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炎夜星魂裙(下)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炎夜星魂裙(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修低声询问了几句,去张罗忙碌。

    女娲又回时,见叶青在观察祠里环境,她笑着说:“寒舍如何?”

    毕竟是建了近十年的祠,祠中供奉塑像谈不上新,还算素雅,角落没有灰尘,应常打扫,只是人气不旺,叶青自不会说她打理的不好,只说着:“很是清净。”

    这祠里似乎没招待过客人,还是退休住到附近的两个宫女帮衬着凑了一桌点心、酒水还有几个小菜,都是冷菜凉盘,叶青认出其中一个老宫女是表姐家的远亲,笑着招呼了声,四十余岁的老宫女十分激动跪下谢恩。

    女娲挽起袖子,露出雪白细腻的手腕,明显是要亲自招待,三女见此又恭谨的退了下去。

    桌子只有一张,女娲主人先入席,叶青就坐她对面,喝酒闲聊了会,才随口:“你这里烟火不盛。”

    “又不靠这个。”女娲笑着又倒了两杯酒,金黄族气圣约解除,就算官方设定祭祀,也会逐渐褪去神道影响,这是转移后的必然。

    叶青神情若有所思。

    月光寂寂照落在这丽人身上,雪玉般肌肤铺撒了层薄薄光晕,五色层叠的宫裳实质是山河社稷图化形,仙光中愈显得纹理精致细腻,恰到好处包裹着玉人,似是彩色半透明的薄薄糖衣包裹着晶莹糖块。

    而或并无别人可以欣赏,这样色彩幽静铺展开,又似是夜色里的彩虹,并不鲜艳,而让玉人有种朦胧的美丽,簌簌的袖子滑落间放下酒壶:“我还是很想念刚出来时……就是这里,应州暗面汉土还在时,偶尔带蝉儿回去看看。”

    叶青凝神静听,没有出声,只听温和的女声又说着:“那里的山水人物,汉时风流,星空都很熟悉,月亮也很美,尤其暗面八月十五时,对应地上日子,很多已经阳化了的汉臣都会托我给他们在暗面家人传书信,哪怕知道暗面都只是……但也寄托着希望,希望隔着时空遥遥照顾她们,并得到回应,一直到暗面那些妻子儿女都去世。”

    楸“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叶青沉吟着,敏感品味出她情绪中一种‘远在异乡为异客’的游子感觉,心中也是戚戚,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感觉到气氛似乎有点孤寂,女娲又一笑:“但那些终只是亡者世界的幻影……最近汉运压力减轻,我才闲心多想,倒没有别的意思。”

    “别的意思?”叶青重复她的话。

    “没什么。”女娲抿了抿嘴,看了看他的面庞,心中暗自补充,没有离开意思……梦想中重见的两种愿景,一个是璀璨星空,一个是鼎盛族气,或大部分族人都不需要她了,但只要还有一个族人需要她,她便会留下来。

    叶青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只是小小酒席结束,月上中天时,就在袖中取出一捧星砂流彩的火红衣裳,放在她手中:“赏月岂能无礼?这是我给娲皇准备的礼物。”

    “这是?”

    女娲怔神捧着,入手幽暗而熟悉的异域火属气息让她瞬间回醒:“炎夜星魂裙!”

    “换上试试。”叶青笑着,神情颇期待。

    大战胜利后必有红利分配,女娲已感觉出这次召自己回地面来的用意,但这般贵重的礼物还是出乎了她的心理准备,拒绝的话又多半不符合道友的战略,想了想,说:“那……我先用着,等蝉儿她们修业赶上能用时,就给她们。”

    她还是惦念着徒儿貂蝉,再有一个原因,叶青感觉她可能以为这东西就是给后宫道侣留着,失笑:“不必了,这件外域属性,娲皇你最适合,我给蝉儿子楠准备了别的一些!”

    “还有什么?”女娲偏想了想,心中疑惑,七色祥云袍已送出去,应没有了。

    叶青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地面:“我这有内部分红,整个青脉也有内部分红,下面事关天机,阳面环境暂不好说。”

    青脉马上就要有大动作的事,女娲是明白,猜测可能牵涉到三道门在阳面的天机侦测当下就不再追问,只是捧着红裙子进去后殿,身形高挑而丰姿独蕴。

    片刻后再出来时,叶青就眼睛一亮,丽人神情含蓄,双手抱腹,脚步款款,一身明艳火红的霞光溢彩,让她姣好身形曲线宛似鲜花绽开,只有雪白的两手露出长袖,玉颈也在裙裳的交领包裹下丝毫不露,款式修改的非常保守,这正是她一贯风格。

    但炎夜星魂裙质料就是薄纱的宽松,在她俯身坐下来时,叶青还是看到了她领口里的一抹,及内衫交领带着五色织纹:“里面这件是?”

    “我只能改下外表幻化,此裙内质还没法与我原来山河社稷图融合在一起,干脆化外裳和内衫两层穿着。”

    女娲解释着说,她现在地仙对于亚圣本命法宝的炎夜星魂裙还太弱小,只能慢慢适应改变:“不过如叶君所想,我身上一半传自外域火属的力量,应会逐渐消化它……”

    叶青提醒她:“只是不能撞上原主人。”

    女娲闻言若有所思:“所以往常都在暗面办事情更省时间,也更保密,而这一次特意召我回阳面,就是为专门送我这裙子?”

    “嗯,红云毕竟亚圣手段深不可测,留你在下面,没有阴阳界膜隔阂容易出意外,我不放心。”叶青坦然说着。

    “也是,我们是道友么……”

    女娲微笑,低看着漂亮的红袖,素手举杯饮一口,滋味清醇渗透到心:“叶君身是青脉的储君,有这心意我很是开心,接下来想必还有事,就别陪我这里耽搁,早点回去吧。”

    “也罢。”叶青起身,今晚确实是赶时间,还有约好的人在等。

    女娲送了对方出祠,停下挥挥手,目送对方离开,一道青光消失在东方天际,奔赴向新的战场……没有硝烟和血光,同样扑朔危险一种战场。

    她似乎已听到了“哗”一下,桌子再次掀起的声音!

    云海与月光间,风呼啸穿梭入一片葱郁仙天,直落在外围玉台上时显出叶青,他左右望了望,除路过的人行礼,似乎没有专人过来迎接,大概自己来早,青鸾仙子还在青乾天忙着主持战事,也不知她约在这里,有什么事。

    自家地界锚点就在此处,叶青也有权限,当下穿过界膜,行走在自己家里一样轻松惬意。

    青鸾天的夜晚景色与白天又不同,此间地处高天罡风层上,没有曲面地形的山峦叠嶂遮挡视线,而且空气里没有灰尘,视野就显得空远清晰,尤其星月同辉时更是如此,星星点点的萤火流光蔓延在幽暗的树丛、花草、山峦、宫殿间,景色颇舒心而带着些慵懒的味道,就与它的主人性格一样。

    叶青因本命道侣与对方的隐忧,真正来这里待时间并不久,多半是拿上些需要的东西就走,比如取走自己一小块地界里的灵种产出,等是专供汉国的温室基地……还有趁女主人不在时,凭借信风符令权限进她的图书馆看看书,这取走的就是无形知识了。

    徐徐漫步到金桐殿前,叶青习惯摸了摸身上,才想起来信风符令已给她和红云亚圣对拼消耗掉,终是没有特殊门卡,就已进不去女主人寝殿。

    “估计她也不会再给我补办一张……”

    叶青在广场侧的金水桥上等着,就见一个仙女,带十几个天女迎接上来,叩拜礼仪不说,还恭谨请着入侧殿休息。

    叶青摆摆手:“不用了,我等等仙子就是。”

    以青脉储君的位格,其实可以硬闯,但是这就是完全不适宜的举动。

    “战场没结束,要等很久,要不要知会仙子一声?”这个仙女想了想,觉得还不能让储君久等,说着。

    叶青低看看水面,晶莹泉流淙淙流淌,平静倒映着星空,一条星链清晰斜挂在闪烁的群星间,交错火光看去是串烟花,那是敌人在正面战场上的牵制……但是对应红云出求援信号的时间,应快撤了。

    “最多要一刻钟。”

    叶青计算着分身传过来的时间,说着:“没有关系,我不急,那面不忙完,是没有办法过来。”

    仙女也是真仙,叶青就口气和缓。

    外域星链再次徐徐后退,应是知道了红云亚圣困进暗面,应援助攻已失去支点,而这时敌人一撤,就有青光离开视野尽处的一座核心仙天,叶青对仙女笑笑:“看,回来了。”

    “是!”仙女讶然,回醒过来告退。

    青光落在广场上时,化一个彩衣少女,叶青一下晃神没有认出来,直到对方对着这面招招手,才回醒留意——她穿了新衣裳。

    七色祥云袍,修改成了女裙,穿着时,就见得七色拥戴,显的高贵华丽,叶青不由一笑,自这可见,赤脉与青脉的同盟,已初步确定了。

    五帝中,得了黑、白、红三脉支持,再加上自己本脉一票,大事已定了,黄脉除非掀桌子,要不就得承认。

    而以叶青对黄脉的理解,这基本不可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