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战英女王 > 第二十五章 梦里是谁

第二十五章 梦里是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战英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陌离出场方式总是这般悄无声息,战英已经见怪不怪了。

    战英今日着实开心,她忽略陌离冰冷的俊脸,也不管被拒绝了是否会尴尬,她只把那盘包着布的饺子往陌离跟前一推:“这是我今日刚学会包的饺子,卖相虽不好,但是味道还差强人意,也算报了你上次拿佳酿与我共饮的情谊。”

    她见陌离不动,便自己打开了包着的布,一看之下,那饺子已经冻硬了,她便有些不好意思,准备重新包上明日拿给李氏。陌离却拿起一个,放嘴里嚼了。“难吃。”陌离如是道,战英却笑了。

    “陌离,景上说你不喜于人前,你何时才会出现呢?”战英好奇道。

    陌离久久没有说话,就在战英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轻启薄唇:“景上伤痛的时候。”听到他的回答,战英心里微微有些酸楚,陌离似乎是在为景上而活,那景上呢?又是为谁而活。

    陌离终于侧过他那轮廓分明的脸,望着战英:“谁若让景上难过,我必诛之。”

    战英觉得颈后发凉,但她倒不惧,磊落地扬声:“人与人相交贵在真诚与平等,我把景上当做朋友必然以诚相待,相信景上亦然。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都不会做对景上不利的事。”

    陌离审视着她,似乎在探究她这话的可信度。良久,他那冰冷的眼神离开战英,望向远处依旧绚烂的焰火,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声,难能可贵地没用冷酷的语气:“景上,他很可怜。”

    战英心知若不是他愿意说的,问了也于事无补,所以并不问,只静静陪着看那绚烂的烟火。

    这除夕之夜,战英睡得极香甜。梦中梅花树下为她系上披风的景上,与同她并肩看焰火的陌离的脸,重合在了一起,以至于到了最后,她都分不清梦里是谁。

    次日醒来,想起昨夜的梦,战英怔怔发了会呆。她不知这种又愉悦又心酸的感觉从何而来。自小在男人堆里长成,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陌生的感觉让她有些心慌,直到右手碰到左手的扳指,触手的冰凉让她定了定神,想想肩上的重任,她一跃而起,操起门后的枪,来到雪地里舞起来。

    今日是初一,她换上李兴为她准备的新衣。那时一件紫色襄白边的窄袖束腰裙,并一个白色的兔毛坎肩。随意用紫色发带高高扎起一束发,洗漱后去李大娘处吃了早膳,便往青瑶去了。

    “公,公子…小姐?”老鄢没有见过战英女装的模样,见到今日的战英,着实吃惊。不料她竟是女子,他从没见过一个女子能同她一般潇洒俊逸。是了,她若不是这般气质出众,又怎会入的了天人般的阁主的法眼。

    当战英在院内见到正在晾晒梅花花瓣的景上时,由衷地笑了。而景上抬头看见她,眼里闪过轻轻浅浅的光。今日景上竟难得没穿青衣,也是一袭紫衣。若说穿青衣的景上皎如玉树临风前,而紫衣的景上就莫名带了妖冶之美,抬头望向她时,她仿佛觉得千万株梅花盛开。

    景上道:“我正在准备酿梅花酿,你便来了。”

    “如此正好学习如何酿制,再馋的时候可以自己动手酿制,不用心心念念惦记你的了。”战英笑答。

    “那我若一世不教会你,你会惦记一世么?”战英有点心慌,覷眼看去,景上只用手指在摊平梅花,神色漫不经心。

    战英正不知回答什么才好,景上直起腰,依旧是平日里温润的笑。战英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侑忽一下,还没来得及触碰便消失了。

    景上道:“这梅花酿需待梅花晾晒至半干,今日尚不能入酒瓮,还需几日方可。”

    战英提议道:“今日既不酿酒,不若出去见识见识晏阳年初一庙会吧,我听说宝月禅寺的红梅,远远望去如一片红云,甚是好看。”

    景上见战英兴致高昂,不忍拂她的意“好,那你我二人便同去吧,你在此略等上一等。”

    待景上再出来时,他已经贴上一张人皮面具,样貌普通了许多,如此出门可以自在许多,毕竟样貌太出众走在人群中总是受太多瞩目。

    景上与战英从青瑶侧门而出,今日的廊坊甚是热闹,路上比平日里的人多了许多,穿上戏服游街的,耍杂耍的,敲锣打鼓唱大戏的,还有各种手艺匠人的小摊。在靖都时,战英经常央哥哥或者是战家军年纪较小的兵士带她去逛庙会,所以战英对这份热闹并不十分好奇。

    景上虽贴上了人皮面具,样貌普通,但是那份气度是掩盖不住的,加之二人皆穿一身紫衣,如此气质出众的二人还是招来许多侧目。战英与景上毫不在意,悠然地走着,突然战英在一个捏泥人的工匠摊子前停了下来。

    她拿起一个泥人,表情不甚欣喜:“景上,你看,这个泥人一身青衣背着药篓,简直是你的模样,我买下送与你吧!”说完便往腰上荷包摸去。

    景上突然抓住她的手,紧紧盯住她的眼:“不要”景上通身的气息陡然变冷,冷冷地再次说:“我说,不要”

    战英不知景上为何突然这样,她甚至觉得此刻眼前的不是景上,是陌离。景上依然紧紧抓着她的手腕,她也不呼痛,只微微蹙起眉,放回了泥人。

    景上这才松开她的手,这寒冬里,景上的手竟微微出了层汗。因戴着人皮面具,战英看他的神情并不十分真切,但眼睛不会骗人,战英分明从他眼里看到了恐惧和悲伤。

    景上的神色渐渐恢复了,但是并没有如往日一般挂着清浅如风的笑,他对战英道:“我不去看红梅了,今日我还有旁的事,告辞。”不等战英答话,他转身离去,离去的背影失魂落魄一般。

    战英有些无措,她分明是戳到了景上的痛处。可是景上总把心事藏起,没有向她吐露过,她又怎会知道如何才能保护他的痛处呢?她转头望向那个泥人,心内那只扇动翅膀的蝴蝶,猛地停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战英女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弯银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弯银月并收藏战英女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