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斗之王 > 第二十章 茶与凤

第二十章 茶与凤

作者:卖饼的二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面对咄咄逼人少年。

    离小岳却平静说:“两千金,我就与你对赌。”

    那少年一踌躇,便应了好。

    观赛者已注意到这边有了情况,探头探尾,耳目交接间,已传了个大概。

    他们在议论。

    “嗒!”

    少年恢复平静,徐徐落子。

    离小岳略一迟疑,落了第一手。

    这一手落下,棋局裁决者的脸色十分精彩,不禁好看几眼离小岳。

    少年未发觉,继续落下第二手。

    棋局裁决者已命人带了大棋盘来,他知道离小岳这一局十分精彩。

    “嗒!”

    离小岳落下第二手,棋局裁决者已在复盘。

    棋局裁决者是一个裁判,一般很少复盘,除非他觉得十分精彩的棋局,才会与人分享。

    围观棋赛的已望向大棋盘。

    复盘的正是离小岳与少年的棋局。

    离小岳几手十分稳健,少年的几下,却攻击性十足。

    棋局裁决者不禁摇头,棋道亦如处世之道。

    少年落子猛攻,攻掠数回,均被离小岳化解。

    屡攻不得意,少年显得暴躁。

    离小岳轻笑,然后落下一子,登时,大龙觉醒,气势不可挡!

    少年铩羽而败,留下两千金,拂袖而去。

    离小岳颠了颠金币,收了起来。

    四强排的胜利,已可确认第二。

    决赛的对手是一个青年。

    他沉稳,目光空洞。

    人们在议论他。

    “那是天地兽棋社社长的大弟子,据说棋力已在其师傅之上。”

    “棋力已至化境,深不可测啊。”

    “那是差一点先生,刚才他与那少年的对弈,可得了裁决者的赞赏。”

    耳听着人们的议论,离小岳望着他对手。

    他十分年轻,却沉稳如一个老僧。

    他也在打量离小岳。

    “嗒!”

    他落子,除了手指动外,其他地方竟未动。

    他一子落下,离小岳便觉压力山大。

    这一子看似平凡,却有几分李虎的感觉,不知者,仅此一步,知者已知,杀招劫至。

    离小岳沉思未下。

    观者在议论社长弟子这一手,耳目交接间,。观者已知,这一步之凶悍。

    “嗒!”

    离小岳落子,青年双放光,下了第二手。

    “嗒!”

    离小岳第二手,他竟有些恍惚,看不清青年棋路。

    第十三手,离小岳被吃了一个大兽。

    接着第十五手,被吃一个右翼。

    最后第三十手,王兽被杀,惨败!

    第二名一千五百金加上对赌赢的两千金,这次棋赛收获颇丰。

    回到院落,已黄昏时候。

    “天外有天呀!”

    离小岳在感叹。

    先是输给李虎,接着是那个青年。

    与人博弈一天,人困体乏,离小倒头就睡。

    醒来时候,是一个午夜。

    点了孤灯,拿出书籍,无奈夜太深,竟看不清丝毫。

    他已快要忘了凤金。

    平凡的夜,起风了。

    “风来了,凤来了吗?”离小岳望着窗外,愁思若线。

    离小岳豁然起身,演练体术。

    天明了,他去了坊集。

    天水月的坊集一如往常,却没有人再来光顾。

    “看来棋赛影响不小!”离小岳嘟喃一句,埋头看书。

    禅道看似虚渺,深入其中,自有韵味。

    离小岳看得竟神游太虚,仿若看见了九天星河。

    回过神,离小岳觉得奇妙,他的脑海中仿若多了一些什么。

    那是一片星河,亦是禅道之海。

    离小岳感觉神思竟灵敏几分,兵器集不懂之处,神汇贯通,脑中仿若开启了一道门户。

    “师傅的书籍竟如此神妙。”

    他合上书籍,叹了口气。

    “明白这个世界的,似乎已离开了世界。”

    离小岳从一个编年体中,看过无数大英雄,无不是英年早逝,年少夭折。

    黄昏时候,还是没有客人。

    院落一如平常静寂,却来了一个客人。

    “我想与你在对弈一局。”

    是那天棋赛的第一名。

    “郭奉先。”

    那人报了名字。

    “离小岳。”

    离小岳放下棋盘,烧煮茶叶。

    清香的绿叶,以适合的温度浇灌而下,一洗茶,以洗茶之水,暖壶洗杯,后泡制。

    取壶,饮一杯,是一种享受。

    郭奉先呷一口,放下杯子,只觉口中甘甜,回味无穷,似五色彩果,尽皆入了口中。

    “这是什么?”

    “古籍为茶,我制得是百果茶。”

    “味道极至,可否割爱卖我一二。”

    郭奉先极为认真的看着离小岳。

    “你来难道就为了茶?”

    “博弈之余,若有香茶,可谓人间仙境呀。”

    郭奉先竟笑了。

    不笑的人,一般笑起来都十分好看。

    “嗒!”

    郭奉先下了第一手。

    离小岳微一思考,下了第一手。

    最后还是不敌郭奉先,败下了阵来。

    郭奉先告辞之余,要了二两百花茶,留下了二十金。

    离小岳望着郭奉先的二十金。

    “明日我可制些茶去贩卖。”

    早早睡了,午夜便醒了。

    离小岳制茶,香馥的味道,吸引来了一个老头。

    “这是何物?”

    老头看着离小岳烧火鞭着绿叶。

    “茶!”

    老头静静看着,直至茶制完,离小岳送了一些给老头。

    老头笑着带茶走了。

    离小岳两百花茶密封包好,带到了坊市。

    取出笔,写了一个极丑的“茶”字。

    坐等客人上门。

    左等右等,却无人问津。

    他打开密封之茶,香气弥漫坊间。

    有人询问:“这是何物?”

    离小岳取出杯子,烧水泡茶,给那人饮了。

    “好滋味呀,如何卖?”

    “一两五十金。”

    那人要了半两。

    看者听闻价钱,瞬间走得干净。

    本以为茶好卖的离小岳,犯了难,却也想不出好办法。

    一连三天,少有人问津。

    直至第四天,郭奉先带了一群少年来。

    “哎呀,离兄,你可让我好找。”

    “这就是离兄,百果茶便是离兄贩卖的。”

    郭奉先望着一两五十金的招牌,也是吓了一跳。

    最后也是要了五两,其余人也要了一二两。

    有人认出了郭奉先。

    “那是天地兽棋社社长的大弟子。”

    人们围拢过来看茶,一些不缺金钱者,竟买了七八两,少些的,也买了一两半两。

    片刻间,离小岳已卖了五千多金!

    回到院落,离小岳有些激动。

    百果茶的材料并不贵,五千金的材料,不过才不到二百金,简直是暴利。

    他想多制一些,便换了一个坊市,买了材料。

    早起制茶,香味未出,老者已来了。

    茶制完了,老者也不走,只是看着离小岳干笑。

    “你这样也怪辛苦的,我给你多些。”

    离小岳取一斤给老者,老者笑着走了。

    来到坊市,发现有人在他常摆的位置,在卖茶。

    “终究引起了一些注意。”

    那人已看到离小岳,眼中带着得意。

    离小岳找了另一个位子,放下了茶,然后泡茶。

    香气不胫而走,有人过来观廊,取出杯子,喂了一杯茶给那人。

    那人喝茶之后,赞不绝口,要了一两。

    离小岳继续泡茶。

    那人也卖百果茶,一两却是二十金。

    寥寥几人卖了茶。

    离小岳见今日已无人要来购茶,早早收了。

    回来路上,他好奇。

    “我在怪志上看到茶与制法,私下制与喝多次,才把握了火候,那人莫不是也与一样,看过那怪志。”

    想到茶的生意,似乎没的做了,离小岳心烦不以。

    到了院落,置下茶,他要去一趟药剂店,购一些金刚药剂。

    体术的修行,不能就此停下。

    还有就是找到李旭东。

    他早已购置了一套黑衣服。

    走了几个药剂店,却鲜有金刚药剂。

    一问之下,才知金大师出院回家休息了半月。

    买了一些中级药剂,回了院落,天门的瓶颈还未触及,这让离小岳十分难受。

    修着体术,离小岳想到了李凯,古老的离开,对他打击一定不小,他只希望,这个老人不要步了古老的后尘。

    黄昏一过,就起风,起风的时候,离小岳就想起凤金。

    一想起凤金,体术就没心思修了,他坐在床前,望着庭院奇种。

    他对凤金又爱又恨,特别想见到她,又不想看见她。

    起风了,一双按在离小岳的背上。

    “我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离小岳抱住凤金,他贪婪呼吸着凤金身上的气息。

    然后发生了十分本能的事情。

    起风了,凤金的呼吸,比风更轻柔,他们的配合已有些默契。

    凤金带来了酒。

    “这酒以后你不来的时候,我自己喝。我请你喝茶。”

    他轻柔泡茶,凤金静静看着。

    凤金呷口茶,望着离小岳。

    “假如我以后都不来了,你会不会难过?”

    离小岳正欲喝茶,听到话语,他放下杯子,望着凤金。

    凤金已懂了。

    “我总有一天不会来,因为我会死的。”

    凤金笑了。

    百花如在眼前盛开,离小岳有些不舍得凤金走,但是,他没有说。

    起风了,凤飞走了。

    离小岳看着浅浅呷了一口的茶。

    心头万般滋味,那是人生的滋味,在相爱的人总要告别。

    他与凤金,不过是身体上的交汇,心灵上并没有多少感应。

    他知道,无论自己在何处都能找到自己的凤金,在学院中的地位,恐怕是不会低。

    她不说,他不问。

    他怕再也见不到她。

    天水月的坊集,离小岳还是去了。

    那人还是早早占了离小岳的位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斗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卖饼的二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卖饼的二郎并收藏魔斗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