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凶案调查 > 第六章 小六子

第六章 小六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章,结合日期,章节号,章节名,真的是。。。666啊。。。】

    这一个“又”字用的就比较微妙了,贺宁和汤力对视了一眼,心里面都不约而同的冒出了一样的念头——难道死者就是房主本人?

    虽然这个邻居说小名叫做“小六子”的现任房主早就从这里搬走了,但是搬走了不代表不会再回来,所以这种可能性也还是存在的。

    “这个小六子,他今年大概多大年纪?”贺宁问邻居。

    邻居想了想:“小六子是他们家的老幺,今年……好像刚四十岁吧。”

    这年龄一说出来,贺宁和汤力立刻就把死者可能是小六子的这个想法给排除掉了。年龄差距太大,不符合刘法医对死者年龄段的估算区间。

    “那平时你们都不住在这里,知不知道楼下的那户人家把房子是租还是借给了什么人在住?”贺宁见死者不可能是房主小六子了,便继续发问。

    邻居一脸困惑:“哟,那我可不知道!这房子还能租出去呢?我都不知道,这回头我可得打听打听,能租多少钱啊,要是行的话,我们家这一套空着也是空着,便宜点租出去,一个月也能赚几个钱花花。”

    “你能帮我们找到这个小六子么?”汤力向邻居请求帮助,毕竟这是目前为止他们找到的唯一的知情人,“或者打听到他的联系方式,我们自己去找他。”

    “哎呀,这事儿我不敢跟你们保证,只能说尽量试一试吧,”邻居有些为难,“虽然说以前我们两家是老邻居,但是毕竟也都搬走了,以前也没熟悉到互相留电话的那种程度,能不能帮你们打听到,这可说不准。你们找他到底什么事儿啊?”

    贺宁多了个心眼儿,这邻居刚才的那个“又”字让她多了一个想法,所以并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对方:“小六子之前惹过什么麻烦么?”

    “算是吧,他是他们家老幺不是么,从小被爹妈宠着,所以有点不成器,四十来岁了,也没去上媳妇儿,所以也就更没有个人能管住他了,听说在外面没事儿就喜欢招摇撞骗的,没少得罪人,具体干过什么事儿我还真不知道,就知道有一回我们都还没搬走呢,他们家被人给堵了门口了,那门板都快被敲碎了,咣咣的砸呀!我们在楼上都觉得震得慌,后来打电话报警,警察来把人给带走了,过了没多久,又来把小六子也给带走了,谁知道他在外头干了什么事儿,但反正那次是有他责任,是他有错在先的,听说还给人家赔了不少钱。”邻居回答说,说完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他这回到底干嘛了呀?”

    “他没干嘛,他家房子里死了人了。”汤力回答道。

    邻居一愣,然后仔细看了看汤力和贺宁两个人的表情神态,像是在判断他们两个人有没有和自己开玩笑似的,见他们二人都表情严肃,知道绝对是确有其事了,也吓了一跳:“我的天呐!这大过年的怎么出了这种事儿啊,可真是够晦气的!得了,我也不惦记着租我这个破房子的事儿了,楼下死过人,我这房子能租出去那才见鬼呢吧!我也不愿意瞒着人家坑人家啊!算了算了,不研究这事儿了!真没想到是这么严重的事儿,我还以为又是小六子招摇撞骗了什么的呢。那这么着吧,我这就回去帮你们打听打听去,自家房子里死人了这可是大事儿,我得赶紧找到小六子,让他去找你们去。哦,对了,他怎么找你们啊?”

    汤力递上了一张名片,贺宁也告诉这位邻居,如果找到小六子,可以让他给他们打电话,或者直接到公安局刑警队找人也行。

    邻居满口答应了,连对联也都顾不上贴,原封不动的夹着就急急忙忙走了。

    其他的几户人家依旧是房门紧闭,没有人应门,估计都没有人在,好在遇到了这么一个热心的邻居,贺宁和汤力总算没有白跑一趟,只不过他什么时候能找到那个小六子,这个还真是吃不准。死者的死亡时间不算长,又是典型的独居状态,眼下这个时候能够有人去报案失踪的几率太低了,再加上小矮楼附近找不到什么监控摄像头,在死者身份尚不明确的情况下,到底该从哪里先着手,还真是有那么一点让人犯难,贺宁和汤力商量了一下,两个人决定先在案发现场周围转一转,看一看这附近的大致环境是什么样的。

    他们两个人都认为,死者的电脑桌上,除了原本笔记本电脑摆放的位置之外,其他地方都满是灰尘,拉板上面还有很多黏糊糊或者油腻腻的污渍,让人猜测这名死者是一个比较宅,喜欢一天到晚对着电脑窝在家里的人,那么他最有可能的活动范围自然也就是住处周围,正常来讲,应该是不大可能总往外跑的,所以他们两个四处看一看,先对周围的环境有个大体的了解。

    虽然是老城区,虽然都是一些几层高,并且还有些破破烂烂的小矮楼,但是周围的配套设施倒是有一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感觉,理发店、小超市、小餐馆,甚至还有一些卖衣物饰品的小铺子,只可惜因为刚刚过完年的缘故,这些私人开设的小店铺几乎都没有开张,就只有一个小超市开着门,贺宁和汤力进去询问了一下,大体的把死者的相貌特征描述了一遍,看店的店员表示没有印象,不记得自己见没见过这么样的一个人,贺宁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好道谢离开。

    才离开小超市没一会儿,汤力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来的居然是方才他们遇到的那个邻居,双方分开到现在可能只有四十多分钟,他居然真的联系到了小六子,据他说小六子听说自己家里死了人,也震惊的要命,本来想要直奔自己家房子来的,但是一听邻居说自家房子作为命案现场,已经贴了条不许进去了,便改了主意,准备直奔公安局去。贺宁和汤力一听这话,赶忙向他道了谢,也不打算继续在周围转悠了,赶忙回去停车的地方,开车赶回公安局。

    真没想到联系房主的过程竟然比预期的还要顺利很多,贺宁还是感到很开心的,只是对于这个房主小六子,她还略微存着一点怀疑,毕竟根据邻居的说法,这人过去也是一个惹是生非的主儿,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性,是他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人家以为他还住在过去的老房子里头,所以上门寻仇,结果张冠李戴了。

    两个人急急忙忙的赶回了公安局,小六子居然还没有到,两个人又等了半个多小时,这人才匆匆赶了过来,果然和邻居描述的差不多,四十岁上下,个子比较小,剪着贴头皮的那种圆寸头,两只眼睛很活泛,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过分的活泛了,反而显得有些贼溜溜的,给人一种不安分,不信任的感觉。

    “那位是汤力啊?”他一进门就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开口问。

    汤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抬手示意了他一下,小六子愣了一下,边走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毫不掩饰的端详起汤力来,走到汤力跟前,不等汤力和他打招呼,他倒是先开口了,看表情似乎还有些不大高兴似的。

    “我家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公安局就交给这么年轻的警察处理啊?这也太不重视我们家了!”他一副非常不满的样子,“怎么也得给我找个经验丰富的吧?”

    贺宁刚好从办公室外面回来,看到来人了,和汤力站在一起,估计对方应该就是那个小六子,但是随即她又看到汤力皱着眉头,以为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赶忙过去询问一下情况,这下好了,小六子更来劲儿了。

    “不是,你们公安局什么意思啊?我们家就是平头小老百姓,是没有什么能耐,没权没势也没有钱,但是你们不能这么不重视我们吧?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么?那怎么我们家出这么大的事儿,你们公安局就弄了个年轻的,还有个女的出来练手来啊?不带这么糊弄人的吧!”小六子一副无赖的嘴脸,“我要求换人!我要换资深的!有经验的!老的!”

    贺宁一看他耍无赖的这个样子,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更别提他说的那些驴唇不对马嘴的话了,很显然这个小六子过去也没怎么正儿八经的读过书,文化程度不会太高,现在跑到公安局里头来抖威风的原因也很简单,结合邻居之前说的就不难猜测了,这个小六子之前应该也是出入派出所的常客,只不过以前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有错误有责任的那一方,估计在派出所也没少听教训,吃排头,这一回终于自己成了被损害利益的那一方,这是想要趁机在这里抖一抖威风,把自己过去跟警察打交道的时候受到的“委屈”都给找补回来。

    “那我帮你把我们局已经退休的老警察都给请回来好不好啊?”贺宁开口问他,“或者,你要是觉得以前处理过你的那些派出所民警让你比较熟悉,比较信任,我们也可以跟领导请示一下,干脆把他们借调过来专门处理你的事情?”

    小六子估计也没有想到贺宁他们会对自己的底细有所了解,被贺宁将了一军之后,顿时气焰就熄灭了一大半,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但是又搞不清楚贺宁他们到底掌握了自己多少不良记录,思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冒险去挑衅对方了,于是做出一脸不太情愿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对他们说:“算了,那样太麻烦了,你们认真负责一点就可以了,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没那么多要求。”

    汤力皱着眉头看着他,并不说话,小六子在贺宁那里碰了壁,现在被汤力这么一脸严肃的盯着看,也觉得心里毛毛的,给自己找面子的事情彻底顾不上了,生怕回头再真给自己找了点什么麻烦,于是赶忙又开口说:“行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赶紧给我说一说吧,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家房子怎么着了呢!”

    贺宁和汤力也并不打算真的和他一直抬杠下去,毕竟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搞清楚死者的身份,于是贺宁把小六子房子里发生的事情大致对他说了一下,小六子听完之后也觉得丧气极了,又是叹气又是拍大腿的。

    “这事儿怎么就那么寸呢!我好不容易才把房子给租出去了,我那房子多难租啊!还寻思着一个月能多个千八百块钱花一花,手头宽绰宽绰,结果这才多长时间啊!满打满算也没有一年吧!怎么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啊!真是什么都毁了!他要死就死外头去,怎么就偏偏死我房子里了啊!”

    汤力不理会他那种站在自己利益角度出发的抱怨,开口问:“租你房子住的那个房客名字叫什么?是哪里人?做什么工作的?”

    “他啊,”小六子回过神来,一张脸拉得多老长,活像是死者在他的房子里面遇害是存心故意,专门用来和自己过不去的一样,“我记得这小子好像是叫倪胜,多大岁数我不知道具体的,看着好像没多大,也就二十出头?听口音好像就是本地的,不像是外来的。做什么工作……我觉得他好像也没有什么正经工作,他给我房租是三个月交一次,每次都是我上门去收,每一回我去,他都在家里头对着电脑玩儿,不是打游戏就是聊天,我也没见他出去上过班什么的啊,好在房租倒是没怎么耽误交过。”

    “你那个房子,租给倪胜,一个月多少钱?”贺宁想了想,忽然问道。

    小六子被她这么一问,眼神闪了闪,然后自己倒是有些心虚起来,嘿嘿一笑,说:“一个月我跟他要两千块钱,押一付三。我这房子不是地段儿好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凶案调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凶案调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