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八十章 大汉赤魂(中)

第一千八十章 大汉赤魂(中)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哎……城南学堂都在挑选大汉赤魂,我们这些老师都还以为要送去培训丨呢……”一个教师附议着。

    有个青年马车主蹙眉:“说着也怪,我家老爷子九十七岁都快去了,让术师检验出来,硬是老参吊着一口命、转移到郡立医院养护,老爷子醒转都说自己没两个月好活,太劳费国家了……”

    “令祖高寿,是何方高宦?”众人侧目望他,以为遇到了低调的二代三代。

    青年马车主摆摆手:“老爷子是我曾祖,不是官,就是显德帝时的一个普通老兵,跟着征西将军曹武打到了最西面草原,灭匈奴残部所立的北魏国时,斩敌十五级,最高就当过个百夫长,回朝解甲专业安置到交趾来。”

    “啊,原来是征西忠烈……失敬,失敬是该善养,不能听老人家自己固执……”众人这样说着,对老人的英烈之气都佩服,心忖一代英烈至今已没几个存活,可存活下来的必是大汉赤魂。

    听着这种种八卦,一侧的太学院学生议论一番,习惯话题引申到国运上,一个浓眉大眼青年笑着:“自应武陛下三兴改命以来,汉帝国岌岌可危的扩张,再度稳定和高涨,向东越过大海深洋、向南越过了瘴气密林、向西越过了青羌高原、向北越过了冰寒草原,百年前就已经占据了整个天下。”

    “或还有更远大6,却非现在可及了。”

    “《诗经·小雅·谷风之什·北山》曾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时到今日,才算真正实现。”

    “只是诗经又云:大夫不均,我从事独贤。四牡彭彭,王事傍傍;嘉我未老,鲜我方将;旅力方刚,经营四方

    “与断章取义的片解不同,周人抱怨是同是王臣,却劳逸不均,自己差事特别繁重……今天下虽大,生业繁荣虽遍于各地,可都有极限。”

    “古今之事岂有异乎?万里觅封侯,本是我大汉之梦,几代后这样的不患寡而患不均已是重演,还亏应武陛下留下基业能消化些,要不,迟早再陷入疲敝。”

    学子侃侃而言,这时有一支载满橡胶的车队路过,看的车厢上,标志是金陵的大族,一个青年闻言诧异,想不到在这海外悬地能听到这样明论,不由细细打量了这浓眉大眼青年:“敢问君之名讳,就读何处?”

    青年顿时眼睛一亮,只见窗口处这个士人一身月白色宽袍,只露出面孔,就顾盼生辉,潇洒飘逸,令人一见忘俗

    “免贵姓曾,名慕之,太学道院交趾郡分院,兄台是?”曾慕之说着一揖,内地商人本来无需在意,但思索着正要返回内地一行,或可以搭个便车。

    “金陵道院,乔半妆。”这青年微微一笑,不知是否错觉,有种芳华。

    一众学子被这瞬间丽色惊到,闻言都是哗然,因金陵各科学院很多,只有一座教授修行的道院……

    就是应武帝时蔡文姬、孙尚香和大小乔四位夫人请求建立的女院,而且姓孙又是大族,某非就是二乔夫人的娘家后人?

    “女人?”

    曾慕之觉了对方面容对于男子来说过于俊美,目光下意识滑落在对方胸口,见得男式衣服下稍鼓起曲线,顿时明白是佳人女扮男装,唰脸红移开目光,轻咳一声:“原来是红妆……师姐,您在东洋的列岛成型探索论文令我等汗颜,几年不闻音讯怎到南洋来了?”

    “咦,你读过我的论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带着商队绕南方海岸线探索绘图,我想证明世界是圆球,可惜今年风暴阻遏……刚上个月回来,男装是海外小国女子地位低下,为了方便交流。”

    乔半妆立在路边和他说了几句,听说他想去搭便船内地,就大方邀请:“前面就是我家的船队,请上船”

    这引得学子一阵羡慕,他们看出这少女虽未到真人,但气运深厚目光纯净,应是一方英杰。

    曾慕之有点不解风情,没珍惜单独相处的机会,上了船就正容追问:“师姐在南洋西侧列岛探索如何?”

    “都是些撮尔小邦,喜好财货而不慕文化……我在想他们由来很奇怪,不过已禀报南洋都督,来年就能征服归化之,希望能增益本朝。”

    乔半妆叹一口气,眉目有些愁虑:“天下太平百年,久不动刀兵,吾恐人民忘记了封侯之志……而一旦几年后开朝批留守真人逝去,必是权贵的瓜分盛宴,对族气不利。”

    佳人在面前陈述着她这样奇特的志趣,曾慕之心神蓦被拨动了下,才真正仔细打量觉她的美丽,立刻激了热血,慨然说:“师姐所言甚是,华夏古来中央之国,人慕中国风物,岂仅衣裳文字?”

    “上品寻得封侯之志,下品也得田宅教化之风,一旦此事萎缩,求稳自削减进身之阶……进身之阶要无,不知节义的蛮邦岂有不生离心之理?”

    “外患既生,而军国消耗日多,内患必生,自周以后鲜见有八百年运……我大汉三朝不绝,继前汉黑赤德运、后汉赤黄德运、新汉黄青德运至此亦七百年,而国运强壮未衰,正是仰仗此等汉风。”

    乔半妆凝神听着,她很是认同:“可惜,你我都是读书人,知道真相,天下灵气渐渐不足,国运黄色而含青色虚影,却难以真正突破。”

    “真正仙人再也没有,难道真和三圣教门徒宣传那样,天地只允许五仙圣——太上、原始、通天、娲皇是四先天,应武陛下取得最后一个后天,以后任何凡人就别想再上位?”

    “三圣教门徒的话也可信?”曾慕之不屑:“看他们把娲皇排在最后面,就知其心”

    因应武开朝以来宣传,现在族人都知道了娲皇前身帝女与本族缔约之事,且又是女修的楷模,乔半妆自是觉得曾慕之说的好,点:“我也不信,只陛下体制奥妙如斯,也是无法突破,问题出在哪里呢?”

    “或许……”

    “起锚……开船——”

    船长喊声中,巨大海船缓缓移动起来,风帆结合螺旋桨驱动,在一片秋高气爽的晴光中驶向北方。

    ……这一航行就是两月,漫长时光里,两人交流,对局限虽不得解,却现彼此见识和志趣相似,关系就亲近起来。

    到金陵下船时,这对青年男女都有些不舍,但因学校异地,且都要回去呈交各自论文,只能依依惜别。

    “到洛阳……记得给我写讯文。”乔半妆看着他的眼睛,期待说。

    汉朝非常重视交通和通讯,原本驿穿体系升级成讯盘网络后,传讯费用并不贵,笔友这种风尚就流行起来,当送的都尽量言简意赅,不过古汉语擅长于信息压缩,汉人含蓄的性格也和这种语言信息压缩习惯不无关系,情意绵绵的一短诗就能鸿雁传书。

    “好”

    曾慕之一口答应下来,在码头上租了一辆牛车离开,突回想起船上听闻的八卦,乔半妆此行回金陵不止是提交论文之事,毕业她就要履行家族和金陵王家婚约……就是说,下次再见对方就已是他人之妇。

    蓦一种心痛,让这青年快乐的神色黯淡下来,他知道自己虽是前途远大的太学生,但穷家出身不可能获得对方家庭认可,而总不能要求女子和他私奔……那对女子来说是断绝了后路,前景风险太大了。

    “一定要成为真人,否则没有力量牵动她的命运。”青年捏着手,眉头深深皱起。

    望着男子驾牛车远去,乔半妆怔立在原地没动,良久,一个老人走到她身后,恭谨而不无提醒说:“姑娘大婚在即,乔家和王家都不会乐见节外生枝。”

    “我知道……张老您看,这就是在凝固的世家……”乔半妆低,墨黑顺滑的长垂下在背后,脸色平静:“实在不行,我去洛阳托庇于祖姑姑,谁又能拿我如何?

    “但您是重情义女子,不会抛弃父母。”张老知道她不会这样,有些叹息:“且三百年寿限将至,各方都在躁动……暗流汹涌,我们乔家不结盟,如何能抗衡住别家的结盟?”

    “现在贸易竞争非常激烈,孙家少主在西洋探索失败,姑娘您在东南两洋的探索也都失败了……没有现新大6,我们别无选择。”

    “可陛下会失望……”乔半妆紧皱着眉思索着,良久,声音略带颤抖,叹息一声说着。

    “未必,天下二百郡制影响不了中央权力,亭长都没倒,土豪不能出郡,垂直体系的皇庄还在,对各地商圈控制力还在,边疆国野同化体系还在运转,道法体系还在,陛下或还乐见权力的恢复……”

    乔半妆对老人的判断不置可否,摇:“我是说天上的那位陛下……”

    张老闻语怔住,思索一阵,才说着:“天外天的事情,只在顶级权贵家族中流传,甚至有着先祖的来信……但没有人活着看到天外天,也没有人活着看到陛下。”

    “老儿知道姑娘自小是祖姑母养大,她是二乔夫人的亲侄女,还有很多开国真人,他们一代人受那位陛下影响很大,都相信天外天之约,英灵之人受选会升至天上……”

    “可实话实说,贵族自己都不相信了,所有人都相信只是开国君主给大家开的玩笑,一个头顶悬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