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1835章 敢死营

第1835章 敢死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蔚蓝天空连绵,纤云雪白,迅拉近,大地秋景迅远离。?

    在青珠山顶看去,大大小小星点萤火虫一样在周围出现,在白昼天空里上升,似是一道漩涡倒吸向世界穹顶。

    而一座座仙园搭载进入仙境平台,一座座仙境搭载进入仙天,最后星群淡去成六十几颗巨星——这是一座座色彩各异仙天。

    除了光杆的青珠天早已调整完毕,余仙天这时都是摊开的平台,世界本身引力牵引着,让仙天看起来是带着露珠的荷叶。

    露珠平压在翠色叶面毛茸茸的白色纤毛上,许许多多这样露珠,在阳光下折射着五彩。

    这时一座座仙天在接受部下登船就迅向内塌缩,透明禁制波动产生着一层层涟漪进行封顶,整体就是荷叶上一颗颗露珠随风掉入特制油锅里,扁平露珠变得圆润起来,与世界开始变得不相容,禁制顶部就绽放出漆黑的纹路,那是仙天在蓄能,周围元气受到抽吸产生的异象,粘稠世界灵气阻滞里就和水在阻碍鱼上浮。

    滋滋的电光在青珠天的周围拉出电弧,整座仙天能级得到激,通过消耗内部资源,进而提高自己时空,类似海里游鱼将血液和组织里压缩溶解的空气都到瘪瘪的鱼鳔气泡中,整体受到的浮力陡提升一个等级。

    这使得它们相对世界平均产生了跨层变化,高度都在抬升,在上浮,在越世界的能级。

    突似捅破了窗户纸,啪一下视野陡开朗,黑暗在四面八方涌过来,无形撞击着仙天的屏障,金红色电弧似烧红的钢铁浸入冷水一样,嗤嗤泯灭。

    在脱离世界的瞬间,整座青珠天就进入失重,也变成了圆球,仙天球形抗压屏障也一瞬达到了最佳,无形虚空,只在球膜上激出瞬息紫光偏斜,就恢复正常——仙天已成为卫星一样小世界,适应这片虚空。

    “那女人是谁?”

    一个美丽的白衣少女立在虚空里等待多时,她也没有自己的仙天,形单影只立在那里,虚空中没有风,衣袂一丝一毫不动,呈现飘逸的悬浮,而大体是带着一层薄薄的青光保护住,附近刚上浮仙天里的许多真仙甚至地仙都讶异看她,却不敢造次无礼。

    能在虚空中独立生存的都是硬茬子,要是凡人少女来到这里,别说她衣裳一下给撕得粉碎,连人都要撕碎,连成冻尸保留下来的资格都没有,至少要带有点仙灵才有资格成冻尸。

    这少女自是此次战役引导者的伶,她目光扫过上浮仙天,看这气泡在黑暗背景下悬浮窜起的壮观一幕,心中稍叹息:“可惜这只是临时抬升,突破世界能障可以,后继乏力,突破不了空域的能级台阶。”

    时空不同层之间的密度向上由疏到密,是跨度很大一个渐变区域,而非真的只有薄薄一层纸,除按部就班上冲,想要取巧捅破几乎是不可能。

    就是大气层里气动力的战机再突破音障,都只能凭依空气,而无法突破至不存在空气的太空,一艘艘飞机最多只能凭借冲性在近太空空域过渡区扑腾,蛤蟆一样跳起来,又掉下去,跳起来又掉下去……

    基础条件不过线,哪怕它的眼光已跃出井口的一线天空可以窥见更多风景,始终无法跳出井口,陈旧东西会千丝万缕想要将它拉回旧有处境。

    在她印象中,之前五莲世界在上层时空顶端,也是这样蛤蟆蹦跳试图上冲更上层时空,结果黑水沉重,是一只过于肥胖的蛤蟆蹦井,不但没有成功突破井口,反因跳出而引来专门针对主世界的狩猎者,也就是霜蓝世界——那个与自己不太对付蓝衣小姑娘,就曾是无情的世界杀手。

    如果不是她和青珠零号舰带领一批仿制星君舰,以越当前技术的跃迁进行机动战,歼灭了对方主力舰队,废掉霜蓝的最大武力,进而将对拼拖进白刃战的刺刀见红,否则寻常世界恐怕连两败俱伤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曾经跌宕起伏回忆,她心中还是有许多感触,只是对青珠的感觉,还是淡而无感,这时回看了眼仙天集群中唯一青色泡泡,认出不是自己要等的人,犹豫了下,就转身去红云天……

    “伶!等一下!”青珠连忙叫住了她。

    伶也停下来,也没有露出不耐,就这样隔着一定距离静静望着这个男人。

    青珠心中一痛,但是压制住情绪,依着过去密切关系想要说点什么,在理智来说至少要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与伶的密切关系,对自己最有利。

    而就这时,周围战场神识网络中传来一阵惊呼:“那是什么?”

    “谁!”

    “有埋伏?”

    许多探照的精神集束往时空高处投过去,一艘青色狭长舰体在黑暗虚空尽处若隐若现,混在在一片陨石间,几乎是世界内部天仙侦测范围外,或就这样不远不近一直保持距离监视了很久?

    但随着新五脉天仙集群的上浮拉近距离,遭遇了六十几个天仙扫描,这时根本无所遁形,显出与众不同的舰体色泽,不是一般星君舰带着霞彩的仙灵,而是纯净的通体青色,意味着它变色龙一样,能在这片虚空环境适应,如鱼得水。

    伶眉头微蹙:“零号舰。”

    盟主红云相信她的判断,其他人对伶不熟,基本还将她当过去青珠禁脔,都问青珠:“确定是零号舰?”

    “快捕捉!”青珠喊着。

    唰!

    已经晚了一步,青色晶门开启,舰体轻轻跃入,宛精灵纤长优雅姿态一下消失在所有天仙神识扫描范围中……视距跃迁!

    伶也没心思和青珠说什么了,一声不吭落在了红云天,轻声问里面红袍女仙:“他人呢?”

    “在等我下清洗令。”红云说。

    这时,一座座仙天都已上浮脱离了世界,下方青色莹光宛一片青色海洋,远比任何仙人印象中更庞大,这是两个世界融合后的体量,不止几千万里,不过这样尺度在更浩瀚虚空中就萤火虫在夏夜的黑暗森林下层灌木丛中飞舞,毫无可以夸耀之处。

    “刚刚那艘舰……是五脉,还是五莲的监视?”

    “被现,还能突袭么?”

    “我感觉情况有点不对……”

    众仙已戒备起来,只是戒备的对象不同,有些对外戒备,有些心中有鬼则是对内戒备——做了亏心事,怕遭到清洗!

    旧五脉传统的精英培养还算珍惜,雄踞九州资源可用丰厚战功补偿分身,算是打一棒给一个甜枣。

    但新五脉作客军在客场大6没有扎根,可没法效仿,相对来说,更戒惧于五莲的消耗是否会在新五脉重演,一旦自己消耗掉而没有资源补偿,那就算分身在,也是真的掉下去了!

    地仙中关系近些的直属还可安抚,天仙这点资源还是肯自掏腰包。

    非嫡系地仙和真仙,就很少有后路,不得不合流抱团,维持对外交涉筹码……新五脉势头虽盛是新起,还有更强五脉和五莲可以跳槽。

    这部分地仙、真仙心神不定,猜疑着上面是否可能要在临阵前清洗,又或拿他们当炮灰,要不要趁现在还没有脱离太远,直接去投了五莲或五脉?

    天仙都是神色凝重,清楚知道此次出征真正目标——方舟!

    “刚刚出征就遇到了方舟的监视,有点出师不利!”

    “不过再怎样,事情还是要做。”

    “盟主……”

    红云没有任何表情听着,要背锅时,一个个都想起她是盟主了?

    但她也确实责无旁贷,在一座座仙天开始向更高时空升去,脱离世界很远,大约到了不能轻松跑回去的距离,已有些地仙向上询问质疑为何跑这么远,于偷袭显得没有必要……说的也没错,刚好一片幽暗冰冷陨石群在周边漂流过去,不知道多少高层时空世界碎片遗留,间或有些灵光闪动冻尸或法宝碎片、灵物残骸、洞天遗迹,宛一座天然的墓园。

    “就这里吧。”

    她暗自轻叹,凤眉一下扬起,而目光变得冰冷决断,打开神识网,她的声音通过战场通讯接驳到每一座仙天里每一座仙境、仙园,平静告诉每个仙人:“关这一次任务的真相,我们此行并非要突袭五莲,是为拯救世界而远征方舟……”

    一片哗然。

    之前祥云的鼓动还是产生了影响,五脉与新五脉、五莲很多地仙、真仙都在怀疑高层用心,相互串联,流言禁之不绝,甚至红云曾经作光明圣女的黑历史,也不知给谁抖露了出来,诸多天仙又推了锅在红云身上,即便门里她的师弟师妹以及门人还能相对可靠,但各脉下面地仙真仙,立刻就想到了变卦用意——当炮灰!

    “什么拯救世界!休听这女人!她一个外来凤凰有何资格说这话!”

    “对!世界内我等下层串联通气,再无人敢硬逼我等当炮灰,再不济可以临阵改投,去了方舟,真只有死路!”

    “炮灰我们做,成果他们拿……”

    “又怕我们不肯乖乖去死,现在就骗我等来这虚空里,是准备清洗了!”

    “不要听这些谣言传闻,红云盟主不会那么干。”也有人较理智说。

    但这样的意见是没有传播广度的,因没人听,大部分都在紧张:“是陷阱!”

    “快走——”

    “杀回世界里!”

    “我们不要劳师远征,我们要回家——”

    这些喊声鼓动不绝,是一些之前和外面主动联络过密,现在环境变换投机失败,自知无幸的真仙或地仙在鼓动周围同伴,同时率先驾着各自仙园、仙境强冲突界——谁都知道,天仙高层不会放过这些叛徒、投机分子,无论这时清洗还是之后炮灰,不过早死晚死,有实质差别?那还不如拼个你死我活!

    “谁敢乱动,就以叛逆论处!”

    红云这时,眸子寒光一闪,对各部都下达格杀勿论的命令:“哪部叛徒,哪家来镇压——真仙叛,地仙镇压!”

    “地仙叛,天仙镇压,天仙叛,我们五个亲自镇压!”

    之前是百花齐放,现在是引蛇出洞,扑朔迷离人心走向一下分明,忠奸不同,时穷节乃现。

    各家天仙倒没有问题,或者说如红云那样,真正有问题的根本不会这么浅显表现出来,一个个都是响应红云命令,只冷笑着拦击手下那些背叛者:“忍你们很久了……”

    见此冲突情形,大部之前仅仅被动听听仙人全犹豫,缄默观察,之前以为是要突袭五莲,全都收拢避入各个仙天中,等是道基命根子拿捏在各家上司手里,仙园、仙境体积庞大跑不掉,就算逃也只能孑然一身逃出本体,甚至都跑不掉,不是没路可走的人谁敢这时轻易反抗天仙?

    这一下顿时就分化出来,而让率先逃逸的那部变成少数派,顿时到处都是烟火滚滚、电闪雷鸣、血流长空。

    镇压之下,真仙一层基本都无法跨能级冲出仙天界膜,地仙就算拼着损失冲出,也是来到冰冷虚空中,一览无余,逃无可逃,没有世界内可以躲避藏形的环境。

    “杀!”而天仙之间也形成了默契,就奴隶主们联合,对任何逃奴不问来源,看到有路过的就击杀。

    “杀!”

    “现在世界内机会很少,唯一就是攻下方舟!”

    “根据情报,方舟原本主将已经身死,新任命必有不稳,再有熟悉内情的青珠,还有带路党伶,是可以一搏!”

    “要不,我们也许要等几万年,几十万年,甚至几百万年才有机会!”

    “赌了!”

    对新五脉高层来说,无论尝过登顶的黑莲、青珠,还是意图登顶红云,都是大劫冲撞一役失败者,受够命运不在自己手里的滋味,一旦有了翻盘机会就不肯放下,而自己要与方舟死拼也不大值得,那培养些炮灰一起送上,也是正常,敢在这方面拖后腿或者绊脚石,都半点情面不留。

    新五脉高层次集体共识,一举压过下面地仙、真仙反对意见,就是要强征所有人对方舟动大远征,成则大获丰收,败则死掉……一些不听话的手下,拿炮灰抵命,自己大不了归位五脉继续当藩属。

    这和五莲用炮灰去消耗祥云大阵的攻坚战,如出一辙。

    真是倒霉本体陨落,那天仙都有后手,死掉那样多真仙地仙,腾出资源来正好补充自己!

    怎么想都可以赌。

    就这一想,下手又重了不少!

    虚空寂寂没有声音,只有神识网中各种身嘶力竭喊声或相互责骂、惨叫充斥,一片混乱,仅仅通过神识网来传音。

    但所有天仙都铁石心肠,就连盟主红云的声音都逐渐停下来,基本已不需要她多说,各处仙天内外战况就已6续稳定了,不是全体反叛,只是少部地仙和真仙,无法对天仙造成太大困扰。

    “饶命,我等愿意当先锋!”有些仙人连忙跪伏,遇到这种,天仙虽记下名字,这时自是放过——愿当先锋自是可以!

    “叛又降者,当敢死营先锋!”青珠大声说着。

    轰!

    新世界内又一座仙天化星,抬升而起,带着青光。

    在它前进方向是天外,虚空陨石群区域一片战场中,天仙在清理门户,青珠对帮别人清扫显得积极,连红云也大部分精力得放在对整个局面控制和安抚上,只有伶仙子无所事事,她是不在意新五脉内战的事,一直留意下面新世界,这时眨眨眼睛,微笑起来。

    她等的人,来了。

    ————

    附:书快完结了,结束那天,公众号会有活动,有红包,大家关注,后天公众号会弄个活动预测版,大家熟悉下,我们到时可以根据数量红包(微信搜索荆柯守,注意柯是木字旁的柯,关注即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