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种民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种民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吊打?哈……唔,你这词挺有趣,确实是这样的群体智慧,这种层面的对决我们青脉还从没输过,上次你也见过苍窍亚圣妄图破解我们十重炼化的天罗秘钥,你看青珠就很聪明,在罐头里安安静静一点都不费神费力,就是很清楚自己定位是力量,不和我们拼计算……上次虚空战如果不是青谨你的翻转,还真是可能输给它。”

    叶青闻言顿时明了,能绵延百万年之久的力量,都是有着非常优势,只是不同环境形势下消涨变化区别很大,最终体现在力量上就非常不同。

    “对了,你现在觉得适应么?有没有不舒服?”

    “还好。”

    这一切求生的智慧和资源整合,最后汇总近乎真实的模拟推演,遗忘之地洞天的失去,是很大损失,但幸青脉一向未雨绸缪,青帝为此动用新的《青泉书》作备用计算中心进行推演。

    就在青莹莹的透明玉册在珠帘后浮现时,叶青身体僵硬了一瞬,他感觉到川林笔记的轻微躁动,眩晕感觉突入起来,比刚刚吸取九个天仙精神信息更强,而冥冥中突增多许多信息。

    叶青沉默不语,汲取着这些信息……那应就是青泉书内的信息,可为什么,川林笔记能轻松汲取它的内容?

    …………

    一个月,大地霜降,天气肃寒,西灵州靠近灵清江的明德郡,滔滔江流北岸的大山里坐落着一座小小盆地,只有两山夹峙一线窄道连通外面,沿着窄道进去上百里山路,到了盆地平原上是沐县的县治所在,行商的马队穿山而过时,都是累得在县城里原地休息了一天。

    商队的主家留着副手散卖些货物,自去狭小县衙里办事盖章,他在沿路看到不少人家在整治干粮和包裹,是要给家人送行,还有许多人围在县衙前的公告板前交头接耳,神情迟疑不定。

    “真的要送儿女走?”

    “我家就一个小孙儿啊……”

    “十四岁行不行?不行么……”

    “我家的女儿十三岁,不过女儿可以上学?”

    有个汉国服饰的官员在耐心解释,有心人看去,就会现顶上有三尺清光,这至少元神是抵达真人才有,而一股龙气贯穿扎入脚下,这不单是贵气,还是治政地方才有,而在过去传统这种两者气象兼具的修法官员,至少是同进士!

    “法禁大开了啊。”

    商队主家叹息一声,在他印象里,此地过去是绝不值得这种人物来此。

    甚至原本正常任职的县令都长期空缺,因过于过于地广人稀而单独置县,说是县其实人口只有外面繁华地区一个乡人口,又穷又没有威风,都没人愿意跑这毫无油水的地方来受罪,商队长期交接都是本地出身县丞权代。

    过去上下打点通畅,但这一次在街上听相熟的衙役说新来的县长并非本州人,而是遥远到他难以想象的数十万里外东荒汉国派遣,据说这批基本都是下放到亭长做起,这县其实也是给新朝廷当一个乡亭处理……普通行商不懂这个,只知道现在行走的各地基层,都是汉国的人接手了。

    终乱世不同,上一批县令赴任都是带着自己班子和直属武力,而这新一批亭长除少数夫妻搭档,多数是孤身赴任,自己一上任执印获得龙气加持就是假格真人,地方的新旧势力交接产生的问题,几乎立刻平息下去。

    自亭长收拢地方人手建立亭里,来自郡城命令再也不是过去传达县衙即止、余下只能依靠县里豪族,而是在亭里组织支撑下直接贯彻下去,清查不法,一些劣迹斑斑的豪族都是面如土色,也有不知头顶三尺天的胆大家伙扯旗造反,但没有任何一家仙门支持,当即就给那些亭长一人一剑诛灭,或县令带兵组织剿灭,一时海清河晏……四方咸服。

    这种皇权下乡的作风很是引起大批士人抗议,都被无视,因报纸上直接开始宣传起的一件事吸引了民众的大部分注意——汉国宣令,要统计天下——或说汉国治区所有乡亭的十二岁周岁以下?童,在有些地区风俗则是十三虚岁,无分是男孩还是女孩,都选入官府进学。

    但官面下,许多传言因此盛行,此前一度打压消声觅迹的末世论再无法抑制爆开来,似是提前引爆了一颗炸弹,一度喧哗沸腾人心混乱。

    这时就见得汉国建立亭里组织提前清洗一些危险分子的好处,在这过程里,里亭受命毫不迟疑挥起屠刀。

    几天几夜,据说在全大6,一口气杀了数十万人。

    每个里亭都有人头悬挂,这种威慑,立刻镇压了天下,这是主要手段,其次就是官方宣传,他们孩子将会得到保护时,大部民间怨愤,对死亡和未知恐惧,甚至在某些刻意鼓动下对仙道的怨念,一下散去。

    现在地方上的家族,最多只是自己不合作,自己家的孩子不送报,而鼓动不起当地民众。

    这方案名义上是自愿,官府也不强迫或离心或保守家伙,每个大时代转变总必有着牺牲,不强迫其实就是放任自流去死。

    只是耐心劝服愿意跟随但心忖疑虑的豪族,又派出队伍下乡去说服普通农家,往往都是当地已建立起威信的亭长带队,这些真人力量不插手地方都已影响深远,现在兼具了当地父母官,在普通百姓看来就是仙人——传统意识中最大就是仙人,具备公信。

    当然,就算是普通百姓,劝过不合作也就罢了,保护计划,是耗费海量资源,自己不要,谁会在乎?

    “听闻有上喻,那些不合作的人统统去死!”

    “无论贵贱!”

    …………

    黄昏县郊外小村,收割完稻田在天光下露出根茬,在初冬的冷风下寸草不生,光秃秃十分难看,过去这时地里应有些孩童在户外打闹玩耍,偷偷烤个木薯或野兔,乐得不想回家,现在都一个个给家长喊回家吃饭,不是平日那样吃饭都坐到屋外去显示攀比自己碗里的菜食丰富,各门各户都关起门来商量着事,几十户的小村子显得人气萧条。

    在村后一幢灰扑扑屋子,与其说屋子,不如说是泥巴糊草杆搭起来的茅庐,原本应是有点规整的圆形,但因抵不住风经常吹飞了稻草,就算许多罅漏缝隙用泥土贴补,在冬天来临也会格外寒冷,于是主人家趁着秋收的稻草杆垛一堆一堆往上叠,越显得臃肿凌乱,只露出一处小小的烟囱口,正在冒着炊烟的余烬。

    屋子里西里呼噜的声音,是一个老人和一个老妇,还有一个青壮的儿子,一个少年的儿子,一个年幼的女儿,一起围坐小木桌喝稀饭,桌上还摆着两个窝头,但是谁也没动,那是给壮劳力的大儿子吃,给人帮工赚工钱多,但体力也消耗大。

    瓦罐里盛着漂浮暗绿叶子的菜汤倒减少了大半,原本秋天丰收后应有段可以吃得上干饭的日子,但近来传闻让这一家人开始准备干粮,没有农忙不消耗体力的日子里干脆就少吃点,饿了就多喝水,累了就整日躺着——茅庐里还是分隔两片小区域,都是铺一层稻草再放一面硬木床板,这或和他们的一口黑铁锅一样,是仅有的值钱家什了。

    老人吃的少,也吃得快,很快就放下碗,拿着一杆长烟斗在粗糙的凳子腿上磕了磕,装上烟丝点起火,云烟雾绕弥漫开来,老妇人推了一把:“吃饭呢!”

    老人便不大情愿地起身去了门口抽烟,红色星火在烟雾中一闪一闪,半响听见他说:“官府要收人去仙山,二儿,幺妹,都去罢。”

    “我年岁了两年,让幺妹去吧。”少年闷闷说着。

    大儿子呼噜喝完稀饭,瞅了眼桌上两个窝头,一个塞到弟弟手里,一个塞到妹妹手里,板着脸:“公告上说检查身体,会放宽,老张家孩子大三岁都过去了。”

    少年沉默一阵,咬了咬牙:“我昨天偷偷去找县长,叫他给我看了,他说我没有修行资质,不能放宽年龄条件……老张家的孩子有修行资质,和小娃娃一样容易适应,普通人强塞过去别说仙山住不下,到头来撑不过灾病也还是死。”

    “好好的瞎说什么……”老妇人生气了,死字能乱说?

    少年不再言语,盘算着自己的心思。

    一家子都再说不出话来,闷闷压抑气氛中,小女儿瞅瞅这个,瞅瞅那个,轻声:“把我的名额给二哥吧。”

    “这……”老妇人目光闪烁,有点心动,她这一辈子就是想给这家传下香火,对小儿子更疼一些,又有些迟疑,手心手背都是肉,女儿也没有罪过啊!

    “胡说什么,这能给能让的?”老人呵斥着。

    大儿子也沉声:“恶了官府,连这名额都不会有,前些天坐牢都有,听说隔壁县有家大地主鼓动村里都不去,自己给十几个龄的儿子减岁虚报上去,一检测再一查就进去吃牢饭,连符合年龄小儿子名额都取消了。”

    “哎,才过了几年安生日子,又有着什么灾祸,连官府都这样急火了……”

    少年没有吭声,把手里的窝头也塞进幺妹的手里:“去吧,干粮和衣服都给你整好了,家里有我和大兄。”

    他说完,径自推门出去,老人喊:“你去哪?”

    “官府在招民兵,农忙兼当工,我和李二约好去报名,早死晚死,不如拼杀几个敌人,脑袋掉了碗大一个疤!”

    桌子对面,老妇人抹着泪水:“这下可是断了香烟,我说叫老头子你卖了牛下聘礼,早点给大儿找个媳妇生娃,你不听……这可赶不及了,还误了老肖家大闺女!”

    大儿子很烦躁地起身,嘴唇挪动一下想说些,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摸了摸幺妹的头,就自去了外面……心中闷闷,不就是要小孩子么,现在赶紧找姑娘生一个,十月怀胎还来得及。

    门口的老人长长叹气:“唉……”

    小女儿低,默默捧着两只窝头,眼泪扑簌簌落,怎么吃不下。

    …………

    第二天早晨时,这家的大儿子和二儿子都还是回来了,给他们的妹妹送别,大儿子的神情有点黯淡,昨晚去李家一问,现在年轻能生的姑娘都抢手,穷困如李家的三个女儿都一夜之间涨价,都给卖去了别家……这老货都要死了还死要钱!

    这时,真是无法了,如果说原先打仗时地方混乱法禁废弛,还会引着作奸犯科,现在新朝镇压天下,压制下谁也不敢犯——敢的人在前几日,就已死了!

    自己是亲自看见,如狼似虎的汉兵,冲入家族大砍大杀,无论老幼一概不留,惨叫声连绵。

    “杀,杀得谁都不敢抬!”

    “杀,杀得就算明天死,今天都得跪服!”有个亭长甚至粗暴的叫喊着,杀气直冲出了来,吓的大儿子真跪着路侧不敢动,等人散了许久才敢起身。

    送别时,一家人又都是哭,老人拿出一块连夜找人写好字布条,给小女儿手腕系上:“去吧,记下老家籍贯和这村口,还有姓名,有机会回来看看,还不一定就死,不一定……”

    小女儿哭着跪下:“女儿不孝,此去将来生个一子半息,一定给家里起祭祀,传下香烟。”

    “你有这心就好了,好好过活别记挂,啊……车队来了,走吧,走吧。”

    辚辚的车队过来村口,村里的成男都自组织护送,这些小孩子会到达郡城,上会飞的仙舰,去向不知何方仙山,有的传说是在天上,有的传说是在东海,有的传说是在山洞里,甚至有的传说在地底深处,但无论哪里总是去和仙人待在一起,总会安全。

    在了解更多的人道英杰来看,又一番感慨,到此刻五脉仙人所做,总算是对得起凡人几十万年来的支持。

    这原本并不明显甚至会引起不满的怨恨,总觉得为什么牺牲偏偏是自己,但当道门对这一行动完全没有反应,对比下就形成差距,有对比才有幸福,这时许多有资格知道点内情的人恍觉,原来仙道内部也不一样!

    “难怪五脉要立新天庭,不立,我们就全是死!”

    诸此传言迅蔓延,主流汉国与支流的蔡魏楚三家藩国官方并不解释或禁止——这是大好事,有利巩固新天庭地位,并且使怨有所归——怨气必是要有个迁怒象,有比道门更合适?

    只是道君运转天道,根本不在乎这点人道黑锅缓慢侵蚀,而自行其道,或说早已准备承担成本,短时间内不在乎这一点。

    “天意高远,莫能及之!”有人见此,就暗暗叹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