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九百七十五章 君临港事变(上)

第九百七十五章 君临港事变(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郡王看着叶青出去,一时沉吟,脸色就有些阴沉。

    和约定下,基本符合着朝廷的大政,想必父皇不会在这时迟疑,只要七天,正式旨意下来,经过青帝的公正,流程就算正式完成。

    而接下来对汉国封疆裂土,湘北三郡在划分上就不再属于湘州。

    但他毫无办法,对方宁愿将三年准备期缩减到半年,朝廷肯愿意付出湘北三郡……哪怕自己贵是郡王,也阻止不了这种交换。

    “我回去助阵围剿外域舰队,有事通知我,就在这附近瞬息便至。”广国公递给他一枚玉符。

    “明白。”

    清郡王送走广国公出去,望着这一道黄色遁光消失天际,看着天晚不便回城,就一个人回到船上休息室里呆。

    空空的房间让他有点皱眉,夫人宁娟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在新婚以来是从没有过的事。

    “王爷,各大臣求见。”宦官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清郡王压下莫名烦躁,吐一口气:“进。”

    舱门吱呀打开,历时一群大臣涌了进来,湘州水师都督孙心博已明显投靠,这时都有些自责。

    “汉侯选择了缩减时间,都没选吐出湘北三郡,这点实在是臣等失算了。”

    清郡王支着手,听着众人谢罪,一摆手:“这事怎么能怪得各位,只是孤的确有些不甘心。”

    听了这话,各人默默,平心而论,丢了这三郡,清郡王的实力大减,这可是沿河繁荣的郡市。

    而且不吭一声就答应,别说前番战役阵亡者,就是平常路人也要笑清郡王懦弱,郡王以后日子更是难作。

    但要是在这时对抗,不仅仅是和民心对拧,更是和朝廷大局违背,一旦坏了大局,清郡王就祸不可测……

    思量着,嘉阳真人就说着:“主公,眼前朝廷大局已定,一旦有变,坏了大局,王爷,您虽是皇子,也担戴不起

    清郡王沉默,转开话题:“传文给下游各州,这半年谁都不许借调运输船只给汉侯所用”

    众人听了,有些人就立刻大悟,这既显示了清郡王的不满,又不至于坏了大局,处置还算恰当,当下人人称是。

    而孙心博眸子一亮,又看了看嘉阳真人,已明白些深意。

    别说是郡王,甚至朝廷,虽不得不让汉侯开垦东荒,但谁都就没有想过让汉侯能成功开拓……至少现在不行。

    而要是促使力量消耗在远程过程中,最后无功而大损元气,这自是最符合朝廷的利益——别说是湘北要重新吐出来,怕连应州都不可保

    那时,就是一群秃鹫瓜分尸体的时了,这清郡王简单之间,看似意气,却下了一只好棋,也只有清郡王可以这样于

    清郡王因思虑而扫过众人一眼,虽有了应对方案,但心中清楚,这一轮朝廷固最终得利,可自己已输给了叶青,一时没有心思多说,也无法多说,只叹着说着:“你们拿个方案出来,怎么在湘南身上找补损失。”

    众人纷纷应下,都是告退离开,房间里又空空无人,这种人间繁华褪尽寂寞,此际一丝从未体会过的感觉升起在

    这一刻他在清醒不过意识到——其实自己这次是受到了重创,嘉阳真人曾暗暗说过着。

    “主公,您一丝青紫还在,但不过是表面,内在仅仅是一股黄气了。”

    “幸湘州水师都督孙心博已投靠,虽现在可能后悔,但再难别投,再这样就是三姓家奴了。”

    “有此,黄气才补足,也尚未成青。”

    想到这里,清郡王咬着牙,看着跳动的烛光,良久叹着:“我堂堂皇子,郡王,只落得一郡太守之实格?”

    “不……或说被牺牲更合适,或父皇事先就已给广国公交过心,甚至在土德之前,就达成了和青脉媾和意向,以此基调,谈判才这样顺利。”

    “那说来,自己跟叶青在这里谈判,不过是两颗棋子相争罢了。”

    “不,叶青是仙人,仙侯,他的待遇在这一局中肯定比棋子好多了,至少是活动的单马……”

    “而自己天潢贵胄,皇子之身,就这样被无视了?”

    清郡王心中翻来覆去想着这一变化,猜测父皇和太子皇兄的意思,丝毫不敢和臣僚们商量,因这是人君的秘事。

    良久有些苦涩叹一声:“这君心真是莫测,这天意……真是高远”

    王妃宁娟刚进门来就听见丈夫这叹息,她压下心中忐忑,面露关切:“怎这样叹气,不顺利么?”

    清郡王一时没有说话,他敏锐现妻子换了身衣裳……外面下雨淋湿么?

    他还没想太多,只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上下打量着她的身姿:“你今天跑哪里去了?”

    “按着夫君意思,一直在陪汉侯夫人啊”宁娟落落大方坐下来,眸子里有点不解和委屈:“……现在或要称汉王妃了,人家可没给我好脸色呢。”

    “抱歉,这几天幸苦你了,我刚才……有点心神不定。”清郡王回过神来拍拍额,歉意说。

    “看你这说的……咱夫妻一体,何来两家之话。”

    宁娟牵起他的手,心中微黯,刚进门来一瞬,她有着冲动要告诉夫君真相,哪怕冒着污名的风险,但随着夫君那声喝问,顿时心凉打消了冲动。

    那可恶的龙女,还真是……让她说中了。

    清郡王就说了刚才谈判时生的事情,叹息说:“我本觉得,能用三年之期换回湘北……现在有点迷惘了。”

    “汉侯的选择,看起来要效魏世宗突入草原,不过魏世宗最后死法,可是前车之鉴呐,他就这样有信心?”

    “就算仙人不会死于寻常蛮族和荒兽,开拓也不是他一个人能于,至少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能见效……汉侯,有这个时间么?”

    “夫君说的妾身不大懂……不过你是皇子,大蔡朝,岂是一州一藩所能抗衡?”宁娟软声宽慰。

    她是非常聪明的女修,暗想今天自己被扣押的遭遇,或对方已设了套让夫君和朝廷来钻,可惜她现在没法点破。

    “希望如此。”清郡王哑然一笑,心忖女人懂什么,和她说这些都是白费力气。

    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一对郡王夫妇都善于演戏,轻声细语间相互谈心,实则谁也没有暴露自己的糟糕心情。

    随着夜幕降临,很快有仆从进来点起灯烛,呈上晚餐。

    自皇宫里带出来的宦官和宫女,每一次见到王爷和王妃的融洽相处,没有人不觉赏心悦目——这真是金童玉女的一对璧人,天作之合。

    皇家日常的礼仪规矩很重,用餐的时几乎都不说话,而且一大帮人伺候,不好多说着,夫妻各自吃自己的食物,过后叫人撤下碗碟,又一帮宫女服侍着洗漱,随后就到了睡觉时间。

    一切都和平常的生活一样,与叶青每晚开茶话会、交流感情的家庭习惯,这个新生的家庭还没有培养出娱乐活动

    当然,或有一件通用……

    宁娟此刻承受着压力,愧疚又怜惜,今晚不知怎地身体里燃起灼火,服侍着丈夫宽衣,小手自然而然摸在他胸膛上:“总归汉侯的威胁消除了,咱们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清郡王点,他谈这场谈判简直就是打了一场仗,而且还打输了,实在疲倦气馁,也没听出妻子暗示的意思,不多说吹熄了灯:“天晚了,明天和汉军交接的事务还多,睡觉吧。”

    “……”宁娟手指微滞,体内灼火一下冷了,突有一种自贱卑下的羞愤感觉——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自己这个王妃,真没有意思。

    她没有表现出异样,低默默除去自己外裳,光着身子钻进被窝里。

    等枕边呼吸声渐渐平息下来,神识波动完全平静,宁娟缓缓侧转身子,刚才就似听到舷窗上有着动静,这时望去似乎几只避雨的麻雀在狭小窗洞里躲避暴雨,灰扑扑的翅膀哆嗦着,相互挤挨着取暖。

    一片幽暗的斗室内,她的视线越过可怜的小鸟,望向外面黑暗中雨幕,透过遥远的东方天际,仿佛能见到那个女人口中的大海。

    原本熟悉亲切的故乡水灵气息,在今晚变得局限、渺小、陌生起来。

    这些天她看出来夫君所修是道门的《少真紫府天敕》,要兼容也只兼容同门,好像今天看见那个叫做江子楠的汉侯夫人,修的也是这个……

    但无论如何,跟自己水德完全没有于系,就没法结成本命道侣,这在皇家和藩国中都是少有,足见此次联姻的匆忙。

    宁娟一直随遇而安的性格,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艘巨舰虽雄武、华丽、光鲜,实际住起来实有点狭小了。

    “夫君大概将我当做金丝雀了吧……”这女修心中冷静下来,感觉有些惆怅苦涩,新婚情热以来掩藏在水面之下的一些东西,开始水落石出。

    或是从小众星拱月的皇家培养,夫君性格下那些顽石显出格格不入的疏离,硌得她心里生疼。

    就修士来说,王妃之位固尊贵,不见得胜于天封……王府物质条件优渥,其实还不如地仙水府……

    甚至剥除地位和关系,单凭阴神真人修为和水事精熟,她就职一郡掌水使都能活的自在。

    这就是力量给女性带来的独立保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