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八十七章 故旧(上)

第一千八十七章 故旧(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蔡平景十八年元月初七·应州南廉山

    列车在呜呜的刹车声中渐渐降,此刻南廉山一带大雪洒下,山上、屋顶、街道、铁轨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积雪。

    这时火车渐渐停下,就看见不远处有个庙,叫“女娲庙”,现在香火不错,进出的人很多,它周围是市集,很热闹,让许多外地刚来的人都为之诧异叹服。

    “真是久不见这繁华人气了……”

    当列车刚停稳,本地旅客就跑下去,而外地行商和士人则缓步跟在后面,月台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可以听到市面行情,及议论招收人才行情的各种言论……总之,都是利益而来。

    在他们中间,有个身量高长客人静静听着,目光偶尔扫过周围一些新鲜事物,和曾书信往来中的认识对比着,眉渐渐皱起。

    数年不见,南廉山已具备了规模,他看了看远处山林中隐隐的别馆和别墅,心里沉思——南廉山有十二殿落,设三门。

    第一道在山脚,黎民都可靠近,此处店铺房舍连绵,满街张灯结彩,爆竹聒耳,自有一番热闹。

    第二道在山腰,别馆和别墅所在,是贵宾使节之处。

    第三道是山腰以上,是禁苑。

    这种气派,已是王者的规格。

    “敢问……您可是傅官人?”一个姿容不错的女乘务员拦住他。

    傅承善知道自己虽是秘密使者,瞒不过一方势力,微微颔:“我就是。”

    女乘务员松了口气,微笑着在前面领路:“请向这面……主公已在马车上等您,当心脚下湿滑。”

    傅承善慢慢踱着,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下了月台,抵达不远,就看见十数辆马车,十多个侍从婢女等候,可见都是贵人。

    就在这时,有人说着:“是傅官人?”

    傅承善回看,见这人三十岁左右,衣着不新不旧,一笑引着,说:“主上在里面等着您,人多,免的物议,就不下来了。”

    傅承善跟着过去,进了马车,就见一个公子,大寒天,穿着宽袖长袍,脚下是高齿木屐,这时微微一笑,说:“年兄,久违了。”

    傅承善一怔,叹着:“七八年不见,我老了,侯爷却一点没有变,要不是天生威仪,还看上去十五六岁。”

    说着,就上了车,在对面坐了,意态闲适从容。

    叶青眼一亮,挥车让车而行,有个女子,一身素白,梳着髻,体态窈窕,甚是美丽,却正是江子楠,这时自座角取出一个瓷壶,倾两杯碧绿的酒,又打开抽柜,取出数份下酒菜。

    酱牛肉、卤耳朵、茴香豆,花生米……不多,但下酒绰绰有余。

    只是却是普通人家的酒食,对王侯来说,太普通些。

    叶青笑着对有点怔住的傅承善说:“想当年,你我相遇,就是这酒食,今天大雪而下,你我相逢喜庆,不论公事,只叙情谊……吃酒赏雪寻胜,也算是风雅,如何?”

    傅承善听了大笑:“好好,如果你拿出王侯派头,我这酒反吃不得了,现在,不醉不休”

    说着,这人就“晡”一口饮了满满一杯,酒液顺着喉咙而下,瞬间化成一片火热,顿时大叫:“好酒”

    江子楠抿唇一笑,小心蹲下身,倒上了酒不言语,只是这一举动,却有种非常奇特的魅力,傅承善又是一怔,暗想:“此女论资色还不是绝色,可一举一动,妩媚异常,端是不一样。”

    就不敢多看,只是与叶青说话。

    接下来,两人论到当年科举,都是大笑。

    江子楠继续为两人上酒,微笑不语,此时芊芊不在,曹白静在闭关静修,是以叶青就让曾一起去过帝都的江子楠陪席,她在旁只微笑劝酒,心中跟貂蝉灵体交流:“已经可看出,此人前来是公事而非私访……可叹过去风流飒爽身,一日为官奔波万里,就身不由己了。”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貂蝉这样回应,她更关心这个拜访背后的意味,与叶青沟通:“天地警钟敲响,整合加剧,蔡朝皇帝派这人来做秘使,怕不止试探,还有修复关系的意思?”

    叶青不动声色,暗中颇认可她敏锐判断:“是有点打故识交情牌的意思,不过还得看咱们实力够不够硬,而且我也怀疑傅兄的权限不足,到头来还得折腾……所以这次不能再跟着蔡朝的步子走,弄得跟上次拖延日久,好事也变成坏事。”

    一番宾主尽欢,傅承善也被送入别院休息。

    叶青在山道上走了几步,拍一下脑袋,回转自己在外面的主居院落。

    虽现在已习惯洞天内的金玉阁里起居,但最近何后、唐姬、伏寿三位汉后到了冲击阳神的关键,她们要时刻用到灵池,为了避嫌他就不过去,改到在外休息,一下子还有些不习惯感觉。

    刚刚踏进院落里,一个青色衣裳的丽人在亭子里坐着,容貌雅致青嫩,偏打量:“叶君找我下来,有私事?”

    “大司命殿下。”叶青沉吟一下,虽感觉她这个年幼分身是最好说话,但为了芊芊安全决定还是暂且隐瞒少司命的事,只说:“我和女娲经过二年半的试验摸索,已掌握了弘武舰的完全复制流程……”

    “什么?”大司命分身霍立起,目光奇异:“此言当真?我是说……完全复制流程,材料和技术都本土化的流程

    叶青颔给她肯定的回答,凑上前去,在她耳侧低声说几句,最后请求:“所以还圊您在敝居小住几日,可为您展示。”

    若有若无的温热吹息让大司命有些不适,她稍后退拉开半步距离,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没有着恼,也没有拒绝请求。

    “东州的情况如何了?”

    她轻声问,十分柔和平静,将心中的期待藏得很好,几乎没有人可以看出来。

    叶青这次是故意试探,有心下自是看出端倪,确认了大司命的心思,也不揭破,只是捡些合乎她的心意的进度汇报,将这统一描绘得舍我其谁:“……洞天上来十一万人,已经有十万运到了东荒,根据情报,已经扎实下去。”

    “官吏丰满,军队精锐,已可大举用兵,以后就一面修整沉淀一面进攻,再不停息……现在两年半了,再过上个六七年就能统一东荒并且扎实根基,您说过,十年还能等的?”

    大司命微微颔,心情愉快而充满希望,再望他的目光,就越柔和起来,又沉思的笑着:“十一万,你能不隐瞒,我很高兴。”

    “青制,真的这样厉害?”

    南廉山·别馆

    这是一间布置得清雅的院落,房间内裱了桑皮纸,窗上有名贵的玻璃,夜色深浓,一张木榻上,傅承善突梦中惊醒,披衣出来。

    随手点亮了蜡烛,在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又没有看,只是心情沉重坐在榻上出神,望着外面的雪夜一阵长吁短叹,只觉前途和这大雪一样茫茫。

    就在这时,一道微光在枕侧的小型讯盘上亮起,傅承善一惊,见四下无人,才看了上去,一行行文字呈现,让他目光凝住了:“东州事变?”

    傅承善想了想,沉思良久,终穿衣而起,推门出去,夜色深黑,庭院寂静,只有雪花在雪地上附着的簌簌声响,及脚步在游廊间的回响。

    傅承善找到院子的负责人通报上去,这次是以朝廷秘使求见,负责人不敢怠慢,直接汇报上去,今天轮到值夜的周铃听了就是皱眉,但也只好汇报入内:“公子,傅使臣求见。”

    “哦,终于要揭牌了么?”叶青榻上翻身坐起,周铃知道视线无碍,依旧习惯点上琉璃灯,举着给他照亮。

    后面帐幕中,貂蝉沉睡际被他的动作惊醒,在被窝里伸出雪白胳膊,要起身服侍他穿衣,叶青按住:“倦就好好歇息……我马上就回来。”

    “嗯……”她想起睡前的折腾,俏脸微红就缩进被窝,望着他出去。

    叶青这次,就不是穿着普通衣着了,直接穿上了侯服,上青下黄的冕服,戴着金冠,只是穿着,就一股英气冲出

    “上青下黄么?”叶青看了微微一笑。

    这分是实封和虚封,实封的话,实际上大国之王是青,本世界魏就是深青,地球上七国之王也是,现代朝鲜国也

    公国淡青到青之间,侯国就是青黄居多。

    但是要是虚封,王爵才是黄色,公侯止之红黄罢了,这上青下黄还是很符合汉侯之位的规格。

    但到现在,有点名不副实了。

    “不过,现在我也不需要蔡朝册封了。”叶青想到自己的计划,就又是微微一笑。

    伺候着叶青穿完,又唤来了亲兵随侍,周铃出去时想起些,就又回问:“子楠姐姐要留灯么?”

    “不用。”貂蝉很喜欢这个纯净姑娘,没有纠正她的称呼,微笑:“我和铃铃你打赌,他这马上就是明天了……男人忙起来就是这样。”

    周铃微微一笑,就吹熄了琉璃灯放回桌面上,房间里陷入黑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