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1834章 决案(下)

第1834章 决案(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要我说,这一次选什么方案都可以,就是要定下红利分配,凭什么就你们黑莲宗每次最得好处?”又有人拨转话题,把战火燃烧到最大势力黑莲宗。

    众人定睛一看,那人是离龙,红云麾下远古龙族,说这话也不知道有没有经过红云暗中授意。

    单看红云讶然皱眉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是真还是假。

    但离龙这话一出就捅了马蜂窝一样,黑莲宗的天仙因吞并了幽云门一半部众而人数众多,都维护自身利益:“战场上各凭本事,你先分配红利怎么回事?要不要公正了,名额又怎么算?按出力多少?”

    一番热火朝天的讨论,至少看起来颇热情。

    到了将各个天仙方案都相互批驳差不多后,都没有得出主流意见,红云在上面看了左右两眼,叶裕顺着她的目光,看到黑莲和青珠,这时黑莲也看向青珠,青珠轻咳一声:“我来说几句?”

    肉来了……

    天仙眉挑了挑,之前那传闻。

    青珠用一种压轴的睿见者,缓缓说:“黄云门大体是要避开与五莲消耗,白云门大体是要磨砺以战养战,黑莲宗大体要继续厚积红利,红云门……你们也是随着红云道友水涨船高,既如此,我建议跳出世界,远征方舟!”

    “远征方舟,并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我们新五脉,现在最关键是整合队伍,现在世界内部五莲、五脉,都是硬骨头。”

    “碰上去就是打硬仗,并且还是结仇几万年,十几万种那种。”

    “与其这样,还不如试探下方舟,不过,要远征方舟,还得大家共议,毕竟大家都是天仙!”

    他话音一落,黑莲眼睛唰睁开,扫视自己麾下的众仙,而黄云、白云也是这样,红云倒自信地没有去看自己的师弟师妹,在上面端起一杯茶水安静小口抿着。

    众仙顿时就沉默下来,表情都微妙,有种被强行推销的感觉,但此前已铺垫暗示——天仙集体开会百花齐放是没有决策价值,不如集权,这是要和五莲五脉一样,进行整顿和清洗。

    不少天仙看了看周围,除了一些嫡系地仙,在场都是天仙——现在新五脉就是顺风仗吃肉吃多了,现在新世界里剩下全是硬骨头,如果战况不对,底下地仙和真仙心气一沮,说不准就立刻转投别家。

    这些人,宁可死掉,也不可散了新五脉的气运。

    整合内部进而与五帝并肩,以期通过远征方舟扎下根基,形成格局。

    此时天仙微微一笑,一转刚才争论,纷纷说:“此言甚善,我等唯掌教之命是从!”

    万仙大会推举天仙,推举脑,青珠、红云、白云、黄云、黑莲果被推举上位,俨确定新的权力格局,又正式推举了红云当盟主。

    叶裕垂,目光微带笑意,大凤凰真是有心了,这样一整合,她无论拿新五脉当嫁妆,还是作自己统治基础,内容都一下厚实起来。

    而最后表决就在众目睽睽下明着进行了。

    青珠倡的提案,他自己自笑吟吟:“此提案,我赞成。”

    红云微颔:“我赞成。”

    白云和黄云在这样大决策上也还是跟着师姐,相继:“我赞成。”

    剩下实力最强一极黑莲这时估量了一遍,对于已势大新黑脉来说在世界内经营积蓄更有价值,但红云手里捏着烛龙、少阴两张牌,伶仙子手里的影龙牌面,都威胁很大,不能等一段修养时间这些潜在竞争对手各个恢复力量,而应趁着他们虚弱期消耗掉。

    而近期只有与方舟大战才有机会,拖延晚了不如赶早,于是也微笑:“我赞成。”

    新五人表决,基本战略确定下来,剩下就是些细节步骤问题,整个天仙集团也就笑纳了决议权力,根本不和下面地仙通气,就强行通过各个表决。

    “要开誓师大会么?”

    “不要,动静太大太危险……底下那些地仙和五脉、五莲勾通反骨仔有不少,真仙更漏得和筛子一样。”

    “必须是封锁消息在天仙,对下面是以秘密任务方式进行!”

    “瞒着底下仙人,以跃迁突袭裹挟到虚空中,再直接转移目标去远征!”

    “突然变卦会有反对者。”

    “反对无效,有敢逃离者必是私通五脉与五莲的叛徒,杀!”

    说到最后,镇压基本没问题了,在头上却绕不过一个问题,此刻新五脉……名义上,还是是有主人。

    有人看向红云:“五脉的同道也有些传言我们要远征,恐怕会有些阻碍,五帝那面……”

    红云平静:“事后我会对青帝解释,四帝我们不管。”

    “事后么……那就是制造既成现实?”

    “对,这就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之死地而后生,诸位都一起努力,希望我们最后都能活着回来,并且是以胜利者姿态。”

    众仙都慨然应诺,一个个摩拳擦掌,起身离场。

    正这样想着,下山许多地仙真仙都围上来,眼巴巴看着,向自己上司询问:“情况怎么样?”

    “唉,还能怎么样,红云盟主倚仗青帝支持力压众议,要与五莲死磕…”

    天仙纷纷叹着,顺手就将黑锅扣给了红云。

    地仙沉默下来,还有些敏感者,觉得情况不对,起了猜疑之心,他们也不傻,扣黑锅的姿势还是很熟悉。

    但真仙已在低声抱怨,在红云天里还克制着些,散去后就只听得怨声载道。

    地仙强压也压不住,最后也就不压了,心中冷笑:“……真当那个女人好欺负?”

    “风雨将至,清洗就在眼前,我等这一段时间还是谨慎言行,随机应变。”

    各种意见纷呈,都是不同。

    天仙出来后,将这些看在眼里,摇摇:“一个个都既想吃肉,又不想惹得一身骚,哪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他们这一次赴会的许多矛盾背后,也是属下许多地仙与大量真仙逼迫所致,真是不清洗都不行。

    而在天仙后出来的黑莲和青珠等人,只会更清楚这一点,所以之前授意众仙对盟主红云的流言、污名、逼宫,层层叠势,本质上是造势占据道义制高点,在逼迫红云和她身后的青帝来背锅,以消减红云最近身价大涨的影响——这影响力对外敲诈五莲没关系,但对内深得人心,就不行!

    黑莲心中想:“五脉已出了一个青帝独霸,难道新五脉也要出一个红云独霸,然后带着新五脉做嫁妆嫁给青帝,夫妻开黑店不成?”

    青珠则想着:“如今女仙一个个都太强势,不好征服,青帝已起来了没办法,红云么……我还是可以打压她一下,就劳烦她背点锅,我要的是人财两得,也不会计较这点污名。”

    黄云和白云先是和红云师姐道歉说没管好门人云云,红云也不好多说他们,淡淡说下不为例,记在账上不提。

    两人就携手出来,私聊了几句,白云苦笑着:“其实还是有些对不起红云师姐,不是她拉我们进新五脉,我们可能已在五莲围山时就陨落了。”

    “师弟你这想法不对,我们就没回报她?她成新五脉盟主,还不是靠的我们撑腰?”

    黄云不以为然,又说:“对方舟远征事宜牵连到对下面地仙、真仙弹压,还有冲入方舟火力网的必须炮灰,众怨必须有所归,不是归红云师姐,就是归我们,谁来背锅的这事情,就算师姐弟,也是要明算账。”

    “对,要记帐一次。”白云停下脚步,准备回去和师姐说开。

    黄云吓一跳,扯住他:“这又不算背叛,青珠都算好了,红云师姐还可以将锅转移到青帝,假托是身不由己么……否则的话,当真要红云师姐自己一个人承担反噬,惹得她翻脸,我也未必肯答应青珠配合,那只会让相对关系更疏远黑莲和青珠白白看了笑话。”

    白云瞥了他一眼,摇摇,回去和红云说了几句。

    在黄云这边看去就见得红云师姐脸色好了不少,拉着白云在旁边亭子里坐了会,连她女儿琼阳和准女婿叶裕都陪,俨还是当做家人一样,隐约还听到笑声间白云说着‘自请为先锋将功赎罪’的话。

    黄云顿时觉得自己坐蜡了,只能厚着脸皮跟过去。

    红云师姐倒是没什么,基本还是和缓,她也是需要羽翼,某些方面水至清则无鱼,别做过线就可以,侄女琼阳就不给面子地冷哼一声,让黄云也尴尬不已,好在脸皮厚装作没听到。

    叶裕看在眼里只觉得有趣,暗想:‘谁说白脉没脑子?简直比谁都精明。’

    要知道这次方舟战争是世界之外的杀伐来源,等于说是赚外快,白云宁肯回去给红云师姐当刀,也要争取谅解,自是存心要一举领先白帝、白莲两个竞争对手!

    这里面满满的都是算计。

    但包括这几方计算精明、初试内部平衡的大佬巨头,也有不知道的事。

    且不说实力稍逊的黄云和白云跑回去向师姐重新示好,就说黑莲乐滋滋地以为自己几次战役做了多大贡献,配得上新黑脉收获的最大红利,青珠则至今都还自傲于乱局杀出重围的眼光。

    一个个都真以为新五脉的迅崛起是应了天命,根本不知道新五脉之前顺风顺水,根本原因是它幕后掌控者叶青联合青帝一起布局配合。

    红云笑吟吟地和两个师弟说几句,修复了裂痕,就送两人离开。

    回到殿内时,她也没有避讳叶裕在身后,转对有些委屈的女儿琼阳安抚:“一柄刀的锻造过程……除了熔炼,就是要反复外力锤打,然后浸水退火,消除内部应力,才能让每个细小的铁微粒晶体都朝向一致……但在这之前,不能强求每个人的立场和利益都与你天然一致,能有叶裕这样性格是很少,你得到一个是难得运气,但不能用他的标准来要求每个人。”

    琼阳脸色一下涨红,扭捏:“说的好好的,怎么又说起我跟叶裕来了,我们又没有什么……”

    叶裕也尴尬地不说话了,小凤凰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红云看着一笑,最近她经常说这一促成的话,心想着为娘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她对这件事上还是有些信心,觉得女儿虽这方面害羞,但平时热情似火,锲而不舍的精神是学了自己,迟早能融化叶裕这个冰块——过去一次次风雨同舟考验看得出来,这个人是有情义。

    红云猜测他可能有些寒微出身的心障,觉得高攀公主是吃软饭,不过既丈母娘都看这女婿顺眼了,最后大抵还是没问题,只要等到叶裕登上天仙,自己再一说合,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女儿和叶裕之间的感情问题,还只是小事情,红云基本是放任态度,她的注意很快回到远征事情上。

    之前向叶青起登顶竞的挑战,但叶青能以三十余岁年纪与她并驾齐驱,她心中还是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自信,清楚对方在修行度上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底气,而在新五脉抽取气运也是与她对半分红,要仅凭自身竞争恐怕是要输,唯一优势在于新五脉的组织还是直接掌握在她手里。

    新五脉内部不算怎么听话,没有真正统治,更糟糕的是接下来脱离新世界后,出到虚空、进入方舟,青帝都无法给予她的盟主多少支持了。

    红云自忖在新五脉内部,只有自己知道布局一切,信息还是能稳固住。

    那样一来,新五脉的主导权,她自信还是能握在手里,只是因自身充任盟主的缺陷不足而成为最大的内应,聪明顺水推舟配合叶青挖好一个大坑,连着她自己一起标价卖给了叶青。

    这般想想,她心中也有些羞耻,在袖子捏紧拳,自我鼓励一定要在方舟中打个翻身仗,那时青帝不在叶青身后,自己机会就来了。

    叶裕收回看观察红云的目光,猜测着她此刻的心态,不动声色,很快跟着琼阳一起告辞出去,外面新五脉仙人都6续散去,就算还在的也是和琼阳打招呼,没几个留意到她身后叶裕。

    “作金牌卧底……无敌是多么空虚,无敌是多么寂寞啊。”

    叶裕心中这般想着,看向那些人的眼神,却大抵是当做了死人……别看这些仙人先前吃到肉,现在自己这幕后债主收缩银根,用局势来逼债,将新五脉逼上进退维谷的绝境。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吃惯了肉,再喝稀粥的心理落差就会有种种的不甘,还有这些仙人信息虽缺乏,眼光不差,大致都能看得出来局面——新五脉根基不足,不得不事实上成五脉的一柄刀子顶在五莲腰后,当刀子能有几个好下场?

    整体前途未卜的躁动不安情绪下,也难怪新五脉的仙人一时进退维谷,整架冲锋中的战车似乎陷入泥泞沼泽,茫然失措命运的十字路口,又或陷入冥冥中的有毒蜘蛛网纠缠的虫群,任凭身上线索收紧而不自知,最大杀机往往就在于这样春风化雨般的润物无声中。

    在幕后推动了方舟一役,势必要冲过方舟外围危险而漫长的火力封锁线,天仙还可以用手下炮灰代偿,地仙得自己割肉,而真仙不出意外的话,一个个都是要用自己命来还债了……

    “我叶青才是此役的最大赢家啊……”年轻的道人这样想着。

    一道微不可查的青色信风,在红云天外流悄然转过去,消失无形,像是她从没有来过。

    真正的赢家不在场上,而场上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赢家。

    而在此时,每个人都自信满满向前冲杀,冲破命运迷雾去迎接前景。

    世事的奇妙就在这里。

    ————

    附:我在公众号上放了二张人物图,看是不是符合大家心目里的叶青和芊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