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王见王(下)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王见王(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轰!”

    罡风贯过晚*,一颗星点出现在东天,接着是第二颗星,第三颗星……遮天蔽日的舰队围绕帝都盘旋几圈,降落南湖上,顿时几十万军民都震慑,明白了这就是汉王的武力!

    蔡安誉眼神一缩,回对王妃:“这真是故人手笔,风格一如当年。”

    王妃并不关注政治,但她耳濡目染也能明白些,得到夫君提醒细细想来,这舰队自东海一路西来,堂而皇之横穿整片大6,连尚未归入统治中西部都这样招摇,就是执戈,耀武,宣威,以这种武装游行让每个旧朝旧人明白天命不可违逆,潜移默化,为不久的全境吞并准备。

    想到这里,她不由小心传音问:“不会出事吧?”

    “出事不会,只是借用一下玄黄地坛,那东西埋藏在帝都地宫,你上次迎接我阳化归来时去过,民间历来传闻存在就是此坛。”

    “三朝经营深扎地下,土、火、水三条主脉结合,后两者都是为我们克制,唯金脉和青脉无法得到,现在叶青过来其实也是一种补全,只是又给他占些便宜去。”蔡安誉说起来还是有些郁闷。

    “至于陈侯的事,万万落不得我们身上,我们是土德指定的藩国,除非青脉掀桌,要不根本动不了我们。”

    “没事就好……”王妃闻言松了口气,安慰。

    夫妻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自是对安全本能关切,却不在意别处,没有追逐梦想的男人和咸鱼没区别,但她来说,还不如鲜果和甜点。

    舰群在湖面上溅起水花,波澜连连,一艘旗舰安静滑行在码头停泊,舷梯放下,叶青携王后曹白静下来。

    这时乐声大作,黄钟、大吕、应钟为主,又以萧、笙、琴和声,庄严隆重。

    蔡安誉面色肃然,臣子排列,乐声平息,蔡安誉脸色庄重,向前一步,躬身行礼:“见过汉王!”

    “蔡王多礼。”叶青未等他完全躬下,就连忙上前一步,扶起,扫了眼身后,就知道此地真正的主人,老皇帝并没有来。

    蔡安誉留意到对方目光:“父皇已病重不起,实难以迎礼。”

    理论上,叶青得天命伊始,而老皇帝是旧天命最后余辉,相互平等,而老皇帝略躬身就可。

    但此时叶青还没有登基,这就又不对。

    叶青就摆手:“是孤失礼才对,孤来此地,不能不拜见。”

    “还请蔡王安排礼仪——就以臣子礼见吧!”叶青沉思片刻,淡淡说着。

    蔡安誉一抹血色涌上来,只觉得莫名兴奋庄严,又带着惶恐不安,沉思良久,欠身:“汉王有此心,是敬我蔡朝,我就不推辞了,此礼毕,臣代表蔡国,向陛下行三拜九叩的大礼!”

    只要天庭承认正统的老皇帝一日不死,在主场还有天命余辉,叶青并不会因对方是凡人就轻视,而视之对等。

    老皇帝或认为王不见王,帝不见帝,相互不见最佳,但叶青还是最后行礼,以尽臣节才是,且听说老皇帝身体越来越不行……病人和将死总有特权。

    礼炮鸣响,继续奏乐,气氛肃穆,远远近近军民目光关注这里,官方场合其实没法交流,两人见礼上了马车,前面骑队开道,礼官唱名,一路迤逦。

    曹白静自是有蔡王妃作陪,她们坐在后面一驾马车——此次与以往会晤特殊,明玉郡主过来随行,她是蔡王亲姊,算是半个主人,能提供许多便利——她们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直到舰队仙炉尽数修复,可以飞出天外的时才离开。

    迎接的车队去城里,白玉砌就城墙依故,叶青扫了眼,意外现上次赶考时载自己进城的那个‘玉京城如何如何厉害牢固、太祖爷如何如何威武英明’的马车夫,便跪在路侧跟着其他军民一起不住磕头,不禁微微一笑,人事皆非、颠倒莫测的这世界啊。

    “青谨殿下笑什么?”蔡安誉自很关注。

    叶青说了故事,又说: ……当时我说过一句,帝都不在城坚。”

    蔡安誉一时无言以对。

    叶青则转观看这座壮观的白玉城池,他曾以微末之身来游学考试,如今以征服者来此,自一种观感,分明看出来整个帝都原本凝聚的青气已消散,与记忆中相差很多,至少在龙气上,已逊色汉国新洛……

    蓦就心中涌起一种骄傲,慢慢放置着,就烈酒一样淳化,在这穿越者第二故乡,自己还是做了些实事。

    车轮辚辚远离了码头,红日斜坠在山上,在他们身后湖面波光里,哗的水响,一艘艘仙舰相继下沉,进入南湖下暗藏大型水道。

    蔡安誉取出一张古旧泛黄的秘密地图,看似帝都平面投影没有房屋建筑,只分成黑、赤、黄三色的纹路交错,这时就听他介绍:“那是玄黄地坛对接的下水脉一处进出口,专供大场面进出后门,平时都紧闭,只有我们帝君授予符印可以开启。”

    叶青闻言,若有所思问:“水脉,由土属符印开启?”

    蔡安誉看了他一眼,谨慎:“地上水脉自不归黄脉管,地下水脉其实也不能直接管,但只要埋藏地底的东西,黄脉都可以插一脚。”

    这言语间原应充满了‘我土德就是这么霸气’气概,但这时在蔡安誉说来,反有些失落,没有硬气。

    叶青现在对此只是心中一笑,霸道,不敌王道。

    “那我们就是自正门进入,正门应是……”

    “就在皇宫……哦,不,是王宫内。”

    在私人的会面里,蔡安誉和叶青说话渐渐谨慎,他没有父亲天命余辉,也没有反正要死了的任性,自是再无法将叶青视成贼子。

    叶青相处,公归公,私归私,一向从容,见此,蔡安誉不由微微动容,想起昔日受此人指点争龙秘术时光,轻叹:“你还是没有变。”

    “你已经变了很多,不过……总体来说,这仙王比你过去诸子争龙不保夕,要好许多,不是么?”叶青微笑道,目光落在对方王冠上。

    虚空中小小的龙气,虽受自己龙气碾压,但终真仙体质核心支撑着不倒,这个曾经的六皇子其实已进步太多了,只是在他天命之子阴影下不起眼,或者说与天命之子同一个时代舞台的天才,都是茶几上的杯具,没法与茶壶体量相提并论,沉默了会,又说:“我最近读了很多书,越知道我们欠缺很多,危险还在环伺,还得往前走,天步艰难啊!”

    蔡安誉对这种坦率有些意外,沉思,许久露出一个笑容:“确实是。”

    褪去了这些年风风雨雨、恩恩怨怨,旧友重逢在此地,却人事皆非,君臣颠倒,让人心中不胜唏嘘,但似乎有些东西,随着形势变化和敌意的消去,反历久弥新,透出一种岁月的陈酿。

    …………

    帝都·皇宫

    一朝龙气,在主体是红黄,在帝都是黄,在中枢就是青,叶青拜见老皇帝,蔡安誉却不敢公而广之,只带着两个太监接引,入了宫。

    “宫内气相稀薄。”叶青见着法禁渐渐松弛蔡宫,暗暗想着。

    但见不在大殿,经过花园,一处明朗,这是个精舍,匾额上写“养心庐”,一个官员正出来,见叶青就行参礼,又禀:“汉王,皇上在里面静养!”

    叶青跟着蔡安誉进来,见老皇帝卧在榻上,左右有着一个书架,插着几本图书,熏炉香袅袅,一片寂静。

    叶青看去,见图书还有自己当年的作品,心里一动,又看向老皇帝,见很是干瘦,满脸皱纹。

    虽是蔡朝天命最后余晖,但这时看去,不过是青气,还有些淡,唯一丝紫气笔直而上,诉说这位皇帝一生的忧患和功业,而且看其寿元,命就在旦夕,最多不过还有几个月。

    叶青一叹,跪了下去,以额碰地,叩了三下。

    蔡安誉跪行上前,喊着:“父皇!”

    见老皇帝没有回应,又近前一步,哽咽:“父皇,汉王叶青见驾,已给您行过大礼了。”

    汉王叶青,大礼,似是刺激剂,老皇帝眼皮动了一下,睁开眼直直盯着叶青,良久才说着:“原来是你,你终于来了,还以大礼见朕。”

    又说:“起来罢,朕是旧皇帝,你是新皇帝,受你一礼已是过份。”

    叶青起身,坐了,两人相对无语,似有许多话说,又到口中都说不出来,良久,老皇帝笑:“能见一面,已是大福,你的青制,朕看了,很不错,想必国祚长远,可惜朕看不见了。”

    “朕体弱,待会还要睡一会,誉儿,你代朕回礼,也行君臣之礼罢!”

    “是!”蔡安誉忍着泪,隆重起身,拜下,三跪九叩。

    看着这一幕,老皇帝出一声长长叹息,整个人躺了下去,喃喃的说着:“天命,哎……”

    声音渐弱,叶青受了礼,就辞出,蔡安誉送出去,叶青笑着转过身:“你就回去看看皇帝,明天我们再说话。”

    “不,臣还是办完了事才回去!”行了君臣之礼,蔡安誉态度又不一样,这时听了,躬身说着。

    “也罢!”叶青若有所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