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三十一章 叶青的疑惑(上)

第八百三十一章 叶青的疑惑(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罢学听了,沉默一阵,望望天空,良久叹息一声:“也罢,臣云罢学拜见主公”

    叶青大喜,设宴接风洗尘。

    宴上,云罢学说了实话:“我虽败于下土,非战之罪,若非汉侯在侧虎视眈眈,我是有心再战……但姐夫递给我这封信,虽是好意,我却知道汉侯不会给我机会了……”

    6明闻言皱眉,心忖难道信里写了威胁?

    叶青刚要开口解释,见云罢学又笑起来:“非是侯爷信中威胁我,但我岂会不明白时势?”

    “我处在应州西面,定是敢与你争雄一时,可惜我恰在东面。”他苦笑着:“汉侯为何偏偏选择青脉呢?我得知这消息后,就知道你的刀锋必是向东海,去和青脉核心的各州汇合,才是争雄天下的唯一路径。”

    “我撞在了刀锋,又在下土挫折失去了时间,再拖延下去岂不自取灭亡?”云罢学神色怅然,摇摇:“效仿俞帆逃跑草原,我不愿之,也难以之,云家的根基都在水上,水面是漂浮不定,容不下扎根。”

    “我得为家人考虑。”

    叶青听得沉默了,举杯敬他酒:“你不会后悔这选择,请在州府稍休息数日,不日将登坛拜将。”

    接风宴后,叶青新领去了新造的宅邸,座落在离总督府不远,雕甍斗拱,翘翅飞檐。

    内里有些房舍尚未整修好,不过已经能住人了,当下就是安排,沿洞甬道向西,一溪新绿掩着别院,云罢学见此还是相对满意。

    安排完,出了门,叶青仰望天,深深呼吸了一口清冽的空气,一摆手进了马车,坐了,就在沉思。

    此人来投,虽明白了对方抉择理由,还是不可思议,这理由并不充分。

    “英雄难折,我连俞帆都折服不下,怎运气这样好,能轻易折服此人?”叶青沉吟许久,总觉异常,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夫君担心此人是假投?”芊芊在侧转过来,问着。

    “这不是,英雄百折不挠,只以时运则自择,谁会假投对手来折损自己心气和气运?”

    “君臣名分可不是开玩笑,背主而立的话,至少损失一半气运,我只是奇怪此人的选择,实在太果断了……”

    芊芊眼中闪动着慧色,掩口笑说:“这虽罕见,在历史上也并非不闻,或还有夫君没考虑到的因素吧,先收了再说呗。”

    “你这丫头……”叶青不由苦笑,不过这道理说的还对,现在不必考虑多,收了定下名分再说。

    叶青闭着眼,默默体查着自己的气运。

    谨独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这个意思,只见接受了云罢学为臣,顶上云气似有些变深,又似没有,心里暗叹。

    到了现在这地步,任凭多大的名将名臣投靠,也一时显不出变化来,这是基业扩大的原因,要在早时,顿时风云际会。

    其实论人主的境界,或可称三步。

    第一就是“集众汇金”,和许多人想的不一样,一开始根本吸引不了人才,汇集不了人才,甚至可能起反作用。

    贤才的才能大于人主,大于监督,就会喧宾夺主,想前世,多少“求贤若渴”的老板,被职业经理人卷了钱跑路而跳楼,可以说都是中了幼稚病。

    在此境界,唯有集普通之众,汇普通之金,才是根本。

    第二才是“求贤若渴”,体制建成,汇集众人伟力,才可节制人才,加上锐意进取之时,更需要人才,故是求贤若渴,这时一般有大将名臣来投,顿时有着明显变化。

    第三就是跨到了“慎视体制”的阶段,也就是说,体制因素大于人才因素

    在有着一定臣民基数的情况下,体制好,人才自源源不断挖掘并且到位,体制不好,就是草龙和草王——可以称王,却为真龙开道。

    叶青制度已建,人才云集,现在欠缺的是时间的沉淀,以及控制的实力。

    正想着,酒意上来了,朦胧中,听芊芊对外面吩咐说:“侯爷有些酒了,送侯爷直接回去罢”

    云罢学投靠,在这时并没有太引人注意,自那日接连五天,他安顿家属,并且与同僚相见。

    第六日,大都督府颁命令,授云罢学太守之职,并且向朝廷汇报下——这官位已经不小了,想叶青奋斗多少年都才控制一郡,若不是洞天阳化,一步登天,哪能这样快?

    众人正纷纷议论莫衷一是,这云罢学初来,又没有功劳,就升了太守,这主恩何其太重?

    多少旧臣都没有到这步

    一时间,云罢学处于风尖浪谷之中。

    授令这日,云罢学听叶青说着:“卿是大才,担任太守必无疑问,不过交割职权,还需些时日,你姑且在州府住着——卿对治政,有什么想法么?”

    这话就是明确君臣分野了。

    “郡内要事,在于吏治败坏,讼不平、赋不均、河道不修、贼盗不治、境内之民有不安,边塞逆藩觊觎。”

    “现在治政都是妥当,臣又蒙主公大恩,布衣提拔,尚不熟悉具体情况,不宜改变前章。”

    “不过,并非就无事可于,就事论事,可治其中两事——清贼盗,安境民。”云罢学自得了消息,自己要担任太守,就暗里和谋士商计了几日,胸有成竹,沉着说:“劫气纷乱,主公要驱使军民,这两件事不可不作。”

    “盗清,民安,主公才能使之如意。”

    这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这正是叶青执政来密议的主题,几人不禁对望一眼,叶青眼睛一亮,说:“卿如何去作?”

    “小慈乃大慈之贼”云罢学径自向叶青又说着:“故上古有道,治乱须用重典,这都是通常之理。”

    “论得治内清平,实只有一个字,杀”

    “再仔细些,就是明正典刑。”

    “每乡择得十个贼盗杀之,使乡人观看,要是贼盗不足,以#痞充之就可

    “每县择十个贪赃坏法的吏员,同样万人围观,杀之,不可心存慈软”

    “每郡择十个贪赃坏法的官员,杀之”

    “再选择数个所谓绿林武林门户,灭门,尽杀满门数百口,无论老幼,有罪与否,明示于民间。”

    “不消半年,民者各守其分,循法温顺,不敢有违,官吏皆知公忠无私,吏治一时自转浊为清。”

    听到这里,诸葛亮因插口说着:“无论有否罪证?”

    又说:“这又能治吏治几分?”

    “尽量捕杀有着罪证之人,要是没有,为了恐吓百姓,也必须明正典刑,借人头一用。”云罢学侃侃而言。

    “至于吏治,向来只有一时清,没有长期清,但主公目前,只要一时清,就已经足够了。”

    叶青听了这番议论,暗自称赏,想起了兔朝旧事,这才是真正治政之道,虽过于血腥,但用在乱世,当真是金科玉律。

    “得万民之顺,就是以血恐吓之,这真正是一字不易,此可谓英雄所见相同。”

    当下站起身来,慢慢踱步,待云罢学说完,叹的说:“卿从未治过政,但的确是有大才……尚静,你觉得这几条如何?”

    “臣觉得极是。”吕尚静涵养很深,躬身笑着:“此中确有法度,应不但是一郡实行,还要拟成条例,明全州。”

    “就这样。”叶青沉思良久,断然说着,说罢扫视众人:“这几条可雷霆颁布与州。”

    “是”这时,各色各样的目光都投向了云罢学。

    云罢学知道话已经说完,就从容告退,出了门,回到了自己府邸,这时,几天时间,家里已经井井有条,管家带着几十人迎在门口,见云罢学过来,就跪下请安:“恭喜老爷就任太守”

    云罢学目光炯炯看了众人一眼,倏然间又黯淡下来:“这是喜事,不过从此忠“在后面三厅书房。”管家赔笑的说。

    云罢学一怔,略一沉吟:“你告诉夫人,我暂不过去,叫她们只管准备开席就是了。”

    说罢转身向花园书房而去。

    邢德早已等在这里,一身灰袍,穿着布鞋,听见云罢学的脚步声,站起身来揖手,笑着:“恭喜主公。”

    云罢学淡淡一笑,坐了,喟然说:“这只能勉尽我力了。”

    邢德踱了几步,查看着云罢学的神色,微微一笑说着:“主公有着大才,行之一郡,则一郡必治”

    说着,古井一样的眼闪着:“您是不是若有所失?”

    云罢学不禁全身一震,这样的隐秘心思,怎会让邢德知道?

    邢德见着他吃惊,笑着:“主公,我不是窥探主公心思,而这是人之常情,别说是英雄,就是凡人也是一样,只要稍稍联想下,就不难得知,其中并没有神通或者法术。”

    云罢学听得心里一动,正想着里面的内容,邢德这时欠了一下身,削瘦的面上收敛了笑意,毫无表情:“只是主公,现在又到转捩关口,这几日我观大都督门下,云集了上百人,哪个不是人杰?”

    “此可谓龙虎际会,就此大势,我才可以肯定说,主公投靠,日后不失公侯之位”邢德见云罢学怔怔,语气沉重的说:“只是主公既已选了路,就不能稍移,要不,只怕牵牛于田都不可得。”

    一阵寒风扑进来,窗纸簌簌作响,刹那间有点阴森,云罢学打了个噤,听着院外热闹声,良久才说着:“先生,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