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八十八章 故旧(下)

第一千八十八章 故旧(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久有人迎上来引路,就算心急,但抵达南廉山上山门,不但不觉得冷,反而周身精神一爽。

    傅承善自是知道内情,再往前去,见得竹、林、道、池、阁,无不一精,无一不美,不由暗叹:“这才是王侯格局,相比下,出将入相,开府建牙,都远远不及了,真令人兴消意尽。”

    话这样说,还是直直上前,果见一处大殿,周围都是别馆精舍,又被引到了一处厅堂,这时没有启动大殿的理由

    檐下雪淞冰晶椎柱垂的很长,映着新年大红灯笼显得喜气,雪花扑簌簌在阶前细密落下,倒挂白色绒毯雪帘一样

    傅承善穿过风雪进来,就见着二十个侍卫站在了大厅两侧,紧绷着双唇,按着刀,站的笔直,一股杀气就透了出来。

    傅承善心里一凛,求见而入,叶青接见了这位新出炉的蔡朝秘使,脸色如常,见傅承善进来,叶青示意坐下,见只是脸色苍白谈不上闲情逸致,还有暇笑着打趣说:“大冬天,傅兄当五品翰林,都是这么早起?还是说做中枢使者就得这么早起?”

    窗外天还黑着,只有檐和地面白雪反射着光,傅承善知道自己这次求见有点过分,只能苦笑:“别挤兑我了……不如此只怕第一时间见不了你这仙人,但事突然,我现在得问——东州汉国是不是您建立?”

    “汉国?何有此言?”叶青笑笑。

    傅承善瞪着他看一会,说:“清郡王已在东海现异常,你说呢?”

    “你是说……清郡王已到东海了?情报中不是只过去一支小舰队么?”叶青自语,望向窗外黑夜里的大雪,心中一动。

    好家伙,那小狐狸跟自己想的一样,都是算计着瞒天过海、提前出……可惜太年轻自信,这提前幅度还是不够啊

    傅承善自知刚才失言泄露了清郡王行踪,对此避而不答,只是追着刚才的话说:“……现在外域再度入侵局面吃紧,我来此是身负陛下的诚意,东州之事叶兄还要瞒得几时?”

    既都摆明了,叶青抚着手里的茶杯,思忖了一会蔡朝的真实意思,说:“也好,择日不如撞日……既朝廷诚心诚意要求了,我怎会不满足呢?”

    “不过还请傅兄不要急,明天我再给你看。”

    傅承善对叶青算是了解,见此也不纠缠,拱手告辞:“那打搅了……”

    叶青起身送行,到门口后突问:“朝廷在东海探查到什么?”

    这是**裸的要求情报泄密,傅承善和他对视一会儿,心中将私谊和公事考虑一番,说:“是逮到打你赤底青龙旗号的一艘海船。”

    “然后呢?”

    傅承善又沉默一下,才说:“这是最后审讯幸存船员时知道……海船跑进冰山群,引着舰队追击时撞毁几艘,在喊话要求投降时,船长和大副开启舱底运载叶火雷的自毁装置……沉海了,原本按规矩我们不会随意攻击民船,对此我很遗憾……”

    遗憾?

    叶青心中冷笑,但知道这事与故交好友本身没有关系,就不做表态,只是送出去,回来后许久沉默,一时睡不着,在雪地里来回踱步。

    周铃细心过来打伞遮雪,望见他眼里泛着红丝,也是一惊,不由问:“公子还不回去休息?”

    “不了,传令召见群臣,请娲皇和大司命列席……连夜议事,明天演一场大戏”叶青说着,已向着政厅而去,冷冷一抿唇,透出点杀气。

    “对于我们来说,东海生的民船事件不能闹大,但最近时局特殊,魏王都在争夺话语权,我们也不能不报复,否则只会被当做势弱。”

    “对于死者来说……忠魂之义岂能不应?死者已矣,我能做的不多,但能做到的就要做……”

    周铃默默跟在他身后半步,算上下土时光,这样习惯已有好些年了,每当这时她望着自家公子挺直脊背,哪怕听煞风景的自述利益考量,总有一种安全踏实的感觉在她心上:“大概因不完美而显得真实,才更让人信赖吧……”

    叶青没有觉察她的走神,犹自思索着说:“娲皇和大司命,还是我亲自去请,她们是不一样……还有召回应湘各地郡守和郡都尉,催促一下军列度……”

    周铃心中莞尔,暗自腹诽:“不过还真应了子楠姐姐刚才判断,这特殊时局下一点风吹草动都是未来大变的引子,公子这会满脑子就是军政事务,哪里还记得刚才说的马上回去陪佳人……接下来战事连绵,恐怕更忙得没空流连后院了。”

    一阵大风吹动雪花自侧面席卷,带着粗粝的雪渣,冰冷及体。

    她回醒过来,就把伞往叶青打一些:“……飞空舰队?公子要动用雪藏的五艘?”

    “嗯,各方活动激烈,其实也是因天庭在招兵点将,到了要献宝时,好东西就不能藏”叶青没忘记给忠心小女仆灌输他的一番生存道理,周铃凝神倾听,根据她自己的认识来汲取,偶尔提出疑问。

    两人的身影渐渐没入漫天雪花中,只留下一大一小两串清晰的脚印并排,最后靠拢得近乎重叠一起,而渐渐被积雪覆盖消失了痕迹,放眼千家万户的屋顶都是积雪,都还在温暖被窝的沉睡当中,深夜清冷的路上绝少前进的行人,大风雪扑簌簌的打在闻讯赶去政事堂的臣子的脸上。

    而山后方向的车站里,一列军车缓缓停下,卸下军用装备,有些装备箱子上还没磨掉楚国标志,是南方楚国走私交换得来的一些法术武器,早有队伍上前接收,数目达一千之多。

    整个过程基本无声,只有偶尔的言语交谈才听得出他们用的是汉语,而修为各个都是练气大圆满的武士或高阶术师——这就是下土上来六千真人中留驻南廉山的少部。

    许多各地紧急召回的官员都紧步出来,大口呼吸车厢外冷冽却新鲜的空气,郡守中有人笑着:“再怎么空气导流净化法阵,都是差了些。”

    “听说东州列车上都是用的这个,总比呼吸有毒性的瘴气好些……”

    各郡都尉则喜悦看着这些新人领取装备的忙碌场面,能感受到战鼓敲响的悸动,忍不住议论:“这下政事堂又大出血了吧?诸葛丞相估计得黑着脸好几天……”

    “没事,单凭东州开拓的财富就是滚滚而来,更何况还有北魏、楚国以及周边诸侯的走私……总而言之,陛下不差钱……”

    郭嘉经过这群武夫,闻言失笑:“也就凡间物资不差……修炼甚至仙人出产还是缺很多,不知陛下在东州哪里搞来的大批仙灵果实,各个品质上佳,有些甚至是地仙才有的出产货色,多余都拿去和各国交换压箱底的库存,才凑齐这次大换装……可算便宜你们军方。”

    众将都是嘿笑,道兵集团一向都是烧钱的主力,要重点培养成真人更烧钱,因耗用的不再是凡间出产,而至少是福地、洞天甚至仙园、仙境出产,为这些新人配备全套法器可是花费了很大代价和各国交换,难怪文官有些眼红。

    “但这些都是值得,只要今后着力培养,这些下土就有真人修为练气士恢复实力是百分之百的事情。”荀公允说一句,看了眼众人:“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忠诚于陛下和国野体系的汉人,是未来开辟皇朝的基石。”

    众人相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点,共府同事这么多年,都知道荀是铁杆大汉党,文质彬彬表面下是非常冷硬内核,说出这番话来半点也不奇怪。

    但真实说起来……所谓疾风知劲草,国乱显忠臣,他们这批后汉末年崩盘事情涌现的英杰,秉承两汉余气而生,为族运倾颓之际力挽狂澜而努力贡献各自的一份力量,哪个没有一点呢?

    每个人心中都有团烈性火焰,只有陛下能将所有人聚拢在一面旗帜下,并用三百年的演化来证明了正确演进。

    下土不足支撑真正的青制,这预判在最终阳化中被证实,他们心中还是有些遗憾失望,但旋即振作起来,重新统一心志……或感觉到这点,陛下才会趁着年节时期各郡事务较少,而将外放的众臣召回议事。

    “各位郡守大人、都尉大人,欢迎回家,请往这面。”笑容甜美的女乘务员在出站通道引导,她眉目间有着应州女儿的特色,穿着华美汉服。

    郭嘉扫了一眼这少女,微笑点过去,虽汉土已消,但南廉山洞天因秉承汉土余气,确实有着一种家的感觉。

    出站后就见灵雾茫茫一片,和漫天雪花一起遮蔽了视野,遁法完全没有反应。

    近年南廉山地网愈是深厚,在灵雾屏蔽后还开启了遁法禁制,这对于真人赶路来说有些不习惯,已经有能遮风避雪的马车在车站外面,准备接送他们,但这些核心汉臣都拒绝马车,选择了更便捷的骑马。

    密集的铁蹄敲打着大地,激溅起一蓬蓬积雪,深夜里马队就顺着后山的隐秘盘山路盘旋向上,去往半山腰的晶莹洞天门户。

    一个金甲青袍的壮汉突勒马在雪白空寂的坡道上,转看着片陌生而广袤的天地。

    对于少数族群的汉人们来说,平景十八年的这个开头时光正变得更严寒,但希望青芽已经在东州种下,新生汉国承载着整个族群的希望。

    “只有陛下能带我们走出一条生路……还有可敬娲皇陛下……”他这样想着,心中完全忽视与女娲并列的三圣,径催马通过最后一段倾斜的长坡,前往洞天这次汉侯府全体军事会议,雪花洒在他们身后,积雪很快遮盖了马蹄的印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