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凶案调查 > 第三十七章 刺儿头

第三十七章 刺儿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宁听着鲁杰的讲述,心里面也渐渐有了考量。

    “所以后来范志骚扰你的老婆,是因为你之前害他被开除的缘故?”她捋清楚了这其中的因果关系,也觉得这样一来,范志那种挑衅似的骚扰行为也就能够解释通了,因为他本身针对的就是鲁杰,而不是鲁杰的老婆,所以鲁杰越是因为这件事而大动肝火,范志就反而觉得越得意。

    “范志认识你老婆?”汤力提出了一个疑问。

    “原本是不认识的啊,”鲁杰一脸无奈的两手一摊,“后来那不是该着么!我后来因为厂子效益不好,就也辞职不干了,改行开出租车,我老婆以前跟我一起开过一阵子出租车,但是后来我觉得她开出租太累了,就不想让她继续做,她自己也觉得累,就另外找了一个代驾的工作,专门就接女人的单,大家都放心,谁也不用怕安全不安全的那些了,本来是挺好挺好的,结果真是孽缘啊!居然范志也跑去做了代驾司机了,正巧有一天我去接我老婆下班,被他看到了,打那以后他就算是盯上了我老婆,想尽一切办法去烦她,把她烦得实在是受不了,跑回家来跟我说,我找过去一看才知道是范志,而且我一看到范志见着我之后那个挑衅的表情,我就知道这个家伙是故意的,他是存心用这种事来恶心我的。”

    “你们冲突了么?”贺宁问。

    鲁杰摆摆手:“没有,本来差一点的,后来被人给拦下来了,我那会儿确实是气得不得了,我就觉得哪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啊,原本也是他有错在先,被开除了也是咎由自取,这账怎么就能算到我的头上来了呢?而且大男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跟谁有仇就找谁去,那人家老婆恶心人算是怎么回事儿啊?你们说是不是?所以我也不瞒你们说,原本我真的是打算狠狠的教训他一顿来着,但是被我老婆给拦住了,我老婆说她看出来了,我越是生气,越是发火,范志就越是没玩没了,还不如不理他,淡着他,让他自己觉得没劲,可能就不会继续折腾了。”

    “那你按照你老婆的要求做了么?效果怎么样?”贺宁连忙问。

    “说起这个来我就气!”鲁杰哼了一声,“我是按照我老婆说的做了,但是范志根本没收敛过,一点儿都没有收敛过!最后是我老婆惹不起躲得起,干脆换了地方,不在原来那一片找活儿了,范志估计是找不到她,所以也就没有办法,要不然这事儿还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才算是个了结呢。”

    “那你的心态还挺好的,遇到什么事儿都能忍一忍就过去了!”贺宁的语气乍听起来似乎是在称赞鲁杰,但仔细砸吧砸吧不难品出其中多少带着一点淡淡的调侃和嘲讽,她当然也是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要试探一下鲁杰的口风。

    鲁杰也听出了贺宁的意思,一副悻悻的样子:“说实话,我没那么好的心态,真的,这事儿搁哪个男人身上,估计都得过不去这道坎儿啊!我那不是没办法么,毕竟是有家有业的人了,我还得养家,养老婆,养孩子,要是真的跟范志冲突起来,我打了他,然后再被他讹上了,就他那个无赖的架势,我还不得被他宰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啊?所以我就硬着头皮,咬碎了牙忍呗。不瞒你们说,我私下里偷偷的打听过范志,其实也想过找个月黑风高没人的时候,干脆把他套了麻袋狠狠揍一顿,揍完了我就跑,神不知鬼不觉,反正就范志的那个人品,他得罪的人肯定遍地都是,突然挨一顿打,只要没看见脸儿,他都不一定知道自己是挨了谁得揍!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老天爷没给我机会,后来我就找不到范志了。”

    鲁杰说这话,贺宁倒是相信的,范志遇害的第一现场是在一间出租屋内,这也就意味着杀害范志的凶手是堂而皇之登堂入室的,这样一来就可以基本上推断出一个事实,那就是凶手至少在表面上和范志没有呈现出敌对的姿态,这样才有可能接近范志,并且有机会下手。

    例如甘文林,他在面对范志敲诈的时候,首先选择的是退缩和妥协,接受了范志一而再,再而三的狮子大开口,完全是一副软柿子、小绵羊的做派,这样的态度更容易让范志放松警惕,放下戒心,而鲁杰的做法如果和他表述的相一致,相信范志没有傻到毫无戒备的放一个自己屡屡挑衅激怒的人进门。

    还有一句话鲁杰说的也非常准确,以范志之前的所作所为来看,假如他真的遭到了打击报复,恐怕还真不容易一下子就判断出来那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鲁杰之后找不到范志,恐怕和范志已经遇害了也有关系。

    “我说句话,你们别觉得我不善良啊,”鲁杰丝毫没有打算掩饰自己情绪的意思,大大方方的对贺宁和汤力说,“我听说范志死了,真的是挺开心的,觉得老天爷还是长眼睛的,他那么惹是生非的到处生事,最后到底是人贱有天收!这都是报应啊!我也不能满大街去敲锣打鼓,所以就只好做一面锦旗送过来,我知道给你们好像也不太合适,不过就权当是谢谢你们让我知道了这个好消息吧!”

    “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贺宁借着鲁杰自己的话,顺势开口问,“据我所知,应该不是我们通知你的吧?”

    “不是,那肯定不是,我是听说有人打听我,打听当初范志骚扰我老婆的事儿,所以我就也反过来打听打听,为什么忽然有人又提起这件事,结果一打听就听说范志死了!我一听,哟!还有这好事儿呢!那就赶紧庆祝庆祝吧,所以我就做了一面锦旗给拿过来了!”鲁杰喜滋滋的说,丝毫没打算掩饰自己的情绪。

    “你以前和范志在一个厂子里上班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印象,他跟谁的关系特别好,或者特别不好的?”贺宁没打算在鲁杰送锦旗的那个问题上再过多的浪费精力,她想到鲁杰曾经和范志是工友,忍不住做了一番联想。

    鲁杰想了想,点点头:“你别说,还真有,跟他关系最好的,还有跟他关系最差的,巧了,都是同一个人。那个人是我们厂子里出了名的刺儿头,不太好惹,一开始范志跟那个人混在一起的时候,还有点狐假虎威的那个意思,好像跟在那种刺儿头身边,他就也没人惹得起了似的,你们是没机会看到了,只能想想一下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原本俩人好的跟亲哥们儿似的,结果后来范志也不知道怎么着,把那人给得罪了,后来再看到人家都得躲着走,实在是躲不过了,也是一副夹着尾巴的孙子样儿!那人也没说真的把他怎么样,但是每次见到范志的时候,那个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反正就连我看了都觉得心里有点毛毛的。”

    “这人叫什么名字?”汤力一脸严肃的问鲁杰。

    鲁杰原本好像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汤力会问的那么认真,他连忙收敛了一下自己原本调侃的语气,正色回答说:“哦,那人叫卢正平。”

    卢正平!贺宁和汤力对视了一眼。这个名字又一次出现在了,而且这一次跟前两次不同,前两次都是道听途说或者是心智不大正常的人讲述出来的,因此“卢正平”的存在一直比较抽象,除了脸颊一道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明显特征。现在就不一样了,鲁杰提到了卢正平,并且曾经跟范志还有卢正平两个人都是同一个厂子里的工人,更重要的是,鲁杰的神智是清醒的,不会像柴秀丽那么混乱。

    “你说的这个卢正平,是不是后脑勺和左脸颊上有一道疤的那个?”贺宁急忙和鲁杰确认他们口中的卢正平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以免空欢喜一场。

    鲁杰想了想,点了点头:“卢正平后脑勺好像确实有一块秃,我不太确定他那个是疤还是单纯的斑秃,不过他脸上确实是有一道疤来着,你说的不太对,不是左脸,他那道疤还挺长,是在他的右脸上,从眼角那里一直到腮帮子附近呢,特别明显,我当初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这刀疤脸不太好惹。怎么了?你们是不是觉得他跟范志的死有关系啊?不是我胡说八道啊,要说卢正平把人弄死了,别人信不信都无所谓,反正我是相信的,那人眼神里就带着一股子狠劲儿,我也说不上来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是让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能不能记得卢正平的相貌?”汤力问。

    鲁杰很笃定的点了点头:“哦,那我能记得。”

    “那你跟他走一趟吧,”贺宁冲着汤力比了个手势,对鲁杰说,“帮我们画张画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凶案调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凶案调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