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冲入暗面(下)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冲入暗面(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尽瞎想,还不一样都是我?”

    叶青分身无语摸摸妹子的小脑瓜,暗自庆幸的是,川林笔记让本体和分身交流畅通无阻,一朵云雾,它的整体才是云,细微不过是冰晶水汽,不过离散云气没有生命的组织性,因此更准确来说是脑海里的神经元大小区分并不会隔阂,连帝君单方面通讯时都能保证外域分身同体一心,没道理双向通讯会产生分裂,这就是同样经济基础的圈子必然趋于大一统的军事政治中心,只有衰退的帝国或者个人才会担心失控。

    但见甄宓这样纯然欢喜,叶青无语之余,心中一动,本体以仙道成就五德相继的天命之子,分身以人道成就阴阳相合,而且是外域基础上,这是……第二个世界对自己投来的橄榄枝么?

    至今他依旧坚持认为一柄钥匙,只能开一把锁,但看起来锁芯基础同样条件下,竟是要改造出另一把钥匙,自己一直以为在同化甄宓妹子,焉不知外域世界也借她来同化自己?

    无声无息,潜移默化。

    再甄宓这小姑娘时,目光一时升起敬畏——这自不是针对她,纯净天真而孺慕兄长的小姑娘是无辜——而是对世界伟力的敬畏。

    或此役在阳面接连数次挫败了外域仙道、人道而证明了自己道路的正确先进,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可以小觑二倍于本域体量大世界,先进是预期,不是力量,只有转化成力量才可护卫道路。

    而道路竞争中越靠近于对手,越拨开迷雾清醒意识到对手力量强大,并由此生出敬畏、谨慎和冷静,叶青此刻,心中一点点明光清晰起来,坑埋红云后,战争烈度必进一步升级,上升到整个世界全面对抗。

    不能再以青脉独力去抗衡这世界了,必须凝聚更强组织和力量,至少要捆绑整个五脉,进而拖三道下水,整合全世界力量迎接大冲撞、大融合……这应也是帝君正在做的事,也是本体正在辅佐的事。

    而自己分身,似乎一时间已失去了作用,更糟糕是意外鸠占鹊巢接了暗帝精心准备的盘子,一日灌注成了地仙。

    还有着阴阳之力,有着成天仙的潜质,这反不能‘英勇壮烈’,那太显眼了……意外总是在出乎想象的角度穿插进来,为不暴露分身在背后挑拨祥云、九窍两大派的真相,整个计划又得重新调整。

    “宓儿,我们恐怕还回不了家。”叶青分身意识到了现在麻烦,苦笑说,再威风凛凛地连破强敌,又怎挡得住天意碾压,外域世界送上这份大礼,可是把自己顶到了墙上:“一日成地仙,还有着一丝天仙力量,无法自我牺牲,只会显得有鬼,而且是瞩目焦点,任何一丝纰漏都会给挖掘。”

    小甄宓眨眨眼睛,轻轻“哦”了一声,她还不能体会这种命运失控,小声问:“如此说来,还得去跟着那位琼阳?那我们要到什么时才能回去?”

    “而且,我们怎么解释,你一下子成地仙?”

    “走到现在这步,我也不知道了。”叶青分身说着,坑了整个红云门进暗面,阳面战事已消,已没有卧底,分身的接下来司职任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但有一点很清晰,无论外域怎么样试图影响自己,自己内心羁绊的天平最重份量始终在本域……芊芊、表姐、周铃她们,汉臣文武,女娲道友,青脉内同道,大司命、少司命、青鸾仙子,还有最后此役隐暴露出五德秘密和芊芊秘密,信重自己的帝君,这些人,以及整个汉运走向,自己要挽救世界倾颓的初衷,这些事,都是沉甸甸的砝码。

    更有川林笔记在手,外域世界送的糖衣炮弹,要想学着本域世界感染影响暗帝分身使之筹划独立,那是没有可能。

    “现在,先不要想这样多,控制舰队,全部牺牲,自己再冲入暗面吧!”

    “以地仙的力量,结合旗舰和令牌,完全可以控制舰队,必要时,甚至可以强行号令各舰舰灵冲锋,冲破养剑池阻碍进入本源隧井并不难。”

    “除了我自己的变化,别的都可以解释。”

    “不过,虽说暗帝分身复活失败,水火同炉上升到阴阳同炉本源便宜了自己,这话荒谬些,但可以校验属性——而且不过是成地仙,还在战时,也不可能兴师动众切片搜魂。”

    “只会重点注意。”叶青说着,突露出一丝狠色:“要是有人临阵脱逃,正是我命令猪突的理由。”

    ……

    轰!轰!轰!轰!

    夕阳晚照,大批弘武舰陨落在6地或浅海上,这些以后都是可打捞修复,胜利的一方就有着打扫战场权力,而外域真仙则死伤累累,不是形神俱灭就是重伤昏迷……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就不知道了,因场上多了四个曾经的外域青属地仙在喊话纳降。

    “该死的叛逆!反贼!”主帅叶裕恨恨喊着,似乎要凝聚人心:“为了师门,为了道脉,我们必须坚持到底,至死都不能和敌人妥协。”

    此刻并非完全绝境,众地仙也没有准备投降,但……也没有准备死战,听了这话都是暗骂。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时地仙们才理解往昔真仙和兵俑将领的心情。

    “殿下,你看!”

    这时,一人指着虚空,只见一艘弘武舰,突受不了这送死的命令,转身就逃,临逃时,甚至对着旗舰就是一仙雷墜。

    “轰!”一道蓝光打在了旗舰上,旗舰的防御强大,只是摇摆下,顿时响起了主帅叶裕的尖叫:“反贼,杀!”

    “殿下,怎么办?”有人问着。

    “格杀!”地仙沉着脸命令着,眸子狠色一闪,这种众目睽睽下临阵脱逃,必须格杀,赌桌上已压了太多筹码,越到这时越不能留手,自己是地仙,在母域留有分身,就算陨落,也可以再来。

    但是定性成叛贼的话,一切就完了——可恶,叶裕区区真仙,敢逼到自己这样程度,看你一旦没有临时主将位置,怎么个死法!

    只见地仙的舰队蓝光一闪,数道仙雷墜打了上去,这弘武舰“轰”的一声,顿时炸成了火团。

    “冲上去,临阵逃脱者斩。”地仙咬着牙,出命令,这时就看出了真仙和地仙的区别了。

    真仙死了,就陨落了,地仙还有后手。

    “杀!”被逼的无奈,大批弘武舰舰队不得不冲了上去,天空中不断爆炸,吸引住了养剑池的主人。

    “射!”以旗舰为剩余三十艘真君舰终获得齐射集火,仙雷墜幽蓝晶柱生长成一朵杀戮之花,重重打了上去,融金蚀铁的叠态高温终在养剑池打开一角缺口!

    “啪!”

    砚池的银色墨液浅浅烧穿后便是一孔深幽无尽的洞口,就听得主帅叶裕命令:“都与我冲!”

    “遵命!”

    各舰响应得很齐整,冲过去,不约而同稍慢了瞬息。

    旗舰顿时就在舰群前端凸显出来,要当先入井:“混蛋——”

    “嘿……”

    “啪——”

    流云剑光回卷,化白衣少女身形横剑封堵,连场以战养战血魂祭舰让剑光,能在高强度下维持锋芒,及至目前还没有哪艘舰能逃脱无坚不摧的剑气穿透,而阳面战场的传送条件限制下因陋就简,就算天仙旗舰也非星君舰。

    外域众地仙都冷笑着看,一个个心想:“总算陷进去了,再不死,我们就得死了——这旗舰,也是你一真仙能掌控?”

    “叫你知道威风不是好逞,是要付出血与命的代价!”

    “准备蓄能,万一……就补射误伤!”

    “请牺牲吧!”

    “牺牲了,我核心舰群便可趁势而撤,并宣传你的英勇而哀荣……因你这样英雄,抬高我等浴血功勋,更使所有真仙牺牲都有价值!”

    这是他们此刻内心的真切期盼呐喊,虽地仙还都没死半个,但为区区一个真仙荒谬的自杀命令已死了太多人,不乏门人弟子,已积蓄下了太多憎恨……此子简直是仇恨吸引机一样拉着仇恨。

    因此都不用约纵连横,就已彼此心照不宣,在集体抛弃这所谓主帅时,谁也不认为区区真仙能抵挡住天仙碾压……没有数量并且密集的舰阵遮挡,就是脱离了深海鱼群的小鱼面对鲨鱼捕食一样,命运就已注定!

    下一瞬,剑光漫卷,声啸如龙。

    “轰!”

    所有剑光都消失不见,一座水火交织红黑丹炉竖立在缺口处,炉膛里雪亮金气纵横冲突,似是一颗闪着锋芒的白色丹丸在丹炉内跳跃不息,水与火二者正是金气的大敌,金生水,火克金,后者挫蚀剑丸锋芒锐气,后者吸纳剑丸内蕴底气,又同样天仙力量的双重克制便形成了这奇异瞬间陷阱,也瞬息间能克制住池剑灵的法则,但这……这不是暗帝的水火同炉力量?

    众仙目瞪口呆,刚想到或是夺取自阴阳献祭的力量,听到叶裕昂扬鼓舞的命令:“还不快冲进救援!前进亦或逃跑,两种离开方式!我给你们选择——”

    此子是真的忠心于琼阳殿下……

    许多外域仙人们都闪过这念,更好离开方式出现,所有人都瞬间抛弃此前相互默契方案,争先恐后蜂拥入内,仙人眼光足够判断出来这种天仙力量的虚浮,谁知道能支撑多久?

    连张船票保证都没有,还不是谁腿快,谁先上船!

    果不其然,舰群刚冲进半数,主帅叶裕大叫一声:“不好,这剑光实在太过厉害,我撑不住了!”

    “破!”少女剑仙冷冷说,在时机上几乎是天衣无缝。

    轰——

    剑气破炉,雪亮丹丸灼射红黑二束精光,刷过舰群,剩下众仙手忙脚乱,回见丹炉已没了影踪,而更糟糕的是养剑池已经修复盖回去,而原本准备好大家一起抱团撤退的大舰群失去一半,阵位不完整,顿时再无可阻挡养剑池的力量……这一刻突有艘地仙所在的舰,掉头就跑,闷声不招呼一声,瞬息就引了崩溃。

    或结阵能逃出更多,但出乎意料的事件生出了预案,这刻谁都没了战心,只是心底痛骂:“给叶裕和那帮腿快的孙子坑惨了!”

    银芒呼啸,血光蔓延,杀戮的盛宴就此开启了。

    ……

    隧井底下星星点点的舰群如退潮时的鱼儿,争先恐后地逃离危险的沙滩,混在冰瀑黑水中冲向井底,这刻叶青真是有点习惯的冲动,心中浮动着暗暗的声音,这样适合力量雪崩的封闭隧井,这样多条懵懂进网的蠢鱼……仙道,都要去死。

    “阿兄?”甄宓推推他的身体,问:“杀掉他们?献祭了补充力量?”

    “不,没这个必要。”

    “还没有进暗面的多半是弘武舰,它们抵抗不了养剑池的威能,有着四个已降的外域青德地仙招降,说不定能一网打尽。”

    “至于跟上来的舰群。”叶青压下心底由阴阳牺牲之气引的仇视和执念,清醒的说着:“进暗面就是进了锅,焖烂在锅里味道更好……还有别这样暴力,动不动就献祭,咱们本质是青脉可持续展,不是外域仙道蝗虫流。”

    “哦……”

    甄宓遗憾长长叹息一声,小大人的模样,神情有着她这个年纪特有的天真:“可你的力量消退了大半,再遇到那位岂不是打不过了?”

    “又在梦呓了。”

    叶青失笑,知道自己一下改变不了她的习惯,毕竟一个世界同化力量,只有用另一个世界同化才能消弭,甚至很多细节先入为主未必能消弭,所幸甄宓出自暗面汉土,到了暗面设法找机会让她‘失手被俘’,或……还是算了,有动作就有痕迹。

    就他刚刚以临时的阴阳假格天仙之力,冲破养剑池天阻碍进入本源隧井——实际上也是周铃有意放水,但道侣默契无须任何交流,表面上任谁也看不出来异常,卧底坑人就是不能自己出手,而要主力出手才是。

    舰群顺利穿透隧井,冲入暗面,各舰地仙浑然不知自己已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这时稍一安全,终忍耐不住,纷纷质问主帅。

    一时间,信号连绵不断。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