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XIX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雨第一次在游戏里待了这样久,现实生活中已经是早上八点了,她从不睡超过七点,不晓得身体会不会有事。

    天空已经开始变暗,兴许是高纬度的关系,暗的速度很快,夕阳没过多久就不见踪影了。

    五人还在那小型城市,在里头的餐厅待着。

    游戏里头的餐馆与酒馆并不是摆设用的,除了现实的身体不会有饱足感或者是受到酒精伤害,游戏中的料理的味道都是用程式写在电波里。当玩家细细咀嚼之后,大脑便可以确切地感受到食物的色香味。

    安德莉手上拿了个高脚杯,里头摇晃着红酒,时雨在心里一叹,这让她想到了杜堇,看来这又是个上流社会的家伙了。

    她总是觉得这些人生来就带着傲气,不是那种看不起人的傲气,而是别人会不自觉臣服她。

    “我们不是要去看那张图吗?”

    喀喀喀喀一边喝着浓汤,舌头还将嘴边的汤渍舔了舔。

    “说的是,其实我们也差不多可以出去了。”

    时雨正在喂着小白吃火腿,她自己手中是一小条蜂蜜燕麦面包。

    小白憨憨的样子让她情不自禁地笑了,而她笑着的时候,安德利也盯着她瞧。

    五人走出了餐厅,月光洒在身上,照的时雨水晶脸庞折射出生辉的柔和光芒。

    尘玉自包里拿出那张薄薄的纸,借着透过纸张的月光,来看会显示出什么。

    原本向是鬼画符似的图案在照射月光之后,居然开始移动,化成了另外一个图型。

    那是一个女子,留白的眼眶下有着留白的泪痕。女子的身后有着翅膀,展开的语意上有着不规则的图形,让原本该是圣洁高贵的羽翼,看上去居然多了几分狰狞。

    “这是…”

    “女神的眼泪月光。”

    尘玉思索着羽翼上那奇怪的纹路,却找不出任何的头绪来。

    “这说不定是地图。”

    安德莉一米七多的身高站在尘玉身后,正好对上她高高举起的图。

    “有哪个地方的模样,像是天使吗?”

    时雨一听,困惑的说,然后叫唤出系统介面。

    整片大陆错综复杂,要找出那么一块区域相当困难,于是五人便分发下去。

    分成五等分的大陆范围虽然小了多,但是时雨在地图放大范围缩小之后,还是认为很吃力。最后那个地区应该是不在她所分配到的地方,因为连树林也没有放过的她看不到有任何一区的景观,拼凑出了天使的模样。

    “我找不到。”时雨收回了介面说。

    “我也是。”尘玉也没找到。

    “在这里。”安德莉冒出了这样一句,已经放弃了的两人还有正在埋头苦干的小孩纷纷抬起头来望向她。

    “这里,在月神殿。以地图的鸟瞰法望下去,月神殿与周围零零落落的残骸就是那天使的模样。我们现在是要前往尼伯龙城吧?月神殿是在尼伯龙城的南方。”

    时雨看见地图上,的确是那张开双翼的天使,深深感到讶异。

    这果然是隐藏任务,一般人怎么会去注意地图长的甚么模样。

    “女神的眼泪月光,跌落尘间流淌。”

    尘玉慢慢地念出那诗句,因为神殿本是凡人的建筑物,因为神殿的正殿,恰巧就是泪滴的位置。

    所以,天使之泪,才会在凡间流淌。

    “所以照着原路继续前进,我们继续前往尼伯龙城了?”

    时雨抱起了小白,任由带着火腿味道的舌头舔着她。

    “没错,我们可能再找两位队友吧,如此小队也就足够了。”

    #

    祁千佑摘下了头盔,狠狠的伸了个懒腰,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她从来不睡得这样晚。

    小白真的好可爱,想到那只憨憨的雪狼,她不禁微微一笑。

    不过如果在现实生活中养一只狗,似乎有点麻烦啊。

    可不是像游戏那样,只需要喂食不需要打扫打预防针洗澡什么的。

    在梳洗完了之后,她带上了自己的笔电,出门前门有忘记带上伞。

    又要到了梅雨季节,阴雨绵绵的天气也让人随之焦虑忧愁。

    虽然祁千佑大多时候是喜欢雨的,但是如果身上带着笔电又没有带到伞的话,那么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她的电脑里有着一堆作家的合约与资料,还有即将出版或者是还没有审理的稿件。那台笔电的价值不是笔电本身,而是她记忆体中所有的资料。

    一如往常地推开了咖啡店的门,门上的铃铛叮叮当当的,正在柜台中拉着奶泡的老板娘抬头一看,向着她笑了笑。

    “小佑,还是老样子吗?”

    “对,榛果那堤还有一份草莓蜜糖吐司。”

    “好的,给你的位置还留着啊,想说你今天晚了一个多小时,以为不来了。”

    祁千佑吐了吐舌头,歉意的笑了笑。

    “抱歉,今天睡晚了…”

    这就是她周末的生活,在有些许交谈声的咖啡店中,喝着奶泡上被划出一只可爱猫咪的那堤,慢慢地啃咬着带着甜味的蜜糖吐司。

    店里的音乐通常是纯钢琴演奏曲,有一张德布西的专辑,还是她送给老板的。

    老板很开心地收下,于是在每个星期五,咖啡店都会有个月光夜,播放着德布西的钢琴曲,而在奶泡上的花纹,也会是各种形状的月亮。

    “小佑,看你今天迟到,一定又是工作累坏了,老板招待你马铃薯泥喔,淋上肉酱味道很好的,肉酱是我自己做的喔。”

    “谢谢老板娘。”

    祁千佑看着端上一大碗薯泥的中年妇女,心里感动的笑了笑,真好。

    而有点冰凉,加了很多起私分的薯泥淋上了温热的肉酱之后,一起吃下的感觉相当好。

    一边慢慢地吃着,原本因为看着稿子而不耐的心情,也慢慢地变好了。

    门铃再次叮叮当当地响起,祁千佑没有去注意是谁,因为也没有必要。

    “妳…你好,我是来应征打工的墨如汐。”

    语气带着几分羞涩与胆怯,这声音让祁千佑听见了猛然一抬头。

    黑发的,有着有点水汪的眼睛,容易因紧张而泛红的白晰小脸。

    清秀的模样,看得出是学生的打扮,无一不是宣示着她的年龄不大。

    嫩嫩的模样,让某些猥琐的阿姨大叔可能会想对其骚扰。

    墨小汐!!

    祁千佑心里像是被雷给打到,默默地飘出烧焦的味道。

    这这这这这,这也太巧合了!

    怎么她来了这咖啡店将近一年了没遇过几个打工的,然而在玩了次世界没几个礼拜,在现实就遇到自己的队友了!?

    祁千佑告诉自己,不要惊慌,她是不可能认出自己来的,绝对不可能。

    “啊,妳真的有十八岁啊?怎么看起来才刚上高中呢?”

    老板娘看见来当工读生的墨如汐很是讶异,她会不会被别人说这是童工啊?

    祁千佑听了,噗的一声差点没将咖啡喷出来。

    这孩子就是个小弱受,长的嫩嫩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真的,我已经要高中毕业了…”

    祁千佑看到这副场景,心里赞叹着次世界这游戏果然是以现实的自己作为蓝本,无论墨小汐还是墨如汐,那声软一推倒的模样一整个是被拷贝过来的,一点变化也没有。

    “啊…好吧,妳身分证上也这样写着…那你从今天开始学好了,等等换了衣服到后台去,从最基本的清洁开始学。”

    “好…”

    祁千佑一直忍住没笑出来,这孩子真是到哪都是这个样子。

    终于把自己的食物都给吃完了,没想到一看时间又是中午了,祁千佑只觉得很饱,她连一点吃午餐的*也没有。

    稿子大概审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一点可以留到星期日再慢慢来。

    她嘘了长长的一口气,也就是说,她这个星期六,剩下的半天,可以做一点自己的事情。

    思考了很久要如何打发,最后却在答案浮现在脑海的时候嘲笑了自己。

    她居然,是想要去书店待着看书呢。

    真是,自己的眼睛与大脑好像还在抱怨看的文字还不够多似的。

    那不如回家好好睡個覺?不行,在這樣睡下去成甚麼樣子。

    她已经有点不知道要做甚么了…难道回到游戏中自己去打怪?

    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人生,在抽掉工作与睡眠之后,还真是甚么也不剩下。

    只有一个有着灵魂碎片的空壳,在风中被吹得呼呼作响,多悲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水色传说(GL网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他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他鱼并收藏水色传说(GL网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