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九百四十五章 清郡王的忧虑(下)

第九百四十五章 清郡王的忧虑(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湘州州治·丰良城

    不提清郡王的心思,百姓可不知这些,眼见敌舰退去,连着几天,城里都挂满了灯笼,夜市热闹,满城军民庆贺着劫后余生,一时喧闹混乱。

    而郡王府里秩序如常,普通仆人和婢女脸上,虽都有些喜悦,但还是按照规矩来行事,不敢有着喧哗,只是郡王府气氛有些不同以往,屋檐下、墙壁上、窗棂上……这些地方都是张灯结彩,到夜里红光缭绕,气象辉煌。

    至于少数人,更是郡王在帝都里带来的老人,受过皇家的培训丨不知道的罢了,就算隐隐听些消息,都看不出惊慌,只让人觉得更是严肃。

    至于带来的真人,见过世面,心中早就清楚——此役的关键不在于朝廷,而在于天庭。

    果最后还是应验,天庭抽出仙力加入地面战场,包括湘州在内,现在各处犬牙交错的战局看来危险,实际在平衡中。

    郡王府后院里一片白光罩与城中白光对应,就是小玉京法阵的核心处,和帝都皇城一样的冬暖夏凉效果,夏夜带着炎气的晚风徐徐吹进来,就自动变得凉风习习,临着一座半亩小池的楼阁上,更是贴满大红的字,却是这府中主母的新房。

    房里面红烛点着,更是一片喜气,一个素白少女在床榻上躺着看书,听吱呀一声门响,进来男人的身影。

    清郡王手势阻止她起来服侍,自己任由几个婢女除去衣裳,等她们下去了,又问:“王妃,最近还住的惯?”

    “妾身是随遇而安,当了郡王妃在哪里会住不惯?倒是夫君最近意犹不足?”湘女宁绢眸光流转,促狭笑着:“莫非上次殿上一见,至今还惦念着我家几个妹妹?难不成也想学应州姐妹同收?”

    “哪里……我性子其实孤僻,有你就够了。”清郡王知道妻子是打趣,过去摸了摸她清凉柔腻的肌肤,吃着各种豆腐,引着她微微有些嗔意:“灯还亮着呢”

    “亮着很好啊,看的清楚……”

    宁娟不听这种话,自己赤着脚跑去吹熄了灯,就算这样的活泼姿态,在她作来也有种娴静味道,不愧是水乡长大的闺秀,潇湘一带最出色的丽人。

    清郡王坐在床上欣赏看着她窈窕身姿,很有种小时看到母亲的感觉……母妃也是潇州人,就有这同样柔婉风韵,这母系传承使他将自己当做半个潇湘人,交流起来有不少共同语言。

    “夫君还在担心敌舰复来?父亲已腾出手来,关键时总能保得你平安。”宁娟还以为他在担心,安慰说着。

    “我知道,我知道……”清郡王有点苦笑,是,这点他相信,但是自己如果城破,就算能逃得性命,还有什么作为呢?

    不知不觉之间,他渐渐生了改变,以前淡泊的人已经不见,这时,他搂住她的腰身躺下,夫妻两人是性格相投而彼此选中,还有共同语言,最近又是新婚情笃,枕席之间就不隐瞒。

    “按说敌人暂退,又是新婚,双喜临门感觉总是差点滋味,特别是汉候大军南下的姿态,如梗在喉,是以意不足

    “我知岳父能出手对外域,但他总不能出手对付敌方诸侯……”

    “现在我只要一盯着墙壁上挂的地图,心中直生寒意,平日不敢表露,在贤妻面前我才敢透一点——北面汉侯猛龙过江,南面张维村地蛇盘踞,两面夹住湘中四郡,以后这路怎么走?”

    房间里一阵静悄悄,只有呼吸的声音,似受着危险气氛感染,反刺激了某种**,这对夫妇的呼吸声急促起来,衾被翻滚的声音,及女子强忍的低吟声,男子的喘息声,都交汇成一种味道。

    过了几分钟,声音平息下来,清郡王回味着刚才润嫩的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最近劳体太多,所以……我以前不是这样快。”

    “没事……”宁娟柔和说,努力平息了体内躁动。

    她新婚不久终没有多少经验,对这种男女事情渴求不多,能尝到滋味就觉很好了。

    夫妻间又是一阵窃窃私语,直到邦邦两下敲门声,侍从在外面恭谨禀告:“王上,湘侯送来拜帖,要携新婚夫人来拜见……连襟。”

    “连襟?”

    清郡王一下翻身坐直了,看一眼妻子:“你和那小姨子撮合的此事?”

    宁绢起身穿衣服,两颗绒白细腻的蜜桃被绸质的衣料遮盖上,挡住了丈夫的目光,她对此质问只微微一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清郡王心中就有些数了,对此叹一声:“贤妻真是有心了……”

    他觉得妻子性格大概不会私下里独自决定,估计湘伯岳父在背后多半有着推动——湘州是湘州人的湘州。

    这样想着,他起身踱步片刻,决然说着:“回帖,约时间一会,为安全起见两边都通过水路……”

    主君的声音传出来,正在门外候着的人,都是相视一眼,心忖定是要与湘侯秘密会谈,而排出掉汉侯的参与。

    现在情况转好,三家会谈倡议就已经不合时宜,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一旦三家会盟,总得选个盟主,或者事实上某家形成主导。

    清郡王固是皇帝之子,可凡大不过仙,难不成堂堂仙人屈居凡人之下?

    汉侯肯定执牛耳居座,一旦给叶青确立主次名分,湘州的局面就立刻雨打风吹去……这算计不可谓不毒

    所以对这场仇敌变连襟的戏剧化逆转,谁都没有奇怪——主公和湘侯过去为了自己利益是敌人。

    现在一转眼变成盟友,同娶一双姐妹成亲戚只是引子,决定的是时势变化,利益和矛盾。

    北面的敌人都已强大到两人独力难以抵抗的程度,再这样内斗下去,湘州地盘全都要给应州人占去了,两面都是一时英杰,谁会真的做这种事?

    “说起来青脉汉侯更善于时势,难道就没看出南下会遭遇阻力,不说朝廷的激烈反应,就算天庭也不会坐视这种内战吧?”

    正当众人心思寻思时,房间里又传出清郡王冷然声音:“这事不能不禀报上去……备特别专线,我要行文向父皇和太子禀告。”

    终要求援了

    众人脸色微喜,这一语就安定人心,他们早就知道主公和誉郡王——不,现在是太子殿下——关系尚属良好。

    虽都是以前闲散郡王时的情分,现在未必作数,但应提的时,还是得提

    这不仅仅是情分,也有大局在内,谁都清楚,现在汉侯已经接近滚雪球,现在阻止还可,一旦滚了下去,越来越大,那就谁也无法阻止了。

    等他们都退下做事,清郡王才对宁绢苦笑:“其实孤走这一步是不得已,认输求援,父皇会怎看自己?兄太子又会怎么看?”

    “藩国看似没有区别,实际还有待遇和亲疏,这下失分不少呐”

    “在妾身眼中,夫君是最好……”宁娟手指握着衣襟,点亮了红烛,烛光中她清秀眉眼里都是婉转温柔。

    清郡王笑起来,就没有再多说,其实他还担心的不止叶青,更是有信郡王全据安州。

    这位号称贤王的王兄实力无损,听闻最近已染指霞州数郡,一下就占据了附近最大的名分,一旦自己真的势弱,只有汉侯和更北魏王才能盖压之,总之……决不能落到这种出局的处境。

    房间里重新恢复宁静,红烛很快燃烧殆尽,晶莹柔润的烛泪一滴滴落在桌面上,透着不详。

    三百里·南屏郡

    “万胜”

    排山倒海的呼声一浪接一浪,一片呼啸声中,汉军人人披甲,更有一万骑兵缓步而上,蹄声一片。

    数万汉军阵列严整,踏步而上,又在平原上,停下脚步,在月光下形成了大阵,一股赤色军气,直直冲上百丈,宛是狼烟,使得能看见的人,都是变色,这可不是兵俑,失去了思考,有此强军,可谓到位。

    在他们前方不远地平线上,一艘弘武舰在夜里出现,它森森已将目光转移到这面,悚然注视这支新出现的敌人,徐徐升起,就想远去。

    “诛仙阵”

    四道剑光在夜空中击下,“轰”一声震动中,弘武舰远去之势,顿时受到了阻挡。

    “真龙大阵·天子之剑”

    下一刻,一柄长剑无声无息插入舷门,光晕收敛时就可见是一个青年男子和一个宫裳丽人交臂合握剑柄,再度力。

    顿时连剑柄消失在舷门幽蓝的洞口中,亮银色的仙金滚动,伤口竭力修复,却被什么气息感染了一样变得很缓慢

    “万胜”旋即汉军大阵四面围上,接替诛仙剑阵的封锁,一条赤色,外表带着青的小龙,顿时盘踞而上,封锁着四周。

    而四道剑光不等舷门破口完全修复,紧跟着钻进里面。

    “杀”这艘舰就开启了震动模式一样,在里面“轰”的震动了起来,一切都有条不紊。

    杀声震天,银月悬在天空中,静静注视一切,一颗星光在夜空中不断放大,放大……急向地面投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