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三十三章 就藩(上)

第八百三十三章 就藩(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湘州·州城

    是日经过数日的雨水洗刷,城郭一新,天色下午,天穹下阳光灿烂,上百官员已来迎接。

    就在这时,三枝火箭射上了天空。

    众人都是脸色一变,一齐向看去,很快的就看到一支骑兵,急急奔回城门口处,来到一个中年人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禀报:“主公,清郡王来了,总人数有三千人以上。”

    听了这话,城门口迎接百官,脸色都有些微妙,很少有人表现出欢喜,大多数的目光,都不时望这个古铜面色的中年人。

    村夫,侩子手,草莽龙蛇……

    不同人有不同的置评,很多人暗带不屑和忌恨,但更多都清楚这是下土血战出来的蛟龙,自己没有资格鄙视,或者说鄙视的背后是恐惧……但现在局面,可就不同了。

    无视众人心思,这张维村脸一沉,喝着:“开炮迎接”

    很快放炮三声,又竖起了大旗,人人都是神情严肃,等了这样多天,皇子终于来了。

    片刻,前面一阵骚动。

    张维村站在前面看去,只见官道上,正有一队队骑兵而来,步骑交加,军容严整。

    张维村只看了一眼,就心里一沉,初步估计,这前队怕有一千五百人。

    很快,中部滚滚而来,鼓乐大作,随着乐起,以华盖为主导,以宝扇为相对,以肃牌为肃杀,令人目不暇接。

    突人们一片低声惊叹,看上去,是车舆,舆上有旗,说不尽的贵荣。

    侍卫一百二十人,紧紧簇拥着车舆,里面隐隐坐着一人,目似点漆,面如冠玉,看上去很年轻,这必是清郡王了

    但是张维村神情平静,仔细看去,集中看的不是车舆仪杖,而是亲军,见旌旗一片,又有一千五百,周围一些人都有些喘气声。

    这些亲兵一看就知道是禁军,虽众人同仇敌忾,但京军大部而来,威压日久,都不能不受到影响。

    这也是张维村第一次看到禁军大部,心中一凛,一时握紧了拳。

    后军又有一千五百步骑肃然列阵,整个军阵没有一丝喧哗,官道上没有烟尘,只有旗帜枪林。

    皇子就藩的这支庞大车队,让许多人看的凛然……

    郡王就藩沿途吸引的力量有多有寡,其中以信郡王最强,放在历史上都是有数的大场面,这清郡王的阵容就逊色些,但别的不说,单是这五千禁军,对地方而言很强大了。

    “拜见王爷”抵达了城门,众人一齐拜下,这只是常礼,真正的礼仪必须到州府总督府才举行。

    “这就是湘阴洞天少君,张维村?”

    车队临着城池近时,清郡王放下帘,皱着秀气的眉,刚才惊鸿一瞥的印象……看不出特别。

    “王爷不可小视此人。”嘉阳真人知道少主毛病又犯了,有些无奈,只能尽着本分说着:“王爷,此人论得情报,还不算很强……但这仅仅是表面,王爷别忘记湘州下土刚刚阳化。”

    “孤知道孤知道,下土之龙么。”清郡王翻阅着手中道书,有些不耐烦摆手,不满咕哝着:“刚从玉京漩涡里出来,又卷入一个漩涡,当初给我选地方就不能选好一点么?早知道半路上这湘州就会阳化,我会跑这里来和这人死磕?”

    “嘉阳你看着吧,此人说不准还有些天庭后台,这人待会要是低头,我就把鞋子给吃了……嗯,这句你别和我娘说。”

    他知道是娘娘派我来的?

    嘉阳真人一怔,赶紧低下头表示恭谨,才意识到这个青年表面性格荒诞,也不简单……也对,真正简单的皇子,早就死光了。

    书卷翻阅的哗啦啦声音,显得主人心情很不高兴,隐隐听到他叹息:“争龙争龙,我们都是一帮傻瓜……”

    嘉阳真人对此心中有数,要是这少主不是皇子之尊,以他天赋和性格入道门最合适,但皇家自来是五脉自留地,除非长公主和明玉县主放弃生育权、不染因果,否则绝难加入道门——即便三教道法更适合他。

    或藩王开国之身,能驾驭住较弱的龙气,不似骤加皇帝尊位那样一下覆盖了道基,就有徐徐图之的可能。

    清郡王以清为号,正是鲜明写照,但皇子与公主肩负的责任是完全不同,如果寻常就藩边荒说不定就让这少主混个十几年交代过去,继而专心修道,过上三百年就是一个道门仙人——这在历史上也是有。

    但以现今大劫大争之势,皇帝布子天下,怎会容许这个儿子跑去出家?

    也正是知道这道理和形势,清郡王再如何不愿,既身为皇子,受了三十几年天家好处,眼下只能来趟这红尘乱局……继而为生死而斗,人事颠倒翻转如斯,再无话可言。

    “王爷。”

    嘉阳真人咳嗽一声,再度提醒:“待会对上场面,万万不可自坠威仪。”

    恰听得迎接的呼声,车驾停下,直入了总督府大厅前。

    “啪——”

    清郡王放下道书,闭目养神一会儿,再睁开眼睛,气度雍容华贵,帘子被侍从掀起来,他就一步跨出去。

    阳光照在他身体上,气息交融一片,隐隐琉璃灵体光亮,在阳光下丝毫不缩,让所有望见的人都是一惊。

    这位郡王果传闻一样的修道天才,年纪轻轻就是阳神真人——以三十五岁年纪成就阳神,就算是郡王资源优势,这年纪足以⊥一帮老家伙羞惭……可惜听说性格有点怪异。

    众人“啪”再行一礼,已自甬道而入,大厅内,各个官员按秩站候,张维村入内,见上座左侧排着一个座位,料是给自己留的座位,稍有些熨贴。

    但眼前此时官员越来越多,可只闻呼吸衣裳声,话语一概不闻,张维村就是心里一沉,这些人在自己面前,可没有这样自。

    大蔡威仪还在呐

    正想着,击鼓撞磬,瑟筝笙篁,乐声大作。

    在乐声中,清郡王自门进来,向中央的上座而去,此时脸上挂着微笑,自上了座。

    “乐止”礼官唱着,大声喊着:“清郡王就藩湘州,众官叩礼。”

    “王上千岁”

    “臣等拜见殿下。”

    不同的称呼,就体现了远近立场,甚至有些目光毫不掩饰审视这郡王。

    “天气不错,哈哈,诸位爱卿请起……”清郡王笑容可掬,对众人称呼毫不介意,若有所觉转:“张少君,你怎不动?”

    话音一落,在场目光都聚焦在张维村身上,许多人一下了然……什么不动,人家压根就没跪。

    大戏来了……

    很多人都预料到有这幕,嘉阳道人更有所猜测,猜测变成现实时,还是不由使人瞩目,此时郡王就藩接受百官叩拜是天经地义,这一语突出张维村特殊,顿时气氛压下。

    没有弯弯绕绕,完全是堂皇。

    “哈哈……”

    众目睽睽之下,张维村大笑起来,身上升起一股气势:“我本村野匹夫,不受朝廷之粟,侥幸在下土争龙中斩尽群贼,受封湘阴洞天少君,只是天庭之臣……”

    “你想造反?”清郡王侍卫一个符兵将军大怒,一时剑拔弩张。

    州官一时没反应过来,见此都变了颜色,几以为要兵变当场,或是清郡王设套要湘侯钻……清郡王或没事,自己这些人可就保不准殃及池鱼了。

    清郡王眼一眯,摆了摆手阻止了这府兵大将,淡淡睨视了张维村一眼,并不怒,只是收敛了笑容:“汝是想学汉侯罢?”

    “只是汉侯夺了应州,还是向钦差行礼,汝又得了湘州几许,敢这样桀骜?”

    “本来我个人受不受汝之礼,并没有关系,但我今天代表的是大蔡的天威,汝今日要是不向我屈膝行礼,也没有什么,你回去罢,与我沙场上见。”

    “天庭之臣又怎么样,孤大蔡还是天命在身,打杀你又如何?”

    就这几句话,人人都是脸色大变,想不到才一交锋,就已经图尽匕现。

    清郡王扫见着众人脸色,不由冷笑,张维村最重要的是,有着下土乱世里打出来的集团,甚至和应州下土一样有着历史人物,虽非异族,还是历史前辈英杰,却只认张维村一个人,对现在蔡朝根本没有敬畏心。

    这或是张维村底气,但清郡王受过正统皇子教育熏陶,最清楚所谓帝气权威就是这回事,无人理会就什么也不是

    故话是平淡,却真金白银,要是这人还不跪拜,别说赐下湘州了,立刻下决心绞杀此人。

    见着清郡王漫不经心说着,目光幽幽,张维村顿时背后渗出汗来,本以为这清郡王行事荒唐,但想不到这样刚烈

    “郡王请慎言,朝廷我自是惧的。”张维村也是豪杰,平淡一句,现在心中明晰,此际只淡淡说着。

    “救民水火胜过一切,外域攻势在即,湘州残破于我等二人都无好处,平白给人作了嫁衣,请郡王出湘侯封旨,我自拜之。”

    这话落下,场上的气氛总算和缓一些……没当场撕破脸,说明还有得谈。

    清郡王也知道这是此人极限了,沉吟片刻:“外域攻势在即……也罢,少君既肯奉诏,我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来人,取旨书来”

    圣旨取得,清郡王拿着展开,就宣声说着:“着封张维村湘候,赐湘侯印,钦此”

    张维村叩拜下去:“臣谢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