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 月宫客栈构陷阱

一 月宫客栈构陷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切已布置停当,陷阱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编织而成,只等着猎物来自投箩网了。

    春夜子时,夜黑如墨,北京城西的月宫温泉客栈,灯火已渐次稀疏,亭台楼阁、飞檐翘角间偶而传来几声放浪男女带着醉意的浪笑戏谑声。

    月宫温泉客栈层层叠叠的楼宇、别致精美的屋舍、曲折起伏的小桥回廊掩映在高大乔木与花丛树篱间,已沉沉进入梦乡。只有稀疏昏黄的灯光在门前屋后摇曳。

    今夜的陷阱就在京城最豪奢的月宫温泉客栈,不过,客栈在表面上却和往日一般,祥和温馨,有条不紊地运作着,没丝毫异样。事先一切该做的保密工作,都做得绝对严丝密缝,无可挑剔。

    刑部总捕头,人称铁面神捕的乔万全乔老爷子,亲自带领人称四大金刚的四个得力捕头,捉拿在大江南北张榜缉拿的钦犯,人称“飞天侠盗”、小名“阿四”的丁飘篷。

    铁面神捕和他的四个捕头如今全呆在一幢名叫“睡莲”的小楼内,小楼两层,他们全在楼上。原“睡莲”内的歌妓丫环已暗中转入别处,如今睡莲小楼门窗紧闭,二楼屋角点着一枝昏黄的红烛,烛影摇曳,屋内气氛十分凝重。

    铁面神捕四十余岁,中等身材,刀条脸,面皮黑里带红,眉稀眼小,鹰勾鼻,厚嘴唇,他自幼习武,曾是少林俗家弟子,好使剑,十六岁,他仗着一身武艺到京城谋生,做了一名衙役,以后,一步一步、小心谨慎地爬将上来,从最底层的衙役升至捕快、捕头、总捕头,经过多少大小阵仗、出生入死,他才混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如今,他在总捕头的位子上已有十个年头。凭的不仅是武功,更多的是靠聪明机灵的脑袋瓜子。

    今夜他坐在窗前,神色凝重,若有所思,虽然捕捉计划十分周全,但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这种感觉来自何处,他不知道,他尽可能压抑着内心的惴惴不安,等待着捕捉的最佳时机。

    屋内只有四大金刚之一的捕头“猫头鹰”胡大发将窗纸捅个孔,盯着五、六丈开外的另一幢名为“春桃”的二层小楼。

    猫头鹰胡大发三十来岁,扁圆脸,须发蓬松,大肚肥硕,如刽子手一般,双眼小而圆,尖而亮,眼力特好,夜间视物尤其尖利,是常人所不及,乃崆峒弟子,使铁尺,擅长飞镖,投身衙门已有七、八年,凭着一双利眼,一身功夫,破了许多大案积案,……;因他眼力特别锐利,故江湖上给了他一个“猫头鹰”的绰号。

    其他的三个捕头:霹雳先锋雷伟、土地公公楚可用以及其妻——土地婆婆罗阿娟,俱各是出身名家,武功一流,缉捕经验丰富的顶尖捕头,此刻均携带家什默坐在屋内。

    屋内静谧,隐约能听到捕头们匀停压抑的呼吸声。

    今儿个飞天侠盗丁飘蓬会来吗?

    据线人说,他每隔三、五天来一次,到“春桃”楼与姑苏的小桃姑娘玩一宿,鸡叫头遍就走了,也不知道累。来时,从窗口飞进去,走时从窗口飞出去。

    线人是月宫温泉客栈跑堂的王小二,那王小二跟春桃姑娘是老乡,能说上话,闲聊时春桃姑娘说漏了嘴,说有个怪人把春桃楼包了一个月,那人总是半夜来找她,来时乔装成白发苍苍的老头,进屋后摘去发套须套,原来是个后生,赏赐的金银首饰倒不少,年纪又轻,说不好是个败家子,可轻功倒不错,也不走大门,总是从楼上的窗户进出,你说好笑不好笑。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会不会是那个高来高去的飞天侠盗丁飘蓬?王小二特意去城楼旁看了那绘有头像的缉拿钦犯的通缉令,挑个日子,壮着胆子在门缝里张了张,哇,果然是飞天侠盗丁飘蓬。

    报不报官呢,王小二心内打开了鼓,飞天侠盗丁飘蓬烧衙门,杀贪官,打开粮仓,赈济灾民,除恶霸,伸正义,散尽豪强浮财,资助鳏寡孤独,侠声播天下,坊间多有传闻。尤其是年前,在京城光天化日之下,当街血溅七步,杀了怡亲王飞扬跋扈、无恶不作的公子载泽,打得载泽的保镖头破血流、四处鼠窜,为京城除一大害,还在大街青石板上,撕下载泽的衣襟,蘸着载泽的血,写了十个大字:作案者丁飘蓬丁大爷,与旁人概不相干。如此侠举,大快人心,早已成为京城口口相传的美谈。

    然而,当今皇上却龙颜大怒,有人竟敢在天子脚下杀了皇侄,这还了得!遂四处张榜,大索天下,命刑部三个月内将凶犯丁飘蓬或缉拿归案或枭首归案。

    王小二对飞天侠盗十分崇拜。虽然飞天侠盗风流倜傥,拈花惹草,总归是小节有亏,不过,若是我有了钱,我能做得了柳下惠么?嘻,还不是与丁哥差不了太多么。飞天侠盗总归是英雄,风流债只不过是瑕,行侠仗义便是瑜,瑕岂能掩瑜。

    不过,有一件事让王小二实在决断不下,通缉榜文上承诺,举报有功者可嘉奖白银十万两,若是我能得到这笔嘉奖,岂不是我这辈子能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啦,再也不用干这种低声下气伺候人的活儿了,累死累活、忍气吞声只挣个肚儿圆。白银十万两实在是个挡不住的诱惑,王小二琢磨了好多天,头都想扁了,心里说:丁哥呀,对不起了,原谅小弟糊涂了,要是你真去了西天,小弟每逢清明节定给你烧纸钱去。小二心里念念叨叨的,还是去了刑部找了铁面神捕乔万全,报了官。

    每天报来的线索倒不少,多为疑似或查证不实者。听王小二说,那丁飘蓬是盯着小桃歌女上,就觉着不象,搜罗来的资料多人证实,丁飘蓬好色,但从未对女人情有独锺过,青楼歌女交欢后,从不做回头客,有人说他好色,乔爷却不这么认为,那是丁飘蓬小心谨慎之故,他应该明白,若是他有了钟情之人,被捕快得知后,那就是他的死穴,捕快迟早会通过他的情人找到他。

    不过,人是会变的,有时变得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况且,常言道,英雄难过美人关,丁飘蓬什么关都能过,他过得了美人关么?尤其是,当遇上了自己喜欢的类型的美女时,你过得了关么?

    铁面神捕乔万全,有足够的耐心听完报案者的陈述,他也有足够的细心,去搜集哪怕看起来似是而非的情报。他问王小二:“你认定那人是钦犯丁飘蓬?”

    王小二道:“没错,我以性命担保。”

    乔万全道:“你和小桃是老乡?”

    王小二道:“是,乔爷。”

    乔万全问:“你俩好说话,啥话都说?”

    王小二道:“没有忌讳,想啥说啥。”

    乔万全问:“春桃楼上也有个鸳鸯浴盆吧,他俩喜欢在浴盆玩呢,还是喜欢在床上,或者在地板上做爱?”

    王小二当时有些懞了,问这些干啥呀,当然是在床上尽兴啦,浴盆、地板上有啥好玩的,要玩也是前戏,连台好戏当然在床上嘛。

    乔万全道:“你想仔细了,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说。”

    乔万全稀疏眉头下的眼睛,咄咄逼人,象鹰眼般锐利,王小二不敢目接,低着头,想当然道:“爷,小桃姑娘也说,在浴盆里玩一阵后,就上床做了,整夜整夜,丁飘蓬搂着他睡,醒了又做,好象他好饿好饿,这样多情强壮的男人真少见。”

    王小二说的浴盆玩了后上床做爱,是他想当然;那后边的话,却真是小桃姑娘说的,而且是原话。

    小桃姑娘人在异乡为异客,就这么个老乡可以说说话,遣遣烦闷,跟王小二确实无话不谈。

    乔万全道:“很好,抓住了丁飘蓬后,少不了你的赏银。为了保密,现在,你不能回月宫客栈了,我要将你保护起来,月宫客栈老板那儿我会去关照,说你有急事回苏州探亲了。”

    乔万全叫来一个捕快,把王小二带走了。

    乔万全本不想亲自去月宫温泉客栈查核,但临了心血来潮,还是决定去跑一趟,说不定能抓到另一条大鱼呢。

    三天前的深夜,星月迷离,铁面神捕乔万全与猫头鹰胡大发已来踩过点了,在“睡莲”楼虚掩的窗缝里,他俩确凿看见一条黑影从高大浓密的梧桐树梢,象一片叶子似的推开“春桃”小楼的窗户,悄没声息地滑了进去。那轻功的快、轻、飘,当世绝无第二人能做到,飞天侠盗丁飘蓬的轻功,江湖人称当世第一,果不其然。

    铁面神捕乔万全与猫头鹰胡大发相互一瞥间,已锁定了那深夜黑影便是飞天侠盗,同时,也似是在问,怎样才能将其捉拿归案呢?

    这可是当今圣上督办的特大要案,不可有半点闪失。

    半年前,皇上下旨在三个月内将丁飘蓬生擒或击毙,乔万全派出各路鹰爪四处搜捕,三个月后,丁飘蓬如泥牛入海,毫无音信。有捕头进言道:不如杀个与丁飘蓬相象的死囚冒名顶替算了,想必能搪塞得过去。

    乔万全道,不可。搪塞得了一时,搪塞不了一世。那姓丁的每作一案便在壁上书写:丁飘蓬作案,与旁人无干等字样。那字迹是旁人模仿不了的,现场的脚印、手印、作案的习惯,各地仵作均有书录备案,若是又冒出来一个丁飘蓬,查将下来,便成了欺君死罪了,不可不可。

    毕竟已逾期三月,丁飘蓬仍逍遥法外。呈上一怒之下欲将铁面神捕乔万全撤职查办,幸有怡亲王、刑部尚书从中进谏周旋,乔万全方保无恙。

    如今,在大江南北张贴皇榜缉拿丁飘蓬已有半年,机会就在眼前,千万不能让这事儿黄了。

    夜已深,子时的锺声从鼓楼隐约传来,还不见丁飘蓬踪迹。霹雳先锋雷伟低声道:“乔爷,那厮会来吗?”

    乔万全只是冷冷道:“从今儿个起,我们弟兄几个,就呆在这儿了,天亮了撤人,黄昏前进这场子待命,管他爱来不来。”接着又低声道,“等会儿大发累了,可用接着盯紧点,弟兄们轮流着监视动静。”

    土地公公楚可用应声道:“是。”

    土地公公楚可用与其妻土地婆婆罗阿娟年幼时便投身武当门下,乃武当俗家弟子,同门师兄弟,从小青梅竹马,感情笃厚,年长艺成,便辞了武当到京城闯荡,以后便自然而然成了夫妻,在捕快这一行当夫妻一搭一档,十分出色,干了有二十来年,如今,夫妻俩已是四十余岁,土地公公使刀,土地婆婆使剑,那刀剑合璧的威力,很少有人能接得了十招。因他俩对京城内外大街胡同、山川沟壑、寺庙宅院、风俗人情十分稔熟,故江湖上的朋友给他们取了“土地公公、土地婆婆”的雅号。

    乔万全对霹雳先锋雷伟道:“你要是累了,就去床上躺一会儿。”

    雷伟道:“人倒不累,就是心累。”

    霹雳先锋雷伟,三十来岁,泰山派门徒,高大魁梧,紫脸堂,虬髯环眼,海口,性烈如火,却粗中有细,使钢鞭,武功已臻一流;在乔爷手下办事才五六个年头,四大金刚中就算他资历浅了点。

    猫头鹰的耐心极佳,真如猫头鹰般,一动不动地站在窗边,一眨不眨地瞪着溜圆发亮的黄眼珠,从窗洞口紧盯着对面的春桃楼头,春桃楼旁有棵高大浓密的梧桐树,春桃小楼的门角,悬着一角红灯笼,红灯笼的光影,影影绰绰地勾勒出小楼、树影、假山的轮廓,风声飒飒,春桃楼二楼虚掩的窗纸上透着烛光,似是在等着什么人。过了一会儿,烛光灭了,小桃想必也等腻了,想息歇了。

    猫头鹰盯着那棵梧桐树,树梢象轻风吹过似的晃动着,一条人影从树枝间轻轻滑了出来,手、足在树枝间一按一送,腰身一扭,如鱼似的游到了窗口,手一拂,窗户即开,人便游了进去,手又一拂,窗户无声合上。

    猫头鹰胡大发回头轻声道:“乔爷,姓丁的进去了。”

    “好,稍等勿躁。”乔万全沉声吩咐,他的声音有种无形的权威,不由人不心生敬畏。

    猫头鹰胡大发又转回头,从窗洞望出去产,嘴里轻声念叨道:“灯又亮了,想必很快活吧,不要高兴得太早喽,好戏在后头呢,……嘿嘿,你就使劲儿造吧,过了这一村也许就没有那一店喽,……好,灯又灭了。乔爷,该动手啦。”

    “不忙。”铁面神捕乔万全,轻轻咬着牙根,刀条脸上的腮邦子肌肉一棱一棱的颤动着,稀疏的眉头紧锁着,细长的眼睛透着黑亮的神采,手指捻弄着剑穗,约摸过了两柱香的功夫,才低声道:“各人左臂缠上白布条,听我号令,按原定计划行事,不得有误。”

    说着,乔爷及四大金刚各自取出怀中的白布条缠在左臂上,以作黑夜厮杀的标志,免得伤了自家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