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九百二十七章 下土龙气(下)

第九百二十七章 下土龙气(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实际上,这种逃户归籍情况在应武帝在世时就已出现过,一部分顽固坞堡倚仗家丁、门客暴力束缚逃户,许多昔年对外域作战有功,这时体现出了落后的一方面了。

    可汉时民风文武并重,恩仇观念很强,当时又正值乱世过去不久,地方退伍老兵不少,青壮除上郡国学校还要参与预备役训练一年,最初几年里就引起激烈反弹,闹出不少血案,有些武艺高强的游侠直接夜半杀上坞堡,灭了豪强满门。

    应武帝末年时期这事体很大,各地郡守、国相对中央直接负责,又有刺史巡视行使监察职责,这批属于新兴利益阶层的代表,基本都是偏向于逃户,对敢闹出血案的门阀豪强都是毫不留情镇压下去……

    叶青当时并没有直接强行推动变革,因经济圈还在初步萌芽中,时序还未到,他相信大势既起这洪流自己就能摧毁一切,在生存上永远别低估人民的决心。

    到高宗时,火灵蒸汽机坊渐渐在全国各地普及开来,就在舆论上对奴婢表示同情,潜移默化着千年奴婢制度,为缓和保守地主的情绪,朝廷又开出了赎买逃户的政策,这打一棒子再给一颗甜枣,让新旧阶层缓慢和平交替。

    奴婢制度在北方渐兴的大工业环境下,很快沦为末流,在南方,新开垦不久存在大批种植园,这些传统农业地区还是强烈抵制——这和地球米国南北内战的局势何其相似。

    因南方开垦后正渐渐成为天下粮仓,稳定压倒一切,高宗斟酌后就按下了这件事情。

    他性格上颇有其父应武帝仁德一面,内政上中规中矩、殖民上完全消化草原和瀛洲、军事上西征夺取红海出海口,功业已够足在龙御归天时主导新汉福地国鼎,没必要在一代内加剧内耗——万一形成南方和东海列岛叛乱,虽可以派水师镇压,但是对他仁德之名的污点,形势和性格上都不认为有激进的必要。

    而到现在新君即位,按传统三年不改父道,稳固帝位后难免烧三把火,试探过舆论,现经六七十年的经济和舆论铺垫一切都已水到渠成,就以法律规定废除奴婢制,短暂的雷霆手段抓了几个罪恶大的家族。

    这些都被社会主流舆论所称赞叫好,杀鸡为的是儆猴,南方大门阀中再无人敢用暴力手段强留逃户。

    失去逃户支撑,很多传统豪强虽放不下对土地安全感的渴望,只能卖掉耕种不了的多余土地,置办起火灵蒸汽工坊,他们现在知道这东西能挣钱。

    困扰东汉和新汉两代近三百年的门阀崛起,一夕瓦解……当取代的是大工厂主、大资本家,看似轮回,可一切终究在进步、在螺旋上升。

    叶青思索着所见的内情,阳神掠过天空,虽不会再出现人们面前,但看到这些生民繁荣而朝气蓬勃的景象,作为皇朝的开创者不由微笑,展了一下身子:“完整摧毁这些落后社会部分,龙气或可变成正黄,青制到此,已经证明了自己,就等着体制崩坏,最终显出了。”

    以#11球为例,朱元璋其国制黄气,国家鼎盛之时,赤红带着明黄,而皇帝受制当时人口,不过淡紫之间罢了,但经过经营,中途或有紫,又因着体制松弛而下降。

    至公元16年8月(天启七年),信王朱由检继位,身而成皇帝,其气运不过淡青,经过三年稳固权柄也不过是青,以后一直保持在这程度,并且登基时,国家龙气仅是淡红——这是历代制度松弛,宛是人体老化的结果。

    汉制也是这样,同样有着这衰老的过程,叶青离开时,个人实只是淡紫,到现在皇帝已是紫色。

    但随着体制松弛,国家气数减少,皇帝的色泽也会每年微不足道的不断下降,直到由紫变青,由青变成淡青。

    人口一亿左右的农业帝国,皇帝气数一旦变成淡青,就说明他掌握的实权只有一个省长的程度,或者说,他控制的国家部分只有三十分之一,自是岌岌可危,几近亡国。

    至于傀儡皇帝,有红黄色就不错了,话说溥仪,清朝末代皇帝,年号宣统,登基不满3年,虽有帝号,其气不过红黄色,死后虽归于满清龙气福地,受到清朝系统的承认是皇帝,其气可能只有白红,仅仅相当于一个乡级土地的神力——堂堂天子,落魄至此

    所谓的末帝还有紫气,那就是梦呓

    “我预料不差,现在国运如日中天,还没有到极盛,一百五十年左右才抵达极盛。”

    “极盛而后,随之而来,必是怠慢荒唐,体制松弛,盛极难继,由盛而衰,这就是天道,是大数,历代皆有的事

    “只是,要是没有大的特殊情况,红制或百五天寿,黄制或三百,青制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过是六百寿。”

    “而这是天寿,实际由于各种各样原因,不可能抵达,有七八成就不错了。”

    “就算这样,相对别的体制,我的下土朝代,消化下土暗面的金矿,由于国祚绵长,总体资源,或还能多出十数倍。”

    想到这里,叶青露出了笑意:“我晋升真仙资源,已经绰绰有余了,以后还可期待余款。”

    一阵风掠过,远处阁楼、垂台、回廊、宫殿,满眼淡青气,随着普通人听不见的潮水声响成一片,深邃威严——不管怎么样,现在是盛世,叶青到这里,不再多思,随即遁光转向东南方……的大海。

    暴雨倾泻,亿万水线直竖在浓黑云层和海面之间,带着咸味的腥风,洪波在礁石上漫过,巨浪山峦一样层层涌起叠高,又“轰”拍下。

    遁光一闪而过,突“咦”一声,停止了,叶青向下看去。

    两条海舰闯进了这片深黑海域,都散淡淡法力波动,不断法术扫描探测周围水下礁石,并相互侦测位置,碰撞出敌意火花。

    前面一舰,标示着龙纹,隔着雨幕能隐隐看见“探·十七”三个文字,舰体表面遍布各种刀箭痕迹,舰体吃水很深,显载满货物,硬帆在桅杆上绑得死死,连着船员都绑在上面,防被狂风吹掉下去。

    “别乱动——”船长亲自把着舵,竭力控制船体绕过印象中的礁石区,这时脸色苍白吼着。

    原本探索现一座盛产橡胶的岛屿,正要将喜讯回报帝国,这场暴风雨直接将喜悦归程变作黄泉路……

    不,这里是南海最危险的一片礁石区附近,恐怕地下黄泉都不得见,只有被鲨鱼吞噬、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这艘机帆混合的战舰,已全面下帆,全靠舰尾火灵蒸汽机驱动螺旋桨,更糟糕的是舰体一侧中炮受损,分出力量抽水,致使航下跌倒极点。

    现在除船长还能稳住身子活动的都是道兵或术师,虽只有七八人,已是罕见的高比例,配合护舰法阵说明这艘来历非同寻常。

    “帝国水师水平抵达这个程度了?”

    “某些方面过地上水平了。”

    叶青暗暗想着,而后面一艘,黑舰标示着白色骷髅,同样用法阵来获得驱动力,明显不缺道兵和术师,且舰体无损更灵活。

    这使叶青眼一眯。

    “海盗船,有这样的水准?”

    “这不可能”

    才想着,视角一看,只见这黑舰上涌起的是灰黑气,一直蔓延到远去,隐隐和某个岛屿相连,又丝丝透入黑暗之中。

    “是东瀛?”

    “还有这世界的暗面?”叶青眸子一冷,却并不意外,大汉统一天下,自有不少民族不服,又有着暗面支持,有些暗流不足为奇。

    话说,下面舰面上,隐隐有阵大笑声传来,让龙舰上的水手都双眼喷火:“这些该死海寇”

    “轰——”

    巨浪当空拍在船体,单薄法阵再支撑不住,“噗”一下破灭,高高的海浪一下涌上船舷,直接涌过甲板自舷侧下去,幸甲板到舱底已封死,但逆流水浪,正将舰体向礁石区推移。

    “看来得停步在这里了。”一个术师在船长身后苦笑着,不忌讳说不吉利话,更凝目盯向敌舰:“但这前,先于掉敌人,距离已够近了。”

    少顷,一具闪动幽光的床弩被挪了出来,在雨水中对准方向,舰上术师亲自掌弩。

    隔着四里,一枚雕刻龙巨大弩矢过去,雨幕中穿透层浪和雨幕,势如破竹,到接近敌舰时已衰减。

    “以是在6上?”海盗船长冷笑。

    众人深以为然,相隔四里,这种床弩箭矢在海上射程根本不够看,瞄准也难。

    不过不久前,自己方面还是一大舰和三艘小舰,围攻这艘后,对面床弩很多,损兵折将三艘,只剩下自己。

    所以不由得他们不小心,这刹那间,海盗船长心中暗暗想着:“现在汉国的武舰越来越强大了,就算有着贵人支持,这抢劫日子,还是越来越不好过了啊……”

    黑舰上的海寇正要时欢呼,一道神识波动跨海而来,适时启动了些,一道血红灵焰在弩矢后喷出,一下抬升而起,不知怎么样调校,箭尖对准他们舰体中段急冲,相隔不过半里

    顿时人人目光呆住,有人喃喃:“那是……火龙出水”

    “怎可能”

    海寇船长惊呼一声,最先清醒过来:“该死,是天家的战舰……谁告诉我这是普通水师战舰?”

    “大哥你忘了?是东瀛人在黑市上说……”

    “快转舵——”

    “来不及了,法阵输出”

    “轰——”

    火光爆炸,蘑菇云冲天而起,整艘黑舰变成了碎片,海面上人头攒动,淹没在一片大浪中。

    望着纠缠数日的敌舰沉没,所有水手、道兵和术师都笑起来,随即收敛笑容,同样无情大浪也向他们拍下,前面不远一座黑礁隐然在目。

    在这时,有个水手跪在甲板上,祈祷起龙女娘娘,术师怔一下:“龙控水事……但临时祈祷,这能成么?”

    “诚心诚意就能成,那可是成祖正封的娘娘……南海之主”船长压低声音说:“小六子家里常年供奉她尊位,祖辈五代香烟不断,不是临时祈祷……要不,我会招这毛都没长齐侄子上船?”

    众人沉默下来,掌船的继续掌船,别的都一一跪下,对空祈祝。

    而在这时,船长使尽了抖擞,一下越过了礁石,龙骨吱呀的摩擦中没有断裂,一座又一座的黑礁越过。

    良久,众人回望抛在船后的礁石区,无不震惊……南海有名死亡海域,就这样穿过了?

    这时,一道青光在水中出现,冲入了浓黑层云中,所有人目瞪口呆,最见多识广的术师忍不住颤栗:“这是……真龙”

    天上龙影毫不停留,似只是恰好路过,径直穿云游向东北。

    这时,众人还尚未回过味来,就听到桅杆上在风中出呜呜的鸣声,很快就有水手现上面悬挂一枚青莹莹海螺,美丽的纹路散隐秘波动,整片海水都平静了,似被力量命令着慑服。

    “这海螺……我知道我祖爷爷就见过”

    小六子的水手脸色涨红,大叫起来:“刚才一定是龙女娘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