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六十章 伊人此心(下)

第八百六十章 伊人此心(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仙道漫漫,只追求永恒。

    这些仙园是仙凡鸿沟的门槛,可以说仙人长生不朽,大半是建立在能自产资源的仙园小生态圈。

    相对古仙人的洞天,容易受到敌人攻击,又会受到自然地脉转移而陨落,这才是真正掌握自身命运伊始,相当世界母体子宫里孕育出的胎儿。

    所谓与天地齐寿的意思是仅仅剩下最后一条脐带——要等到地仙才能脱离娘胎,幼儿一样在外蹒跚而行。

    理论上当世界毁灭后,大司命这种要是在外面没有波及,甚至还能多存活一段时间,不过找不到新家还得要饿死

    正因门槛高,仙园全都是真仙累年搜集珍贵灵物炼成,越久远越强大珍贵,换成通用天功最少有千万以上,甚至巅峰真仙的话几千万都有可能。

    可惜这种兑换的是专属天功,只能同一品级的仙园和仙园之间互换,天庭对物资流入人间的控制一向严格。

    这一来叶青就清楚的很,笑:“我和娲皇您说过一次,现在更说明白些,除非拆毁了仙园,当废旧材料来用,否则对我现在毫无价值,还不如换着当打手……就是让三圣占了大便宜,回不把它们剩余价值压榨于净,觉得真是对不起自己。”

    女娲笑而不语,虽已放弃暗面圣人位格,但见老对手吃亏,也是她乐意看见的事情……人心就是这样啊,仙人也不能免俗,否则修炼成冷冰冰的石头有什么意思?

    庭院间微风拂过,小湖上泛着水波,映着晴朗的蓝天,气氛祥和平静,没有生大劫一样,只是举目的太阳侧,指甲盖大小的黑星,还是时刻提醒着人们外域的威胁。

    这时,周铃又上来换了一遍茶水,茶香闻着与刚才有点不同。

    白雾香气丝丝袅袅,奇妙蕴有一股火烫灵气,遮蔽了几人的神情接触,带着朦胧的距离感,只听叶青笑着介绍的声音:“云罢学刚贡献的灵州火山茶,您肯定没尝过,来试试。”

    女娲品尝了一杯,赞一声:“滋味清冽,茶好,水也好,火候也好,不错。”

    正事已经说完,盟友间除此似就没有话说,但有些事情总在心中徘徊不去,她不由开口:“先前赤霄剑的事情…

    “哦?”

    叶青不动声色,一直没追问,是出于默契,不料她自己跑来坦白了……想想又不太意外,妖圣固狡诈,帝女却淳朴,无疑有个中和。

    “我非有意算计叶君,因赤霄剑适配汉族族运,这方面无可代替,我本想选择它作些事……只是族宝有灵,它自己选择了叶君,这我不能勉强,只有赠五色石于叶君,伪成剑鞘,正好配着将养它的灵韵,弥补赤霄剑在仙灵一面的不足。”

    听着女娲将前因后果娓娓道来,叶青其实已经差不多想明白这个,问:“真正的轩辕剑呢?”

    “在我记忆中自黄帝去后,真正轩辕剑一直就是个传说,谁也没找到过,但传言其本质潜沉在族气里……”

    “真相不重要,本以为在封土酝酿时会显化,但看来应州下土暗面力量有限,不足以凝塑。”

    叶青明白认同:“这点没错,力量不是凭空而来。”

    女娲嗯了一声,要过赤霄剑和五色石剑鞘,又拿起了自己山河社稷图缠裹剑柄,有些无奈。

    “因此,我只有设计这个法子,暗面天道传承的古仙祭炼法门中就有此法,却需长期调养融合气息。”

    “赤霄剑也好,轩辕剑也罢,都只要具现就可,并不需要我自己持有——叶君,您可明白我的意思?”

    “所以您授山河社稷图于貂蝉,要她接近我,借升级山河社稷图的名义托庇在我龙气之下?”

    叶青一笑,自己算明白了过去女娲做法一系列谜题……真可谓是布局深远,暗面圣人位格的推演能力实在惊人。

    甚至隐隐窥到女娲道路的一点关键,地球上的女娲,也许并不是这样,但此世界的女娲,却是社稷之神。

    重铸轩辕剑,就能看出些本质,当然,重铸轩辕剑的过程牵涉种种,必然伴随许多难题,由此形成一种整体提升效果,这与女娲诞生就自带的山河社稷图不同,自己亲手炼的地仙法宝能让她突破许多常规限制。

    但更多悬疑浮现心头,她要打破常规限制,是为了什么?准备铸就何种道路?最终目标又是什么?是否与自己目标冲突?

    此刻,思量着,再看女娲神情,她一时半会也不会继续透露。

    但是隐隐的答案呼之欲出,使他心中震动,她终不明白自己来历,故还是和自己有着隔膜。

    是汉道昌么?

    叶青心中感慨之余,还有些别的,这些圣人果真算计步步,难缠的紧——若非自己力量突破急,还要被她瞒到什么时?

    还有三圣,真看上去尸餐素位么?

    别人他接触不多,但通天圣人就是个好战分子,连西方圣人都知道跑出去草原上刷怪,通天圣人能忍住和那两个老家伙憋在下土,难道封神榜的事业真的那么重要?

    种种扑朔迷离的气运迷雾,让叶青完全猜不出,实际就连女娲也是自己透露出来,对他没有特别防备,才能深入窥探到她的一些道路秘密,但看到和没看到区别不大。

    果什么时候,要防止被算计入坑,始终只有自身力量才是关键啊……

    叶青想着,转言说着:“说着这地仙法宝,我想起一件——贪狼星君刃,北魏体量几乎是应州四五倍,听说魏王在四个下土世界分别搜集到四个碎片,合并后才显化出一柄,这种手笔我们是羡慕不来,西方圣人的眼光并不差,找了个好上家。”

    “上家?这挺贴切它的思路……”女娲笑起来,对叶青的一点试探如若不闻,转口说着:“我和西方圣人道路不同,它有它的选择考量,我有我的选择考量,标准不一样。”

    “说起来设计之事确实不好,但当时我还不熟识叶君,换成现在,多半就会用别的方法,至少会提前对你直言。

    她此时有稍无奈,更多是情态坦荡,眸子纯真。

    叶青对上她的眼神,回忆里某个先民少女身影鲜活起来,似与当前这女仙叠合在一起,仔细打量了她几遍,不动声色:“这都没有什么,不就是为您养剑罢了,九牛一毛小事而已,且过去涉事的主体不完全是您……”

    女娲一怔,故作无事:“怎么不是我?都一样。”

    你是……帝女?

    叶青几乎要脱口问出,却止在喉咙里,似这样做并不好。

    对方既不说,一定是有自己私下的理由,正如自己以‘庄周梦蝶,的物化暗喻让她不要再提穿越之秘,她很好遵守了信诺,简单视自己为应武帝,那她此际不言或也是在适应着物化后的新身份,自己也得遵守彼此默契。

    那个守护族人几千年的先民少女、社稷正神,正是难得退休解下圣约,踏上寻求自己梦想的道路,自己又何必打扰呢?

    而且女仙融合完成后浑然一体,自己单称一面可未必会让她高兴,就和女人成熟后未必乐意总被提起孩童时……虽那很纯真,很天然。

    此际春夏之交,暖风中带着幽香,就见女子转身欣赏着小湖,自她背后看去,衬托窄窄腰线的是轻柔缓缓的宫装飘带,不见过去威仪质朴的先秦冕服。

    那个单纯先民妹纸,终是在时光中逝去,只能在珍藏记忆里寻了。

    叶青品着心中一丝怅惘,举杯对她笑说:“无论如何,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娲皇有心重铸轩辕剑,这不仅仅是您轰开晋升大门的锋芒之端,也是汉风利益所在,我岂有不配合支持?”

    “我们都是最密切的盟友,叶青在此预祝殿下能成功。”

    “多谢吉言。”女仙展眉一笑,绝口不提别处。

    两人饮罢又说了些应州大阵的安排,牵涉到一州尺度大阵,节点繁复因地势利导降低成本是个大课题,但因刚才那一下奇怪的气氛,都有点心不在焉。

    聊了一会,这个女仙就此告辞:“我得回去和它们几个知会一声。”

    “我送你。”

    “不用,叶君留步。”

    在这个大劫世界里,两个不同时代出身的族人偶然相遇在一起,由共同保守男方的秘密开始,延续到保守女方的秘密而结束,默契完成一个对等的交换,曾连结在彼此之间一点点情愫似随风而逝……

    又或那点情愫不过是车辙水沟里的两条同类小鱼,彼此濡湿水分来维持呼吸而产生,无关风月。

    此刻见女娲走在自己道路上,挺直脊背,毫不迟疑远去,正所谓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叶青看着宫裳翩然的背影远去,最后想起些,只问:“道友,我还能再见到她么?”

    这个家伙……什么都知道了。

    初夏微风吹拂园林,带来暖意,女娲一顿,略有些踉跄,在一片绿荫下止住脚步,咬着红唇有些无奈,良久,才说着:“叶道友,真正汉昌之时,她会回来吧……”

    “一言为定”

    叶青大笑,这或要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比约定更重要的是她承认了道友的称呼,由此透露出一种期许——大劫无论如何都难以维持几千几万年,她这话无疑希望两人……及误入这片世界的族人,都能在大劫中活下去。

    还有更关键的信息,女娲既借暗面圣人位格便利推演种种算计,肯定所谋非小,叶青原本担心终有一日会产生裂痕。

    在道路面前,道义情谊都虚弱不堪,裂痕会扩大甚至对立,引汉臣群体无所适从——别说司马懿,就连曹操都有可能动摇,还有以后繁衍出来的汉裔也未必不会站到女娲那面,这意味着很大的内耗。

    但现在她透露似与汉昌有关,那就意味着叶青和她冲突的可能性很小,以叶青汉侯的立场,至少不会站到敌对面

    “就这样一句?”

    芊芊只知道两人刚才试探过,她虽聪明,但因地上下土文化差异的隔阂,还不太能体会,想了想问自家夫君:“她刚才的意思,究竟是什么呢?会不会离开?”

    “意思是我汉侯不改,她就不会撤盟……她对族人可真是用心了。”叶青暗自一笑说着。

    纯真而无邪,宛是诗经中洗尽雕饰的隽永……

    这个先民少女,秉持守护族人的初愿,行走在一条艰难的道路上,受到阻力恐怕不比自己晋升人道的变革小。

    但这与人道晋升不矛盾,面对的恰是同一批势力。

    叶青对她此举欣赏佩服之余,由衷祝愿她能在这个大劫之世里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为此不吝于给予必要帮助。

    所谓左右逢源,世界的道路在拥有核心主流旋律的同时,终也要多姿多彩一些,才显得有意思。

    人道或世界,可能喜欢这个,因这种多元化通常是支流汇入主于,成为未来更深厚基础的源地。

    前提是,新生幼苗可以挺过暴风雨的黑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