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八百九十二章 突入

第八百九十二章 突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城主我们已在城北扎营防备,但这股不是自南面过来,是西北面舰队上放下来,舰队火雷凶猛,连百下,几下就轰散了大阵,这可是在黑星最亮的时候啊……”

    就和所有败军之将一样,这偏将口中翻来覆去就是四个字——非战之罪

    “说重点,敌人情报”

    长刀的寒光,让这个偏将寒颤一下,赶紧定神:“战力极强,人数上万,而且肯定是精锐”

    “火雷袭击,紧接着火雷弹幕后,至少有五千道兵冲阵,还有不少真人在里面指挥和刺杀。”

    “只第一当面,百夫长以上几乎受到袭击而死光了,就我们几个千夫长和仙师带兵突围,结果南归路上遭遇二万道兵伏杀,中军全灭,我们是后队,没有进包围圈,才得突围出来……”

    湘阴郡正被几艘仙舰围攻,张维村哪还有余力派这样多道兵支援?

    还有舰队,湘州水师不是滚到潇州去了?

    这土著孙心博又回来了?

    芦金脸色铁青听着,牙齿咬得血腥味都出来了,霍问:“你们后面有没有敌人缀着?”

    “这……我们没留意……”

    “噗”刀光闪过,这将头颅就飞了起来,芦金怒吼:“去死”

    杀了这将,刀光就砍向一处,只见一道黑色幽影显现,“锵”的一声,刀剑对撞火花中,芦金只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大力传来,直直倒退数步,定睛一看却不见人影……

    只有一柄剑半空定住,矫若惊龙的瞬息呼啸过来。

    “飞剑阴神剑修?”

    芦金惊骇之余,意识到此刻深夜危险,厉喝:“阴神遥控飞剑距离有限,敌人就在此不远,搜他出来,不能漏了踪迹”

    “哼——”空气里只听冰冷女声,隐伏的杀气毫不压制爆。

    白色光华在雨幕中划出水线弯弧,剑光嗖的一闪追击不停,散修赶紧上来解围,被这一柄剑穿梭分化,依旧咬住芦金不放。

    阴神剑修在战场上远同阶修士强大,泰半是因御剑消去了自身形体,有攻无守,有进无退,杀戮效率十倍增加

    且剑种作为专事杀戮的特种灵池,号称一剑破万法,只有真雷可以制衡,又或法阵围攻拖到剑修灵力耗尽,但现在都没有这个条件,敌人肯定不止一个剑修尾随,时间在他们那面。

    “混蛋,你们这些混蛋怕什么?要不是我灵池封禁……”芦金又惊又怒,那些个散修畏畏缩缩半点用没有,若非自己真人战斗本能还在,几次都要给人一剑斩杀了:“我死了,你们都回不了母舰”

    散修硬着头皮,付出几人被斩杀的代价,终将他护在当中,结阵对抗。

    这面激战一团之际,余下偏将正组织兵俑向来路围过去,突一颗雪白的光球在林中升起,上升到数百米高,陡刺破黑暗雨幕,照亮这一片林内林外所有的景象。

    密密麻麻的赤衣道兵立在远处,在这暴雨幽林里同样无声无息,高高举起长弓,弓弦闪动法光,箭矢尾巴带着奇怪赤色。

    “射”一个同样手持宝弓的大将,当先射出了连珠法箭。

    几颗赤色流星一样的箭矢后,数以千计的火尾箭在半空中滑出壮丽的集群,重力和箭尾法阵的双重加助推中落下……樱红轨迹在浓黑雨幕中格外显眼。

    而更显眼的是林子外指挥混乱的数千兵俑,这里几乎毫无遮挡物,而刚刚结束一场战斗的缘故,术师甚至都没顾得上给兵俑重新加持防御法术……

    刚才对坞堡内土著兵的碾压情形,以惊人的相似在此刻重演,但是外域方遭遇碾压。

    “噗噗”兵俑和稻草一样割下,所有千夫长都冷汗流下,困兽犹斗高喊:“前队冲进林子里,后队结阵反击

    “射”又是一波箭雨,黑云一样落下,大批兵俑跌了下去,有的身中数箭不是要害,还在战斗。

    在正常情况下,中箭就会由于痛苦而失去战斗力,兵俑虽完全不怕痛楚而坚持战斗,但压着打的恶劣局面丝毫不得改善。

    对射不停,本期望进入林子里冲乱敌阵前队,还没来得及接阵,就被敌人一队对弩兵直射倾泻。

    人倒霉时喝凉水都塞牙,更绝望的事情总是会生,两队敌人在两侧树林里包抄出来,前排一个个手持厚盾,只露出铁盔下的一双眼睛,轰轰步伐中,盾墙一样逼迫过来……

    三面埋伏合围的事态形成之际,这场战事就已毫无悬念。

    这样恶劣的遭遇战,不容芦金想出撤退,散修目光闪动着相视一眼,果断喊着:“芦城主,我们快撤”

    “你们……”芦金大骇,死亡黑暗和这雨幕一样铺天盖地,浸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散修跑路专业默契,话音未落阵型就已散开来,卖掉这城主,而遁光四面八方鸟兽散。

    雪亮剑光一闪,“噗”一下透过芦金的心脏,又没入林子里。

    一个黑色衣裙的女修立起来,举着晶莹的法剑,任由敌人的鲜血在剑锋上滴落洗刷着,直到雨水冲掉了血水,撇了撇嘴,有点不满意:“娲皇娘娘教的洗剑法子,果还要仙血才行……”

    黄忠在阵前听见她提起娲皇时用尊称,不由很是高兴,呵呵直笑:“小姑娘,快去追主公就是,说不定能赶上,这里我来应付。”

    “好的,大叔。”周铃性格冷清,还是恨懂尊老爱幼,说着她不待这将军回答,就又飞身剑遁向着东北面追随而去

    遁光里,少女低看看自己胸前,只有稍有些缓丘起伏,时常被公子揉着依旧不见长大,心中就微微着恼——过去就常让公子取笑说是小姑娘,现在自己都十七岁了

    大叔?

    后面黄忠半响没自这称呼中回过神来,张了张口,看了会这场战事的尾声,又扫见窃笑的校尉,蓦怒着:“笑个鸟?这些都是余孽,还有术师法力不多了,肯定跑不远,一个个都给我杀无赦”

    “是,将军”

    此行跟随他的这波弓弩营虽地上人出身,偷渡下土二十年特意安排都是老部下了,一时振奋响应,追击着杀了出去,就要将这股湖塘郡的兵俑军杀的于于净净才是。

    水波连绵,波涛汹涌,回到了长河主水道上,满载着大军的水师舰队正吃力东向。

    汉军大军剿灭湖塘郡兵俑并不停留,除和以前一样,留下了大将来掌控郡城兼着封锁仙舰十里领域。

    大部借水道来绕过南岸的东屏山丘陵地带,以最快度抵达东屏郡,不得不说周瑜的水师挥效用极大。

    不过战舰的舱室容量远比客船、货船狭窄,被法阵、灵石库、武器库、加厚装甲占据空间,剩余舱室里每舰标准载二百兵,除一百道兵还有七八十个6云两家的水手填补,现在都强塞进去两倍还要多的人手,十七艘船总共多装了八千6军。

    余下两万,装在了女娲的山河社稷图里,已经过去。

    仙宝空间携带量和存在时间呈反比,不过和女娲修为精进有关,同样人数比偷渡下土时只有一刻钟要多些,现在可以带两刻钟,她已先行一步,亲自带着卷轴飞往东屏郡了。

    “还联系不到汉升将军那面么?”叶青立在舰,打量甩在身后湖塘郡河岸线,又一次催问。

    传讯术师摇:“没有最新消息。”

    直线距离上看其实不过五十里,讯盘还是时断时续,元磁紊乱影响太大了,不过这种自然威能对于此刻敌我双方都是公平,而且还有天道压制,只怕敌人各舰间在切换到现在道波模型前,无法保持远距离联系就被天道吞噬。

    之前应州消灭金沙郡那艘铁冠门弘武舰,湘州这面看起来根本不知道,毫无对应州防备。

    叶青猜测他们连多少舰突入进来都不知道,成功各舰抵达预设位置,就过河卒子一样行动,看哪只卒子能将了对方的帅。

    有自己误导,灵乾道人对此役真的很重视的话,第二舰队肯定有不少就是直冲湘阴郡去…嗯,可怜的湘侯。

    “真的要攻破洞天怕是很难,天庭不会坐视,但湘侯张维村损兵折将大伤元气是肯定了,会不会让清郡王形成压倒性而大占便宜?”

    叶青思索着,越觉得湘北三郡必须握在手里——因湘北、湘中基本上是誉郡王地盘,湘南才是湘侯地盘。

    到后半夜时,舰队抵达东屏码头外下锚,战舰吃水是很深,太靠近河岸会直接搁浅,而这里延伸出来的码头设施都已被敌人摧毁,对货物大宗运输、水路后勤保障构成影响,但对道兵的登6毫无困难。

    周瑜指挥水兵一齐动手,先用船舷的救生小舟将成箱成箱的手雷运往岸上,少数作军官坐骑的战马蒙上眼罩、安抚着载上岸,6军将士就自己泅水渡过这段浅滩——相互都用绳索绑在腰上,以防止脚滑被激流冲得不见,对道兵而言也是九死一生的危险事。

    为多加一层保险,大将都亲自带队涉水,抵达岸上后就算以道兵体质也是冻得抖,火脉术师赶紧施展法术烘于,在汉侯讲武堂的步兵教典里面保持体温是很重要的一项。

    叶青在河边见到女娲,及她带着过来二万主力,因来得早些甚至简单扎营,炊事班都做了热食提供给全军,跋涉上岸将士也跟着简单用食补充体力,就整队向郡城方向出——因不清楚敌舰方位,但东屏郡城还尚未听闻被攻破,肯定是敌人兵俑大军聚焦所在。

    “我可以先过去查探……”

    女娲扫一眼远处的三圣,压低声对叶青说:“你推进如此之疾,并非敌人当真就弱了,只不过原先它们都是和湘州本地势力交缠,在湘北更是牵制为主,现在你加入是一股生力军,在他们始料不及下才突袭攻取这二郡……可湘州有整整十个郡,正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缟,,等它们意识到你这股力量的加入,你面对可就不止这点敌人,它们会用现在对付湘阴洞天一样强的力量来对付你。”

    “所以我要战决,获取这三郡……至少沂水、湖塘两郡要掌握扎实,有着大概五分之一地界,我在湘北就有了立足之地,不再是孤师远征深入,据此才能保证力量投射,和敌方仙舰扎根之地,进行对峙对抗,消磨敌舰的防御,最终战胜。”

    叶青看了她一眼,对上双眸,又是颔:“您小心些,确定敌舰位置就可,别靠近——是真君舰的话,敌仙就可能不止一个,三个到五个不等,让通天和你一起去以防万一。”

    女娲觉得很有趣,掩袖而笑:“通天跑地上来是要收好处,因心疼那些弟子,不得不让你给差使来、差使去,也不知是亏还是赚。”

    “自是赚,在我这里好人有好报。”叶青很正经地说。

    女娲笑笑不接话,一挥彩绣,一阵五色雾气飘过场上,同时四道剑光飞起,同时消失在南面茫茫雨幕深处,而步弓大军也在身边络绎开过去……

    与这股气势汹汹的生力军相比,湘北三郡夺取战役最后敌人,此际还隐没在丘陵一面的黑暗迷雾中,神秘莫测。

    叶青翻身坐上黑龙马,回望着西北,依旧毫无动静……风雨已大规模入袭长河的这段流域,太平湖水汽滔天荡漾,龙君为何还不归?

    难道出了意外……

    就在寻思之间,夜色更是深沉,暴风雨丝毫没有停歇,不断噼啪落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