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两个新朋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俞经纶突然感觉到难过,靠着墙坐到地上,他想娘亲了,也想给他洗澡的小红,他这几天都没洗澡呢。

    盘起小胖腿,他决定了,他要快点到师兄说的筑基期,他要把小红接到这里和他一起住。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俞经纶一跳,一抬头,他看到了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

    站在俞经纶面前一脸好奇地看着他的男孩儿大约四五岁的模样,俞经纶现在还分辨不出人长得好看还是不好看,他只觉得这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儿长得很像以前小红用布给他缝出来的漂亮娃娃。

    只一眼,他就明白了,他喜欢这个人。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大眼睛男孩儿也蹲下来,“我叫榆非晚,我要去吃饭,你去不去呀?”

    “我叫俞经纶,”俞经纶很想摸摸对方的眼睛,看看是不是真的。

    “我要去吃饭,”榆非晚站起来,又问:“你要去吃饭吗?我一个人不敢去。”

    俞经纶翻了个身站起来,拍拍屁股,拍拍小手,“我们一起去,我最喜欢吃饭了。”

    住在第五层的都是还没辟谷的的人,虽然筑基期的修者比较耐饿,门内也会定期发放辟谷丹,但没有多少人能长期忍受辟谷丹恐怖的味道,因此来饭堂吃饭的人还挺多,两个小萝卜头一进去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凤展阁每一层楼都很高,饭堂把一层分为三层都不影响美观。第一层是刚入门还未修炼以及练气五层以下的弟子吃饭的地方;第二层是筑基期以下的弟子吃饭的地方;第三层是筑基期以上的弟子吃饭的地方。

    据说这样可以激励弟子们修炼。

    俞经纶却不明白,在哪一层吃饭不都是一样的吗?

    嗯,一定是他还小,才不明白大人们的想法。

    拿了饭后,俞经纶和榆非晚挑了张他们觉得最好看的桌子坐下了。

    “砰!”

    “这是我的位置!”

    两人吃得正欢,桌子突然一震,随后一道稚嫩的嗓音嚣张的响起。

    俞经纶一脸迷茫的从饭盒里抬起脸,就看到饭桌前站着个胖子。

    小胖子拿下巴看着两个人,看到俞经纶竟敢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顿时大怒,“看什么看!?”脸上的小胖肉一抖一抖的。

    俞经纶被他的吼声吓得一哆嗦,条件反射道:“肉肉!”

    肉墩墩的小拳头重重的砸上桌子,“我说这个位置是我的,你们滚到别的地方去!”

    俞经纶左看右看后不解地皱眉,“桌上没有名字呀。”

    小胖子人胖力气也大,拽住俞经纶的衣领提得他被迫站起来,咬牙切齿地说:“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俞经纶努力想解救出自己的衣服,嘴里还在说:“明明是我们先来的,你好不讲道理,你这么坏,一定没有人愿意和你玩儿的。”

    榆非晚反应慢了好几拍,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站起来掐着腰义愤填膺的说:“坏蛋!”

    其他人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但看到是三个刚入门的弟子便没过来制止,反正三人都还没修炼,打起架来也没什么破坏力,还能锻炼一下战斗经验,虽然他们一宗不是靠打架起家的,但有战斗力还是好的。

    是以,不仅没人阻止,还有人笑眯眯地看着这边的事态发展,其中一个就是个蹲在墙角穿得乱七八糟的老头儿。

    小胖子气得涨红了脸,忿忿不平地放开了俞经纶的衣领,他才不是坏人,不对,他就是坏人!

    反正他做好人别人都会欺负他,还不如做个坏人让其他人都怕他。

    这么一想,他又开始表情狰狞地瞪着俞经纶和榆非晚,他是坏人,坏人就要很凶才行,“没错,我就是坏人,你们赶紧把位置让给我,不然我就揍你们!”

    俞经纶呆了一下,“可是,还有很多位置啊。”

    原来坏人就是这样子的吗?好无礼。

    “我就要坐这张!”

    “我们这里还有两个位置,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坐的,”榆非晚软软的提议道。

    这下轮到小胖子呆了,是啊,他怎么没想到呢?

    看着三个人之间和谐的气氛,其他人懵了,这发展他们好像看不懂。

    “这个给你吃,”俞经纶把自己碗里的鸡腿夹给小胖子,这个人长了这么多肉,不多吃点儿肉的话肉肉肯定都要跑了——他认真的想。

    榆非晚看看俞经纶,又看看自己的碗,咬着唇小小的挣扎了一下,把鸡腿也夹给了小胖子,“我的也给你吃。”

    小胖子蔚瞻吃得热泪盈眶,除了娘亲以外第一次有人对他好,果然还是要做坏人才行,他决定了,以后他要做一个大坏人,然后罩着这两个人。

    吃完饭,俞经纶放下碗筷,在身上找了找才发现自己没带擦嘴巴的手帕,转头正要问榆非晚借,就看到榆非晚拿衣袖在嘴上蹭了蹭。

    他低头默默地盯着自己的袖子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个方法还不错。

    榆非晚撑着脸,看看正兴致勃勃拨弄身份牌的俞经纶,又看看还在狂吃蔚瞻,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蔚瞻停下狼吞虎咽的动作,努力把嘴里的食物吞下去,“蔚瞻,我娘亲说是蔚蓝的蔚,高瞻远瞩的瞻。”

    榆非晚点点头,“我叫榆非晚,榆树的榆,是非的非,晚上的晚。他叫俞经纶,俞……”

    榆非晚卡壳了。

    “是俞然的俞,满腹经纶的经纶,我娘亲说希望我读很多书,做一个有学问的人,”俞经纶一脸自豪的说。

    榆非晚很伤心,只有他的名字最简单呢。

    蔚瞻吃完饭后,俞经纶打了个哈欠,他困了。

    “我们回去睡觉吧,好困。”

    榆非晚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他也好困了。

    “你住在哪里?”

    走在路上,榆非晚问。

    住在哪里?俞经纶迷茫了一瞬间,他还不知道呢。

    拿出身份牌认真地看,“598,我住在598。”

    “咦?”榆非晚眨了眨眼睛,开心的道:“你住在我旁边。”

    蔚瞻委屈地凑过来,”我不住在你们旁边。”

    找到自己的房间,俞经纶礼貌的和今天刚认识的新朋友道别,随后拿身份牌打开门。

    门开后他看到屋子里有个人。

    那人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穿着身灰色的服饰,看起来温温顺顺的,看到俞经纶进来就迎上来叫了声师兄好。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又为什么叫我师兄?”俞经纶好奇地问。

    少年没脾气的笑了笑,就算是有脾气这么多年也被磋磨没了,“我是凤展阁的杂役弟子王成,来照顾师兄的起居的……”

    内阁弟子刚入门时年龄过小,那一楼的管事则会安排一个杂役弟子照顾他的起居。

    至于为什么叫师兄的问题,不管年龄修为,下一楼弟子一律称呼上一楼弟子为师兄。

    一宗虽然修炼方法最为温和,但不同修为和天赋之间的等级划分却最严苛。

    且由于修炼功法的缘故,一宗向来只收含水、木灵根的弟子,别的金灵根、土灵根、火灵根,就算是单灵根一宗也不收。

    一宗的修炼方式类似于炼丹师,不过炼丹师炼的是丹,而一宗炼的是自身。一宗的弟子修炼出来的灵气都有很强的治疗效果,因为水木灵气最为温和的缘故,任何灵根都不会对一宗弟子的灵气产生排斥。

    在所有的修仙者眼里一宗的弟子就是一颗人形丹药,并且还是可以源源不断补充灵气的那种。

    不过凡事有利也有弊,一宗的弟子修炼了可以用于治疗的功法,就必须削弱自身的战斗力。

    王成的解释俞经纶只听了个一知半解。

    似懂非懂的点头,俞经纶开口问道:“我困了,睡觉的地方在哪里?”

    王成愣了一下,答道:“在里间。”

    拖着软软的像踩在棉花上一样的脚步,俞经纶走了几步,又想起来什么停了下来,“我想洗澡。”

    王成闻言从白色的身份牌里拿出一张清洁符,“不用洗澡,用这个清洁身体就可以了。”

    俞经纶不满的嘀咕了一句连澡都不让人洗,不过也没闹着要洗澡,就算他年纪再小也明白这里不是他家,没有人会惯着他的任性胡闹。

    清洁完身体,俞经纶努力的爬上那张对于他来说过高的床。把自己捂在被子里,他突然睡不着了。床很大,被褥也比家里的不知道柔软舒适多少倍,但他就是睡不着,他不由地去想今天认识的新朋友睡着了吗?

    翻了个身,把脑袋也捂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

    看着房间里黑暗的地方他心里突然涌上来一股陌生的情绪,鼻子一酸,眼泪哗哗的流,他想回家了。

    “小红,我想听故事。”

    没有人回应。

    偷偷地揪着被子擦眼泪,没擦掉的眼泪顺着脸颊流进衣领,俞经纶感觉自己的胸口突然热起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遇到重生的自己怎么办(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云逝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云逝水并收藏遇到重生的自己怎么办(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