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改易(上)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改易(上)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别都一个个瞪着眼,回去地上平均分配。”乐山道人板着脸,没好气说。

    “是”众仙人喜笑颜开,感觉这次下来赶场真是值得,又有些回醒过来喝水不忘挖井人,和叶青说一些庆祝此役胜利的话:“恭喜汉国公又稳定湘州下土,来年收获可期……”

    “多亏诸位道友鼎力相助……”

    叶青应付着场面,明白众仙热情的缘由,心中直乐……就是要你们心动才好,换成别脉财大气粗就没有这样好勾引了。

    他这次特意召请同脉仙人下来团战,除给张角这些人挖坑埋掉,清除汉人夺取天下的障碍,还有就是在同脉真仙这一层传递一个信息:“跟着我,有肉吃”

    现在看起来效果很好,对于有志于成青帝的人来说,这个声望收获本身价值要远远高出分出去的利益,要在短时间内崛起成一方仙道势力,除培植自己道侣和羽翼,还少不得找些盟友。

    叶青心忖自己和大司命、乐山道人都是关系不错,对少司命更有救命之恩,可惜地仙位置还太高,眼下多接触交好这些同脉真仙才是符合自己能力范围,能将利益最大化……这次他自己都没下场,只是带团组织一下战斗,就直接剿灭十几个同阶强敌,有什么比这更轻松?

    恰这时舰外天空上“轰隆”仙力震荡爆,隐隐一声女子闷哼。

    女娲?

    叶青心一惊,挂念追出去看,不理会外面四散逃窜的黄巾兵,见夜幕中,一朵巨大的光莲,张角身影投入幽幽莲心,时空畸变让他身影拉长,喊声也拉长:“叶青……你等着,我张角还会回来——”

    叶青一阵无语,感情和自己扛上了么?

    这家伙真不会吸取教训卜…

    相比这手下败将的叫嚣,他自更关切上面女娲情况,传音问:“你受伤了?”

    “一点反噬,待会就好了。”

    女娲松开捂住嘴角的手,返落回雪地里,脸色郝然:“对不起叶君,又让他给跑掉了……”

    “没事,这种黑莲教嫡系门徒保命手段极多,不用绝境难以算计死,我们刚才就算打赢也留不下四个黑莲教嫡脉,说不定还会有临死的反噬,造成巨大损失……”叶青很是清醒刚才战局,安慰她:“总归下土战略目的达到就可以了。”

    雪花中已不见了那朵光莲,女娲有点担心问:“张角不会再来?”

    叶青目光闪过一丝戏谑:“张角惜命,肯定不敢一个人再送死了,但搬师门救兵得有个理由交代吧?他怎么跟黑莲教的师长说,说自己抛弃了四个师弟,临阵脱逃跑出来?”

    后面踩雪声噗噗一阵,乐山道人过来时听见这番话,也是点认同:“在地仙以上根本别想说谎,这事情要不想被查出来,最好做法就是淡化,闹大了第一个死的是张角自己。”

    叶青对女娲摊了摊手:“你看……就是这样。”

    女娲一阵无语,笑出声来:“那说来,那家伙纯粹就是放狠话,还挺煞有其事。”

    “或是,或不是,无所谓……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老猎手,不是么?上次他逃走时,我和他都是阳神真人,这次或外域得到本域下土数据进行法术优化,他恢复真仙,我是晋升到真仙,但你说我和他哪个会先晋升到地仙?”

    叶青很是自信说,他在这大劫乱世如鱼得水,对一切手下败将丝毫不惧,以后再撞见张角,自己或已是五仙侣共鸣的假格地仙,甚至都不用亲自下场,只调动道侣、羽翼、盟友一顿群殴,一群人打他一个,分分钟教那家伙重新学做人。

    女娲望一眼这青年朝气蓬勃的神采,又唰收回目光,转口问:“要去见见他们么?”

    在南面红光映亮夜空,火把一条长龙聚散分合,城里已有几万汉军围过来,正四处追杀那些失去靠山的黄巾兵,隐见到一支队伍往这面来,她问的要不要见就指的这些。

    叶青却不准备再于涉,只说:“我查看过,汉国的制度并没有走形,大体上到位,白中透红的龙气里,青意隐隐,正是青制。”

    “龙气落实,并非一时之间,但大势已成,我们也不能一直当保姆,只有磨砺他们,日后阳化,才能出现一批不逊色我当年带出的名臣良将,为我汉国添砖加瓦——现在,我们回去吧……”

    “这世界汉人的路,今后就要他们自己走了。”

    不多时,仙舰飞空而去,消失在夜空中,闻讯赶来汉国君臣都只望见雪花,一时怅然若失。

    一个月,湘朝第3年春。

    就在帝都满城张灯结彩之际,皇帝得到黄巾军在南方覆灭讯文,收起在袖子里,抬起头看着天坛,目光平静。

    天空晴朗,宫乐沉肃,百官伏拜,静鞭开道,礼官唱文,营造出一种浩大庄严。

    凛冽的寒风中,皇帝一身大祭礼服,稳步上了重重玉阶,登上天坛。

    天坛是圆形,象征天圆地方,又建着三重塔象征天,进去可以看到三重塔内部没有地板,上面只有着圆形穹顶,空出一片天井,可以望见青云渺渺,冬日阳光没有温度,落在皇帝人到中年而松弛的面颊上。

    他听见自己脚步声在四方回响,印象中父皇说这是巧工设计和法阵效果,能汇集中间说话者的声音,传达到中间,传达到天井上空,如果真有天的话,应也是能听见天子的声音了,但是……听见又如何呢?

    “天不佑我,我便择天。”

    皇帝冷笑着取出一支黑莲沉香,在礼官惊疑目光中插在中间地面上,礼官小声:“陛下,这不合祭天礼仪……”

    皇帝盯了一眼:“我命令你继续。”

    君威九重,礼官蓦觉得不对,知道稍有迟疑,就有杀身之祸,当下额上就冒出冷汗,不敢再劝,继续流程,执行着传统的礼官祭文。

    接着,就是皇帝祭文,这本是礼官代替,但今天,却是皇帝亲自宣读起祭文:“总理河山臣张祥谨奏上天——”

    说来奇怪,皇帝一开口,地上的黑莲沉香就无火自燃,香烟袅袅,腾起到天井之上,似黑光一闪穿透天际,顿时四方乌云涌动而来,遮蔽阳光,黑暗浓云中电闪雷鸣。

    群臣大哗,都觉不吉,不敢于扰祭天仪式,只是将计算天象说今天晴日的天文官骂了个狗血淋头。

    皇帝神情异常庄重,仰面静静看着乌云,声音丝毫不变:“……臣愿减寿杀身,求上天庇佑,挽回我大湘气数…

    声音还在宣读,而此刻天地间已变得浓黑如墨,黄豆大小的雨落下,汇集成片,水线蔓延在天地间,城里街巷到处都是人奔走避雨的慌乱声音。

    礼官盯着地上黑莲沉香,见这香在大雨中也不熄灭,蓦心中明悟,战战兢兢跪伏在地上叩,泣声说:“陛下,不可啊……”

    暴雨‘哗啦啦,灌入天井,将全场都淋了个落汤鸡,皇帝额梢都湿漉漉垂遮了面孔,浑身湿透冰凉,心中火热,力撑着读完祭文:“臣俯伏敬帝,以听天命。”

    这一瞬,暴雨打下,燃香幽幽,他的心灵仿佛顺着烟气升起来,穿透雨幕,俯瞰着会场跪伏的人群、城里慌乱的市民、北地杂乱的流民、南方初兴的龙气,而心神升华到极为高远处,一颗金青色的太阳虚影正远离自己,而一颗青黑色更大太阳虚影正靠近自己。

    “啊……这就是天命转移么……”皇帝张开双臂,沉醉迎接着自己的选择,青黑色的太阳正向他慷慨地释放力量,虚弱已久龙气又丝丝复苏起来,柱状往高处伸长,进一步牵动着天日转移,而他越升越高,似要过了天穹。

    这瞬间哗一下破碎的声音,似顶穿了一层界膜,突听有人轻咦,一声。

    皇帝一震转盯向那人,隔着龙气柱见得一个贵族袍服的青年男子,辨不清面容,只有目若朗星毫不畏惧向他看来,似在分辨打量他身上变迁的两域气息。

    皇帝此际心神迷迷糊糊,一对上这人,龙气本能敌对反应不由触怒:“好胆,汝是哪位公卿,甚是面生,但见朕不跪,不怕诛连九族?”

    “白痴……敢卖我下土当域奸……”

    “本来还有数年帝运,但你当域奸,却人人可诛之,再没有人能救得你了。”

    青年男子目光微寒,伸手对着一指,就有卷青紫色的书册划破天空,屏蔽了青黑色的太阳虚影,而一面,金青色的太阳虚影突定住,阳气烈烈蒸腾,一只斗大的镶金玉印对着皇帝压下。

    “你敢对朕动手,朕要让你全家男人永世为奴,女人永世为娼——啊……”皇帝叫声很快化成了惨叫。

    朦朦胧胧中恢复些清醒,仰看那印分明是八个大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轰的一声这印太山压顶直接将他打落云霄,一路高空坠落只听见自己Jmmmmm的惊惶惨叫声,最后‘噗通,一下粉身碎骨疼痛,晕死了过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皇帝悠悠转醒,在一群宫女、太监的围绕中犹惊魂未定:“不要杀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