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1791章 天下英雄何其多

第1791章 天下英雄何其多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青珠天

    一身青衣的道人正截住一个白衣少女,盛情邀请她进来坐坐:“伶,这次我们新五脉大胜,在五莲大6前止步,是有些担心上去就是给五帝当了矛尖。  ??  ”

    “红云还有点举棋不定、进退维谷,她最近和青帝勾连,已不太可靠了,你还是相信我,我已有把握说服众仙动大远征。”

    “多谢青珠道友好意,这些事情,我会自己和红云交涉。”伶仙子没有进去,也没有离开,保持着客气。

    青珠了解她的性格,叹了口气:“对于你赶赴方舟计划,只要能完成星核成道天公民,其实谁来帮忙都是一样,不是么?为什么我就不行?”

    “没说你不行啊,只是红云没有明说放弃。”伶看了他一眼,说着。

    随口借托红云来指代叶青,其实心中并非没有斟酌,她不清楚叶青这时还有没有对新五脉的掌控,因似乎一切都在脱离控制……而青珠,似乎成新五脉对外交涉的代表,又真有所言对红云决策影响力?

    舰灵少女出继承自青伶一些情感还是有些挂念,对青珠也并非毫无感觉,她有选择余地,但就任务而言,如果同样条件两个候选者摆在面前,叶青的人品就比青珠要好得多,沉吟一下,不由微笑:“我会继续敦促,招呼都不打就分道扬镳,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干。”

    难不成我青珠就没节操一点……

    青珠无语刚要说些来挽回一些印象,这时脸色突一下僵硬,在白衣少女疑惑的目光,有些恼火有些歉意还有些暗喜的说着:“事情有变,红云身盟主招呼不打一声就脱离队伍,独自去救女儿,一个人去和祥云冲突……不过伶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能扭转局面。”

    “这样啊……那我再等等。”伶眨眨眼睛,顺水推舟告辞离开。

    稍隔了片刻,一道隐秘青光一闪,伶一接触,就笑了。

    这是叶青来声明,恳切宽限几日,解决队伍隐患,处理完就立刻履行合约,她收起了讯信,眉舒展开来,刚才心中疑惑那个问题,究竟谁对新五脉更有控制,已有了隐隐的答案。

    …………

    轰!轰!轰!轰!

    一点点星光在暗穹降下,都带着天仙气息。

    星点在暗穹上成海洋,包括烛龙教在内天仙巨星数量过了六十,地仙星辰更是繁多,五彩色泽,杀机无限,黑水上陡兴起了浪涛。 ?

    红云既下降暗面,对新五脉的人,其实还是打了招呼,她只是没有等到回信,也等不及。

    新五脉连战连胜已初步有了些共识,她作盟主亲身犯险,别人都只能跟上,包括青珠在内也是这样,只是和一些天仙交流时,对盟主的朝令夕改恼火不已,女人就是不靠谱……

    “事突然,盟主也是不得已。”黑莲这次倒帮红云说好话,因在暗面作战,对自己最有利,就是狼群狩猎,只要能有肉吃,不妨让头狼顶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黑水,循着战场云集过去。

    …………

    五莲大6

    时间已到了晚夏初秋,晨曦阳光照落在五莲山脉,诸脉连绵如棋盘经纬,早晨的山间雾气很浓,灵气逼人,且隐含看不清的玄光,那是一方大教的气象,很有些渊渟岳峙,隔绝外来九窍、祥云等人的目光窥视,直到亲身进来才能窥见别有洞天。

    黑色冕服道人打着方舟使者旗号一路畅通无阻,已大致弄清楚了五莲山脉各处的调整与真仙、地仙分布,也没招惹天仙的山头,沿路时而有仙门弟子在来往,相互谈论着。

    “你们听说没有,圣人最近对宿敌投出橄榄枝……”

    隐约声音入耳,黑袍道人不理会这些小角色,但还是留意倾听他们的对话以获取更多信息,暗想这宿敌……莫非在说自己。

    又听有人说:“不错,据闻就是叶青,人道领袖。”

    黑袍道人顿时知道自己误会了,对于叶青竟有人道领袖称号,停下来冷哼:“叶青也配?”

    “哈,这位道友有所不知,说起仙道领袖,最近只有青帝和红云当得,叶青不巧夹在两人中间,失势自是无份,但作青汉仙朝主君,这人道领袖确实没有争议,虽号称人、仙同朝青汉,实际听命仙人已只剩下叶青自己培养仙人,这几年战事也没什么用处,难得圣人肯出价收买……”

    这群仙门弟子说着走远了,后来遇到的几拨人也在议论,如果那人加入,会鼎革大6凡间城邦秩序。

    黑袍道人不再插话,只是听得多了,眉渐渐皱起……那个投机者,到哪里都能听到名字,自己正统显得偏门了,叫人有些不爽。§§№

    直到中央的主脉区域,这里最气象巍峨,单是入觐山门就高耸百丈,此刻撤掉守卫,一扇扇门户沿着阶梯次第而开,五色照下来,玉气垂祥,一个声音:“老友既来,何不上来一叙,贫道可是等你很久了。”

    黑袍道人看了看这片堂皇仙家气象,听见这老友称呼,冷笑一声“装神弄鬼”,就提步上去。

    穿透了雾海才现,会面不在气象森严的山顶,而在半山腰之上,不是很正式的样子。

    山风徐徐拂过松岗,透着澄澈而微苦清香,鸟儿在林间鸣叫,松下的地面铺满了厚厚的松针,似乎是天然绒毯,在这晨曦万物复苏光景里,一个紫袍老者背影独坐在一棋盘面上,伸了伸手:“请坐。”

    黑袍道人坐下来时,瞥了眼棋盘,纵横经纬线上黑白棋子交错,密密麻麻快要布满,所剩空地已寥寥无几……这是一盘残局。

    “这是三百万年前一盘旧棋……”

    紫袍老者手指点着棋盘,抬正视:“你我没有下完,现在已经是新世界了,道友可愿继续?”

    “五莲,我来可不是投降于你,权代方舟王师特使伶仙子之命,劝你早日投降。”

    黑袍道人义正言辞说着信口胡诌一个任务,伸手哗一下拍碎残棋,语气冰冷:“你我仇深似海不两立,就别弄这些虚了。”

    五莲有些惋惜看着散乱棋盘,将碎的棋子一粒粒拨拢收起来,就剩下个光秃秃的天然纹路玉质棋盘,虽华贵精美没有了纪念意义,叹一口气:“伶在意的人是青珠,不会在意老朽,明人不说暗话,是祥云鼓动你来吧,暗帝?”

    “是又如何?他什么都说了。”暗帝冷哼一声,起身就要走,反正五莲地盘信息已经探查到手。

    “那可未必,比如,他有没有告诉你……”

    五莲也不阻拦,望着这道人背影,手指敲了敲棋盘:“谁才是真正凶手,真正幕后挑动仇恨的人。”

    暗帝止步,心中有些什么东西,就要冲破时光迷雾出来,硬生生忍住:“你们倒是有趣,一个个都赶着塞给我前世……当我不知道人皇是形神俱灭?连跌落暗面的机会都没有,这仙道世界,死绝就是死绝了,有什么鬼一样的前世,你想说什么?扯谎说留下个分身什么?”

    “呵,斩草不除根,这种事情怎可能,既撕破脸,我自是斩绝所有可能,不过……有些精神真是无法根除,你前身自知必死,陨落前最后安排,为什么你会记得某些你口中‘鬼一样的前世’,你……想不想知道?”

    五莲负手起身,踱步在暗帝身面,眺望山下的雾海。

    晨雾回旋在层林间,扑面而来沁凉的水雾微粒,沾湿两人的袍角,谁都没有在意,这似乎是个抉择,而五莲并不担心,任何智慧生命都无法抗拒“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往哪里去”的诱惑。

    暗帝静默了一会,眼光望着远处,似是沉吟,良久,才说:“是什么。”

    “第二场祀天之时,在雷劫毁灭掉他之前瞬间,他就已经自杀了……或者这样说不准确,他对天地献祭自身,在世界本源中烙印下复仇的意志,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开启灭世清洗凡人。”

    五莲顿了顿,神情有些叹息:“但我可以杀光一切凡人,也要重新培育新种子,也就是无法将人道形神俱灭,我赢了一局,但是……他也赢了,以积蓄了三百万年的黑水革命意志对我复仇,只差一点就成功。”

    暗帝压着心中震荡,尤其听到人皇在雷劫下自杀献祭革命时,陡一片模糊影像轰然清晰,潮水一样涌上心头,那面对无面无尽的仙道雷劫蓝光下同样蔓延无尽的血光,曾经两个巨头在道路决裂时以天地苍生为棋盘,下这样三百万年棋局,浩繁的信息流光中次觉到自己是这样渺小、无知、无力,仅一股自尊强撑着咬牙:“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真的?你似乎已想起些了……如果说,我已经等你上来这里,已经等了三百万年,你信不信?”

    五莲目光一闪,语气沉凝:“我很了解他……虽一度误会,但他最后行为让我还是回醒,也可以猜到他的安排,时机成熟后的苏醒应是有别你现在的样子……”

    “如果没有近似体量的两域世界相遇,撞击,并且战争,那时整个世界坠落到更下方一些,在临着解体前,会有一次回光返照的自救——那时仙道就已受天地所厌倦甚至憎恨,就和许多年前神道一样。”

    五莲说着让暗帝毛骨悚然的话,这样的清醒和自省,让它一时说不出话来——天下英雄,何其多也!

    五莲似乎没有看见暗帝的表情:“那时,就不仅仅是黑水冰渊怨气到临界点才分娩出来暗面天命之子,他是整个世界的嫡子,会直接悄然地出现在阳面,他……或着说你原本一诞生就会是世界气运所钟,身合着某一种清晰大运,又会获得世界宠爱而使我看不出。”

    “圣人接受世界本源,也会受到世界蒙蔽。”

    “你会潜伏,用新的形象和道路骗过我……我一直都在猜测,在等待,在打量出现在我身面每个新人。”

    “但是,由于两域相撞……真是遗憾,一切都改变了。”

    他身面的这个年轻道人根本不信,或者说不愿意信,只是讽刺:“五莲你身居圣人席,比我还疑神疑鬼,你这活得可真累。”

    “我不怕你出现,这就是一局对赌……你赌中了仙道最后堕落,我有信心借你的革命清洗掉一些人,如果合作的话,谁说就不能共赢?”

    这须皆白的老人手指点了点旁面棋盘,目光有一丝笑意:“祥云允诺你,无非是革命推翻现在仙道来帮你复仇,我也可以革命……”

    暗帝逼视:“你敢革你自己的命?”

    “有何不敢?”

    五莲笑了笑,语气如常:“这些不过是表象,换层皮而已,关键还是这道路最后是谁来摘果实。”

    “如果摘果实的人没有变化,仙道,人道,或者革命与独裁,都有什么区别呢?”

    “当年我杀你前身人皇,一方面是仙凡道路分歧,一方面是错当人皇背叛,这两者都是祥云暗中挑拨……正他现在挑拨你的仇恨一样。”

    暗帝扬了扬眉:“我在祥云那里听到,可不是这套说辞,你觉得我会信谁?”

    “你可以信祥云的大部分说辞,不过他有没有告诉道友你一件事,当年皇朝具体是怎么倒塌?”

    五莲伸手指向西面海洋,点了点五脉集团驻地方向:“远了你不信,那就说些最近你我都亲眼目睹,这次祥云对五脉组织的解离手法可精熟的很,越是利益化的矛盾,相互冲突、分歧、收买、合作、妥协……看似庞大群体,其实相互间越难形成合力,只要还在组织自我修复范围内就不成问题,毕竟现实里能活下去,谁也不会轻易冒险,旧矛盾会渐渐消弭,新的矛盾会出现,组织的主导者还是能掌得住盘面,用红利抵消黑气,就没有谁能翻起浪花。”

    “但有意激化、简化、煽动,化理念上的矛盾,就很难分化,可以蛊惑一批仙人,让他们相信黑暗来自高层的堕落,而自己是光明的受迫害者,就会形成一股隐秘的思潮,流沙似的思想,没有明确严格的秩序,但有着对现状敌视,黑气就似云朵团聚起来,看似流散,但又黏着一团,传染力极强——在黑气本身看来,它自己是光明,外面才是黑暗,所有阻挡它展的规则组织都是墙壁,阻挡光明的传播,就要将光明散播无尽,驱散所有黑暗。”

    “他们每个人都将自己当了殉道者,甚至主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