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水色传说(GL网游) > 第5章 尘玉番外-1-崩毁之玉

第5章 尘玉番外-1-崩毁之玉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岚珈,今年的过年妳仍然不回去吗?」

    宿舍的室友们都已经收拾好简单的行李,看着身躯娇小、能蜷缩在椅子上看着电脑的于岚珈。

    「不了。」对室友投以一个很轻很淡的笑容,于岚珈只是轻声说着,反正那种令人窒息的地方也不值得她回去。

    「喔,好吧,那我这次回去会顺便带名产回来给妳的,就当妳在宿舍留守的奖励吧。」

    「谢谢。」轻点头,于岚珈说完,就将视线转向正在做的电子报告上,但心思却早已不在眼前的报告上了。 过年,她何尝不想和家人有一场温馨的年过呢?但是,每一次回去等待她的总是和温馨扯不上任何关系的责备、冰冷和窒息感而已。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回到那种地方给自己找罪受呢?

    「又做不下去了……怎么……总是这样呢?」深深叹了口气,穿上羽毛外套,她决定,还是出去走走,冷静冷静头脑吧。 也顺便……终止一下那总是在脑中挥之不去的过往记忆。 ——————————我是分隔线—————————— 曾有人问过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事物是什么,我回答,我最讨厌的是有人欺骗我。 也有人曾经问过我,如果有一天,父母就这样突然的离开这世界,我是否会有感到伤感呢?我那时候只是微笑,并没有回答,因为,答案连我自己都感到模糊。

    从有记忆开始,亲生父母的争吵便从无间断,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幼小的我,害怕着这一切,但是原因是甚么,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只知道,自己竭力劝架后的下场就是被激动状态的父母,推到一边后,头重重的撞在墙上。 这是我在上小学前,唯一一个残存的幼年记忆,或许是因为那重重的撞击声,直到现在我都还忘不了吧。

    哪怕上了小学父母也依旧是维持着以往的吵架模式,甚至愈演愈烈,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看着妈妈被爸爸推去撞门框后嘴角所流出的瘀血,小学的我又有什么能力去阻止?我只能看着被打翻的零钱盒,想起爸妈对我说过钱的重要性,一个一个的慢慢捡起,然后离开那我根本无法插手的暴风圈。

    离家,已经不是第一次,每一次妈妈总是在和爸爸吵架后,因为无法忍受而离开家里,去暂住在祖父母的家中。 我不觉得累,但也不觉得苦,我那时候总是天真的认为妈妈流血就要治疗,所以要到阿公阿嬷家住。 至少……在五年级之前,我还认为,我是幸福的,哪怕,父母在我三年级的那年离异、哪怕,我的父母总是答应我会出席学校的活动,却总是次次失言。

    三年级的时候,因为爸爸在外面有第三者,加上酗酒、家暴、当小白脸兼软脚虾,而使妈妈正式签下离婚协议书。

    从此,我跟着妈妈生活,但是,基于女儿的关系,就算已经离婚了,爸爸还是会偶尔带着礼物来看我。 四年级那年,新闻开始不断拨出有掳童案,妈妈也告诉补习班,要求老师们除了她和祖父母以外的人都不准去接我下课,会这么做,就是因为她不信任爸爸,她实在无法确认爸爸是否会泯灭良心的将我也带走,但是,当时的我无法明白,就连被爸爸质问「我是妳爸为什么不能来接妳下课」的那瞬间,我也仍不明白。

    在这时候,我只是个和同年龄孩子没有两样,满脑子都是网路游戏,每天去学校上课、和同学或朋友们聊天打闹,直到,五年级的时候。 看着妈妈提着两名高粱回来,被赶去房间的我只被交代了一句。

    「如果妳看见妈妈晕倒,记得打给阿嬷喔。」

    「好。」虽然隐隐猜到了什么,但内心深处仍然下意识否定着这个事实的我,只是乖乖点头,窝进去冷气房中看电影。 半小时过去,我想上厕所,无声无息地打开房门,我看着妈妈在用现代几乎很少出现的纸张写着疑似某种要离开这个世界而所做的交代的书信…… 专业点来讲的话,就是遗书。

    我没说话,只是默默绕过沙发去厕所,然后,再次回房,我渐渐害怕了,安眠药致死性不高,这是连那时候医学知识很混得我都知道的事实,可是致死性不高并不代表不会死,哪怕当初妈妈只是说过她是假自杀,问题在于,假自杀干什么要用高粱当作水来喝?

    酒是会加速药性的东西,这点难道她不知道吗?不,我不相信。 颤抖着手,我打给了距离我们家只有五分钟路程的阿嬷,再也无法忍住心中恐惧,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状况,所以我只能来找人帮忙。

    五分钟的时间,我的脑袋都是空白的,无法思考、无法阻止,只能看着一瓶又一瓶的安眠药消失、一口又一口下肚的高粱。 我看见家里的门被打开后,祖父母冲进屋子,一把就是抓起遗书、高粱酒和那些药瓶,然后逼问着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假设,等我发现她晕倒了才打电话,或许事情就不是打电话找人来帮忙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了……也许就是因为知道事情真正的严重性,我害怕着,同时,我也发现我内心的世界,渐渐崩毁了。

    早晨,我看见被祖父母强行压去医院洗肾的妈妈就躺在身侧,穿着熟悉的睡衣,但是,我却再也没了那种幸福感。 表面维持着一切,没有任何人看出我的异状,哪怕是家人也没看出,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变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女孩了,在这种连妈妈都想舍弃我的情况下,我要如何维持那天真?

    我要如何维持那幸福?我不知道也办不到,我只能在网路游戏上宣泄自己的无助、被舍弃的怒火,血腥就是我的安慰。 看着眼前恶烂的殭尸被强大的火力给暴头,我内心感到轻松和愉悦,这是在那场事故后,唯一让我……感到真心的快乐的一次。

    我的成绩一直维持的前三,因为我想要补习班的钱,我的好胜心也不容许我在能力可以容许的范围内失败,我渐渐退出网游的世界,将心灵的支柱从网友转到小说的世界中,但是,不是那种爱来爱去爱得死去活来根本不可能发生在现实世界的言情小说,而是惊悚血腥灵异恐怖到会让某些胆小者做恶梦的恐怖小说上。

    那些钱,成了我买小说的资金,我开始将自己的世界投入小说中,看着在小说里血淋淋展现的人性和黑暗,我会有种深深的、宛如病态般的,快乐。

    我习惯了没有男人的世界,直到六年级前,我都没有想到,一个男人的介入,竟会让我产生这种剧烈的变化……

    「啊……啊、啊……嗯……啊……」

    这是何等讽刺的j□j……何等可耻的喘息……何等令人厌恶的交欢声…… 我真没想到,一向认为绝对不会欺骗我的妈妈,却会直接摧毁我的这个幻想,用残酷的事实,告诉我,这只是我自己美好的妄想而已

    。 啊,我真没想到,一个在对街、因为工作上需要和妈妈合作的男人,会以住在一起比较方面的理由住进来以后,就这样,夺去我那仅存的一丝幸福。 日久生情,明明这是每个偶像剧、每个言情小说、每个恋爱情节都演到烂、写到烂的老梗,我却因为父亲的伤害而以为根本不会出现,说到底,最蠢的人…… 是我。

    我到底为什么会傻到去相信妈妈那漏洞百出的谎言呢?也许是因为内心中那尚未黑化的一小部分,掩盖过理智,硬是用情感相信吧…… 水果刀就在旁边,那一刻,我多么想要拿起那把锐利的水果刀,杀掉那个闯入我生活、夺走我仅存幸福的那个男人,多么想要……杀掉那欺骗我的女人。

    从幼年至今,从没独自离家出走的我,在隔天,我离开了,甚至想尽办法,想要透过法律来赶走那男人,但我知道这是痴心妄想,因为这根本不可能。 我,只能默默接受男人再次闯入我的世界。

    ——————————我是分隔线——————————

    即将要从小学毕业,毕业旅行的那几天,我决定用礼物挽回那已经产生裂缝的亲情……即使,只是一点点也好。

    但是,我发现这只是我的妄想,他们根本从未把我的心意放在心上过,他们在意的就是钱。 他们曾问过我,家人的感情和物质上的生活,我选哪个。 我想问问,即使我选择了第一个,我以前的生活还会回来吗?

    不,是不会回来的,因为,这一切早已变质。 我选择物质生活,我渐渐将自己封闭在狭小的世界中,我建筑一道道城墙,挂上一张张面具,来伪装那最真实、内心早已崩坏的我。 我试着去接受那男人和这一切,但是我发现,我自己根本做不到,我是个自私的人,我也是个任性的人,但是我的人生不允许我自私和任性,我的童年是在吵架声、恐惧感、苦涩感、失落感和痛苦感所交织而成的,和同龄的孩子比,我很少出去玩过,别人有的玩具我也没有,妈妈允诺的一切,到最后也都是落空。

    曾经多么希望她能够来一次运动会或是园游会,哪怕只是来晃晃、来看看都好,但是,看着别人的父母为自己孩子加油的那一刻、替孩子买东西的那一刻,我只能强撑起笑容,说着「我妈今天有事,所以不会来了」

    这种可笑的谎话。她不是因为有事,只是因为想睡觉,可是,自尊心强烈的我还是撒了这种谎。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尊心受损的那个我。 期待着能与妈妈出游,哪怕是当时的我最讨厌的亲近大自然之旅,我也没有关系,可是最后都是窝在家里,默默坐在网路游戏中的一角、看着他人聊天。 我明白,我的童年就是这样,所以我认了,我不想奢求,也不想再去希冀,我不想再努力,得过且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水色传说(GL网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他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他鱼并收藏水色传说(GL网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