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五十九章 伊人此心(上)

第八百五十九章 伊人此心(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么?”叶青有些心虚汗颜。

    宿世姻缘,老夫老妻了,本命道侣的气运一体,总有种预感,特别今年和她同房鱼水交欢,就更是密切了。

    这或是男女之间的某种战争,现在叶青仗着五德灵池叠加的双修道侣多,对上芊芊就很占便宜。

    故作正常地敷衍过去,手背在身后,无声燃起一丝火焰,将涉及到对芊芊调查的一页信纸单独销毁。

    芊芊若有所觉,聪明猜到了大致,但正因聪明,也只哼一声没有追问。

    “等自己恢复下土的五德仙格,能完美屏蔽气机后再对她透露吧”叶青心中这样对自己说。

    一切以安全为重,芊芊身体里的青脉宝库,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关键词触的暗手呢?

    这个世界里唯独对于她,叶青无论自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受不了任何损失风险,这种感觉不足为外人道。

    这时,宫裳翩然,裙袂飘飘,衣带如风,女娲一个人出了洞天径行下来。

    初夏的侯府中绿荫繁茂,曲径通幽,因离南淤河不远而地气清凉,很适合避暑,这时随着花树一阵分开,就在面前现出了一座小湖。

    而在小湖里有个凉亭,整个侯府的灵气似都凝聚这里,或更准确来说聚集到穿着道袍的青年男子身上。

    “印象里叶君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这与他过去某些经历有关,一步步踏至汉侯之位,寻常人恐怕都少不了一个享乐期,来告慰自身的空缺按说已绞杀州内敌人,应州基本安全有了,此人极力奋进,倒越是褪去最后一丝青涩,野心昭然若揭了。”

    女娲暗自思量着,目光扫过凉亭周围,对周铃等人基本视若无睹,只在芊芊身上微微颌……

    此女不仅仅是阳神真人,离真仙只有一步,最重要的是,她跟脚极深,甚至让她都觉得忌惮,就不知叶君清楚不清楚,夫妻两人都颇有隐秘的样子,这种配对倒公平的很。

    “娲皇殿下早安”芊芊对她笑了笑,神色从容,看出女娲现在完全褪去暗面圣人之位,不再是天道傀儡,而是独立自主的仙人了。

    “芊真人好。”女娲颔回礼,并不表露心中的忌惮,只转问叶青:“叶君刚才在看什么?”

    她的语气虽刻意随和,难免带着一年不见的生疏,时光熏染的威力任谁都无法逃脱,但随着周铃给几人倒茶的动作,日常的平静气息还是感染着人。

    现在时间线比例差不多下土一年、地上十二天,现在看来这十二天没生什么战事。

    “我在看,这日出的朝阳,生机勃勃,或亿年后都是如此……太阳照常升起,但现在陪着我看太阳的人,甚至我自己,那时或都已经不在了……”

    叶青满口随意忽悠,又拆开傅承善的来信,在某个单页上划出一个段落,随手递给她:“对了,这段消息您或会感兴趣,可以看看,好做些准备。”

    女娲刚刚诀别下土归来,情绪自不是容易平复,又被勾起了故园印象,一时只默默接过信封,看着那段。

    她先注意到的不是段落内容,而是称呼:“还有人与汉侯你称兄道弟?”

    “看来我的朋友很少?为人君者,是独夫,是称孤道寡……不过开国王侯上升期,在因权力利益变得炙手可热前,总归会有些知交朋友,我多少也有几个,自是很珍贵难得了。”

    “这个是和我同一届考中进士的旧友,此人非池中之物,与我共同语言很多,距离远的书信往来反更加深些了情谊,而在本州距离近倒没几个,除了芊芊和表姐……”

    叶青忽想起地球时某句‘男女间没有单纯的朋友关系,,一时失笑:“嗯,女子不算,单纯朋友的话,就只有五个半。”

    “下土有关羽、张飞两个结义兄弟,你是知道,地上还有吕尚静、江晨、6明嗯,最后半个是云罢学,此人有些英雄气,与我很谈的来,就算这样君臣名分既定后渐渐严格,谁都要顾着自己身家安全,伴君如伴虎,哪会闲心和人主做朋友呢?”

    “这也就是人道的局限吧,与仙道的稳定关系不能比……当然,我这孤家寡人也特殊了点,上升窜起太快,想和我做朋友,都是抱腿很早。”

    叶青很有点土豪暴户的感慨着,带着某种地球上的气息,最近他常常反思自己,似是与过去几年的自己做一个总结和展望。

    “弥补这点不难,仙道上多认识些志同道合的道友就是了。”女娲感觉到这时汉侯有点异常,思考着,就随口说说。

    “这要精选,朝阳勃勃向上的这种,要能有些专注更妙,每一个外部环境都会影响人,总算最后千百年后道路分歧,也是走过了一段美好回忆,不枉道友一场。”

    “道友?不局限在盟友么?”

    女娲若有所思,总觉得叶青这话对她讲来,是意有所指,一时心绪不定,敛目不语。

    再低看信上这段内容时,就轻咦一声:“外域也有黑星,还是启明星?你确定?”

    叶青颔:“或是。”

    那次虽到外域一日游,但过去就已是太阳升起很高,摸不准黎明时的光景,只能做常理上的判断——事物都是相对,外域在理论上,同会有受到本域影响的灵力潮汐。

    “日是天道阳面的显化,夜是天道暗面的显化,本域天道阳面暗面消长,相对来说夜间更弱,黑星比阳面日落慢一刻钟,就对本域暗面天道建立一刻钟的渗透优势——黄昏落下,换我们下土汉俗可称长庚星。”

    “同理可推外域的太阳升起前,大地尚处黑暗之际,本域提前升起东方,成为一颗小太阳照耀外域,这同样对外域暗面天道建立一刻钟的渗透优势——黎明升起,就娲皇您说的启明星。”

    叶青说着‘启明,二字,川林笔记微动一下,顿时眸中闪过异色,不知它吸纳的外域天书部分又犯了什么毛病,这时却很快收敛思绪继续:“我这位旧友非常聪明,据此现推测接下来时局,认为这很可能意味着,本域不久后的将来也会利用这颗启明星投影进行反击,就不知会选中哪位地仙……”

    女娲‘哦,一声,神色淡淡,不知道听明白了没有。

    “我觉得娲皇您要是抓紧时间登位地仙,可以争取这个机会,您目前选的一个火德仙园,赤帝一脉肯定将您当成自己人,而赤帝擅长革命火种,这是毋庸置疑,争取比诸脉更有优势,就黑水、白金二脉能挂得上边,但黑白二帝都不如赤帝强势。”

    叶青说着停下,因为现女娲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禁狐疑——她这样不急不缓,难道不喜欢火脉?

    上次也没见她选土脉……

    记忆里那个先民少女神明自承过出身——天降下洪水,女娲补天传说实是族群治水记忆,这是圣人之始,实际当时蛇尾妖圣仅有位格,没有实体。

    直到帝女与兄长伏羲氏漂流幸存,结合繁衍与捏土造人的传说,成圣约之始……她和本体虽是一体,跟脚有些不同,是圣约神职与妖圣位格勾连,从此一体两面,二女与圣约本身构成三位一体。

    帝女自己认为是一个时代的神明,只有越当代气运才能获得展,在上古时,族气黑白,血祭红气就可展,金黄圣约所向无敌,成就七千年不陨落的神明传说。

    而现在下土世界日新月异,青气伊始,她已落伍而无力再守护族人……族人不再需要她,她就自动离开,免得拖累。

    实际未必是拖累……但她太好强了,不然单纯炎汉火德的祭祀就足保香火,更别说现在下土汉室是黄龙之躯,和她的金黄圣约还在匹配期。

    赤霄剑、火云洞是火脉,山河社稷图、伪·轩辕剑是土脉,五色石是五气相依相存……

    但本域除自己明的五德相继晋升之法,不闻五脉共修的道路,难道是出自雪云仙的外域记忆?

    叶青心中震动,虽不清楚外域高层能不能混修,但本域确实有三个例外——就是三道君,

    据闻少真道君证道就是太阳、太阴二脉同修,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样办到,连着后人都无法模仿,须得到少真道门赐下一枚专门的阴阳符种,才可开启修炼,而貂蝉和江子楠双灵池合修的少真紫府天敕,也不过是机缘巧合绕过这关卡的山寨版。

    道路选择就和国家内政一样,都是很内部紧密,一时猜不准女娲的证道方向,叶青不好显得过于操心,转口:“不过我这位旧友是与我同年的进士天人,已用青籍汇报上去,如何反击就是高层要考虑的事情了,您短期内无意这个,那此事眼下就与我们无关……对了,娲皇您下面炼化仙园的进度如何?”

    “我……”女娲张了张口,对这样关切很有点不好意思。

    她的情商绝不对不低,虽知道这是叶青有意经营加深盟友关系,但汉风素重恩义,她刚拿了一座仙园的大好处,按战利品分配来说是绝对占了便宜,不由她不承情,再开口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三圣已随上来,不过没有和我一样迁移洞天,只带了弟子上来。”

    叶青听出来,这都是留着一手,就是一声笑:“它们答应帮我在整个应州布阵?并且镇守新的福地据点?”

    “对,不过……”

    女娲不再迟疑,说了些三圣的条件,包括福地资源的使用权,基本都在叶青先前允许范围内。

    “就是有个要求,它们参战后若有缴获仙园,得分配给它们一个,此事我当时做主答应下来,就不知……”

    “您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叶青一口允之,知道她这一番好意的思路是正确,心中虽有点抽痛,但也没有小气

    这事情就算定了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