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凶案调查 > 第五十六章 回忆

第五十六章 回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弘业在电话里又询问了一下他们这边的进展,汤力大致的对他说了一下,车子很快就到达了县局,于是汤力也结束了通话,跟贺宁下车去县局找人。

    事情发生在十多年前,确切的说是十一年前,间隔的比较久,这期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样的人事变动还真是不好说,所以贺宁和汤力也是一种碰运气的心态,到那里说明了身份和来意,等待了一会儿,接待他们的人就带回来了一个并不是让人很满意的消息。当年处理过拿起交通事故的警员有两名调离本地的,一名已经退了休,还有两个现在不是正在警衔培训,就是出差,总之都不在这里。

    既然如此,那么唯一还能够尽快联系上的就只有那名已经退休回家的老警察了,汤力请县局的人代为联络,询问是否愿意和他们见一面,说一说当年的那件事,县局的人又去询问了一下对方的联系方式,这回倒是很快就有了答复,对方愿意跟他们见个面,并且提供了现在的居住地址。

    汤力他们立刻照着地址赶了过去,和那名已经退休三年多的老警察碰了面。

    这名退休老警察姓高,虽然已经退了休,但是状态保持的很好,贺宁和汤力过去的时候,这位老高警官正在自己家的楼下锻炼身体呢,已经有些微寒的天气,他硬是红光满面,额头上一层薄薄的热汗,看起来精神头儿好极了。

    “哎呀,你说这人啊,就是矛盾!我年轻那会儿,跟你们现在似的,也忙,成天东奔西走的不是加班就是值班,那时候就想啊,真累,什么时候让我闲下来,什么事儿都不做也没有关系,那可就太舒服了。结果现在呢,我退休了,真的是一天到晚什么事儿都不做也没有关系了,反倒把自己给憋得那叫一个难受!”他和汤力、贺宁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感慨的说。

    “前辈,我们想跟你了解一下当年的那一起交通事故,后来调查的结果是什么样的呢?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么?”贺宁虽然觉得这位老警官很亲切和善,但是眼下对于他们来说,却并没有时间和心情去与之闲聊,案子调查到了这个地步,很多事情就都变得呼之欲出,真相影影绰绰,似乎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

    老高警官摆摆手:“不用叫我什么前辈,我听着也不咋太习惯,我就是个粗人,跟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不一样,你们这都是念过大学,受过高等教育的,我们那会儿不如你们,全靠这一辈子积累下来的工作经验。按年龄来说,你们就叫我一声高叔叔吧!你们想要打听的那个事儿,刚才你们过来之前,局里头我以前的同事也大概的把情况跟我说了,让我帮忙回忆回忆,我就一边锻炼身体,一边仔细的想了想,其实那次的事情,主要的经过我心里头还是有印象的,因为觉得那事儿挺惨,对我的冲击还是挺大的,就是具体的一些细节记不清了,毕竟过去了十一二年。我就尽量回忆给你们听,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别客气。”

    贺宁和汤力赶忙点点头,这位老高警官是个痛快人,这对于他们来说自然也就是非常大的好事,尤其对于汤力而言,因为可以省去了很多的口舌。

    “当时我们接到报警,说有一辆车冲破了桥护栏,掉到河里面去了,所以我们就赶紧组织人员,到现场去准备营救,但是到了现场一看就知道根本没希望了,那车被淹的就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点点的车顶,河里面的水流也很急,要不是桥护栏有缺口,所以有人好奇的往下看了看,发现了不对劲儿,估计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有人发现有车辆坠河了呢。”老高警官一边回忆一边对他们说,“当时是汛期,就在我们接到报警的那天早上,还下着很大的雨,我记得那场雨在那之前就已经一连下了好几天,时大时小,反正就是一直都没有停过,出事的那座桥原本桥面上面很多的砂石灰土,那几天都被大雨快要给冲干净了。所以我们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认为那辆车是因为天气原因,出现了驾驶上的操作失误,所以才会失控的撞破栏杆,直接一头扎进河里去的,毕竟这种事也比较常见,所以第一步就打算先把车子给吊上来再说,哪怕车里的人估计高低是没救了,那也得先弄上来,然后再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能就那么在水里头一直泡着。”

    “后来因为桥面承重的限制问题,打捞那辆车的时候也是费了不少的力气,好不容易,在附近村民的协助下终于才把那辆车给拉上来,拉上来一看啊,唉,当时我们那几个人里面,有一个同事比较年轻,也比较感情丰富,当场眼圈就红了。车里头有两个人,一男一女,救的话,铁定是没救了,尸体都已经在河里面被泡的有些变了形了,最让人心里难受的是,那两个人到死的时候,两只手是握在一起的,感觉就好像是知道逃不出去了,两个人肯定是要一起死,所以临死的时候还互相牵着手,我们想了好多办法,最后把两个人的手给分开的时候,好像还把其中哪一个的手指给弄骨折了。这也难怪我们那个年轻的同事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咱们平时嘴上说说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那都是说说而已,也没见谁真的就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这倒好,不是活够了,是不得不死,那种感觉你们说,得是多绝望,多害怕啊!唉,就连我想一想,都觉得有点心里头不是滋味儿。哦对,那个男的是因为车头变形导致方向盘卡住了下半身,动弹不了,女的好像是安全带卡死了,解不开,反正是挺倒霉的。”

    听了老高警官的这一番讲述,贺宁和汤力的心里面也多少有了一点判断,老高警官的说法和前进帽他们说的并没有什么明显出入,看样子当年的事实真的就是这样的,只不过这个案子是否能够和庄文彬他们扯上关系,还不能确定。

    “那,高叔叔,后来那件事是怎么样定性的呢?”贺宁赶忙问老高警官。

    老高警官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遗憾:“没有定性,唉,这事儿也是没有办法,那事儿要是搁在好天儿,可能还不至于什么结论都得不出来,偏巧了那几天就一直都下大雨,降雨量还挺大的,路面有很多地方都积水很严重,又湿又滑,出事地点那附近的路上面,有很多被雨水从一旁小山坡上冲下来的泥巴,这些都影响挺大的,车子轮胎沾了泥巴,再行驶在湿滑路面上,就很容易会打滑失控,你们两个肯定会开车对吧?那在那种又湿又滑的路面上,一旦轮胎打滑,车子失控了,踩刹车会是什么效果,不用我说,估计你们也能知道。而且湿滑地面不容易留下刹车痕迹,车轮上面的泥巴那种东西,被水一冲一泡就也什么都留不下了。我们在现场的桥面上勘察不出来什么,那辆坠桥车辆的车头和车尾都有伤,车头严重一点,车尾相对轻一点,桥两侧的护栏也都有被撞伤的痕迹,坠桥那一侧更严重,直接水泥护栏都被撞断了。当时我们做出过一个推测,认为有可能是交通肇事,那辆坠桥的小轿车有可能是被别的车给撞下去的,但是一来从彻头彻尾的受损位置做了推测,我们的还原结果只能怀疑这辆车与其他车辆可能发生过碰撞,但是没有办法直接还原出是怎么被别的车撞出了护栏的,这个有点解释不通,二来那个桥周围你们也是看到了的,到现在都还是连个监控设备都没有安装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除了想要抄近路的车会经过,就算是在当年途经车辆也不算特别多,要人证没有认证,要物证没有物证,你说这让人怎么办?最后根本就没有办法定性,说是直接被别的车撞得从桥上掉下去了,痕迹也对不上,说是自己车子失控坠桥,还是一样的不合理,可把我们给为难坏了。”

    “那死者的身份有没有确认过?”汤力默默的听完,这才开口问。

    老高警官点点头:“确认过了,当初为了确认这件事儿,还真是让我们没少费工夫,好不容易才总算是有了结论,车子里的两名死者是一对夫妻,死的时候三十出头,两个人是在H省做生意的,也是那边的人,之所以会开着车子到咱们A市这边来,也不是为了真的到咱们A市去,而是途经,从A市外围超额近路,准备到B市去的,他弟弟在那边生活,要结婚,死者两口子是特意大老远的从外地赶过来,想要参加弟弟的婚礼,没想到……唉!这婚礼没有参加成,实体被泡成了那个样子,葬礼都办不明白。也幸亏是有那么个弟弟在咱们省内,要不然啊,我们想要确认死者的身份都不知道需要花费多久呢!唉,要说起来啊,那两口子也是挺倒霉的,正常来讲,如果不是一个被安全带卡住了,一个被方向盘给挤住了,也不一定就说是两个人一个都活不下来,要不然就车内破窗,要不然的话,我记得他们车里好像后排座的车窗也没有关严,瘦一点的人挤出去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性,偏偏这两个人都被卡住了,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送死了。”

    说完之后,老高警官又忽然想起来了一个细节:“要说起来,我们当初确认死者身份,过程还真的是挺曲折的,首先车牌照都被水冲跑了,车里也没有找到什么能够证明车主身份的东西,车子的后备箱在坠河之后被摔开了,估计行李什么的都在那里头,被水冲走了根本也找不回来。没有办法,我们当初就只能按照发动机编号来查了,最后终于锁定了车主的身份,但是联系那边,说是死者的父母都去世了,岳父母不和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所以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行踪,死者唯一的弟弟虽然在B市,但是也说没有接到过哥哥和嫂子的通知,什么都不知道,并且我们也不能百分百断定死者就是他的哥嫂的前提下,人家当时正要结婚呢,哪肯在那么一个节骨眼儿上就不清不楚的跑来认尸呢!”

    “那最后这件事是怎么解决的?死者不是来参加弟弟的婚礼么?他没有到,难道弟弟就不觉得奇怪么?”贺宁也有些好奇起来。

    “唉,别提了,我这就说到那件事的来龙去脉了,一开始死者的弟弟确实是不知情的,说不知道自己哥嫂的行踪,后来还是死者的一个朋友想起来的,说死者跟他提到过,想要给弟弟一个惊喜,事先不告诉他自己哪天能到,然后突然之间就露面那种,有了这个情况,那个朋友也帮忙劝说,死者的弟弟这才松了口,答应愿意到我们这里去辨认尸体,这一认就傻眼了,没想到真的是自己的哥嫂。”

    “死者夫妇姓什么叫什么,还有印象吗?或者是死者的弟弟,他叫什么,是在B市那边做什么的呢?”贺宁开口询问老高警官。

    老高警官被她问的楞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那我就不太清楚了,当初出现场的时候是我去的,后来调查死者身份什么的,我就没有跟着一起,听以前的同事们提到过那么几句,当时记得听清楚,过了这么多年,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之前跟你们说的这些之所以能够记得起来,而且印象还挺深,可能也是因为被淹死的那两口子怪可怜的,临死还手牵手的那个镜头实在是挺让人看着心里难受的,所以记得也就格外牢靠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凶案调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凶案调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