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五十四 驼背和尚十八贱

一百五十四 驼背和尚十八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炭背靠在店门后,望着黑幽幽的楼梯口,心底一个声音规劝道:嗨,打开门管自走吧,既不举报他,也不帮助他,已经够意思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去管这档子鸟事,家还要不要了,日子还过不过了?!

    纷繁江湖,波谲云诡,江湖上的事,你管得了么!

    一念及此,他“霍”地转身,手摸上了门栓,便要抽身走人,心底另一个声音却道:哎,人家柳三哥是天下第一条好汉,人家找你,是有难处了,也是看得起你,若在平时,你八抬大轿去请,也未必请得动,帮他,你当是白帮的呀,日后必有厚报,别急着走,没人逼你,三哥不会强人所难,再想想吧。

    黑炭又转过身来,将背靠在店门上,只听得心,别别乱跳,委实拿捏不定。

    大约三哥看见黑炭左右为难的窘境了,楼梯上传来三哥的声音:“不好意思,算了,这事确实太险,黑哥,再会,在下告辞了。”

    黑炭压低嗓门道:“慢。”

    他急步上楼,楼梯口是一条走廊,走廊两旁各有三间厢房,东厢房傍着岳王路,西厢房傍着后街小弄,只见最后一间西厢房,门一晃,“嗒”,发出一声轻响,关上。

    黑炭三脚并作两步,走到西厢房,门虚掩着,轻轻一推,门开了,只见见西厢房的窗帘拉拢了,只留着一条缝,一道窄窄的日光,斜射进屋内,依稀可见,窗口椅子上坐着苏州人时家驹。

    黑炭有点不信,道:“你真是柳三哥?”

    三哥笑道:“是。”

    黑炭道:“小车桥内的死囚犯也是你?”

    三哥道:“你听听声音,我是不是那个死囚?仔细听,就听出来了。”

    黑炭道:“刚才你叫时家驹,在小车桥,你叫李长根,几天功夫,你就有了两个名字,名字真多啊。知道吗,如今,名蟀堂四周全是暗探捕快,难道你看不见?”

    三哥道:“在下洞若观火。”

    黑炭道:“你是玩儿命来了,柳三哥。”

    三哥道:“没那么严重吧。”

    黑炭道:“你怎么想起找我来了?”

    三哥道:“我也问自己,怎么找起黑哥来了?咱俩只有一面之缘,你没理由找黑哥,开得了口么,好意思么?”

    黑炭道:“你不怕我出卖你吗?我是个生意人,把你卖了,能挣大钱啊,这种机会,一生也许只有一次,也许,一次都不会有。对一个生意人来说,难免心痒难熬。”

    三哥道:“直觉告诉我,你不是这种人。”

    黑炭道:“万一是呢,万一我是这种人呢,你可真是亏大了,把本钱都砸进去了。脑袋掉了,啥也没了,你不怕么?”

    三哥道:“在下的胆子向来就大,在下相信直觉,直觉是个奇妙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在关键时刻,总是给在下出金点子,从来没有跟在下开过玩笑。”

    黑炭道:“哎,谁让咱俩有缘呢,一面之缘,也是缘,说吧,只要黑哥能帮上忙的,就帮,要真帮不上,也别见怪。”

    三哥道:“哈,等到真要开口时,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不忙,想啥说啥,开门见山,不用客气。”

    三哥一时有点难以启齿,求人帮忙的事,总是有点难为情,何况是向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求助,呐呐道:“这个,这个……”

    黑炭笑道:“手头紧,借钱来了?要多少,尽管说。”

    “不,不是钱的事。”

    “想在我店里躲几天,避避风头?”

    “也不是。”

    黑炭奇道:“那你找我干啥?”

    三哥道:“听说你在道上朋友多,想想办法,把在下送出城去。”

    黑炭松了口气,哑然失笑,道:“我当是啥事呢,那容易,一句话,这事包在我身上。”

    三哥道:“这事越快越好,最好是今天。”

    “啊?”黑炭惊道:“如今各水陆关卡查检森严,正在追捕你的风头上,今天绝对不行。”

    三哥道:“那就明天吧。”

    黑炭道:“明天也不行,何必如此性急呢,凡事不可顶风上,谁上谁倒霉,风头一过,偃旗歇鼓,要出城,就容易多啦,黑哥亲自送你出城,包你顺风顺水,平安无事。”

    三哥道:“不是在下性急,是在下有急事,急如星火,刻不容缓。”

    黑炭道:“莫非,比你的性命还重要?”

    三哥道:“当然,重要百倍千倍。”

    黑炭道:“又在管朋友的闲事吧,别管啦,看,你管的水道,讨好吗?不仅不讨好,还非要把你置之死而后快呢,这叫多管闲事多吃屁,真正犯不着。黑哥我可是闲事不管,饭吃三碗,可以保身、全身、养亲、尽年。自己的事,还忙得丢盔弃甲,管不过来呢。不过,你的事,是个例外,不要误会噢。”

    三哥道:“不是朋友的事,是老婆儿子的事。”

    “她们怎么啦?”

    三哥道:“危险,十分危险,我得去救他们。”

    黑炭道:“她们在哪儿?”

    “南京。”

    黑炭道:“你怎么知道她们有危险?”

    “水道总部在南京,水道的探子,在找她们。”

    “找着了吗?”

    三哥道:“不知道。”

    黑炭笑道:“哈,不知道怎么就有危险?是你自己吓唬自己吧。”

    三哥道:“这两天,我左眼皮老跳,不是好兆头。”

    黑炭道:“你也信这个?身体虚,眼皮也跳,得啦,你这叫‘杞人忧天’。”

    三哥道:“内人在坐月子,孩子还未满月,牵挂啊。”

    黑炭道:“那你怎么就出来了,这就是你的不对啦。”

    三哥道:“在下不对的地方太多,实在对不起她们,不过,事出有因啊。”

    黑炭道:“啥事?”

    “一言难尽,黑哥。总之,出来是不得不出来,回去呢,最好能飞回去。”

    黑炭道:“照顾你媳妇儿子的人有吗?可靠吗?”

    “有,可靠。”

    黑炭道:“那就好,放心,吉人自有天相,没事,在我这儿好好待几天,养养精神,风头一过,黑哥我,送你出城。”

    三哥道:“不行,我得走。”

    黑炭道:“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呢?若是这两天走,那是灯蛾扑火,自取灭亡。”

    三哥道:“你有出城的门路么?”

    黑炭摇摇头,道:“这两天,真没有。上头查得那么紧,关卡上的弟兄,都是有家小的,没人敢涉险。”

    三哥起身,拧紧眉头在屋内来回踱步,苦苦思索,有顷,眉头舒展,一脸灿烂,笑道:“我想出了一个办法,不知能否试一试?”

    黑炭愕然:“办法?什么办法?”

    三哥道:“你店里有个叫‘桂花袍’的伙计,对吧?”

    “有啊,怎么啦?”

    “可靠吗?”

    黑炭道:“小伙子可靠,干活也卖力。”

    三哥问:“怎么可靠?”

    “没我帮他,也许早已家破人亡了。”

    三哥道:“你帮过他,他不一定会帮你,恩将仇报的人,比比皆是。”

    黑炭道:“他不是这种人,这个你放心,我眼火准,不会看错。”

    “胆子大吗?”

    黑炭道:“年纪虽轻,胆子却大。”

    “哪儿人?”

    “江西九江。”

    三哥道:“既如此,就是他了。”

    黑炭奇道:“怎么,一说到九江人,就确定是他了。”

    三哥道:“九江人一向彪悍。”

    黑炭道:“他好像并不彪悍。”

    三哥道:“有种彪悍写在脸上,往往似是而非,其实并不彪悍,或者即便彪悍,也有限丝丝;九江人的彪悍是窝在骨子里的,外表看不出来,这种深藏不露的彪悍,要么不发作,一旦发作,才叫真个彪悍。”

    黑炭道:“得,我是个粗人,不识几个字,三哥的话我不懂,听得混沌沌吃馄饨,越听越糊涂,直说吧,你要九江桂花袍干啥?”

    三哥道:“你看,他的个头像我么?”

    黑炭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三哥,一拍脑袋,道:“嗨,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来,像,个头差不多,哎,脸形也差不多,不过,五官不像呀。”

    三哥道:“把他变成我的模样,太容易啦。”

    黑炭面色一沉,冷冷道:“你要干啥?让他替你去顶罪,去坐班房?你便可借此,鱼目混珠,逃之夭夭?三哥,亏你想得出来,你啥时变成这种人啦?我敬你是一条英雄好汉,才答应帮你,如今,说真的,老子还真看不起你,走吧,咱俩没天谈。”

    三哥并不生气,也没走,反倒在椅子上坐下,道:“黑哥,别急呀,在下估计桂花袍进小车桥两三天,就能出来,毕竟他不是柳三哥,就像所有抓错的柳三哥一样,事后,会无罪释放,还能得到一笔赔偿金。”

    黑炭讥道:“这么说起来,还得谢谢你老人家罗。”

    三哥道:“哪儿话呀,得谢谢你黑哥,还有桂花袍。”

    “说来听听,你的高见。”

    三哥拉过一张椅子,道:“黑哥,坐,要是你觉着行,就试试,要是觉着不行,就当在下没说。哎,马瘦毛长,人穷志短,在下也是万般无奈,方出此下策,万勿见怪。”

    黑炭走过来,不情不愿,一屁股坐下,道:“说吧。”

    三哥笑道:“不好意思,在下的馊主意是这样的……”

    ***

    翌日清晨,城门未开,清波门内外排起了两行长长的队伍。

    两行队伍中,五行八作,三教九流皆有,队伍中人杂,车马也杂,牛车、驴车、马车、独轮车、大板车夹杂其中,也有挑担背筐、拖儿带女的,挨个儿排着队,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望着前面的队伍动了没有,估摸还要等多长时间,才能挨到自己受检。长长队伍中议论纷纷,人声鼎沸,呼儿唤女,犬吠马嘶,十分繁杂喧嚣。

    城门口聚集着众多捕快兵丁,黑沉着脸,目光犀利,手持刀枪,如临大敌一般。

    所有的捕快兵丁,面朝着城内队伍,只要城门一开,盘查逃犯柳三哥的活儿,又得开场了,这活儿又累又枯燥,逢人必查,逢货必检,查了四五天了,******,至今一无所获。

    太守明谕,柳三哥已被堵在杭州城,哪个关卡出现纰漏,让柳三哥给跑了,本官定将追查到底,严惩不贷。

    至于,进城的人员车马,不用盘查,任由其进入,不得拥挤推掇,城内用铁栅将进出城的人员车马隔开,进城的人,不得在铁栅外,停留观看出城盘查,以免碍事。

    六时正,城门大开,城外的队伍人声鼎沸,一拥而入,几个兵丁还嫌不快,吆喝道:“快走快走,不得停留,谁若停留观看,老子就让你去蹲小车桥。”

    杭州人都知道,小车桥是个令人闻之色变的可怕监狱,进去容易,出来难,那是进不得的。

    此生不进小车桥,做个安逸安乐王。是杭人抱定的人生宗旨。

    此时,城内的队伍,开始了日常盘查,盘查的进度太慢,出城的人心急,盘查的捕快兵丁何尝不急,无奈这是个细活,急是急不来的,一急就要出事,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人要查,男人由男捕快缉查,盘查来龙去脉,察看衣着神色,唯恐内中有诈,当然,免不了拉扯胡须头发或用热水洗脸,若果真露出原形,遇上了柳三哥,老子绝不含糊,大步上前,锵啷啷给他套上镣铐,抢个头功,关键时刻,靠的是眼明手快的这份手头功夫,听说,柳三哥相继受饥饿迷药困扰,身体极度虚弱,一时难以恢复,武功已大不如前,趁他病,要他命,正是建功立业,赚钱获赏,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这也是捕快兵丁虽啧有烦言,但也心存希冀,查得过细顶真的动力;女人由女捕快缉查,带入一旁帐篷,脱下衣裤,验明正身,生怕柳三哥男扮女妆,厮混其中,你不是善于易容改装么?到了咱们地头,叫你千变万化也万难出城。

    人盘查烦,货物翻检更烦。

    尤其是牛车驴车马车上的大宗货物,打开箱笼,逢箱必检,搞得一塌糊涂,尘土飞扬,以防柳三哥藏匿其中,查完了,再装箱上车,乒哩叭啦,车颠马嘶,车夫苦工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商贾伙计怨声载道,真个是劳民伤财,不遗余力。

    这么个查法,快得了么?当然快不了,排队的百姓气得骂大街,却不敢明目张胆骂太守捕快兵卒,若弄得当官的火起,叫你吃不了兜着走,那就真个走不了啦。

    有用么,没用,你就是沸反盈天,怨气冲天,查,还得那么查,这叫松进严出,当官的自有当官的道道,小老百姓懂啥,纯粹是瞎叫唤。

    队伍起先有些慢,一会儿,就顺起来了,队伍在缓慢蠕动,只要动就好,动,就有盼头,只怕不动,不管你动不动,日影却不等人,按自己的脚步在移动,若队伍动得比日影慢,等到天一黑,城门一关,今儿排了一整天的队,脚骨发酸,脚底板痛,白白受罪,又出不了城,要明天趁早再来排除,那就亏大啦。

    第二天接着排除的人,又不是没有过,这么排下去,啥都耽误了。

    听说,杭州城的十个城门,队伍排得都差不多长,清波门还算好的,唯独北面的武林门、艮山门队伍排得最长,听说,柳三哥出城,最想去的地方是南京,从武林门、艮山门去南京近一些,大约是他去南京的首选。

    水道动用各方力量,穷追不舍,逼得柳三哥仓惶逃窜,听说,他气坏了,想再去南京水道老巢作个大案,出出气,解解恨。因此,那两个城门查得特别严,队伍拉得尤其长。

    清波门出城盘查是两个一拨,同时进行。

    遇上出城妇人士女,便快一些,女捕快将其带入一旁帐篷,脱下衣裤,验明正身,即刻放行;若碰到男子,脸上毛发盛的,二话不说,先洗脸扯胡须再说,若皱纹胡须都是真的,再放人走路;最麻烦的是二十来岁、身材颀长,嘴上无毛的年轻男子,如若跟柳三哥的画像有些须相似,那盘查起来,叫个慢,那个问呀,打破沙锅问到底,问得萝卜不生根,问得你不知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问到最后,问者与被问者俱各头昏脑胀,前言不答后语,不知问到了哪里,绕来绕去,到了实在问不出花头了,毛估估像个好人,便放人,若毛估估有些可疑,便捆起来,关进帐篷,等候发落,慢就慢在这种人身上。

    清波门城楼长官曲大兴,是个络腮胡子,是个较真的人,他端张椅子,在一旁坐镇,身前摆一张桌子,泡一壶茶,渴了喝两口,眼睛盯着被盘查者,不敢稍有差池。

    连日来,他寸步不离守在城楼下督查,这个城楼长官是自己在边关沙场一刀一枪挣来的,可不能捅娄子整丢了。

    余太守说了,杀人逃犯柳三哥就在杭州城内,若城关长官玩忽职守,让柳三哥逃出了杭州城,必将一查到底,严惩不贷。反之,若能将柳三哥缉拿归案,则将升官重奖。

    升官重奖,曲大兴真没那个想头,不过,若出个意外,还真出不起呀。轻则,头上这顶乌纱帽摘了,抄没家产,返乡务农,重则,脖子上这颗大好头颅就得搬家,差子出在哪儿,老子不管,决不能出在清波门,所以,他天天守在城下,遇到可疑人员,就自己亲自盘问,免得让柳三哥跑了。

    哎,有时,越是不想发生的事,偏偏越是要发生。

    七时正,轮到了一对要出城查验的人,一眼看去,就知他俩不是一路人,一个是胖婆儿,胳膊上拐一只竹篮,一个是驼背和尚,肩上斜挎着只瘪瘪的褪色的蓝布包袱,那个驼背和尚。就是易容后的柳三哥。

    柳三哥也真是的,易容就易容嘛,何必将自己易容成一个嘴歪眼斜,奇丑无比的驼背呢,看着叫人直起鸡皮疙瘩。

    胖婆儿被女捕快带入帐篷查验,过了一会儿,出来放行了。

    捕快士兵对柳三哥盘查的时间也不长,在一旁城墙上贴着四张柳三哥的画像:一张是柳三哥最爱扮的落魄书生模样,还有两张是柳三哥常扮的江湖郎中或算命先生画像,都蓄有美髯,神采飘逸,第四张是根据柳三哥真人相貌画的头像,清秀英俊,面白无须。

    这四张画像贴得各到各处都是,驿站、码头、城关、客栈,巷头街尾,就连茅坑旁的矮墙上贴得多有,大约第四张画像画得太传神了,常惹得妇人士女,驻足呆看,想入非非,挪不动腿脚了。

    因此,这四张画像对杭州人来说,早已稔熟于胸,妇孺皆知。不过,柳三哥说是说在城里,却至今,杳无音信,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捕快面对着这个驼背和尚,也不用对四张画像了,怎么看,这个丑和尚也跟柳三哥对不上号,只是应景问了几个问题,既无胡须可扯,也不用热水洗脸,那光溜溜的脸上,也洗不出啥名堂来,对着面目可憎的歪嘴斜眼和尚,挥挥手道:“走吧走吧。”

    意思是,老子忙得头头转了,你来凑啥热闹呀。

    驼背和尚道声谢,向城外走了三步,突地,清波门守城长官曲大兴,一声暴喝:“回来。”

    放行的胖婆儿走在前头,驼背和尚走在后头,俩人转身,齐道:“长官,叫我么?”

    曲大兴道:“和尚,回来!”

    两个兵卒即刻上前,一边一个,夹着和尚,拖到曲大兴跟前,将他摁跪在茶桌旁。

    胖婆儿手拍胸脯,转身走了,边走边哆哝:“喔哟喂,还好不是我,吓得心别别乱跳,也没有介凶的呀,像吃生米饭一样,吃相太难看,这种人,少见少有,从来没碰到过。”

    驼背和尚柳三哥,低头跪在曲大兴茶桌前,好好一个人,怎么变成了这副吃相?

    昨晚,柳三哥的易容术另辟蹊径,以前,他易容,虽角色各异,年龄有别,却均往美处易,怎么好看,怎么易,如落魄书生、江湖郎中、算命先生,皆是江湖中走背运的人,身世坎坷,愤世嫉俗者流,却偏偏易得风度翩翩,飘飘欲仙,看了让人心情舒坦。

    这回易容,他易反了,挖空心思,剑走偏锋,怎么难看,怎么来。他请黑炭将头发剃了个精光,还现教现学,让黑炭在自己头上用艾火点了六个香疤,脸皮本就光溜溜的,不假任何修饰,他嘻嘻一笑,嘴一歪,眼一斜,扮个鬼脸,出指在面颊“牵正”穴上,点了一指,立时面部牵转,扭曲僵硬,嘴歪眼斜,面容大变,这张脸,整个儿变了样,其貌怪异,丑不可言,丑和尚没有胡须头发,光溜溜的脑壳颜面,无可遮掩,一览无余,面相奇丑无比,歪嘴斜眼,怪模怪样,看一眼,令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看两眼隔夜饭要吐出来,看三眼弄不好要昏倒。

    我草,那歪嘴角,还一颤一颤的牵动呢,歪就歪呗,颤它干啥,至于驼背,他手伸到背脊,只点了两指,便成了个头朝地,背朝天的驼背和尚。驼背和尚的嘴脸,跟贴在城头柳三哥的真实面容大相径庭,一个是天神,一个是恶鬼,根本不是一路人。

    若有人将这两人认定为同一个人,这人,不是吃错了药,就是脑壳进水了。

    站在一旁的黑炭见了,竖起大拇指,连连称奇,简直不敢认啦。

    这叫易容吗?这叫毁容呀。

    不,这才是世上道地无双,空前绝后的易容术!

    这是三哥突发奇想的神来之笔,世上没有第二个人做得到,也没有第二个人想得到。

    “千变万化柳三哥”的名号,由来有自,实至名归,决非空穴来风。

    之后,黑炭给三哥弄来一套灰色僧服与蓝布包袱,于是,三哥变成了一个丑和尚,取个法号叫:十八。

    就这么着,柳三哥要混出城去,还有点不放心,他做事向来缜密,为保险起见,他还留了一手。

    当时,曲大兴对垂着个头,跪在桌下的柳三哥喝道:“和尚,抬起头来。”

    柳三哥抬起头,曲大兴见了,由不得心里打个激灵,差一点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随即喝道:“行了,把头低下。”

    柳三哥暗暗好笑,低下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恶丑之心,人岂能无?!

    曲大兴对和尚道:“和尚,别怕,本官只是问几个问题,要是答对了,就放你走。”

    和尚道:“长官,要是贫僧答错了呢?”

    曲大兴道:“答错了,也没啥,最多今儿出不了城了,等本官查清了你身份,再放行。”

    和尚双掌合什,道:“阿弥陀佛。”

    曲大兴问:“你从哪儿来?”

    和尚道:“峨眉山万年寺。”

    “到杭州干啥来了?”

    “到灵隐寺烧香来了。听说,杭州素春斋的素烧鹅做得不错,一带二便,也尝尝鲜。”

    “去哪儿?”

    “云游天下,四海为家,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漂到哪儿是哪儿。”

    “法号?”

    柳三哥道:“不好意思,贫僧的法号叫‘十八’。”

    曲大兴笑道:“啥,十八,莫非你是十八罗汉之一?”

    柳三哥道:“哪里呀,贫僧道行浅,再修行十八辈子,也修不成罗汉。”

    “万年寺主持给你取这么个法号,啥意思?”

    柳三哥道:“是丑的意思。俗间将极丑之人叫作‘十八贱’,师父留了一手,给个面子,将‘贱’字去掉,呼作‘十八’,叫得顺口,声音也响亮,常有人错把贫僧当作十八罗汉之一呢。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曲大兴大乐,道:“主持的名字取得好,学问也好。”

    柳三哥道:“万年寺主持是得道高僧,他的用意,不是晚辈能猜度的。其实,对出家人来说,十八贱与万人迷都是一回事,浮生若梦,白驹过隙,匆匆来去,同归尘土。所不同者,十八贱活得省心多了。”

    曲大兴道:“咦,怎么省心?”

    柳三哥道:“因丑被弃,无人骚扰。只管倒头便睡,一觉睡到大天亮,你说好不好?”

    曲大兴笑道:“好是好,不过,也太孤独啦。”

    三哥道:“惯了。若长得英俊,就没那个福份罗,你想睡,别人也不让,总有人来找个由头,骚扰你,若你喜欢的人,也就凑合了,破个戒,高兴高兴;若你讨厌的,那不受老罪啦。况且,世间讨厌的人,总比喜欢的人多呀。”

    曲大兴哈哈大笑,道:“哈哈,和尚偷腥,‘十八’真想得开呀。”

    柳三哥道:“想不开,莫非去死呀,人总要往开处想,无论世路多窄,人也要往开处想,越想越开,就想通了,心里豁亮了;若往窄处想,就会钻牛角尖,变成一条道走到黑,走到死,那就不想活啦,寻死的人,多半不用也不必死,因自己在心里打了个死结,解不开了,才走了那一步。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曲大兴感叹道:“十八所言,极有道理,话糙理不糙,人丑话不丑啊。”

    柳三哥道:“今儿贫僧有一点想不明白啦,不知能问一问否?”

    曲大兴道:“咦,你也有想不明白的事啊?”

    柳三哥道:“有,多啦,你当贫僧啥都明白啊?贫僧这个人,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糊涂起来,还不是一般的糊涂,而是,一塌糊涂。”

    曲大兴道:“十八,你就别谦虚啦,有啥问题就问吧。”

    柳三哥道:“平时,贫僧所到之处,众人避之唯恐不及,今儿个却是例外,承蒙长官看顾,叫到跟前查问十八,看来,贫僧要交‘鸡头运’了。”

    “啥叫鸡头运?”

    柳三哥道:“俗间将‘鸡头运’当作难得碰到的好运。”

    曲大兴道:“你倒说说看,你碰到了啥好运?”

    柳三哥道:“贫僧命苦,此生数奇,从来没交过好运。也许是贫僧会错了意,并非是‘鸡头运’,可能是‘华盖运’,运交‘华盖’,糟糕透顶,碰头磕脑,总归不顺。这才跟贫僧的命数相合呀。”

    曲大兴道:“这个问题问得好,你猜猜看,本官为何把你叫到跟前?”

    柳三哥道:“大概贫僧跟柳三哥相像吧?”

    曲大兴面色一沉,斥道:“像个屁,听说柳三哥是当今一等一的易容高手,完全有可能将俏脸变成鬼脸,不过,想从本官面前蒙混过去,嘿嘿,有点难。”

    柳三哥唯唯喏喏,道:“长官英明,盗贼插翅难飞。”

    霍地,曲大兴起身,走到柳三哥跟前,三哥的嘴是向左歪的,他出手揪住三哥右脸颊,使劲往右拧。

    柳三哥叫道:“长官,轻点轻点,疼死了,疼死了,贫僧的嘴脸是天生的,再拧也拧不回去。”

    曲大兴不信,拧了两回,那歪嘴还是弹回去了,拧得三哥的右脸颊通红。

    曲大兴返回椅子坐下,道:“猜到本官找你的原因了吧?”

    “长官用意,莫测高深,贫僧即使想猜,也猜不出。”

    曲大兴道:“你虽是个驼背,体形却与通缉令上对柳三哥的描绘有三分相似,虽佝偻蹒跚,若直起腰来,便是身材颀长,步子踉跄中,隐隐有几分沉稳,且举手投足间,不慌不忙,本官总觉着你的气场不同凡响,与普通人有点不一样。”

    柳三哥听得,心头“格登”了一下,道:“十八惭愧,形容丑陋,自惭形秽,哪来的不同凡响啊,若有,也只是丑态百出,丢人现眼呀。”

    曲大兴道:“和尚,你把僧衣脱了,让本官看看,你是真驼背,还是假驼背。”

    尽管,三哥的驼背也可以乱真,他以独门点穴手法,在脊背“身柱”“筋缩”二穴上各点了一指,脊柱弯曲隆起,不能伸展,却没有真驼背背部的那种突兀畸形的骨相,粗粗一看,几可乱真,若仔细揣摩,便会露馅。

    柳三哥低头道:“长官,贫僧能起立脱衣么?”

    曲大兴道:“能。”

    柳三哥起立,除下包袱,开始解衣宽带,两名士卒,一旁刀剑伺候,丝毫不敢松懈。

    三哥心想,我安排的那个人该出场啦,若再慢一拍,也许,今儿只能开打冲关了。

    柳三哥安排的那人是谁呢?

    那就是名蟀堂的伙计桂花袍,请桂花袍来清波门走一趟,虽是一个打工的伙计,却也颇费一番口舌。

    前夜,在名蟀堂,黑炭受柳三哥所托,带来了桂花袍。

    桂花袍一见了丑和尚就发怵,问黑炭道:“老板,他是谁呀?”

    黑炭道:“是老子的方外朋友,易容高手。”

    桂花袍道:“给谁易容?老板,你要易容吗?”

    黑炭道:“不是我,是你。”

    桂花袍道:“好好的,易容干吗?我不易。”

    黑炭恼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老子要你帮个忙,就那么难!想当初,你只有十来岁,饿得像瘦猴,爹死了,插着草标,要卖身葬父,老子帮你葬了父,没要你一个铜板,之后,收留了你娘俩,如今长大啦,结婚成家,儿女成双,翅膀硬啦,犟头倔脑,不听话啦。”

    桂花袍道:“没有,没有,小人哪敢忘了老板救命之恩啊。”

    黑炭道:“那你烦个屁啊。”

    桂花袍道:“老板要小人易容,是要帮这个和尚的忙吗?”

    “不是。”

    桂花袍道:“若老板要小人易容,是为了你自己,小人就干,否则,小人不干。”

    黑炭道:“那才差不多,你易容,是为我。”

    桂花袍道:“既然老板要小人帮忙,一句话,小人拼死吃河豚,这个忙,帮定了。”

    黑炭道:“这才是人说的话,有点良心,算老子没看走眼。得,十八法师,给桂花袍易容吧。”

    于是,柳三哥在桂花袍脸上忙活了一阵子,没过多久,易容完毕。

    易容后,桂花袍与通缉令上柳三哥的真实面容活脱活像,桂花袍端着镜子照了照,吓得一哆嗦,手一松,砰叭,镜子掉地下,碎了,问黑炭道:“哎哟,老板,我的脸跟柳三哥一模一样了,那怎么行啊,被官府抓住,要掉脑袋呀。”

    黑炭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要我掉脑袋,你?”

    “你脑袋掉了,谁帮老子看店呀,掉不了,老子在一旁,罩着你。”

    桂花袍道:“啥忙我都帮,这个忙,没法帮呀。我死了,娘谁管!老婆儿子谁管!”

    黑炭道:“我管,况且,包你死不了,我会保你出来。”

    桂花袍道:“这么出去,弄不好就被逮走了,即便不死,也脱成皮。”

    黑炭道:“我刚从小车桥出来,你看,皮脱了没有?”

    桂花袍道:“你是你,我是我,那不是一回事,跟你比,那是以地比天,像我这种小不拉子,死个半打,没人过问。”

    黑炭道:“有我罩着,就死不了。你不信?”

    桂花袍道:“信是信,怕还是怕。你要我去顶替柳三哥,有啥好处呢?天哪,这是为什么?”

    黑炭道:“别问为什么,有些事,知道的越少越好。我也没让你去顶替柳三哥,只是让你顶个两三天,你就一口咬定不是柳三哥嘛,再说,捕快的眼睛又尖又毒,仔细看,能看出你不是柳三哥。到时,我会出面作证,你是名蟀堂的伙计桂花袍。包你三天后,毫发无损,从小车桥出来,不过,坐几天班房,看来是难免的。”

    桂花袍道:“坐几天班房我不怕,怕的是一辈子坐班房。”

    黑炭道:“当然,不能让你白干,出来后,赏你三千两银子。”

    桂花袍眼睛一亮,道:“真的?”

    黑炭道:“我几时骗过你?只要你嘴紧,今儿咱俩说的话,就当没说过,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和尚知,谁也不能知,明白吗?连你老婆那儿也不能说。”

    桂花袍一拍大腿,喜道:“行,不说。我干,即使为老板而死,也是死得其所。况且,你说的,三天后,小人能从小车桥出来,还有,三千两赏银,没错吧,老板?”

    他还真有点不放心,要把这些事,敲敲实。

    黑炭道:“错不了,小子。今晚,你就住在店里吧,明儿,咱俩一起出城。”

    桂花袍想想,还是有点惴惴不安,呐呐道:“老板,小人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明白,你让小人扮成柳三哥,对你有啥好处呢?弄不好,连你也要连坐呀。”

    黑炭道:“当时,人家把你当成柳三哥,事后,就知道弄错啦,把你放出来,老子连坐个屁啊。”

    桂花袍道:“那我就吃苦头啦,弄不好,被捕快当场砍死,没得做人啦。”

    黑炭道:“老子官场的路道极足,上上下下,人缘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啥好怕的。有我在,保你死不了,在牢里,也不受罪。”

    桂花袍道:“老板,千万别把小人卖啦。”

    黑炭道:“要卖早就卖啦,卖别人犯法,卖你还卖得你心服口服,不犯法,何必非得等到你翅膀硬了,才卖呀?说话不动动脑筋。”

    桂花袍道:“行,只要你罩着小人,小人就干,不然,小人真不敢。”

    黑炭道:“放心吧,我不罩着你,谁罩着你。”

    桂花袍道:“不是小人不放心,是小人在为老板着想,老板,小人再多说一句,你琢磨琢磨,这么做,会不会给老板你带来麻烦哟。”

    黑炭道:“这孩子,前怕狼后怕虎,捏捏放放,还拿不定主意呢。告诉你吧,这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事后,江湖便会流言四起,盛传黑炭跟柳三哥交情极笃,曾一度是狱友,出狱后,柳三哥还在黑炭的名蟀堂当过伙计,逃避官府追捕,流言四声,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一传十,十传百,传得面目全非,真伪莫辨了,这么一来,传到‘劈脑’这帮人耳朵里,就知道厉害了,以后再不敢来名蟀堂挑衅滋事了。见了老子还得点头哈腰,告诉你吧,老子此举,只是想用千变万化柳三哥的名头,压压地头蛇而已。”

    桂花袍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喔哟喂,原来如此呀,高,老板你早说呀,这招真高,这回小人总算彻底弄懂了,定把柳三哥演得像真的一样。”

    桂花袍指着柳三哥问:“老板,这个法师叫啥呀?易容术绝对高明,弄不好,柳三哥的易容术也不及他呢。”

    柳三哥笑笑,不说话。

    黑炭哈哈一笑,道:“和尚的法号叫‘十八’,当今江湖第一易容高手,柳三哥的易容术摆在他那儿,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呢。”

    “‘十八’啥意思?”

    黑炭道:“管它呢,和尚的法号,谁搞得清,你问老子,老子问哪个去。闲话少说,今晚你就跟老子住在店里吧,明儿一早,跟老子去城外走一趟,啥也别问,问也不会告诉你,得,睡吧。这孩子真罗嗦,有点受不了。”

    柳三哥告辞,黑炭跟三哥走到另一房间,耳语了一阵,约定明日在清波门碰头的时间。

    那晚,柳三哥借着夜色,从名蟀堂后窗跳下,在背街小巷绕了一圈,回到司马渡巷。

    如今,清波门城楼内,柳三哥的僧袍脱了一半,城官曲大兴拧着眉头盯着他弓起的脊背,正想走近前,仔细察看,就在此时,前方盘查的一名捕快,快步跑到曲大兴身边,附在他耳边,只说了两句话,曲大兴便“霍”地起立,满脸兴奋,已无暇顾及驼背和尚,道:“十八,走吧,没你的事了。”

    说完,就跟着捕快去一边盘查另一个嫌疑人,这个人跟通缉令上的柳三哥太像了,他就是易容后的桂花袍。

    柳三哥一把披上僧衣,挎上包袱,快步向城外走去,刚走出清波门,只听得曲大兴在喊:“关门关门,关上城门。”

    随即,身后的城门便轰隆隆关上了。

    柳三哥疾步踏上护城河上的吊桥,对身边人道;“快跑吧,一会儿吊桥吊起来,就出不了城啦。”众人想想也是,边喊边跑,柳三哥虽步履蹒跚,跑得却不慢,一歪一斜地,夹杂在众人之中,却又不敢跑得过快,生怕节外生枝,当他刚刚跑到吊桥尽头,跳到护城河彼岸时,身后的吊桥,果然嘎嘎作声,往上缓缓吊起,跑得慢的,滑了回去,虽出了城楼,却过不了护城河,也是白搭,还栽了个鼻青脸肿,自认晦气。

    出了城的,坐在城河旁的柳树下,相对哈哈大笑,幸灾乐祸。

    城河旁的官道上停着辆破旧驴车,车座上坐着个老和尚,捏着根鞭杆,看着柳三哥,咧嘴笑呢,那老和尚是一杯道长所扮,已先于柳三哥出了城。

    三哥跳上驴车,钻进车厢,驴车得得,在官道上小跑起来。

    ……城楼内,三个捕快、十来个士兵刀枪齐出,将桂花袍围在中间,面对亮晃晃的刀枪,九江桂花袍确有几分彪悍,竟面不变色,分辩道:“我不是柳三哥,是名蟀堂的伙计,你们看仔细喽,像是有几分像,仔细看,就不像了。”他站在那里,指手画脚,一会儿指指通缉画像,一会儿,指指自己面孔,捕快兵卒,只是鼓噪,举着刀枪,不敢靠近。

    站在人群外的黑炭,这时挤了进去,分辩道:“他确是我的伙计,各位爷台,高抬贵手,别搞错啦。”

    曲大兴与黑炭交情颇洽,这回却不买账了,道:“闪开,是不是柳三哥,到了衙门,就明白了。”

    黑炭道:“行行行,求各位爷,千万别伤了他,小人让他去衙门走一趟。”

    他黑着脸,对桂花袍吼道:“小子,你不要命啦,双手抱头,跪下,跟爷们走一趟。”

    桂花袍这才抱着脑袋,扑嗵跪下。

    曲大兴总算给个面子,吼道:“不反抗,就别伤他,把嫌犯铐起来,带回衙门去。”

    如狼似虎的捕快士兵,收起刀枪,一拥而上,将桂花袍扑倒在地,七手八脚,套上枷锁,抬着他,跳上马车,往府衙绝尘而去。

    桂花袍还在喊:“搞搞清楚哟,我是清清白白的桂花袍,不是柳三哥呀,青天白日,凭啥乱抓人呀,有王法没有,抓错啦,我要去告你们,到江东巡抚那儿告你们……”

    捕快听得火起,在他嘴里塞个麻核,桂花袍这才叫不出声了。

    20160820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