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逆流伐清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溃败

第二百七十三章 溃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好样儿的。www.xstxt.org”明军老兵大拇指一竖,笑着看了看周围的人,说道:“看,鞑子就是这样不堪一击,一点也不可怕。”

    “是啊,是啊!”还是有几人脸色发白,估计是血腥见得少了。

    “不用砍首级了,拣好的盔甲,还有清兵身上的银两。”老兵制止了一个义勇,他正捡起一把短斧子,冲着尸体在比划,“记住了,私藏者斩!”老兵的面色严厉起来,“一会儿自有赏赐,要是管不住自己的手,立刻给我滚回去,免得丢了性命。”

    “是!”王战答应得痛快,随手捡起顶头盔挂在腰上,伸手在一具尸体上掏摸,然后把碎银扔进了头盔。

    “好了,分组行动,小心着点。”老兵眼中闪过赞赏之色,语气也缓和了不少。

    ………………

    一而盛,再而衰,三而竭。

    清军经此重挫,再也没有进攻的**和突破的希望。他们当然不知道明军的伤亡也很大,这一次的反攻连爆炸带射击,又掐准了时机,势头这么猛,显示出明军还有很大的余力,这一下子彻底打碎了他们的信心。甚至远远地看着一些义勇在打扫战场,搜杀伤兵,他们也木然以对,再没有冲上去的胆量。

    冬天黑得早,已经有朦朦胧胧的夜色降临,是现在回转绕路,还是休息调整?鄂申还没有做出决定,却发现很多兵将疲惫不堪,不等下令,已经收拢柴火,坐下歇息了。

    严整的军纪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松驰?鄂申怒目横眉,便要大发雷霆。副都统布颜图伸手扯了下他的衣服,冲他使了个眼色。

    “怎么?”鄂申和布颜图走到一旁。不解地问道。

    “军心已乱,那些汉兵——”布颜图摇了摇头,说道:“今日一战,八旗损失不小,若是激起兵变,岂不让敌人捡了便宜。”

    “满洲八旗什么时候害怕汉兵了?”鄂申深为不满。恶狠狠地四下张望,然后脸色凝重起来。

    一堆堆的火烧了起来,火堆旁围满了兵丁,但仔细观察便会发觉,汉兵已经不知不觉地聚在了一起,与满蒙八旗拉开了些距离。

    果然生出了异心。鄂申咬紧了牙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若在平时,这些汉兵自然不放在他的眼里,但大战过后。满蒙兵将损失不小,又很疲惫。况且,对面还有明军虎视眈眈,万万不是用强硬手段整顿内部的时机。

    “且让他们得意一时。”布颜图阴冷地一笑,说道:“偷偷布置下去,半夜拔营,他们是战是降,随他们去吧!”

    “便宜他们了。”鄂申恨恨地一跺脚。“就这么办,一群废物。带着他们倒是拖累。”

    ……………

    夜色昏暗,月亮不知躲在哪里,山岭、河流和树木,连一点轮廓也显不出来。风在呜咽,既悲怆,又凄凉。

    一堆堆的篝火上烧着水。围坐着明军士兵,再远处,几个哨兵在尸体枕籍的前方围着火堆在打转,提防着敌人的偷袭。

    第三道胸墙构筑完成,付出辛苦的百姓们得到了赏银。这是破天荒的。给军队干活,还有工钱,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甚至明军还将几匹跑死的马送给百姓,让他们熬上了肉汤。

    “大人,伤员都由百姓送到附近的村子里了,又有士绅送来粮食,够吃上两三天的。”马臣良安排完诸项杂事,回到李承爵身旁复命。

    “两三天足够了。”李承爵伸手示意马臣良坐下,“辛苦了,坐下歇歇。”

    马臣良先是望了望远方,然后依言坐下,开口问道:“大人,不知这清军还会不会再来进攻?”

    “来攻也不怕。”李承爵说完又想了想,说道:“灭朔军肯定分兵追击,只是军中缺少马匹,估计追在前面的不多。这样的话,他们就算抓到了清军的尾巴,也不会轻易攻击,而是要看准时机。我军在这里一堵,便给灭朔军的步兵争取了时间;如果清军想回转绕路的话,追在前面的友军不用堵截,在大路两旁侧击,清军也必然损失惨重。”

    马臣良暗自松了口气,笑道:“这些鞑虏就算是跑了,又能跑到哪去?这江南都光复了,在杭州便能苟延残喘不成?”

    “不到黄河不死心,临死也要蹦跶几下。”李承爵示意亲兵给马臣良舀碗热汤,有些不屑地说道:“或者还想着北方能来援兵,重新打下江南呢!”

    “做梦去吧!”马臣良接过热汤,喝了一口,直觉辛辣满嘴,立时知道里面放了辣椒,肚子里热乎乎的,不禁赞道:“这辣椒真是好东西,卑职在这里呆的时间长,竟是好久没尝到了。”

    “军中不得饮酒,这冷寒天气中,辣椒驱寒最妙。”李承爵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光复区百姓种的也是越来越多,连菜馆中也多了不少用辣椒的菜式。我便喜欢那味道,辣得过瘾。”

    “江南很快便要光复了,依着这里的人口与资源,很快便会恢复过来。”马臣良一口一口地喝着热汤,原来还有些因寒冷而畏缩的身体慢慢挺直,感慨着说道:“不过三年多的工夫,当日在滇省时,却是敢也不敢想的事情。”

    “哦,你是滇省老人儿?”李承爵微微吃了一惊。

    “倒也算不上什么老人,卑职是在殿下光复昆明前投效的。”马臣良说得谦虚,但脸上却显出几分自豪。

    “那也是老资历了。”李承爵看了一眼马臣良,心想:殿下极念旧情,这个家伙的前途应该不错,既是熟悉这里,说不定要在此地为官呢!

    “可不敢这么说。”马臣良不客气地自己舀了碗热汤,边喝边说道:“殿下仁厚,极念旧情,可要是自觉了不起,那便惹人厌了。至于官运什么的,各人有各人的缘法。顺其自然就好。”

    李承爵陷入沉思,好半晌竟是一拱手,说道:“说得对,某受教了。”

    ………………

    未到半夜,清军的营地内便乱了起来,人喊马嘶。一片喧嚣。值哨的明军赶忙敲响铜锣,正睡觉休息的明军兵将赶忙起身戒备。

    “听,是不是火枪的声音?”李承爵摘下头盔,侧耳细听。

    周围人都安静下来,仔细倾听,隐隐约约,在风声和喧嚣声中细微可闻,可能也是离得很远的缘故。

    “是火枪在响!”一个将领重重点头,脸上浮起喜色。“这么说,是友军追上来了?”

    李承爵沉思良久,说道:“我军兵力不多,冒然出击恐有差错。但友军已至,我军尽可做出夹击之势,令敌不战自乱。主力留此防守,派出老兵军官,带着义民乡勇鼓噪呐喊。佯作进攻。若清军反击,自可退回。由主力接应。”

    作出这番稳妥的布置,并把义民乡勇推到前面,李承爵也是不得已。明军兵力不多,伤亡已达七百多,也就是说,还剩下一千两三百可战之兵。如果全军出击。一旦失利,这堵截清军的阵地都有失守的危险。为了保险起见,李承爵除了派出一些军官,还调了两百名火枪兵,以便义民乡勇能为之胆壮。

    事实上。清军已经乱成一团,鄂申和布颜图原定的半夜撤退计划因为明军追兵的突然到来,以及与后卫部队的交火,而全部变成了泡影。

    军心本已极度不稳,前方难以突破,后路又被堵住,即便是满蒙八旗也惶恐不安,更不要说那些绿旗汉兵了。

    “从后面杀出去。”鄂申挥舞着兵器,大声鼓舞着、聚集着还值得信赖的满蒙八旗。

    他的判断是没有问题的,明军的马匹少,追上来的人数不会多,如果倾尽全力猛冲,还有一线生机。突破前方的敌方阵地,鄂申想都不想,那是浪费时间,等到敌人的步兵追到,可就是插翅难逃了。

    战鼓声响起,“冲啊!杀啊!”的呐喊声在明军阵地上响起,也不知多少人影在晃动,不知多少明军在冲杀过来。轰,轰,轰……火铳的轰鸣声响了起来,亮光晃动,耀花了人眼。

    清军更加混乱了,还未接战,很多绿旗汉兵已在奔逃惊叫,乱哄哄的一片,形似炸营一般。但也有部分绿旗汉兵在军官的指挥下聚集成团,却既不往前冲,又不向后退,慢慢地退至路旁的树林、山坡。

    “整队,冲杀!”鄂申和布颜图带着一哨人马,嚎叫着来往奔驰,砍杀着乱跑乱窜的士兵,周围聚拢了越来越多的八旗将兵,然后向着后面冲去。

    “啊,啊……”惨叫声突然不断响起,满蒙八旗不时从马上跌落,一丛乱箭从路旁射来,让他们猝不及防。

    “杀鞑子啊,反正立功啊!”呐喊声近在咫尺,一团聚集起来的数百绿旗兵一边开弓放箭,一边高声叫嚷。

    “该死的——”鄂申想勒马回头,杀光这些反复无常、落井下石的绿旗兵,却被布颜图一把抢过缰绳,继续前奔。

    “来不及了,都统大人。”布颜图急促地叫道:“快走,莫被缠住。”

    鄂申咬牙切齿,忿恨难当,什么时候这些懦弱的绿旗兵也敢向八旗兵挥舞刀枪了?

    弓箭、标枪、飞斧、长枪……向着奔驰向前的八旗兵将攻击的兵器越来越多,不断有人被击落马下,或是马匹嘶鸣倒地,将骑手摔在地上。

    曾经威风八面,令绿旗汉兵不敢仰视的八旗兵将,此时却是连头都不回,一个劲儿的向前冲。

    “杀啊,杀鞑子啊!”越来越多的平日温顺的绿旗和汉兵被鼓动起来,趁着八旗忙于突围,趁着八旗无暇他顾,向着八旗兵将展开攻击。有不少分散开负责弹压而未能汇聚入大队的八旗兵将则被卷入人丛,有的被汉兵从马上拖下,有的被绿旗兵围着一阵乱砍乱刺,惨叫而死。

    鄂申奔驰在骑兵群中,风呼呼的从耳边刮过,恍惚中他觉得自己是在向胜利冲锋,只要冲破后方的追兵,他就是胜利者。他可以带着这些八旗兵将到杭州……再然后的事情,他就没有去想,也不敢去想。

    后卫的溃兵被毫不留情地冲散了,鄂申才不管他们的死活,挡路者,死!路上的人影越来越稀疏。他握紧了刀柄,很快便要与追兵殊死一战了吧?

    追来的明军先头部队有一千三四百人,因为浙江三大集团清军分别在衢州、丽水、温州驻防,形成了一道抵挡闽省明军的防线。而明军由仙霞关和分水关出动,在靠近赣省的衢州和靠近沿海的温州与清军贴得紧,在其撤退时衔尾追击比较容易。唯独丽水这一路清军,明军离得较远,魏王马宝便把全军的马匹都拔给了第二师,由他们负责追击。

    这一千多人的明军骑兵昼夜兼程。由衢州和丽水之间穿插而过,一路上得到百姓民众的指点和帮助,跑死了两百多匹马,终于在这里追上了清军。

    虽然人困马乏,明军唯恐清军逃脱,还是立时对清军的后卫部队发起了攻击。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清军稍触即溃,大量汉兵和绿旗兵投降。从俘虏口中得知。前方有友军阻击,白天的攻防战。清军伤亡惨重。这些清兵已经灰心丧气,不少人开始逃散,见到追兵,前已无路,后又被堵,战心便立刻尽丧。

    既然友军已经在前阻击。明军将领便不急于进攻,而是利用降兵砍树堆石,设置路障。毕竟以一千多疲惫士卒攻击数倍之敌,又有满蒙八旗兵,确实也很冒险。仓促之间防御阵地肯定布置不好。明军将领便把士兵布置在道路一侧的坡地山林中,拉长战线,准备侧击,给予敌人最大的杀伤。

    刚刚布置完毕,八旗兵便呼啸而来,个个快马加鞭,冲入了这一带的伏击圈。

    前方路上黑乎乎的一片,有横七竖八的乱树枝,有粘着泥土冰雪的石头,清兵的奔驰速度不得不降了下来。

    甫到近前,前锋清兵纷纷停下,这路障虽简陋不堪,可绵延了有一里长,要想纵马而过,却是不能。而且,路障对面是黑压压的人群,看装束却是绿旗和汉兵,正挥舞兵器,壮着胆子在呐喊。

    鄂申催马赶上来,他恨透了这帮见风使舵、反复无常的汉兵,大声命令士兵从官道旁绕过去。在他看来,这些鼠辈不须作战,只要冲过了这些路障,自然就望风而逃了。

    官道有这个称呼,自然是因为平坦宽敞,无论是纵马奔驰,还是车辆通行,都是无碍。可要从路旁绕过,水沟、矮树、杂草、灌木肯定是无法快速通过,且不能骑着马如履平地。

    清兵下了马,一部分作为前锋,将马交给旁人看管,他们趟着杂草灌木刚刚走了两三百步,从坡地上便响起了一片轰鸣。

    “有埋伏……”

    伴着凄厉的喊叫,是一排排火铳的爆响,在枪口闪耀的火光映照下,几百名明军突然从坡地上的杂草中站起,以四列阵线依次而射,将铅弹向着清兵无情地打过去。

    “压上去,冲上去。”鄂申无法容忍前锋就这么被打退,而且现在必须冲杀过去,他嘶声下着命令,又派出了更多的士兵,想从侧面向明军进行夹击。

    越来越多的清兵拥挤在简陋的路障前,一部分清兵开始清障,将石头推开,将树枝断木扔向道旁。

    排枪在不断地响着,和惨叫声、呐喊声汇聚成一片,注意力被吸引的清兵没有注意到从坡地的山林中有更多的明军在注视着他们。

    一阵尖厉的哨声响起,山林中涌出了一排排的明军,足有上千人,绵延出去足有百米,冲出山林后便向着官道上的清兵射出一排子弹。

    官道上立时人喊马嘶,一个个清兵从马上摔下来,那些中弹的马匹,痛楚之下更是长声的嘶叫着乱跑乱跳,使清兵陷入了一片混乱。

    密集的人马几乎不用瞄准,明军士兵一排一排,在弥漫而起的白烟中,依着哨声猛烈射击。更多的清兵人马扑倒在地,惨叫声,马嘶声,响成一片。特别那些受惊的,中弹未死的马匹,奔跑跳跃,更增加了道路上的混乱。

    “不——”鄂申嘶声惨叫,他看到副都统布颜图的脑袋开花,脑浆和鲜血溅射而出,百战勇士甚至连弓箭都没有拉开,但死于马下。

    血花在绽放,人的,马的,在这几百米长的官道上,拥挤的清兵被这突然的袭击给打蒙了。人和马的尸体到处都是,还有痛苦呻吟、哀叫的伤员,以及惊惶着四下寻找隐蔽点的清兵。

    每一排火铳响起,都有人马倒下,都响起一片惨叫。居高临下的明军士兵向着人群马队密集处猛烈开火,驱散着清兵,使其难以集结反攻。同样的,都统鄂申巴图鲁身边因为有很多人簇拥,立时成为了攻击目标。

    一团血雾从亲兵队长的胸前爆起,他一下子跪倒在地,低头看向自己胸口,神情中仿佛不敢相信。他吃力去捂伤口,然而滚烫的热血仍不断从指间溢出,怎么捂都没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逆流伐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样样稀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样样稀松并收藏逆流伐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