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凶案调查 > 第五十二章 钓鱼

第五十二章 钓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最后,并不是汤力和贺宁把宋天禄给送回家里去的,而是他的母亲开车过来公安局接的人,宋天禄整个人都是没精打采的样子,这惹得他母亲很大不满,因为她觉得贺宁和汤力当初是为了调查孟宇辰而来的,现在却大老远的把自己的儿子给拉了回来,还被搞得垂头丧气、没精打采,这可怎么忍受得了,摆开了架势就准备发飙,替自己的儿子好好的讨一讨公道,幸好宋天禄及时拦住了她,还冲着她发了好一通的脾气,生怕母亲的态度给自己惹上更大的麻烦。

    宋天禄母亲虽然一开始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但是看儿子这种态度,也大约心里面有了猜测,知道自家儿子十有八九是在外面又惹了什么麻烦了,所以便也稍微收敛了一些,端着架子就要带宋天禄走,宋天禄临走之前又抓紧时间向汤力和贺宁示好了一番,生怕他们觉得自己不够有诚意,这才跟着母亲离开了公安局。

    宋天禄走了之后,贺宁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在那里,看着显示器上面宋天禄没有顾得上退出的账号,还有那两个账号之间的对话,沉默的思索着什么。

    汤力站在一旁,不知道贺宁在想什么,便没有开口打扰,过了差不多两分钟才开口问:“你是不是知道告密人是谁?”

    “对,我对于这个人的身份是有猜测的,不过我还需要证据来证明,”贺宁点点头,原本眼睛里面带着一点怒意的火花渐渐隐去,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正好宋天禄的账号还没退出,你想不想跟我一起‘钓个鱼’?”

    汤力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点了点头:“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他现在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跑去向宋天禄告了密,毕竟贺宁想要引宋天禄出来的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并且都是刑警队内部的人,一想到这一点,汤力的表情就变得有些严峻起来,刑警队内部的人如果故意去向宋天禄泄密,那这件事情的性质可就不是“工作失误”四个字可以简简单单概括的了。

    贺宁端坐在电脑前,皱着眉头,紧紧地抿着嘴唇,眼睛一遍又一遍的浏览着屏幕上面的那几段对话,考虑了一会儿,拉过键盘,手指翻飞,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敲击声,很快就有一段话被发送了出去,显示在了屏幕的右侧。

    汤力凑近了看,之间贺宁用宋天禄的账号给那个神秘网友发了这样一段话。

    “哥们儿,在么?在的话出来说句话!”

    “哥们儿,你要是在的话,就出来说句话!你是贺宁什么人?你跟她什么关系?之前你给我留言,是不是想要提醒我,怕我吃亏上当?”

    汤力看完了贺宁以宋天禄的口吻发过去的这番话,问她:“现在要做什么?”

    “现在啊……”贺宁看了看表,“估计这个时间了,那边也未必会回复,咱们该干嘛干嘛吧,鱼钩甩出去了,鱼什么时候咬钩也不是咱们说了算的。对了,你现在还觉得宋天禄有可能是咱们要找的那个杀人凶手么?”

    汤力摇摇头:“如果那样,我就不会让他走了。”

    贺宁苦笑了一下:“咱们这也算是白跑一趟把他给弄回来了,原本我就觉得有点什么事情不太对劲儿,但是一下子又找不到究竟为什么不对劲儿,刚才听他讲他做的那些准备工作,就是想要模仿祝盼香那个案子的效果,真的搞一个‘惊悚派对’,我这才忽然之间明白了自己之前到底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宋天禄准备了布置现场的那些血袋,咱们不是也拿回来化验了么,里面的成分主要是色素和糖浆,没有一丁点儿真正的血液在里面,但是咱们先前从现场带回来的样本,除了死者祝盼香的血液之外,还有鸡血的成分在里面,这就和宋天禄这边的情况正好截然相反了,一个是不管人血鸡血,全都是血,一点不掺假,另外一个是彻头彻尾的是假血,别说人血了,连一点动物血的成分都没有。这很显然不是同一种做事风格,没有理由前一起的时候那么执着于血液,而且还特意对血液进行了抗凝处理,到了第二次的时候居然干脆就不用真血了。我虽然参加工作的时间不算特别长,但是常识我倒也还是有的,如果真的是那种连环杀人案,凶手应该会对自己之前实施犯罪时候没有处理好的细节进行完善,但是轻易不会在大的作案风格上面有什么改动,如果是改变了处理血液抗凝的手法,这个倒是可以算是从细节上进行完善的范畴,但是真血换成假血,这个可就不算了,我说的对么?”

    “对,凶手大费周章处理血液,不会那么轻易就换假血的。”汤力点了点头,他在这件事上的思路与贺宁是十分相近的,所以方才在关于同意宋天禄先回家里面去的这件事上才会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对。

    “兜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了,基本上还是得从庞成礼那里继续着手,毕竟他是个医生,我始终还是觉得现场发现血液当中的抗凝成分很值得推敲。”贺宁叹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这一趟门出的,简直堪比急行军,再加上晕机的折腾,现在稍微放松下来一些,反而感到了强烈的疲惫。

    汤力点了下头,又看了看时间,贺宁的疲惫他都看在眼里,时间也的确已经不早了,他便示意了贺宁一下:“走吧,今天就到这里。”

    “好。”贺宁答应着,转身去打算把电脑做待机处理,顺便留个字条,免得有谁热心肠,再顺手帮自己关了机,宋天禄的账号还登录在上面呢,如果关机重开,她可不知道对方的密码,就算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宋天禄以眼下的形势来讲,应该不敢隐瞒不说,但那样毕竟还是麻烦,还是留个纸条提醒一下比较好。

    低头写个便利贴的功夫再抬头,屏幕上面的页面上居然多了几条回复。

    “汤力!”贺宁赶忙叫住已经穿好了外套的汤力,“有回复了!”

    汤力折返回来,走到贺宁身旁,弯腰去看屏幕上面那个神秘网友的回复,那个神秘网友很显然没有想到已经沉寂了几天的宋天禄会忽然又回复,不过对方似乎对宋天禄的回复感到十分的兴奋,表现的态度非常积极。

    “在,我现在在了。你后来去和她见面了?她坑了你么?”

    “你还在不在?说句话!下线了么?你后来约她出去见了?”

    “不在了么?看到了回复我,你是不是不听我的劝,所以吃亏了?”

    汤力看着屏幕上的那几条留言,皱了皱眉头,贺宁之前以宋天禄的口吻又发私信过去,话里话外的的确确是给了这个神秘网友一点暗示,似乎是在间接的告诉对方,自己不仅仅是与“贺宁”见了面,并且还遭遇了上当受骗,而那个神秘网友也好像特别买账,对“宋天禄”的上当受骗感到兴致高昂。

    贺宁示意汤力不要着急,又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噼里啪啦的打了几个字发过去:“唉,别提了,一言难尽,我应该听你劝的。”

    这一次,估计那个神秘网友就守在电脑跟前,所以这边贺宁的话刚刚发过去,那边就立刻做出了回复:“怎么了?她都做了些什么事?你也别生气也别难过了,我那天本来就想要好心提醒你一下,结果后来你也不回我私信,反正不管怎么样,事情都发生了,你干脆跟我说一说,看看我能不能帮到你什么,能帮上忙更好,如果实在是帮不上,那至少说出来也排遣一下心里头的郁闷呐。”

    “不错啊,还知道用这种办法将计就计的套‘宋天禄’的话呢!”贺宁对着显示器笑了出来,喃喃的说。

    之后,她故意放缓了一会儿,隔了差不多一两分钟才不紧不忙的又回了一条:“一言难尽!哥们儿,你之前好心联系我,咱俩也算有缘人,你要是真心同情我,干脆咱们见个面吧,我当面跟你聊聊,说说那天你提醒过我之后的事儿,我心里头太不舒服了,没想到那个贺宁居然是这么一个人!”

    这一条发过去,那边没有了动静,过了五分钟都还没有回音。

    贺宁想了想,又补充了一条:“这样,见面这事儿不勉强,我也是不知道能跟谁说了,所以想找个素昧平生的人聊聊,你要是愿意呢,明天上午咱们就去金碧楼,我做东,咱们一边吃一边聊,要是不愿意呢,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这事儿就哪说哪了。看到了的话,尽快给我回个话,给个痛快。”

    “去金碧楼?”汤力诧异的看了一眼贺宁,这个金碧楼是A市出了名的高档餐饮会所,里面差不多可以说是吃喝玩乐样样设施都有,而且消费的水准也不是一般工薪阶层舍得的,平日里在那里头出入的不是经商的老板与客户,就是类似于宋天禄那种不学无术还大手大脚的富二代,贺宁想要把对方引出来他是指导的,但是约在金碧楼里面,这“钓鱼”的成本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贺宁一看他疑惑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当了真了,噗嗤一声笑出来,对他说:“没事的,我只是说约在金碧楼,又没说在金碧楼里头碰面,在门口见不也一样么!你放心好了,这么一个给我惹了大麻烦的人,我才不会当冤大头呢!”

    汤力也笑了笑,意识到自己有些太认真了,他又扫了一眼屏幕,发现对方已经回复了,便示意了贺宁一下,让她赶紧看看对方怎么说的。

    那个神秘网友不知道是不是也被金碧楼给诱惑了,原本迟迟疑疑一直不给答复,这会儿倒是回复的很痛快,一口答应下来。

    “你明天穿什么衣服,约定一下吧,比较好认。”贺宁又打了一句话发过去。

    神秘网友回复道:“我穿蓝色牛仔裤,白色连帽卫衣。”

    “有点普通,不太好认,要不然这样,你来的时候手里头拿一份A市地图。”

    对方稍加犹豫,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于是两个人又大致商定了一下时间,对方先说时间不早了,要去休息,贺宁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行了,这回咱们踏踏实实的回去休息吧,明天这个蓝牛仔裤,白色卫衣,手里还拿着一份A市地图的‘活雷锋’就要出来见见光了!”贺宁把方才写好的便利贴按在显示器上头,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舒展一下有些僵硬的身躯。

    “听你的意思,你好像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汤力觉得贺宁似乎只有即将把这个给他们带来不少麻烦的人抓现行的那种兴奋,却并没有任何的好奇。

    贺宁笑了笑,所答非所问的说:“我这个人,有些时候脾气特别好,有些时候又脾气特别不好。有些时候特别能包容能忍让,有些时候又特别的锱铢必究,基本上我觉得我是没触到底线就不算真惹到我的那一种人,没惹到我的时候,再怎么小打小闹小摩擦,我都可以一转眼就抛到脑后,一旦真的惹到我了,那这梁子也就算真的结下了,结了梁子之后,我也是听小心眼儿的人哟!”

    汤力略显疑惑的看着贺宁,过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问:“这个人……是不是林飞歌?”

    贺宁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给出任何答案:“你别猜了,明天一早见分晓的事儿,何苦现在猜来猜去的破坏乐趣呢!走了走了!回家去吧!”

    见她似乎是不想说,也不想继续谈论这个问题,汤力倒也是很识趣的人,点点头,两个人离开了办公室,顶着夜里面的寒风小跑着钻进车里,汤力开足了暖风,在深夜无人的街上一路飞驰。

    这一天下来,他们确实都累坏了,需要好好休息休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凶案调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凶案调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