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奶爸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于林妙妙老家跟杜川家在同一个地方,苏茹当初也好奇过。她还问过苏茹是不是认识杜川,毕竟当初两个人貌似还闹过矛盾,当时她还误会了莫少。林妙妙当然他是什么也没说,苏茹也就没追问下去了。

    否则要是苏茹打听一下,当初杜川与林妙妙之间的事情肯定就会一清二楚的。那时凭着她的性子不大闹一番才怪了。

    苏茹在林妙妙家就这么待着,现在她可不愿意回去。不谈其它就是她的面子也下不来台,今天她可是大大的出丑了一番。

    林妙妙因为在国外上学,跟苏茹认识。现在他跟苏茹一起回国实习这才在国内呆了这么长时间,本来林妙妙在市里面实习,这几天刚好回家看家里人,也巧了,就遇上了苏茹这一档子的事情。

    晚上苏茹在林妙妙家歇了,第二天她也不打算回去了。她心里在想着,这杜川有什么了不起的,上青绿色食品基地还不是靠着吕阳林灿他们。想着这绿色食品基地还有她的一份功劳,她就自持功高了。

    林妙妙上午跟她打了一个招呼说是出去有事,她也没问林妙妙去哪儿。一个人在林家苏茹就随便走着,她是第一次到林家,因此就逛着。

    逛着就遇到了一个人,是林家的老阿姨,在林家做事的。

    这老阿姨看到苏茹就直夸苏茹长的漂亮,她不会说别的话,只说好看,说苏茹到底是国外留学的就是跟旁人不一样。虽然话来话去,夸的就那几个字,苏茹听的却高兴。也是,这谁没有点虚荣心。

    然后苏茹就跟这老阿姨说起话来,说着说着就扯到了林妙妙小时候上去了。苏茹灵机一动就问起了这老阿姨知不知道林妙妙跟杜川的事情。

    “那杜川可真是个畜生啊!”老阿姨骂开了。

    “阿姨,这是怎么回事啊?”苏茹就像是蛇盯住了猎物一样,眼睛一亮,她明白她似乎探知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上去了。

    老阿姨是林家的人,林妙妙也是她看着长大的,自然是护着林妙妙。更何况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清楚,都是道听途说,三人成虎,真正了解事情真相的也就是林妙妙他们自己知道,旁的人只是知道那杜川占了林妙妙的便宜。

    听着老阿姨这么说着,苏茹眼睛亮的能当电灯泡了。

    她顿时就有一种为林妙妙叫不平的想法,但更多的是一种兴奋,她觉得自己抓到了杜川的把柄。她想如果将杜川的这个事情告诉莫少,莫少一定知道杜川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个时候他还会跟杜川走这么近吗?

    虽然这个时候她知道应该全心的为林妙妙叫不屈才对,但那种想要天下人昭告杜川到底是什么人的想法呼之欲出,就像是肚子里有生命要涌出来一样怎么也压抑不住,此刻苏茹就像是打了一个胜仗一样,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激动。

    只要告诉了其他人杜川是个QJ犯,这下子看那个杜川怎么做人。苏茹早就看杜川颇为不顺眼,这个时候当然想昭告天下杜川的本性就是一个恶人。

    “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哼哼,现在看你怎么装!”苏茹眼中泛着怨恨的神色。当下她在林家坐不住了,打了一个招呼就急匆匆地返回长青绿色食品基地,准备去揭露杜川。

    出了苏茹跟莫少一个档子的事,杜家晚上的气氛有些沉重。

    林妙妙的事情原本谢兰是打算问莫少的,不过想到这毕竟是人莫少自己的事情,她一个外人不好多管,想了想就放弃了。

    至于东洋他们就仿佛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一样,因此众人中除了吕阳脸色非常难看以外,其他人都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苏茹到底是苏老的女人,又是跟着吕阳他们一起过来的,虽说是不请自来,但杜川也不能不管不问,他到底还是承着苏老的情,知道林妙妙哭了跑出去后,他便叫林灿打了一个电话给苏茹,问了她去哪儿,确定她人没事了后也就没管她了。

    苏茹是苏老的女儿,说起来还是自己的师姐,林灿虽然不喜欢苏茹娇生惯养、大小姐的脾气,但看在苏老的面子上对苏茹也是担心的。

    因此不用杜川说,他自己也打了一个电话给苏茹。

    结果电话通了是通了,苏茹一句,“你别管我!”叫林灿恼上了,好在林灿耐着性子知道苏茹去了县里朋友那里才送了一口气,知道苏茹人没事,他将电话放在一边,对着苏茹却摇了摇头。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吕阳喜欢苏茹,可这苏茹的脾气他是真的受不了的。

    知道苏茹人没事,杜川也就没管她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饭菜是谢兰送给莫少的。莫少看着来送饭的人不是杜川,心里真是失望极了,原本他强撑着不睡就是为了等杜川过来,眼下杜川没来,他随口吃了两口饭,就睡下了。

    莫少睡了,其他人除了东洋跟文文外都有些睡不着。杜川自然是不用说了,心里别扭着呢。华雨航脸色却一直不大好,杜川因为自己的事情没注意到他,唯有莫少一个人侧着脸不时的打量着华雨航。

    华雨航吃过饭跟谢兰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就直接离开了,谢文没有立即离开,装模作样的撑了一会儿才说自己也吃饱了,然后也跟谢兰打了一声招呼离开了。

    很快杜文也吃饱了,跑去莫少房间去看莫少。杜川没什么胃口吃了一点然后也上楼去了,最后整个饭桌上只剩下莫名其妙的谢兰,跟若无其事的东洋。

    “这些孩子今天都怎么了?”谢兰纳闷道,平时吃饭大家都是有说有笑的,但今天一个个都跟东洋一样,成了闷葫芦。

    这话谢兰本来就是自言自语,东洋性子又冷,自然是没有回谢兰的话。谢兰看着东洋吃的津津有味的,看着就喜欢,心里道:“这孩子好,人老实,吃东西不挑食,长的精瘦人也好看。”

    “小东啊,你有对象了没?阿姨给你介绍几个,都是我们这儿的,人长的水灵,又勤快又老实的,你要是喜欢的话阿姨给你牵牵线!”要说谢兰以前是老师,哪里做过媒人,不过现在她也是闲着闷了,经常跟村里的大妈阿姨说着话,这老家人喜欢给人牵线做媒现在她倒是学上了。

    “咔擦!”东洋吃饭的动作为之一顿,整个人瞬间就仿佛被冰封了。他心中顿时欲哭无泪起来,我刚才怎么也没跟着一起走了呢。谢阿姨您说您自己儿子的人生大事你都不急,您跟我操什么心啊。

    且不说这边东洋在谢兰的语言攻势下煎熬、节节败退着,这边谢文却溜到了华雨航的房间中,此时华雨航正在房间里洗澡,莫少就做在他的床上。一向不抽烟的他,此刻却想抽烟了,只是找了一圈才发现貌似杜家还真没人抽烟,这下子他只得作罢,做在床上他陷入了悠久的回忆中。

    他脑子里正想着东西,华雨航洗澡就出来了。

    华雨航看到谢文在这里眼神中只是稍微有了一点点波动,就没有其他的反应了,他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谢文侧躺在床上眼睛中有光芒在隐晦的波动着,他的眼中没有丝毫的*,而是以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华雨航。

    华雨航走到了床边上,将毛巾扔到了一边,坐了下来。谢文现在的反应就跟前几年看着华雨航的反应一样,就是一直看着华雨航也不说话,只不过他现在的眼光不像以前眼中有着愤怒凶狠,现在非常平淡,他人也没有其他反应。

    华雨航忽然站了起来,他走到门边上将门锁了起来。谢文眼光微微睁大了起来,然后在他惊讶的目光中,华雨航直接走到了他的身边,坐到了他的腿上,什么话也没说对着谢文吻了过去。

    华雨航的反应真的让谢文惊倒了,他先是吃了一惊,随即猛地将华雨航推开,有些生气道:“你干什么!”

    他的确想跟华雨航发生关系,但是却并不想这样。他希望华雨航能真正明白他到底是谁,可现在华雨航这个样子,谢文都不明白华雨航这样做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难道是为了报恩?又或者是其他的?

    无论是哪种他都无法接受,他能接受的华雨航唯有他心中眼中只有他一个人,而不是为了其他目的跟他上床。

    被谢文推开,华雨航摸了摸嘴唇,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谢文,然后低下头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神情有些像暴风雨来临前的阴郁,又仿佛带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伤心,看到华雨航这样的眼神谢文竟然有些心痛。

    “航航!”谢文忍不住伸手想要摸华雨航的脸庞,他的声音低沉而且还带有一种深不见底的哀伤与思念。可是手伸到一半,谢文忽然反应过来他刚才叫华雨航什么了,这让他脸色一变。

    可是华雨航仿佛没有听到谢文的话,又或者是听到谢文的话没有什么反应,谢文忽然心中有些出奇的暴怒,难不成华雨航是真的忘了他不成,忘了那个叫东东的少年吗?这就忘了他吗?

    这一刻,谢文心中无尽的毁灭*,如果华雨航真的彻底将他忘去,他绝对会愤怒的将华雨航毁灭。只是,他舍不得,下不了手。

    也许当年的那些拥抱那些美好的时光已经成为了过去,谢文心中忽然涌现了说不出的难过,一种想流泪的冲动根本压抑不住。

    航航,为什么你会忘了我!谢文心痛难忍,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你,你的每一个微笑,每一个声音。可是你就真的忘了我吗?以至于我在你身边这么长时间你从来没想过我是东东吗?难道我真的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不值一提。

    华雨航忽然别过头去,不在看谢文。

    他的面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即便是一向自诩看人非常准的谢文,也根本看不出华雨航在想什么。这让他不由的想知道现在华雨航到底是什么心情,是伤心又或者是生气。

    可是他就直接躺在了床上,然后闭目睡了起来,就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谢文是真的糊涂了!

    他是真的弄不明白华雨航到底在想什么,华雨航长大了以后,早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的单纯了,什么想法都放在脸上。

    为什么他刚才还是想亲他,现在居然可以当成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尤其对象还是自己,这让谢文有些无法接受。

    “哎!”

    谢文心中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待华雨航,他一直希望华雨航认出自己,又怕华雨航认出自己。但是华雨航没有认出自己,他内心深处真说不出的失望,他的骄傲让他无法低下头坦露身份。

    因为他不知道,如果一旦他说出他的真实身份而华雨航还是没有想起他来后他会做什么?他会不会失去理智?会发狂?

    所以他不说,说了也许心中那一丝温柔就彻底消失了;不说的话,他还可以心中存有一个美好的幻想,毕竟那是他毕生不可得的温暖。

    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回屋吧!谢文告诉自己,可是理智归理智,他的身体却一点儿也不想动。对于自己的优柔寡断,无法下定决心,谢文恼着自己。

    “航航!”谢文心中念叨,他俯□子,躺倒了华雨航的旁边,不由自主的将华雨航抱在了怀中。华雨航的身子一个激灵,却没有甩开他,谢文半侧着身子看着华雨航。他不由的想起很小的时候华雨航就是这么抱着他的,将他抱在怀中暖着他的身体,不让他冻着,那个时候是他一生当中最开心的日子,短暂却美好。

    华雨航的身子慢慢的转了过来,他也侧着身子看着谢文。一眨不眨的看着谢文的眼睛,那眼神仿佛深渊一样,深不见底。

    这一刻谢文已经不在乎华雨航是怎么想的了,现在他就只想就这么永远的看着华雨航,直到永恒。

    可是华雨航的反应再次出乎了谢文的意料,他凑过身子慢慢的靠近着谢文,想要吻谢文。谢文本能地再次避开了,他实在无法忍受华雨航这种不明不白的吻,尤其是在华雨航还不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这让他觉得这是对他们那种美好关系的一种亵渎。

    谢文躲开了华雨航的吻后,华雨航眼睛慢慢地就红了,然后眼泪忽然就这么流下来了。“出去!”他用沙哑带着哭音的声音说道。

    谢文愣了一下,却不想华雨航猛地爬了起来,这一刻他的力气大的出去,他一把将谢文拽了起来,然后指着门道:“出去!”

    华雨航发神经的样子,让谢文意外到了。更多的是因为华雨航的流泪让谢文心猛地一痛,他看着华雨航的手在颤抖,心中忽然明白华雨航在伤心,这种一种悲伤到了极点的伤心,可是他为什么要伤心?

    谢文不明白华雨航是怎么了?可是看着华雨航流泪他心难受的要命。他看着华雨航的样子他总是会跟那年雪天华雨航在一个桥洞里找到了他,然后给他吃的,偷偷将家里的被子偷来给他,抱着他给他温暖的景象重叠在了一起。

    这让他有时候分不清现实与回忆。

    想着那个时候华雨航自己瑟瑟发抖,可还是抱着他,在看着华雨航此刻流泪的样子,他的心好酸。

    可是华雨航却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将他推出了房间将门锁上了。将谢文赶出了房间后,华雨航躺倒了床上,无声的泪流着。

    那一年冬天他才仅仅八岁,刚刚上学没多长时间。他爸妈因为赌钱输了将气撒到了他的头上,将他赶出家门,他一个人在外面流浪者。

    然后就在一座石桥上遇到了那个少年,那个少年看着比他还小,还瘦弱。其实那个少年要比他还要大上三岁,只是长期营养不良,才看起来在又瘦又小。当时他看到少年不知怎的就对那个少年充满了说不出的好感。

    那时他想,他其实跟这个少年一样都是无家可归的孩子。

    所以他喜欢那个少年,更多的是因为一种同病相怜!只是相处下来后,他发现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少年。他天性不喜欢说话,就有些不合群,因此其他人总是骂他怪胎,也总是欺负他。可是那个少年却从没有这样觉得过,他从少年身上看到了最真诚的笑,最无私的关心,关怀。

    他不喜欢说话,少年也从觉得这有什么。

    那半个月是他之前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候了,那时有人等待他,想念着他,跟他到处玩。他将家里的被子偷了出来,忍着被他爸妈打的危险,还偷了钱出来,那个时候是他唯一敢于反抗他爸妈的时候。

    他曾想着,如果以后的人生中,永远都这么快乐就好了。可是!这快乐仅仅延续了半个月的时间,少年就不见了,他的东东不见了。连一个招呼都没有就这么消失不见了,那个时候华雨航心中满是担心,害怕,他一直想东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可是不管怎么样,东东消失不见了。

    华雨航从没有那么伤心过,那么害怕过,就算那个时候他被他爸妈怎么打他都没有哭过,可是为了东东,为了那个认识才半年的少年,他伤心了半年,时常一个人躲起来哭着,也曾幻想着有一天东东能出现在他眼前。

    也许是他的期盼,东东真的出现了。可是再出现东东却陌生的让他根本无法想象,或许是他认错人了,那个人不是东东。可是华雨航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相信自己不会认错人,谢文就是东东,肯定无疑。

    可是,现在的东东为什么这么对他。

    为什么不认他,他那么些年的等待就换了一句‘跟我上床’吗?为什么东东会让他觉得那么陌生,陌生的让人心痛。华雨航忽然很想笑,当时的情景他还是历历在目,想起自己用力的踢了谢文一脚,他竟然非常开心。

    反正他早就不想活了,如果东东是真的忘了他,还不如真的死了好。可是当时谢文没有那么做,没有打他,反而狠狠咬了他。

    他还记得那种凶狠地眼神,他还依然记得,复杂,仿佛蕴涵了很多东西。当时他心中有一种侥幸东东或许还认识他,只是,只是很快谢文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他的东东又离开他了。

    直到现在又出现了,为什么他又出现?

    航航?那一刻天地失色,华雨航心中有一道惊雷在炸响,原来东东一直是记得他的,华雨航呆住了。可既然记得他,为什么还会对他这样做,华雨航想不明白,难道是嫌弃他现在这个样子,不想认他。

    可既然这样,为什么还有救他,为什么还是在关心着他。

    谢文不知道因为再一次看到华雨航的时候,因为太过激动,加上又不敢肯定华雨航是不是还记得他,因此当时的一番试探,却让华雨航对他失望之极,更多的却是让华雨航误以为他根本不想认他,华雨航跟谢文一样是一个骄傲的人,谢文不想认他,他也不会死乞白赖的,所以才一直没承认过身份。

    想到刚才自己投怀送抱,谢文一直拒绝他,华雨航心里难受的要命。只是他越难受,脸上反而越没表情,所以谢文才什么也看不出来。

    而谢文同样是一个骄傲的人,他以为华雨航忘记了他,因此反而越是不敢透露身份,免得自己伤心绝望。倘若他知道当初第一次见到华雨航的时候就表露身份,此刻也就不会与华雨航之间有这么多的误会了,不知道该有多后悔。

    不管怎么说,两个人之间明明都记得彼此,可是一个以为对方不记得了自己,一个以为对方嫌弃自己,不想认自己,以至于误会也越来越深。

    东东(谢文)曾经是华雨航心中最美好的记忆,可是现在东东的做法让华雨航真的伤心极了。他现在就想离着谢文远远的才好,原本哭着的华雨航忽然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心里越是难受,可是内心深处反而越是宁静。

    心越痛,更精神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丝毫是因为心痛而愉快。这让华雨航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笑却是因为心痛,多么讽刺!

    或许我一生就是注定在痛苦孤独中渡过的。

    华雨航猛地坐了起来,他拿起笔,勾勒出五线谱起来,这一刻他灵感如潮。很快一首《with a smile tears》就出来了。他忍不住哼了出来,一个个词汇踊跃到了纸上,一曲哼完,华雨航发现这词已经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境地,每一个词都恰到好处,实在无法再改动了。

    他自己哼着,眼泪却又流了下来。

    这首曲子,就是现在他心情的完美写照,那时一种淡淡的忧伤,触动着心灵的伤感,这时一种无尽哀伤却优美的曲子。

    这是华雨航有史以来写的最好的一首歌曲,或许是因为这就是他此刻的心情,对他来说触动着他的心灵,所以他爱不释手。

    华雨航哭着又笑了起来,笑着有哭了起来,就跟疯子一样。

    此刻华雨航根本不知道,就是因为这首《with a smile tears》一举横扫各大单曲音乐奖项,奠定了他忧伤天王地位的基础。他的歌总是不经意间就流露出那种优美而又带有淡淡的忧伤,娓娓动听,触动着他人的心灵。

    因此也引起了无数青少年的追捧。

    尤其是华雨航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神经质的人,他的歌总是带有一种强大的震撼里,能穿透人的心灵。加上有莫沉、谢文等人原因外,不过一年他的音乐就引领了一代音乐潮流,他也成为了新时代最伟大的一名音乐巨星。

    当然这是后面的事情,此时暂且不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之奶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幽河小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河小子并收藏重生之奶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