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五十六 东海牢举骑大鲸

一百五十六 东海牢举骑大鲸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蚕桑镇北郊,农家院堂屋外已被龙黄河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门口窗口,屋顶的两个破洞,都有人手执兵器,盯着呢,堂屋内,却异乎寻常地安宁,只隐约听得王阿五、赵阿大、阿哈法师三人徐缓的呼吸声。

    飞天蝙蝠王阿五笑道:“哇,好安静,静得要睡了。”

    飞天夜叉赵老大一手勒着小龙头,另一手握着匕首,笑道:“静无好静,龙黄河在想法子,要救龙家的独子王孙呢。”

    龙黄河在门口道:“赵老大,只要你放了小龙头,我龙黄河就让开一条道来,让你走人,决不食言反悔。”

    一旁的阿哈法师道:“赵老大,既然龙黄河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说了,依贫僧拙见,可以放人了。”

    赵老大道:“为什么?”

    阿哈法师道:“若是龙黄河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今后,他在江湖上怎么混。”

    赵老大道:“若是龙黄河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把老子杀了,老子在江湖上就没法混啦,和尚!”

    阿哈法师道:“不会吧。”

    王阿五道:“龙家的人,啥事儿都干得出,看看,今儿暗道熏烟灭口的事,是人干的么!但凡是人,干不出这种事来,连这种事都敢干,说话不算话,算个吊啊。”

    阿哈法师张了张嘴,想想也是,无语了。

    王阿五又道:“和尚,不是王阿五在你面前摆老资格,你的江湖道行实在太嫩,说的每一句话,全错,爷劝你,还是少说两句好。”

    阿哈法师想想不无道理,一张黄脸竟羞得通红。

    飞天夜叉赵老大道:“阿五,我听你的,你说,此事该如何了结?”

    王阿五道:“依我的意思,宰了小龙头,咱们打出去。”

    龙黄河急了,在门外呼道:“天山的朋友,咱们好商量,只要不杀我侄儿,你开啥条件都成。”

    阿哈法师向赵老大跨近一步,道:“此事跟小东家无关,二位千万别开杀戒。”

    赵老大喝道:“站住,和尚,你又来了,向后退三步,否则,老子这就宰了小龙头。”

    呼声一出,匕首一抬,又架在小龙头脖子上,阿哈法师忙道:“我后退,我后退,请将匕首移开脖子。”

    门外的龙黄河喊道:“和尚,闭住你的臭嘴,本座侄儿的事,跟你无关。”

    阿哈法师嘴里嘀咕道:“一会儿,说小东家是贫僧害的,一会儿,又说小东家与贫僧无关,全是妄语,罪过罪过。”边嘀咕,边后退三大步,赵老大见状,移开匕首。

    王阿五奇道:“这就怪了,龙黄河急了,有口气好叹,小龙头是他侄儿,这叫血浓于水,叔侄情深;你和尚跟小龙头无亲无故,说到头是皮外卵子,******,也轮不着你瞎操心呀。”

    阿哈法师道:“小龙头是贫僧的东家,既端人的碗,为人办事,就要忠于职守,尽心尽职。”

    龙黄河怒道:“贼秃,滚一边去,这事就是你起的头,要没你,小龙头就不会成了人质,就不会落得如此一个结局。”

    王阿五哈哈大笑,道:“和尚,你如今落得个里外不是人,这儿,没一个人信你。”

    阿哈法师道:“不对。”

    王阿五道:“怎么不对?”

    阿哈法师道:“小东家信我,只要小东家信我,贫僧受点儿委屈,不算啥。”

    赵老大问:“小龙头,你信和尚吗?”

    小龙头道:“信。”

    赵老大道:“真信还是假信?”

    小龙头道:“真信。”

    赵老大道:“你不怕老子一个不高兴,杀了你么?”

    小龙头道:“怕,不过还是‘信’。”

    王阿五道:“爷突然觉得,小龙头的脾气有点儿像老龙头,倔,大凡古今成大事者,脾气皆倔。”

    赵老大道:“那就来个干脆的,让小龙头到老龙头那儿报到去,省得日后害人。”

    王阿五道:“老龙头没害人,是老龙头的儿子在害人。”

    赵老大道:“朋友,你说怎么办吧?”

    王阿五道:“此地无事,我等该走了。”

    赵老大道:“对,咱们一块儿走。”

    王阿五道:“你信得过我?”

    飞天夜叉赵老大道:“怎么信不过,连天山来的人也不信了,这世道,还能信谁!”

    王阿五哈哈大笑,道:“好,既信爷,就得听爷的。”

    阿哈法师道:“贫僧也听你的。”

    赵老大道:“和尚,滚一边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俩井水不犯河水。”

    王阿五道:“哎,别这样,只要和尚听话,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阿哈法师道:“只要能保住小东家的性命,你叫贫僧干啥都行。”

    王阿五道:“只要你听话,小东家的性命就有救了,不听话,小东家就得死。”

    阿哈法师道:“贫僧惟命是从,你的话句句照办,这总行了吧。”

    王阿五道:“好啊,但愿你说的是真心话。”

    阿哈法师道:“阿弥陀佛,贫僧从不打诳。”

    王阿五撇下法师不管,对龙黄河道:“二瓢,爷要一辆马车。”

    龙黄河纳闷道:“朋友,你喊谁呀?”

    王阿五笑道:“喊你呢,二瓢!”

    “本座不叫‘二瓢。’”

    王阿五道:“‘二瓢’都不懂,你哥叫总瓢把子,你就是‘第二瓢把子’,简称‘二瓢’,懂了吧?”

    龙黄河道:“原来如此啊,懂了。”

    王阿五嘻皮笑脸讥道:“你想到哪儿去了,没人说你是个‘二货’呀,也没人说你是个风流浪子,好色好‘嫖’呀,总之,你既不‘二’,也不‘嫖’,好端端的一个词,生生给想歪了。”

    龙黄河气得直喘粗气,一张脸,撑得通红,却又不便发作,道:“朋友,深更半夜,上哪儿弄马车去呀?给马如何?”

    王阿五厉声道:“你听不听得懂爷的话?爷要马车!快,慢了撕票!”

    龙黄河道:“行,行行,就去,就去,请宽候片刻。”

    王阿五道:“真是蜡烛,跟你好端端说,当爷放屁,非要爷发火了,才去办,若拖拖拉拉,阳奉阴违,爷一气恼,啥事儿都干得出。”

    飞天夜叉赵老大匕首高扬,起哄道:“王阿五,开杀吧,老子手痒痒,等不及啦。”

    龙黄河忙道:“别慌,别慌,本座这就弄马车去,请二位稍等片刻。”

    他扭头对笑里藏刀皮蛋黄道:“快去,要一辆马车,越快越好。”

    皮蛋黄点点头,带着一个随从,匆匆离去。

    一会儿,皮蛋黄回来了,对龙黄河悄声道:“二爷,马车搞来了,不过,是辆拉货的马车。”

    龙黄河道:“啊?这王阿五太刁钻,恐怕不行。”

    皮蛋黄道:“深更半夜,没处找马车呀。”

    王阿五叫道:“不准说悄悄话,爷最恨背地里搞鬼,又在合计馊点子吧。”

    龙黄河道:“没有,没有,军师搞来了辆马车,不过,是辆货车,怕你王阿五通不过呢。”

    王阿五道:“爷要的就是货车,没有车篷,视线通透,刚才,被和尚一搅,忘说了。”

    阿哈法师委屈道:“今儿咋的啦,所有的人,把不好的事,全扣在贫僧脑袋上,太欺负人啦,阿弥陀佛。”

    没人搭理法师,皮蛋黄对王阿五道:“赶车的是个的老头,太老啦,不知你要老头赶车呢,还是,我帮派个年轻人,替你赶车?”

    王阿五道:“要老头赶车,水道的人,爷一个也信不过。车呢?”

    皮蛋黄道:“在院外。”

    王阿五道:“车进院,水道的人,统统滚出去。”

    龙黄河道:“好,好好,我等出去,不知之后,朋友有何打算?”

    王阿五道:“全滚出院外,有何打算?急啥,滚出院外后,爷再告诉你。”

    龙黄河对弟兄们挥手呼喝:“出去出去,弟兄们,全退出院外。”

    只听得嗖嗖连声,屋上的树上的,门口的窗外的,瞬间,水道弟兄便已掠出院外,一时,院内空无一人,院外的水道弟兄,紧绷着脸,手执兵刃,点亮火把、孔明灯,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将院子团团围住,院落的树篱本就低矮,灯火将院内也映得分外光亮。

    王阿五道:“阿哈法师。”

    “在。”

    “能不能保住小东家的命,全看你的了。”

    阿哈法师道:“听凭施主吩咐。”

    “好,你是爷的急先锋,请速去院中查一查,看看树上屋上,墙角灌丛可有奸人藏匿,若有,格杀勿论。”

    阿哈法师道:“啧啧,施主,你的杀性也太重了,即便有人藏着,也用不着杀人呀,将他赶走就是啦。”

    王阿五气道:“和尚,你烦不烦,要你办点事,有那么多讲究,到底是你听爷呢,还是爷听你呀!”

    阿哈法师道:“施主不必动气,当然是贫僧听施主的。”

    王阿五道:“快去,将院中清理干净,若发现水道的杂种,就给爷打出去,打着不走的,就往死里揍。”

    阿哈法师道:“遵命。”

    他双臂一扬,双手便多了一对玉龙环,一俯身,电射出门,身影飘忽,来去如风,在院中检查一遍,道:“施主,院中安全,出来吧。”

    王阿五道:“和尚,马车进院了没有?”

    阿哈法师道:“快进来了,哎哟喂,赶车的老施主太老啦,头发胡须全白啦,少说也有八九十岁啦。”

    院中传来哗啦啦的马铃声、马蹄声与车轮声,一辆平板马车,轱辘轱辘、哐当哐当进院了。

    王阿五道:“老就老呗,拉车的是马,又不是老头,怕啥。”

    阿哈法师道:“我怕他耳朵背,赶车不利索,这样吧,马车贫僧来赶,施主,你看好不好?”

    王阿五道:“和尚,你死了这条心吧,你想靠近爷跟赵老大,突然发难,救下小东家,对吧?就你这点小九九,若识不破,爷这把年纪就算白活啦。”

    阿哈法师道:“哎,好心当作驴肝肺,算贫僧没说吧。”

    王阿五道:“你是爷的先锋,负责在前打头阵,若有挡道的水道贼种,就往死里揍,这是你的活儿,余多,皆与你无关。记住,离马车远点,须在两丈开外,任何时候都不得靠近赵老大与爷,若靠近,小东家的脑袋就没啦,听明白没有?”

    “啊,为啥?”

    王阿五道:“爷得防着你。”

    阿哈法师道:“啊?贫僧究竟属于哪一边的人啊?”

    王阿五道:“你哪边也不是,爷只是利用利用你而已。”

    “利用完了呢?”

    王阿五笑道:“若听话,爷就把活的小东家还你,若使诈,爷就把死的小东家给你。赵老大,你说,爷的话对不对?”

    赵老大大笑,道:“哈哈,对极啦!阿五将老子心里想的,还有心里拉下的,全说透啦。”

    阿哈法师道:“哎,阿弥陀佛,这回,贫僧算是彻彻底底明白啦。”

    赵老大笑道:“真笨!锣鼓听音儿,说话听声儿,聪明脸孔呆肚肠,非得人家把事儿挑明了,面子上有多难看,真没劲。”

    王阿五、赵老大挟着小龙头,说笑着走出堂屋的门。

    只见院子正中停着一辆拉货的马车,两匹瘦马,驾着平板大车,车老板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黑红的脸膛爬满沟壑般的皱纹,老头身材高大,略显清瘦,长着只高高的鼻子,面无表情,老眼昏花,眼珠子却骨碌碌乱转,打量着院中的每一个人,他坐在车座上,屁股下垫着一块脏稀稀的毛毯,上着粗布褐色上衣,肩头打着补丁,袖管挽起,双臂抱胸,臂膀青筋虬结,臂弯中搂着根黑不溜湫的马鞭,腰间扎根蓝布腰带,下着黑裤,一只裤脚管上扎开了两个口子,另一只裤脚管高高卷起,露出一截青筋绽起的腿肚子,两只光着的大脚,搭拉在大车平板下,微微晃悠。

    一望即知,是个自小儿干苦力活的主儿,赵老大挟着小龙头跳上马车,一屁股坐下,王阿五握着剑,向周遭扫了一眼,也跳上马车,马车车板微微晃动,他站在赵老大身后,道:“和尚,出门开道。”

    阿哈法师道:“是。”腿一抬,掠到院门前。

    龙黄河手一挥,龙象、雪豹双剑齐出,嗖嗖两剑,向法师胸腹要穴点去,阿哈法师退后一步,举起双环抡将开去,叮叮两声,溅起两串火星子,将龙象、雪豹的杀着顷刻化解,嗔道:“怎么,想打架?”

    龙黄河道:“且慢,刚才,天山的朋友说,等本座的人出了院子,他有话要说,如今,总不能就这么走了呀,天山的朋友,本座极想听听你的高见。”

    王阿五一本正经道:“你信爷的话吗?”

    “唔……”龙黄河不知可否。

    王阿五道:“你要是信爷的话,爷就跟你说正经的,你要是不信,咱俩啥也别说了,就此开打吧。”

    王阿五叉开双脚,站在马车中间,手中的剑,在空中一挥,咻一声,划出一道剑弧,剑尖嗤嗤连声,刺破凝露的夜空,那一式正是天山赫赫有名的剑式“石破天惊”,瞬间,豪气干云,直冲霄汉。

    赵老大举起匕首,顶在小龙头胸口,吼道:“阿五,啥也别说了,干掉小龙头,再拼个你死我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老子懒得跟这些人渣罗嗦。”

    龙黄河无奈,道:“慢,天山的朋友,本座信你的话,说吧。”

    王阿五道:“好,让开道,放我等出去,若不放心,可在距爷马车一里外跟着,严禁靠近马车,等爷甩出一枚五彩袖箭后,你等方可靠近,将小龙头接回府去。”

    龙黄河道:“我要活的,不要死的。”

    王阿五道:“放心,包你毫发无损。”

    龙黄河头一扬,喊道:“弟兄们,让道。”

    龙象、雪豹等呼喇喇齐地向两旁闪开,阿哈法师手执双环,仰头挺胸,大踏步走出院门。

    王阿五对赶车的老头道:“大爷,咱们走吧。”

    老头一挪屁股,转身抬头,对王阿五道:“我不走。”

    老头的嗓门有些沙哑,一说话,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也许,是一嘴假牙吧。

    王阿五有点不信自己的耳朵了,叫道:“什么,你不走?!”

    老头道:“你们去哪儿呀?”

    “这不能告诉你。”

    老头道:“去哪儿都不知道,车费没法算,我不走。”

    “水道的人没给你车费?”

    老头道:“水道的人只说有活儿拉,没说价钱。”

    王阿五道:“你要多少?”

    老头道:“看这阵势,起码得五百两银子。”

    王阿五奇道:“五百两银子?大爷,世上哪有这么高的车费,这不是叫价,这叫敲竹杠!”

    勒在赵老大臂弯里的小龙头乐了,咧嘴一笑。

    老头道:“年轻人,你急啥呀,听我说嘛,你俩一个戴着夜叉面具,握着匕首,要杀娃娃,一个戴着露出两只眼睛的头套,手执宝剑,凶神恶煞似的,连水道的二当家都怕你俩三分,谁知道你们的出处呀,说你们是在绿林混的,那是好听的,说你们是打家劫舍的江洋大盗,没人会说是假的。换了别个,给五万两银子,也未必敢给你们赶车,世上也只有我老头子会干这种蚀本生意,反正也没几年活头啦,多挣几个是几个,折腾死了,也不能算是短命鬼啦。”

    赵老大气道:“人死了,银子有屁用!”

    老头道:“怎么没用,留给子孙,也能对付一阵子呀,这世上,啥都好,就是钱难挣。”

    王阿五叹道:“这回爷开眼界了,见到啥叫爱财如命啦。”

    赵老大道:“这哪是爱财如命呀,阿五,这叫要钱不要命。”

    老头嘻嘻一笑,又露出了一嘴整齐雪白的牙齿,道:“夜叉说对了。”

    赵老大道:“阿五,这老头不会是水道的奸细吧?”

    打死王阿五也不信,这苦哈哈的老头会是奸细,若是水道的人说“我不走”,王阿五会一剑要了他命,可面对一个穷老头,王阿五的心怎么也硬不起来,他道:“哪能呢,不会。”

    老头道:“我要是水道的奸细就好啦,也不用半夜三更去拉活喽。”

    小龙头又是一乐,赵老大道:“不准笑,死活不知,还穷开心,没心没肺的东西。”

    老头道:“没心没肺好呀,像我,活得长。”

    赵老大道:“就你话多,要不看你岁数大,老子早就甩你一个大嘴巴子啦。”

    老头道:“夜叉心太急,不好,耽搁一会儿,不碍事呀。看来,还是头套脾气好,脾气好,才会福气好。”

    头套自然指的是王阿五,王阿五道:“爷如今又有个外号啦,叫‘头套’,大爷起的。”

    老头道:“起得好不好?”

    王阿五笑道:“好,真好,哈哈,头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老头道:“老夫不识字,却会起名字,街坊邻居都说我起的名字好。”

    赵老大道:“阿五,你还笑得出来呀,这老头讨价还价,插科打诨,无非是为了拖延时间,莫不是想坏了咱俩的好事吧,你不训斥他几句,却还跟他逗,小心中了圈套。”

    王阿五道:“老人家说几句就说几句吧,跟一个穷老头,较啥劲呀。”

    赵老大道:“小心,天快亮啦。”

    赵老大的意思是,天亮了,咱俩就别想跑了。

    这时,皮蛋黄手里擎着一张纸,对王阿五道:“朋友,我手里拿的是汇通钱庄的银票,能过来,把车费付了吗?”

    王阿五道:“过来吧。”

    皮蛋黄走到老头跟前,将银票递在老头手里,老头道:“你别走,我看看,这银票是真是假。”

    皮蛋黄苦笑道:“哎,那么大一个水道,还在乎这么一点钱呀,真是的。”

    老头擎着银票,掉头翻身的看,还对着火把的亮光看水印,鼻尖都快贴到银票上了,边看边道:“草,亏老头子没少吃啦,有穿金戴银的,拿假银票唬弄我老头子的呢,一个转身,还死活不认账,真拿他没辙,行走江湖,凡事得加小心,不然就吃栽。”

    验完银票,将银票叠成整齐的方块,收入怀中,呐呐道:“那是卖命钱,可不能整丢了。”

    王阿五看着老头的一举一动,知道这笔钱,对穷人有多重要,由不得心头一酸,好在戴着头套,水道的这帮贼胚看不出来。

    皮蛋黄道:“大爷,没错吧?”

    老头道:“谢谢啦,走吧。”

    皮蛋黄转身就走。

    老头这才扬起鞭杆儿,叭,一记响鞭,马铃儿哗啦啦乱响,两匹瘦马,拉着大车,哐当哐当,小跑着冲出院门。

    见马车出来了,阿哈法师便撒开腿在前面跑起来,马车跑得慢,他也慢,跑得快,他也快,始终遵循距马车两丈远的诺言,若遇岔路口,便退到两丈外的路旁站着,等马车选择一条道跑了,他再从两丈外的路旁飞纵赶超,超到马车头前去。

    阿哈法师内力精纯,轻功超群,跑个百把里地,小菜一碟。

    王阿五与赵老大背靠背坐着,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不敢稍有懈怠。

    马车后,远远的,灯火通明,是龙黄河的马队,龙黄河也恪守诺言,缀在一里地外,小跑渐进,不敢越雷池一步。

    马车在乡间土路上奔跑,进入一片林子,王阿五低声对赵老大道:“你走吧,快。”

    赵老大道:“我明白啦,若是你要走人,轻功奇佳,龙黄河等人拦不住,你煞费一番苦心,为的是让我走人。”

    王阿五道:“我看老大勇气可嘉,临场机变过人,可惜轻功平常,却能不顾死活,冒死救人,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

    赵老大道:“哎,见笑啦。”

    王阿五道:“赵老大,此地林子密,走吧。”

    赵老大道:“谢啦。”

    王阿五道:“把小龙头交给我。”

    赵老大道:“好。”

    他身子一动,却又没了动静。

    王阿五催道:“快,利索点。”

    赵老大道:“当心,赶车的老头是奸细,用鞭杆把儿在老子腰上点了一下,老子动不了啦。”

    王阿五大惊,手掌在车板上一拍,飞身而起,老头依旧脸朝前,莫知莫觉,一门心思赶车,马车在土路上飞奔,鞭杆把儿,却如长了眼睛似的,嗖一声,向王阿五眉心印堂穴径直点去,去势之疾,认穴之准,罕见其匹,王阿五身在空中,吃惊不小,手中的剑,已来不及格挡,好在轻功了得,空中疾地变势,一式黄雀掠地,身子一沉,向道旁草丛疾速落下,方才化解了鞭杆点击,随即脚尖一点,腾身又起,如大鹏展翅般,挥剑向赶车老头扑击。

    赶车老头,依旧赶着马车,头也不回,口中吆喝着“驾,驾驾,划,划划……”对其置若罔闻,稳坐泰山,脑壳后却像长着双眼一般,鞭杆如龙蛇腾飞,呼一下,向他脖颈扫来,鞭杆上真气裹挟,三尺开外,刮面生疼,试想,若是被鞭杆儿扫着脖子,恐怕这颗头要掉。

    王阿五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心头大怒,拼尽全力,挥剑挡格,当一声,虎口一阵酸麻,手中长剑,险险脱手飞出,凌空的身子,被鞭杆上的真力一带,如断线的风筝般,向道旁的溜溜坠落,身子甫一落地,踉跄了七八步,方始在道旁站稳。

    马车铃铛哗哗,蹄声得得,管自往前飞奔,眨眼间,丁飘蓬已被甩在车后十丈开外,前面的阿哈法师,手执双环,依旧在两丈开外飞奔,聚精会神,双眼直视前方,生怕伏兵袭击,坏了大事。对身后的马车,规定距离是两丈,怕估错了,赵老大性子急,惹得火起,小东家的命就没了,故而,实际距离,保持在两丈半与三丈之间,免得出差子,加之马车的铃声蹄声,他对身后发生的一切竟莫知莫觉;而远处一里外,灯火通明,是龙黄河的马队在后尾随,对前方黑暗中的变故,同样也未发觉。

    晨光熹微,东方天际露出一抹鱼肚白。

    马车上,小龙头穴道已拍开,他夺过赵老大的匕首,坐在车上,笑看着车后的王阿五,赵老大倒在车上,动弹不得,气得破口大骂:“死老头,趁人不备,点人穴道,算啥英雄好汉。”

    赵老大是个爱咋呼的人,只要他不说杀小龙头,阿哈法师对他的咋呼已见怪不怪。

    赶车老头道:“不好意思,向你学的,的确,老夫根本不是英雄,况且,也不会去做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英雄好汉,这种蚀本生意,留给柳三哥,丁飘蓬做吧,老夫专做毫不害人,专门利己的事。”

    赵老大道:“你是谁?”

    老头道:“小龙,告诉夜叉,老夫的名号,吓死他。”

    小龙头道:“夜叉,你听说过江湖上有个特立独行的前辈高人么?”

    赵老大道:“啥,前辈高人?!哈哈,笑话,甘当龙长江奸细的人,高得来也有限。”

    小龙头道:“他就是人称‘东海牢举骑大鲸’的骑老前辈,也是晚辈的恩师。”

    赵老大心里“格登”了一下,听说,骑大鲸水下功夫,天下无敌,性情古怪,是个江湖老炮儿,江湖道行极老,办事精明,锱铢必较,总占便宜,平生不肯吃亏,偶尔吃亏了,定要讨回便宜,决不善罢干休,今儿个,他会怎么报复老子呢?看来,今儿老子定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既如此,他牙一咬,心一横,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此次到南京,为报柳、南的恩德,本就没打算能活着回家。见车后的王阿五飞奔而来,刚才,骑大鲸的鞭杆只出了两招,王阿五已是手忙脚乱,险遭毒手,看来其陆上功夫,也已匪夷所思,情急道:“阿五,你走吧,别管我了,这老头就是东海牢举骑大鲸,你不是他对手,快走,别管我。”

    骑大鲸道:“头套不会走的,你信不信,头套是个不到黄河心不死,到了黄河死不绝的角色,死不绝是啥意思,知道不?就是,即便死了,也绝不罢休的意思。瞧,头套的腿脚奇快,即便老夫,也自愧勿如啊,依老夫愚见,头套也不叫飞天蝙蝠王阿五,他叫阿四,是飞天大盗丁飘蓬,哈哈,瞒得过世人,却断难瞒过老夫的法眼。丁飘蓬,你说,对不对?”

    王阿五暗暗吃惊,死撑道:“对个屁。”

    王阿五脚程快,已绕着奔跑的马车跑了一圈,一时不敢靠近,这时,阿哈法师才知情况有变,回头一看,见小东家不知何时,已手中握着匕首,满脸喜色,而赵老大,却四平八叉躺在马车上,无法动弹,看来被点了穴道,是谁点的?一时有些弄不明白。

    要弄明白干嘛,只要小东家平安,便万事大吉。

    只见,王阿五提着宝剑,绕着马车飞奔,不敢靠近马车,对自己连看也不看一眼,他问:“怎么啦,你?”

    王阿五铁青着脸,不理他。

    王阿五不高兴了,看来,小东家确已脱险,阿哈法师心头悬着的那块石头,总算落地了,呼道:“小东家,我可以上车吗?”

    小龙头道:“快,上来。”

    阿哈法师让在道旁,马车跑到跟前,脚下一点,飞身上车,坐在小东家身旁。

    赵老大听得骑大鲸说阿五是丁飘蓬,心中一热,却叫道:“骑大鲸,阿五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子的朋友,你有怨气,就冲着老子来,跟阿五无关。”

    骑大鲸哈哈大笑,道:“噢哟,到了这个地步,还要充好汉,好,老夫给你个称心如意,等着吧,你俩一个也别想跑,老夫要一堆儿算账。也许,你俩都知道,老夫是个江湖老炮儿,办事牢靠,算盘极精,平生从不肯吃亏,偶尔一不小心吃了亏,定要加倍偿还,遇上老夫,算你俩晦气。”

    赵老大道:“来吧,要杀要剐,全冲着老子来吧,老子赵老大,啥阵势没见过。”

    骑大鲸道:“老夫要跟谁算账,是老夫的事,若是谁得罪了老夫,老夫决不放他过门,即便是皇帝老儿,也要向他讨回公道,只有两种人,老夫会放他一马。”

    赵老大道:“还分人,哪两种?”

    骑大鲸道:“一种是病入膏肓的痨病鬼儿,另一种是饥寒交迫的贫苦百姓,这两种人,即便曾经骂过打过坑过骗过偷过抢过老夫,事到临头,老夫也难以下手,只有摇头作罢了。”

    赵老大道:“哼,明明不肯吃亏,报复心极重,却还自吹自擂,往自个儿脸上贴金,脸皮真厚。其实,再贴金也没用,你只不过是个老奸巨滑、装逼卖傻的水道奸细。”

    骑大鲸道:“老夫不是奸细,老夫在水道只认识两个人,一个是帮主老龙头,一个是徒儿小龙头,水道其他人,从没见过老夫,今夜,奇巧老夫在蚕桑镇有个约会,却碰巧救了徒儿。”

    赵老大道:“奇巧碰巧?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巧妙巧计巧言,加上你这个巧舌如簧的老骗子,一不小心,大爷们才着了你道儿,你的话,谁信谁遭殃。”

    骑大鲸道:“跟这种犟头倔脑的人说话真累,小龙你告诉他。”

    马车还在道上跑,丁飘蓬依旧紧缀其后,一时想不出救赵老大的法子。

    小龙头道:“赵老大,事情是这样的,幼时,我在海边玩水,师父见我顽皮,就把我抱到船上,收我为徒了。当天,水道出动几十艘船只,在海上搜寻,深夜,爷爷在船上正着急的当儿,突然,海中哗啦啦一声,冒出一朵大水花,一头巨鲸浮出水面,巨鲸背上站着条黑影,黑影对爷爷呼道:老龙头,别找了,我是东海牢举骑大鲸,已收小龙为徒,你孙子乃可造之材,荒废了,怪可惜的,五年后,小龙艺成,自当奉还,放心吧。说罢,咕冬一声,海面忽然陷落,漩涡乱转,巨鲸载着师父钻入水中,不见了。说到底,连爷爷也没看清,只是看了个大概。”

    赵老大道:“你小子啥本事没有,就会胡编烂造,你怎么不说,巨鲸驾着五彩祥云飞走了呢?当心啊,小龙头,乱嚼舌头,舌头嚼碎。”

    小龙头道:“不跟你说了,跟你这种人真没天谈。”

    骑大鲸道:“赵老大,连我徒儿都发火啦,好哇,你就作死吧,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看老夫怎么收拾你。”

    赵老大见王阿五还绕着马车兜圈子,叫道:“阿五,你咋还不走,走吧,天快亮啦。”

    东方天边已泛起一带红霞,土路上已有起早拾粪的农户了。

    王阿五也不答话,手臂一扬,三枚飞镖,咻咻连声,向骑大鲸身上锐啸而去,骑大鲸鞭儿一扬,鞭梢怒啸,当空一扫,噼噼啪啪,飞镖俱各扫落在地。

    马车飞奔,王阿五还在追着马车,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不舍不弃,近不敢,弃不甘啊。

    倏然,骑大鲸一个转身,昏花老眼,突地,精光暴射,伸手夺过小龙头手上匕首,小龙头叫道:“师父不要。”阿哈法师也是一呆,正要伸手阻拦,骑大鲸手法奇快,小龙头、阿哈法师没拦住,只见匕首寒光一闪,啊,赵老大一声惨叫,脖子上开了一道口子,鲜血迸流,丁飘蓬忙向骑大鲸又发出三枚飞镖,想要救人,却哪里救得了,骑大鲸连看也不看,轻摇鞭杆,飞镖又被鞭梢扫落,赵老大脖子上的鲜血在马车上渗流,奇了,赵老大竟没死,那一声惨叫,只是本能反应,看来,这一刀,并不致命。

    骑大鲸将匕首扔进道旁灌木丛里,笑道:“说你赵老大胆子大,其实,也不过尔尔,小龙,揭掉夜叉面具,老夫倒要看看他长啥熊样。”

    小龙头也想看,道:“好,不过,师父别杀他,赵老大是为了救柳三哥、南不倒才劫持了徒儿,是个好人。”

    赵老大骂道:“**秧子,真会装逼,假惺惺装好人,姓龙的全是烂种,没个好。”

    小龙头恼道:“岂有此理,不知好歹!”

    骑大鲸道:“徒儿,看看,你还帮他说话呢,其实,最该恨他的人,该是你呀。”

    小龙头叹口气,不作声,冷丁,扯掉赵老大脸上的夜叉面具,扔在地上,只见一张饱经风霜的紫棠色方脸上,胡髭拉渣,浓眉倒竖,虎目圆睁,目光炯炯,威棱四射,骑大鲸回头看了一眼,道:“从相上看,赵老大并非蝇营鼠窃之辈。”

    赵老大朝天“呸”了一声,骂道:“你才是蝇营鼠窃之辈呢。”

    吐沫却落在自己脸上,小龙头乐得哈哈大笑,道:“夜叉,你不是自作自受嘛。”

    他用袖口抹去赵老大脸上的吐沫。

    骑大鲸道:“小龙,他在你脖子上划了一道三寸三分长的口子,我也要在他脖子上划一道相同的口子,决不能吃亏了,你量量看,划得是否一样长短,若是短了,老夫,再补上一刀。”

    小龙头还真的用手比划了一下,两人的口子竟一般长短,道:“师父,你老划得真准啊,划的口子,跟他划我的,一样长,太准啦。”

    骑大鲸道:“不仅长度一样,就连深度也一样,不信,你再量。”

    小龙头道:“这个徒儿没法量,不过,从流血多少来看,也差不多。”

    小龙头取出金创药,为赵老大脖子上的伤口抹上药膏,骑大鲸道:“哎,徒儿,你自己不敷药,却为伤你的夜叉敷药,敷反啦,是不是吓出病来啦?”

    小龙头道:“哪儿呀,师父,徒儿没病,伤口已结痂,不流血了,药可以后敷。”

    说着,抓着药,往自己脖子抹了一把。

    骑大鲸道:“老夫对你真有点担忧呀。”

    小龙头道:“担忧啥?”

    骑大鲸道:“怕你以后学柳三哥、丁飘蓬的样,也去当英雄啊。这年头,英雄不好当啊。”

    阿哈法师盘腿坐在马车上,双手合什,道:“当英雄好,见义勇为,声张正义,除暴安良,扶贫济困,菩萨保佑,阿弥陀佛。”

    骑大鲸道:“其实,老夫也十分钦佩英雄,只是老夫年轻时吃的苦太多,决不肯再去吃苦受罪了,看看,柳三哥的结局,做了那么多好事,为水道立下汗马功劳,却被水道一味追杀,连他的妻儿也不肯放过,看得老夫,凉透了心,老夫更不愿去当啥劳什子英雄好汉啦,倒反觉得自己做得对极了,这个世道,老夫奉行的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决不忍气吞声,忍耐让步,谁让老夫吃亏吃苦,老夫必定要让谁也吃亏吃苦,不多不少,如数奉还,若要不回公道,心里就堵得慌,要回来了,就特开心,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了,行,老夫觉得这是个好习惯,挺开心,活到这把年纪,诸事皆看淡了,只要开心就好。”

    赵老大道:“开心个屁,小心眼儿,不像爷们。”

    骑大鲸用鞭杆儿在赵老大腰上一杵,道:“好哇,骂得痛快,小心啊,有你受的。”

    王阿五心有不甘,还在马车旁跟着跑。

    骑大鲸道:“喂,头套,你跟着马车干啥?再不走,天大亮了,这块地皮上,全是水道的人,要走就麻烦啦。”

    王阿五装作没听见,却对小龙头道:“小龙头,把赵老大放了,赵老大要有个三长两短,爷把这笔账算在你头上。”

    小龙头道:“头套,这我可作不了主,我想放,师父不点头,也没用,放不放赵老大,师父说了算,你可不能乱算账。”

    骑大鲸道:“要放赵老大,其实,最容易不过。”

    王阿五奇道:“此话怎讲?”

    骑大鲸道:“你若答应老夫三个条件,老夫破天荒,吃一次亏,开个例,立马放人。”

    “咦,哪三个条件?”

    骑大鲸道:“第一,摘下你的头套,老夫要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总不能稀哩糊涂的答应一个戴着头套的人吧,老夫再糊涂,也不能糊涂到这个份上。”

    “行,第二呢?”

    骑大鲸道:“其次,你对老夫恶语相加,发起过两次攻击,又发了六枚飞镖,本来,按老夫的脾气,必要讨回公道,奈何你跑得太快,看来,老夫这辈子是追不上啦,公道有点难讨,谅你是条敢说敢当的硬汉,老夫虽不愿当英雄,却向来对英雄另眼相看,就不跟你一般计较啦,不过,今儿你必须当面赔礼道歉,老夫姑且放你一马算啦。”

    王阿五道:“这个,也,也可,骑大鲸,你的条件真多,最后一个啥条件?”

    骑大鲸道:“最后,要一句真话,你是不是飞天侠盗丁飘蓬?”

    马车在跑,王阿五也在跑,天已蒙蒙亮。

    为了救飞天夜叉赵老大,再大的委屈,也只有往肚里咽了,王阿五摘下头套,塞进怀中,露出了本来面目,一张瘦削英挺的脸,两道斜飞入鬓的剑眉,一对黑亮而略带忧伤的眼睛,双唇紧绷,嘴角撅起,在在呈现着桀骜不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羁个性。

    骑大鲸眼睛一亮,赞道:“哇,好帅。”

    王阿五收起长剑,身在空中,抱拳弯腰,向骑大鲸深深鞠了一躬,缓缓道:“适才晚辈多有冒犯,望前辈恕罪。”话音一落,凌空的双脚才款款落地。

    骑大鲸竖起拇指,道:“啧啧,看看,在空中还能鞠躬说话,这轻功,竟如飞仙一般,只有天下第一飞人,才做得到啊,你不是丁飘蓬,还能是谁呀!”

    丁飘蓬落地,道:“请各位对在下的真实身份保密,免得连累他人,拜托了。”

    骑大鲸道:“行,谁也不准乱说,谁乱说,老夫对谁不客气。”

    小龙头道:“我保密。”

    阿哈法师道:“我没听见。”

    骑大鲸道:“还有你呢,赵老大。”

    赵老大道:“丁大侠是俺的救命恩人,丁大侠怎么说,老子怎么办。”

    丁飘蓬道:“晚辈正是飞天侠盗丁飘蓬。”

    骑大鲸还真是说到做到,二话不说,在车座上,侧过身来,手掌一拂,并未接触赵老大的身体,掌上真气,已拍开了穴道,他抓起赵老大的腰带,就像抓起一团棉絮,轻轻一扬,偌大个儿的赵老大,竟如纸鸢一般,飞向丁飘蓬,丁飘蓬忙伸手去接,赵老大身上暗藏着骑大鲸的一股暗劲,丁飘蓬双手刚托着赵老大身子,猝不及防,暗劲发力,丁飘蓬被撞得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倒在地,栽了个四脚朝天,赵老大则翻了个跟头,摔了个嘴啃泥,他俩羞得满脸通红,从地上坐起,丁飘蓬骂道:“骑大鲸,老不正经的,说话不算话。”

    赵老大吐着嘴里的泥,骂道:“呸,呸呸,他娘的,老子栽得不轻。”

    铃铛哗哗,蹄声得得,马车兀自向远处飞奔。

    骑大鲸道:“不好意思,老夫不肯吃亏的脾气,一下子改不过来呀,请丁大侠多多包涵。”

    远处传来骑大鲸、小龙头、阿哈法师爽朗的笑声。

    身后一里外,灯火通明,龙黄河的马队在远处尾随,黎明朦胧,看不分明,前方发生的一切,懵然无知。

    丁飘蓬、赵老大好在只是手上肘上擦破了点皮,并未伤着筋骨,无甚大碍,他俩骂骂咧咧,一骨碌从地上爬起,见道旁是片玉米地,一头钻进青纱帐,玉米枝叶哗啦啦一阵乱摆,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忽地,青纱帐里甩出一枝响箭,直飞空中,叭一声,高空炸出一长溜红绿黄蓝白的璀璨焰火,瞬间,将朦胧四野,照得雪亮……

    2016/10/20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