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迷瘴森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乞丐收起笔,眼前顿时金光闪耀,刺目的光芒让俞经纶不得不抬手捂住眼睛。

    下一刻,衣领一松,俞经纶整个的朝下坠了下去。无限的失重感传来,脑海里一阵阵晕眩,俞经纶紧紧按住不断翻腾的胃部。

    不知道往下掉了多久,等俞经纶终于适应了这种恶心的感觉,睁开眼,他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绝对黑暗的地方——耳边是“咻咻”不断坠物的风声,他却什么也看不见。

    “唰!”

    什么东西擦着他过去了,下一刻,他脚下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

    俞经纶看得惊奇,这还是他在这个地方看到的第一样东西。白光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眼,也越来越热……

    又是一阵失重感。俞经纶感觉自己被高高抛起,在空中停顿几秒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下一瞬,狠狠地摔在坚实的地面上。

    仰躺在地上,俞经纶被摔得发懵,眼前不断有重影晃动。

    一条粉红色的小蛇慢慢爬过来,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儿,又慢慢从他脸上爬了过去。

    冰凉凉的。

    俞经纶皱皱鼻子。

    动作缓慢地坐起来,俞经纶发现这里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环境了。

    大树长得遮天蔽日,林间白雾笼罩,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一丝声音也听不见,没有云陌南,也没有老乞丐。

    俞经纶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坐在这里——他要找到出去的路。

    在林子里转悠了整整三天,俞经纶踩死了七只手掌大的蟑螂,踩扁了九只手指长的蚂蚁,吃光了蔚瞻送给他的饼,还吃了一颗辟谷丹后,他发现自己迷路了。

    小手撑着下巴坐在某棵树下,也是在迷路后他才想起来那些白雾是毒瘴,蚂蚁蟑螂是毒虫,第一天遇到的那天小蛇是毒蛇——这是一处充满了毒瘴、毒虫,还有毒蛇的森林。

    俞经纶皱眉,神情苦恼,他虽然因为灵根和修炼功法的原因不会中毒,但这里到处都是毒气,除了大树和荆棘,根本没有其它植物,万一辟谷丹吃光了还找不到出去的路,他会饿死的。

    在他低眉苦思的时候,一条成年男子手臂粗翠绿色的大蛇悄无声息地从他背后的大树上垂了下来。大蛇张开嘴,几乎能把他的头吞进去。

    冰冷的蛇头悄然靠近俞经纶的脖子,俞经纶突然感觉有点儿冷,脖子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层,下意识转头往后看,正好和大蛇眼对眼。

    这条蛇修为比我高——俞经纶想。

    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整个人却已经顺势往后一躺,迅速就地滚了几圈,瞬间离大蛇好几米远。

    随后连滚带爬地往远处冲。

    绿蛇吐出杏子,“咝咝”嘶鸣,弓起上半身犹如一道绿色闪电般朝俞经纶弹射而去,速度快得几乎能听到破空声。

    俞经纶将灵气运转到极致,只恨不得自己能飞起来,感觉到身后袭来的冷风,一时之间心慌意乱。

    常言道,人在关键时候就不能着急,一急就要掉链子。

    俞经纶心中一慌,按原本路线流转的灵气骤然间走岔,体内灵气四散,俞经纶只觉得身上每条经脉都在胀痛。

    踉跄着摔在地上,俞经纶短暂的一生里第一次感受到绝望的感觉。

    我要死了吗?

    我不想死!

    俞经纶不甘地想。

    绿蛇嘶鸣着朝失去行动能力的俞经纶扑去,它尚未开启灵智,凭借着本能,它只觉得这个人类幼崽会很好吃,比它曾经吃过的都好吃,它一定要吃到。

    之前这个人类幼崽在迷瘴森林里转了三天,它们却都不敢轻举妄动,它们已经活了很长时间,知道森林外有一种长着两只脚自称人的动物。人很狡猾,明明体形不大,却能杀死比他们大好多的动物,这点让它们很害怕。

    直到很长时间后,它们发现人的体形越小就越弱。于是它们森林的老大在某天鼓起勇气吃了一只落单的人类幼崽,结果发现人类幼崽比那群毒虫好吃多了。

    又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们吃了不少人类幼崽,连成年人类也吃过。

    直到几十年前一个看起来弱弱的雄性人类幼崽来到迷瘴森林一剑把老大砍成两半。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类来过迷瘴森林。

    幼崽没有了,成年人类也没有了。

    三天前,这个人类幼崽凭空出现在迷瘴森林,吓了它们一跳,随后它们派小粉去探底,小粉却什么也没看出来。期间它们又派出蚂蚁兄弟蟑螂兄弟,却都折在了这个幼崽脚下。

    多可怕!一言不合就拿脚踩!!

    它们虽然不聪明,但却是天生的猎手。它——现任迷瘴森林老大——静静地潜伏在人类幼崽头顶的树枝上,只等着给他致命一击。

    风声已经临近,俞经纶绝望地闭上双眼。

    绿蛇欢呼雀跃。

    隐蔽在暗处的其它蛇类也为老大欢呼。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俞经纶身体里“唰唰”几下弹出大量绿色藤蔓,绿蛇来不及躲闪,瞬间被藤蔓淹没、包裹起来。

    俞经纶惊魂未定地盯着从自己小腹位置伸出去的植物。他的藤蔓还是老样子,只是颜色比起之前的嫩嫩的翠绿,现在上面还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色,刺也更尖了。

    藤蔓狠狠地将刺扎进绿蛇鳞片下的肌肉里。

    绿蛇发出凄厉地嘶鸣声,卷动蛇身疯狂地挣扎。

    躲在隐蔽处的一干蛇类都惊呆了。

    “父亲,需要杀死它吗?”

    一道软糯的嗓音在俞经纶脑海里响起。

    俞经纶毫不犹豫道:“要!”又说:“我不是你父亲。”

    藤蔓选择性无视了他后一句话,每根尖刺上都爆发出巨大的吸力,几个呼吸间绿蛇就被吸得只剩下一张皮。

    丢下蛇皮,藤蔓扭啊扭,爬到俞经纶身上蹭蹭蹭,“父亲,这条蛇从出生就生活在迷瘴森林里,皮上带着很强的毒性,把它收起来吧,可以做武器。”

    俞经纶把藤蔓撕下来,坚持道:“我不是你父亲。”

    藤蔓不管,嘤嘤嘤地扭着缠上去。

    俞经纶被它嘤得小脑瓜子都开始疼了,连忙转移话题,他道:“你怎么变颜色了?”

    藤蔓不嘤了,它炫耀道:“好看吧?那天你不准我说话,我很无聊,很寂寞,于是就把那团魔气吞了,然后我就变颜色了。”

    俞经纶没理它,他正努力安抚体内乱窜的灵气,之前他以为自己要死了,注意力没在这上面,这时候危险解除他才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痛得像是有刀子在搅动。

    藤蔓察觉到他体内的异常,也安静下来。它其实很后悔,如果不是它之前吸收魔气陷入沉睡的话,俞经纶就不会遇到危险。它是由纯粹的灵气凝结而成,对危险的感知性很强。虽然不明白俞经纶是怎么来的这个地方,但它也知道凭俞经纶现在的实力不可能来到这里,更别说深入到这个充满迷瘴的森林中心了。

    小声地叫了声“父亲”,俞经纶没反驳,藤蔓开心的咯咯笑。

    它扎根于俞经纶的血肉身躯中,由俞经纶提供它用以成长的灵气,俞经纶便相当于它的父体。

    意识尚且混沌之时,无时无刻都有一股令它安心的气息包裹着它,浑浑噩噩中,它开始思考这是谁。

    终于有一天,它想明白了,它心道:这是我父亲。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特殊的信号,它的思想开始清明,它渐渐地能听到外界的声音,慢慢地开始懂得听到的那些话的意思。

    开启灵智后,每每听见那些凡人小孩叫父亲,它就羡慕的不得了。

    如果我也能说话就好了。它想。

    后来有一天,它真的能说话了,可它的父亲不肯承认它,这简直是个晴天霹雳,它伤心的叶子都快掉了。

    备受打击的藤蔓强颜欢笑,也许是它的父亲年纪还小,等他长大了就会接受它了。

    它会等待父亲长大的。

    俞经纶之前从没解决过灵气失控的问题,一点经验都没有。因此第一次用的时间格外长。从清晨的露珠在树叶上滚动开始,到晚霞的余辉洒满大地才结束。

    俞经纶刚睁开眼睛,某藤蔓就缠了上来,它说:“父亲,父亲,你还没有给我取名字,我要取名字,名字……”

    懒得跟它纠缠,俞经纶扫了它一眼,随口道:“尖尖。”

    藤蔓呆,“什么?”

    俞经纶耐心地重复一遍,“你以后叫尖尖。”

    曾经的藤蔓,现在的尖尖尖叫,“我为什么要叫奸奸?我一点都不奸!”

    俞经纶没理它,爬起来继续寻找出去的方法。

    藤蔓尖尖无限沉浸在自己要叫奸奸的打击中。

    *

    云陌南收起剑,在原地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忽地看向了西方,语气平静地开口,他道:“那里么?”

    话音落,他脚下无形的剑气凝实,载着他瞬间化为一道白色的光芒,往西边而去。

    修·真界分为东修·真与北修·真,两界西方被妖域与魔域隔开,东方被一片一望无垠的沙漠隔开。

    修为低者很难穿过这三个地方。在东修·真,符法阵法不兴,能远距离传送的传送阵少之又少。因此对东修·真的低级修者来说,北修·真只是个传说。

    传说北修·真有很厉害的法修,施法便能移山填海。

    传说北修·真有很厉害的符修,一张符便能毁天灭地。

    传说北修·真有很多炼丹师,就像一宗弟子一样多。

    传说北修·真有……

    到底只是传说,对东修·真的修者来说,能毁天灭地的是天阳宗的剑修,能移山填海的是释天宗的体修,能让人心甘情愿保护的是一宗。

    白色流光在魔域边缘顿了一下。

    云陌南垂眼看着魔域的方向,脸上的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流光闪烁,云陌南直接冲进了脚下连绵的白瘴里。

    浑身的剑气没有任何收敛,一路直接横冲而过。

    无数毒蛇吓得把头埋进身子里。天哪!当年那个幼崽又来了!!

    到了接近森林中心的位置,云陌南收敛声息,停在一棵大树上盘腿坐下,开始打坐。

    森林另一边,俞经纶正龟速前行。

    云陌南这一打坐就是三天。

    俞经纶拖着那条绿色的蛇皮往前走,尖尖告诉他这条蛇太毒了,放到储物空间会污染其他的东西。

    “尖尖,你感觉到……”俞经纶脚下一顿,似有所感地往头顶上看去。

    森林里的天色暗的格外快,俞经纶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头顶上的树枝上有道白影。

    那是……俞经纶张了张嘴,没过脑子,一个词就脱口而出——

    “前辈!”

    白影没有任何反应,这下俞经纶更确定了,丢下蛇皮,蹦蹦跳跳地喊:“前辈!前辈!!是我!!!”

    “上来。”

    清泠的嗓音仿佛在他耳边响起。

    没有任何犹豫,俞经纶抱住树干吭吭哧哧地往上爬。

    然后——滑了下去。

    拍拍手上的树皮渣,俞经纶为难说:“我上不去。”

    语气里像是带了笑,云陌南道:“笨。”

    “前辈……”俞经纶抱着树干,样子有点可怜。

    尖尖也软软的嘲笑他,“父亲是笨蛋。”

    我还小,俞经纶默道。

    吸了吸鼻子,他感觉自己被骗了,他根本没有变聪明。

    挠了挠树皮,他眼前突然闪现出那条绿蛇从树枝上垂挂下来的画面,脑海里灵光一闪,一条墨绿色的藤蔓从他手腕处窜出,“唰”得一下紧紧缠绕到头顶的树枝上。

    翻身上了云陌南所在的树枝,俞经纶小心翼翼地走到他旁边,坐下。

    “前辈,你也在这里?”俞经纶开心地问。

    “嗯。”

    云陌南脸上的面具在黑暗里很晃眼,俞经纶看着看着突然想看看这张面具下的脸是什么样子,想了他便问了,他道:“前辈,你为什么要戴着面具?”

    也许是夜色太醉人?今夜他的胆子变大了,问出了他之前不敢问的问题。

    云陌南朝俞经纶招手,“过来。”

    俞经纶挪过去钻进云陌南怀里,云陌南顿了一下,没把他拉开。

    轻拥着怀里的孩子,云陌南的语气也变得十分温柔,他道:“若是你,你为何不想其他人看到你的脸?”

    俞经纶想了想,他说:“做了坏事就不想。”

    “前辈做坏事了吗?”

    云陌南嗤笑一声,却道:“嗯。”

    俞经纶仰头看着他,只看到一个下巴,他突然感觉就这样和前辈一起坐在这里也挺好的。

    俞经纶第一次期待天亮得晚一点。

    “做错了事也没什么,榆非晚说过,同一件事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也许你觉得不好,其他人觉得好呢?”俞经纶努力安慰他,又问:“前辈,你做错了什么事?一定要把脸藏起来吗?”

    “我做错了很多事,”云陌南语气柔和,“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俞经纶呆了一下,“可是……可是同一件事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也许你觉得自己做错了很多事,可实际上……实际上……”

    云陌南被他逗乐了。

    怎么变了这么多呢?他想。

    前世年少时期的他性子十分沉默,什么话都憋在心里,一整天都憋不出一句话来,让人看了很难喜欢上。

    仔细回想,除了顾随云竟然没人愿意主动和他交谈。也难怪,难怪他曾经会喜欢上那个人。

    罢了,喜欢上那么一个人算他自己眼瞎。

    云陌南摇头,不想再陷在曾经的记忆里。

    低头看着已经开始昏昏欲睡的俞经纶,看到自己低头还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前辈。

    云陌南唇角紧绷,冷笑,但是顾随云刻意设计害死他的事他可不会就此揭过。

    轻轻摩挲了一下俞经纶脆弱的脖颈,云陌南心情很愉悦。你为什么会改变?因为那两个人?很好。

    “唔……”俞经纶轻哼一声,转头把自己藏在云陌南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遇到重生的自己怎么办(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云逝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云逝水并收藏遇到重生的自己怎么办(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