力不足,继之以夜”自诩。

    只是家世不足,中了举人就无以为继,据说一次在栈道上遇着巨蟒,沉着冷静斩杀,而自后渐渐崛起。

    经历下土,同是家世不行,云罢学虽英雄,但输在了起派线上,洞天给灵州总督夺去。

    云罢学为之悲痛,叹息:“念此心就乱”

    但他把悲哀化成动力,在大劫中屡见战功,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取得赫赫战功,而灵州总督却节节失败,故七年后,云罢学岁,得以夺取灵州,成就着诸侯地位。

    这既来之不易,又同样显出此人器量。

    叶青丝毫不变色,只是阔步上前,对此人伸出手:“此大劫来临,天下将乱,事业乎,在于集人,君是英雄,久闻大名,奈何沦落乡间?”

    “青不才,愿扫榻以待将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